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庆功

    那记者有点愣神,传说中,这不是一个很谦逊的小伙吗?现在说话怎么这么大口气?

    “对不起,”冯一平拿着电话,把徐斌拉过来,“有问题请问徐总,”

    “首先要感谢的,是国内所有喜爱和支持怡佳的客户,”徐斌现在说这些套话,那叫一个流利,“怡佳的成功上市,应该归功于他们,归功于国内经济的高速增长……,”

    那记者顿时感觉,好像还是刚才冯一平的话,更具有新闻性和可看性。

    冯一平在忙着接贺喜电话,首先打来的是乔布斯,跟着,贺喜的电话络绎不绝的进来,谷歌的那俩好基友,小奥黑同志,三家承销商的负责人,NAVTEQ的总裁柯林斯,ICP的库伦,康宁的本杰明,斯坦福商学院的教授,哈商出版社的汉密尔顿……。

    冯一平这才发觉,不知不觉的,自己在美国已经有这么多朋友。

    与此同时,国内的那些夜猫子,如果此时还在上网冲浪,就会发现在三大门户网站头条,是“怡佳刚刚成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这是自搜%狐之后,时隔两年,又一家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公司,而且它的募资,将超过两亿美元!”

    具体详情,都在怡佳上市专题里滚动直播。

    比如怡佳发行价为22美元,开盘即大涨近50%,目前市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成功募集资金2.112亿美元。

    更抓人眼球的,是另一条新闻,“清华大四学生创纪录,成为纳斯达克史上最年轻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国内最年轻的亿万富翁,”

    “即使根据怡佳发行价计算,占股18%的创始人冯一平,身家已达三亿三千七百三十九万美元。如果按现在的股价32.12美元计算,他的身家,则接近5亿美元!”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作为嘉盛集团的董事长。冯一平本人也是嘉盛的大股东,加上他去年在硅谷大手笔的一亿五千万美元的投资,综合来看,如果依据去年的那份准确性存疑的百富榜的标准,这位22岁的清华大四学生。已经跻身国内亿万富豪的前十位!”

    “另一则消息,看起来有点丧心病狂,是的,就是丧心病狂!嘉盛旗下的另一家公司,嘉盛汽车网,同样上市在即!

    据接近嘉盛集团核心高层,和嘉盛汽车网管理团队的知情人士称,汽车网依然会选择在纳斯达克上市,最迟不会迟于明年1季度。

    作为创始人的冯一平,同样持有该公司近五分之一的股份。如果一切顺利,冯一平将创造好几项经济界的世界纪录:最年轻的美股上市公司董事长;间隔不到半年,就以创始人的身份,带领自己创办的两家公司相继登陆纳斯达克;创办了两家市值均超过15亿美元公司的创业者……。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期待,明年国内的首富,将是一位大学刚毕业的23岁年轻人?”

    这一分析,让网上沸腾起来,那些记录啥的,没几个人太在乎。但是一个22岁的大富豪,则让很多人心旌动摇。

    不少人看了冯一平的个人资料后,顿时也生出一种,“亿万富豪。宁有种乎!”的豪情来,冯一平的生长环境,比自己还差,他就能有现在的成就,我未尝不可以做做这个梦。

    其实,如果仔细的研究一下招股说明书。他们会发现,冯一平的身家,远不止如此,在怡佳的股东中,机构持股比例最高的两家,是嘉盛投资和领先资本。

    至少其中IPO后占股12%的嘉盛投资,明显跟嘉盛集团有关联,也就是是跟冯一平有关联。

    IPO后另外一家占股22%的领先资本,这家公司的底细,目前只有冯一平知道,这是他带着佩奇他们,去维尔京群岛旅游的那一次,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新注册的一个离岸公司。

    就是为了避免让人看出这家公司和嘉盛,和冯一平的关系。

    这样一算,IPO后,冯一平依然占有上市公司52%的股份,不说其他,就按怡佳现在的市值算,他的身家,已经超过10亿美元。

    不过,这事,自己偷着乐就行。

    怡佳酒店,比网上动作还快,那边一敲钟,国内每家分店的门前,都挂上了“热烈祝贺”条幅,前台墙上的电子屏里,也滚动播放着这一条信息。

    这不是显摆,这是打广告,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怎么也是公司实力的一种象征。

    …………

    12月4号早上,清华经管院里明显热闹起来,学校其他学院的同学,外校的学生,纷纷来这找寻冯一平的踪迹,那自然是找不到的,冯富豪现在还在美国呢。

    于是,冯一平就住过几天的那间宿舍,有很多人造访,其中不乏一些质素相当高的美女师姐师妹,从外面小窝赶回来的金宝看着这一幕,“要不要收门票?”

    “你就想着破坏一平偶像的形象吧,”陆文青在他屁股上狠狠的来了一脚。

    …………

    纽约,这会正是晚上,庆功宴举办得正酣的时候。

    到下午收市,怡佳的股价稳定在31.46美元,比发行价上涨43%!

    这是无可辩驳的成功。

    “干,”“走一个”“整两口”,苦鳖了好几个月的上市团队,彻底放松下来,在布坎南包下的一家西餐厅里,不少人把红酒当白酒一样干。

    一群老外,看着那一个个原本温文尔雅的中国同事,变得像一个深度酒鬼一样,不禁有些面面相觑。

    冯一平就是为了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才特意选择的西餐厅,现在看来是白瞎了他这一番心思。

    好吧,人生得意须尽欢嘛,这几个月,他们不仅有了一次永生难忘的经历,而且现在至少都变成了百万富翁,想多喝几杯,也可以理解。

    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会很有必要来上几杯。

    不过,他自然不会像其它人一样豪爽,和自己人喝酒,他自然用不着勉强,也没谁会勉强他。

    “叮叮,”他敲了敲酒杯,用普通话说,“辛苦的日子,终于胜利结束,我给大家放五天假,想在美国玩,可以,回国和家人团聚,也好,只一条,少像这样喝酒,”

    “喔,谢谢老板!”大家鬼叫起来。

    冯振昌他们看着挥斥方遒的冯一平,非常欣慰!

    …………

    纽约时间4号早上,跟大家打了声招呼,说是去中央公园散步,冯一平带着外公离开酒店,坐上欧文的车,只经过几个街区,停在卡内基大厅旁的曼哈顿俱乐部酒店前。

    “一平,你究竟要带我见谁?”梅建中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