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邪亦有道

第三百二十章 小腾挪术

    “这邪族功法虽然逆天,但却是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子”

    吴邪缓缓站起身,服下一株极为名贵的灵药,将体内那股痛楚压下,旋即略显苦涩道,“要是灵资不受限制,何人会用这种法子修炼呀”

    这邪族功法,虽然强悍的很,但相对的反噬之力也是极为恐怖。

    若非灵资有缺,一般人显然根本不会用这种自伤的修炼方式。

    待灵药服下,吴邪稍稍运转体内灵力,方才勉强压制下体内的痛苦,但若是仔细观察,仍是可以发现,他皮肤上,有着若隐若现的伤痕。

    那些伤痕极为细微,但却犹如瓷娃娃被烧裂的纹路,布满全身,稍有不慎,便将彻底崩碎。

    好在,吴邪黄泉金身,已经修炼至大成,所以,即便是这种由内而外的恐怖伤势,他的肉身,也不至于真正崩碎,但也仅限于此。

    “早就听闻,邪族功法极为诡异与恐怖,没想到,当真如此”

    影老开口,接着道,“曾传言,邪族修炼者,心性不定,弑杀残忍,恐怕便是因为这修炼功法的缘故”

    吴邪点点头。

    邪族功法,对于自身的反噬极大,若是长时间修炼,肉身不强者,很难承受那种痛苦,心性不坚者,显然,很容易产生畸变。

    “吴邪,你如今虽然黄泉金身大成,但终究离极致,还差一步,若是能够将这一步迈出,不管如何,终究足以免除些肉身伤害”

    影老沉默片刻,接着道,“这段时间,不要修炼流星诀,先稳固肉身,那竹屋内的灵药室,正好有相应的灵药,加上,这段时间,我已经开启了黑塔内的神秘空间,发现一处极好的修炼之地,正好帮助你,将肉身再做打磨”

    “黑塔的空间”

    对于掌心内的那座神秘黑塔,吴邪也是极为好奇,他曾在那黑塔上修炼了莫名功法,总感觉,那功法,虽然如今无用,但却似乎乃是一切功法的源头。

    在修炼了邪族功法“流星决”后,那种感觉,则是更为强烈。

    “万法源头”

    这个想法,太过震撼!

    虽然不能证实,但从另一方面也足以证明,这黑塔绝对来历非凡。

    待黑夜降临,吴邪便是开始了肉身的修炼。

    黑塔神秘,加上有了影老,其中的秘密,也是在被慢慢开启。

    “这是”

    黑塔空间内,吴邪望着眼前,两道黑色的大磨,眼角颤动,他隐隐猜到了什么。

    “将身投入其中,千锤百炼”

    影老立于吴邪身侧,云淡风轻,全然不顾,身旁之人的面色,已经彻底惨白。

    “不需要这么狠吧”

    吴邪嘴角扯了扯,强打起几分笑意,喃喃出声。

    然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背后一只黑影,已是彻底踹在了他的后背之上,他整个人,直接朝着两道黑色大磨内摔飞而去。

    “啊”

    如杀猪般的惨叫,下一秒,自那黑色大磨内传来,震的这片空间,都是颤动起来。

    而这种惨叫,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彻底成为了这片空间的主旋律。

    外界一日,古葬之内十日,在这十日间,吴邪日日在黑塔内打磨肉身。

    从先前恐惧,到现在,已经习以为常。

    黑塔空间内,两道黑色大磨轰隆隆作响。

    吴邪盘坐两道黑色大磨之内,体外金光灿灿,仍有两道黑色大磨不断碾压,面色平静。

    伴随着吴邪气息吞吐间,可以看到,连他的呼吸内,都是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金色气息。

    “气息含金,这是即将踏入极致的征兆”

    黑色大磨外,影老凝神关注,面露喜色,显然,吴邪即将彻底成功。

    “嘭”“嘭”

    吴邪突然长身而起,吞吐金色气息间,两只手掌探出,一手一个大磨,恐怖的力道散发,那原本不断旋转,散发恐怖碾压威势的黑色大磨轰隆作响,最后,竟是被硬生生停了下来。

    吴邪白发轻扬,双眸间,金光璀璨,掌间磅礴力量吞吐,那两道黑色大磨,随即便是被他缓缓举至头顶。

    黑色大磨,举至头顶,吴邪大喝出声。

    两块黑色大磨,虽然重达千万斤,但此刻,便犹如小孩手中的玩具,被随意抛向一边而去。

    这两块黑色大磨,乃是由莫名的规则演变而成,虽然与实物相同,但显然受到一些规则束缚,撞向两边的同时,便开始分崩瓦解。

    在那黑色大磨,瓦解消散的同时,吴邪扎上一头白发,已经披上鲜红曼陀罗衣袍,踏步而来。

    这衣袍,乃是由邪神战衣碎片,和莫名战甲,以及,一部分吴邪的鲜血铸造而成。

    可以随时变幻形态,更是足以抵挡强大攻击,攻守之间,仅在吴邪的一念之间。

    吴邪取名为,曼陀罗血衣。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黄泉金身”

    身穿“曼陀罗血衣”,吴邪双掌轻握,感受着**内散发的磅礴之力,心中狂喜。

    若是细细观察,便是足以发现,此刻,吴邪体内的血液,已经彻底转换为金色,即便是手臂上的毫毛,都是闪着夺目的黄金之色,坚不可摧。

    这正是,黄泉金身修炼至极致的标志。

    “如此短的时间,便已经将黄泉金身修炼至极致,不愧是最顶尖的灵资”

    影老暗自赞许出声,随后,目光开始有些哀伤。

    流星虽然璀璨,但终究会有陨落的一天。

    这好比眼前的吴邪,虽然,他如今灵资最强,但一旦衰落,也必然,最为惨烈。

    盛极必衰,这是自然法则,人在自然中,也难以逃脱。

    “影老,不必悲伤,即便是真到了那一步,在那之前,我也要将想做的事,都一一做完”

    踏步走来,吴邪看到影老脸上的神色,大概知道了前者心中所想,脸上露出笑容道。

    经历过丧妻之痛,生死之危,如今的吴邪,显然,更为成熟了许多。

    他如今唯一的信念,便是找到那几种名药,将爱妻救活。所以,在那之前,他必然不会死。

    “放心,等我们取了那样东西,离开此处,必然能够如你所愿”

    影老收敛悲伤的神色,笑了笑道,“我已经试过很多次了,这几日,便应该有结果,你趁这几日,将东西收拾收拾,都时候动完手,应该便没有整理的时间了”

    “正是”

    吴邪点点头,眼中更有一抹火热浮现,但很快,便是被他收敛。

    “也该看看,这究竟是一门什么神通了”

    第十二日,吴邪将竹屋内的一些东西稍稍整理后,便是陆续收到了自己储物玉佩之内,随后心神一动,一道灵光闪现。

    灵光散去,露出其中,一道白色的玉简。

    这玉简,正是吴邪,前不久,斩杀王炎灵身,所获得的一门神通。

    不得不说,姬如妖此人极不简单,不光天赋如妖,心计更是深远。

    竟然让王炎,身怀神通,引他入局,让他信以为真。

    “姬如妖,待我出了这古葬,第一个便要斩你”

    想到那道仿佛聚集了天地间最强气运,天赋如妖的黑袍金纹人影,吴邪眼中瞬间腾现出杀意。

    这么多年来,吴邪虽然吃了不少亏,但没有一次,如这次一般。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严兰的死,正是姬如妖,一手造成的。

    “姬如妖,恐怕连你自己也没想到,即便是断轮回,也没办法,真正杀死我,而这么神通,便当作,杀你前的补偿吧”

    心念及此,吴邪缓缓展开手中玉简,四个古字,随即浮现眼前。

    “小腾挪术”

    “小腾挪术,身法腾挪,方寸之间,如履平地”

    玉简展开,一些介绍映入眼帘。

    “原来这是身法神通,这小腾挪术,脱胎于真正的腾挪之术,算是真正的道术,只是因为乃是开篇,所以,只算是神通”

    将介绍一一看完,加上这段时间,对于一些古典秘籍的阅览,吴邪很快便是看出此法的不同,竟然算是真正的道术。

    “那姬如妖,以为此法乃是身法神通,竟然忘了,此法虽然暗含一个小字,但乃是脱胎于真正的腾挪之术”

    吴邪暗自惊喜。

    要知道,真正的腾挪之术,乃是顶级的道术。

    这“小腾挪术”,正是,脱胎于此。严格意义上,可以称之为,真正的道术。

    “原来,这小腾挪术,竟然分为,“转”“行”两法”

    吴邪看完“小腾挪术”的修炼之法,随即,暗自道,““转”字决,可在敌人方寸间,腾转自如。而这“行”字决,更是了不得,专门克制各种阵法杀阵”

    原来,这“小腾挪术”,竟然包含,“转”“行”两决。

    “转”字决,方寸挪转,旨在与敌人缠斗不落下风。

    而,“行”字决,一往无前,即能杀敌,又能够突破杀阵,极为强大。

    手握“小腾挪术”,吴邪脚下挪转,道法玄妙,以点画圆。

    “原来,这转字决,的要点,便是以点画圆”

    如今的吴邪,灵资已经超凡,只稍稍思索了几遍要诀,便窥出了其中奥妙。

    原来,这转字决,乃是以敌人为圆心,方寸间距离为圆径,运转此法者,在这圆径内腾转,足以立于不败之地。

    “而这行字决,已经暗含空间之道,行者无畏,又暗含强者之道,恐怕需要一段时间研习”

    吴邪暗自出声,行字决,更为高深,显然,非一日之功。

    “以点画圆,以圆为要”

    吴邪脚步轻踏,一道道圆,在他脚下成形,道法玄妙。

    不过,半日,吴邪便已是将小腾挪术,“转”字决,彻底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