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疑神疑鬼

    

    手机?

    步川小姐下意识摸一下裤兜。

    果不其然,手指并没有在其中碰到熟悉的板砖手机,吓得步川小姐赶紧折返回去,甚至都顾不上自己之前一直信誓旦旦地在心里打算着等到可以跟秋山美奈拉开距离之时就绝对不会再重新靠近过去的事情——毕竟手机对于她而言是一个重要的营生工具,一旦手上没了手机,那么步川小姐都没办法接到组织的扫除任务,到时候估计也只能灰头土脸地找上组织厚着脸皮重新要一个手机。

    然而……

    组织会再一次免费给她一个吗?

    步川小姐感觉不太行。

    毕竟是穷鬼,早就带着思维也一起透露着一股穷酸劲了,理所当然地认定组织再怎么有钱也毕竟也在养着那么多的成员,肯定能省则省,说不定就会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光明正大地扣她十天半个月的工资作为抵偿。

    嘶。

    这么一想想还是挺痛心的,步川小姐当然忍不住在心里埋怨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连手机都会丢掉。

    今天还好有一个秋山美奈十分好心地提醒她。

    要是遇上一个坏蛋,故意不还她手机还要假装不知道可该如何是好?

    不过幸亏秋山美奈不是这种人渣,不仅及时发现车上的手机而且还直接把她叫住,步川小姐得益于此才能毫无损失地重新拿回自己的宝贝手机,不用担心因为手机遗失而被组织坏心眼地扣工资……真是万幸,毕竟人家若是发现晚一点可就惨了!秋山美奈不知道步川小姐住在哪里、也不知道步川小姐是什么人,到时候想要换手机也无从还起,而有一个阿贞在手机里面当智能“看门狗”(大雾)自然也杜绝了秋山美奈打开手机利用手机联系人将手机还回去的可能性。

    “谢谢。”

    从摇下的车窗之中接过自己的宝贝手机,步川小姐现在除了说一声“谢谢”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

    一次两次的人情相互叠加在一起。

    就算再怎么没心没肺,她也不禁感觉之前一直在心里偷偷腹诽人家实在忒不厚道。

    做贼心虚的步川小姐当然十分自觉地敛着眼眸没有对上的秋山美奈的视线、顾忌最后一刻的松懈会害得自己功亏一篑,却不知道对方此时透过车窗直接将眼眸轻轻落在她递进来接过手机的手背之上。

    毫无美感的板砖手机看起来就是黑不溜秋的一大块,无形之间倒是将步川小姐一点瑕疵都没有的右手衬托得更加白皙。

    车内幽暗。

    路灯也是暗沉沉的。

    然而即便如此也完全掩盖不住那种好似白玉一样的惊艳光泽。

    细看之下甚至都看不到一点汗毛,此等发现自然使得秋山美奈的眼眸微微一暗,心神随之一动,之前未曾放在心上的细节也一一呈现在脑袋之中……好看是好看,可是这种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生在一个男生身上实在奇怪不是么?手指的关节也十分小巧,和男生的手掌实在是相差甚远,以至于秋山美奈心中原本只是怀疑的想法在此时此刻径直变得明朗起来,不过她却没有将内心的思索呈现在脸上,只是状似不经意地随意称赞一声道:“你的手生得可真是好看。”

    当然。

    下面还有另一句“就像女生的手一样”没有直接说出来,显然不想不留情面地当面拆穿步川小姐是一个假的男生。

    秋山美奈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

    行了。

    她一时兴起解救下来的小自闭毫无疑问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生不是么?

    身形瘦小、长相偏向阴柔还可以用上帝造人之时的手滑糊弄过去,毕竟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不少这种类型的男生,甚至可以得心应手地变成女装大佬,靠着精心的扮相连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可是男女的形态体征总归还是有所差异。

    而手型更是如此。

    女生的手指纤细柔软、指关节也不会过于明显,男性则是拥有十分明显的指关节、更是有着一目了然的骨骼线条。

    #↑当然,胖子除外#

    在这种样貌偏向于女性的基础之上再加上手形还这么柔软小巧,若是还一个劲地坚持第一印象相信“他”是一个男生实在对不起自己的智商不是么?过多的巧合背后便是必然,秋山美奈又不是一个傻子,都已经到这种地步上了,她不可能看不出来——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穿着一身诘襟服扮成男生、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扮着男生之时又迷路了,不过这些显然都不关秋山美奈的事情。

    而这也正是她没有当场拆穿步川小姐是一个女生的原因。

    不愿牵扯太多。

    更何况即便说出来了人家也不一定会说明理由,到时候两人之间只会徒生尴尬罢了,她们终究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不过如此一想之前有些不合理的表现当然也有了相应的解释,比如为什么这个小自闭总是一个劲地低着脑袋、而且说话还说得十分小声听起来吞吞吐吐有些含含糊糊的,原来是在害怕被她发现自己其实是一个假扮男生的女生吗?

    秋山美奈饶有兴致地一挑眉头。

    抬起眼眸,将视线从手背移到那张已经被帽檐挡去大半部分的脸上,似乎想看一下步川小姐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

    ——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心态已经发生改变。

    ——从一开始的漠不关心直至现在竟是有了一丝丝的好奇。

    和她所料的一样,步川小姐听到自己的手被注意到了便下意识收回来连同手机一起藏在裤兜里面,像是碰到烫手的铁块一样,不过秋山美奈其实更想形容她现在这种一惊一乍的模样简直像一只受惊的兔子……这种明显到不行的反应自然很好地取悦到了秋山美奈,不过她也只是在心里为此微微莞尔一笑罢了,没有继续坏心眼地逗着人家的意思,毕竟她和她非亲非故,做得太过分怕不是要引起误会。

    顺便一提,秋山美奈其实并不想知道对方假扮男生的理由,总归是藏着一个十分复杂的缘由吧?

    反正经商这么多年她可以说是什么都见过了。

    这样自然算不上什么。

    于是一脸淡然地将车窗轻轻关上,秋山美奈示意司机直接开车便是。

    而另一边的步川小姐则是尚未搞清现在是什么状况,愣愣地站在原地被车子的尾气喷了整整一脸,半响都没有回神,保持着刚才下意识将手藏在裤兜里面的模样一直目睹到显眼的汽车尾灯消失在街尾才逐渐捡回自己的行动能力。

    ——妈耶!

    ——差一点被吃豆腐!

    步川小姐后怕不已地在心中轻嘘一口气,万万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正正经经的秋山美奈私底下竟是这种人!

    #秋山美奈:?#

    是的,秋山美奈根本不知道步川小姐之前反应那么明显并不是因为猛然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女生已经被识破了,而是从秋山美奈突如其来的一言一行之中更加确定“秋山美奈果然不仅喜欢女生也喜欢长得瘦瘦小小的小男生——太可怕了!竟然会关注一个男生的手!如果不是别有目的怎么会关注这种细节!而且还像是调○情一样若无其事地说出“你的手生得可真是好看”之类的!

    真的好拓麻变○态啊!

    你说步川小姐怎么可能不像是被吓到一样地赶紧把手收回来啊?没有直接退避三舍都已经算是她很给秋山美奈面子了好吗?

    #秋山美奈:???#

    反正她们两人的思维真的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之上。

    所谓的跨服聊天大概就是这样的。

    ……

    虽然车子之前已经掠过自己直接开走了、而且她也是亲眼看着车尾灯消失在街尾的,不过步川小姐毕竟是一个被害妄想症,即便如此也没有让自己轻易地放松下来,而是十分警惕地继续盯着车子消失的地方——毕竟经过刚才的突发状况之后步川小姐可是十分认真地确信秋山美奈对于男生扮相的她仍然抱着不怀好意的心思,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地离开?不找到她的地址所在说得过去嘛?

    呵。

    早已看穿一切的步川小姐是不信的。

    好不容易遇上一个有些心动的小男生肯定要搞到手的呀!骗不到八面玲珑的月川难道还骗不到一个小男生吗?

    ——步川小姐甚至都已经为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剧情脑补了整整一百万字。

    在被害妄想症的刺激之下她的脑洞俨然越来越大、担心的事情也是越来越离谱,不一会儿的功夫,步川小姐便又毫无根据地想到秋山美奈极有可能是已经发现她的真实身份是月川才会故意埋下伏笔演出这么一场好戏故意逗着她玩的!

    这种事情……

    秋山美奈好像还真的干得出来?

    被自己地想象给吓到了,步川小姐一阵恶寒,只能故意装成一副淡定的模样继续走在回家的反方向之上。

    正好,回家的反方向俨然就是车子刚才径直开走的方向,于是步川小姐不久之后便一路走到车子尾灯消失掉的拐角,不着痕迹的打量几眼,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没有在这里发现有关车子的踪迹,好像车子真的早已开走一样——然而她是不会上当的!无可救药的被害妄想症在这个时候发挥到极点,步川小姐疑神疑鬼地总觉得秋山美奈的车子就悄悄地潜伏在某一个拐角正偷窥自己。

    哼!

    就是等着她放松警惕之后再顺藤摸瓜地找出她住在什么地方对吧?

    步川小姐当然不会让秋山美奈如愿以偿!

    于是心一狠,继续在这个回家的反方向之上越走越远,幸亏这一片区域她都比较熟悉,而且也就是这么一个直道而已,根本不会迷路的——再强调一遍,是真的不会迷路,绝对不会像上一次一样自信满满地声称自己不会迷路然而实际上却是在为自己竖旗。

    最重要的是现在时间还早。

    才八点。

    远远不到当代高中生乖乖去睡眠的时间,而步川小姐今天又不用去魑魅上班,当然有很多多余时间可以夏姬八浪。

    直到十分心机地拐入一个车子绝对开不进来的小巷子之后,步川小姐才感觉自己可以真正放心下来,二话不说,直接撒开脚丫子向前快步疾走!得益于她在这一带经常走动所以印象比较深刻,当然知道怎么从这些好像迷宫一样的小巷子里面拐来拐去而不会迷路——不仅仅只是如此,步川小姐甚至可以十分奇妙地将方向拐正踏上回家的道路,反正等到她七拐八绕从巷子里面出来之时,外边显然就是自己住的公寓附近了。

    趁着这个时候公寓走廊上没有人在走动,步川小姐便连忙蹬蹬蹬地踩上楼梯,赶紧回到安全的家里。

    咣当一声——

    进门的一瞬间直接将房门稳稳地关上隔绝掉外界的一切。

    背靠着房门的步川小姐仍然有些疑神疑鬼,甚至还要将耳朵贴在门板上面确定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耐人寻味的动静之后才真正结束这种好像深井冰一样的举动,一边放松精神一边暗自感慨幸亏自己聪明机智才逃过一劫。

    虽然刚才的危机大部分都是她在自己吓唬自己,可是秋山美奈至今没有发现她的真实身份的确离不开她的谨慎不是么?

    啧啧。

    她可真是太厉害了。

    步川小姐不禁开始得意地自夸起来。

    毕竟现在已经完全脱险,当然就不需要在纠结之前的事情,更何况步川小姐觉得自己在秋山美奈的事情上面已经足够心累的了,再继续心累下去怕不是直接暴毙!于是直接没心没肺地选择性遗忘掉自己尚未进家门之前到底有多么害怕,一边走向玄关一边慢慢悠悠地将脚上穿着的廉价帆布鞋脱下,顺手又将脑袋上面戴着的学生帽摘下来,一点犹豫都没有,直接将其放在一旁的鞋柜之上。

    反正明天放学回来肯定还需要用上这个玩意。

    放在这里更好。

    到时候她出门之前肯定会看到的,所以当然不用担心会忘记的。

    ——此时步川小姐显然忘记以前特意将垃圾放在门口、然后穿完鞋子就忘记把垃圾带出去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