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融合

    在遥远的大西北的戈壁荒漠上,此时也已经喧闹起来。

    7点多天一亮,经过一夜的休整,精神头十足的大部队,便立马开始了今天的徒步。

    昨天晚上的安排,非常及时。

    长达一个多小时的相声表演,是非常有效的减压方式,有力的缓解了大家心理上的压力。

    如果说徒步的第一天,还是好奇居多,徒步的第二天,也还能坚持,徒步的第三天,这里等闲难得一见,苍茫大气又动人心魄的美景,对大家已经很难有吸引力。

    连续两天6o多公里的徒步,大家的体力消耗也已经到了极限。

    虽然并没有一直担心的中暑,或者是其它更严重的情况出现,让阵仗那么大的保障设施,完全排不上用场,但是,队伍里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伤患。

    这些终年工作在大都市设施完善的写字楼里,甚至都已经忘记了热和冷是什么感觉的人,在这原始荒凉的野外,要是不出一些问题,那才怪呢。

    截止到昨晚,包括经过那片骆驼刺时不小心被扎伤的四位,目前一共有16个人带伤在身。

    大多数都是肌肉拉伤。

    至于脚上起泡,因为太过普遍,那也就压根算什么。

    连续徒步的后遗症也已近出现,包括冯一平在内,浑身,尤其是四肢,酸痛肿胀不已,而这才刚刚完成一半的目标。

    昨天晚上刚开始的相声,后来大家自的倾诉和分享,至少让大家在心理上轻松很多。

    也正是受轻松的心态影响,今天一早,大家才能拖着已经有些麻木的身体,继续未完的旅程。

    “很有效果,冯,你的安排很棒,”站在路边的德鲁克对冯一平说。

    “我也很欣慰,”看着眼前的队伍,冯一平说。

    金翎没说话,“啪”的一声,打死了两只蚊子。

    经过两天的朝夕相处,尤其是昨天晚上之后,今天的队伍,在冯一平他们眼中,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今天之前的队伍,看似整齐,却很松散。

    国内的高管和美国的高管之间,国内的高管和国内的高管之间,其实还是在按照以往交情的深浅在相处。

    随机组成的那些小团队的合作,那也是从团队出的结果,无论说话还是做事,彼此之间也都客客气气的——是那种无论是在东方,还是西方,都表示陌生和生疏的那种客气。

    大家普遍都还端着,就是笑,也是那种职业性的,前一秒还笑容满面,后一秒就收得无影无踪的那种笑。

    但是眼前的这个团队,和昨天已经大不一样,已经有些水乳交融的感觉。

    就说眼前经过的这三位,朝他们点头示意的同时,旁边的那两位,还不忘吐槽中间一只脚有点跛的那位,“你说说,这样地方的植被,能长大那么大,有多难得?你为什么就偏偏这么跟它过不去,就硬是要踩上一脚呢?”

    “就是,要我们踩上一脚也就算了,并不会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但你看看你这体格?你这至少18o的斤大个,唉,昨天伤害了那可怜的骆驼刺不说,今天又要来伤害我们,”

    “是啊,身体已然被掏空,还要照顾你这大块头,”

    中间的那位呵呵一笑,亲热的搂着旁边的那两位,“咝,怎么感觉又痛得厉害了呢,快扶扶,”

    “你们放心啊,接下来要是你俩也受伤了,哎,我一定,再找其它人照顾我,”

    就说这样的玩笑,今天之前,那绝对开不起来。

    美国的高管,也不再是聚成一团,已经分散到整个队伍中间,熊玉良正在让欧伯阳翻译他说给默巴克的话,“老默,幸好你是生在美国,要是在我们这,你绝对捡不出一家上市公司来,”

    还有好几个人要求哈斯廷斯,“地道的美国小曲,唱一呗!”……

    “走吧,就别站在这被蚊子当成是自助餐,”冯一平说。

    如果只看头上的风景,这里无疑是极美的,那水洗过一般的蓝天,那飞絮一般的流云,因为没有任何建筑物的遮挡、阻隔,是那么的壮观,那么的经典,那么的让人心旷神怡。

    随手拍一张,就是会让你百看不厌的桌面。

    但荒野毕竟是荒野,并不完全像照片上看起来那般美丽。

    今天途径的这一段,并不是荒无人烟,植被相对也比较茂盛,于是蚊子就极多。

    他们站在路边,还会动手赶,动手打,正在走的人,除了把全身包得更滴水不漏一些,根本就无暇顾及。

    但今天的这一段旅程,并不是没有惊喜。

    日头正旺的时候,他们恰好走到一条约有十来米宽,及膝深的小河旁,而补给站也恰好设在这。

    马上,包括那些娘子军在内,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毫无形象的瘫坐在河边,争先恐后的脱鞋泡脚。

    钟长松随手一丢,就看着自己的一只鞋,载浮载沉的朝下游飘去,刚坐下来的冯一平赤脚在遍布碎石的河滩上走了几步,啧,那酸爽!不由得慢了下来。

    迈克快的从他身边跑过,稳稳的把那只鞋捞到手里,在大家的鼓掌声中,刚举起来,就马上一脸嫌弃的说,“钟,你是不是窝藏了萨达姆的生化武器?”

    …………

    但对此时还在五里坳的小边和小关来说,不但没有任何惊喜,反倒受到了浓浓的惊吓。

    从面馆出来之后的遭遇,让他们忍不住一次次的怀疑人生,一路走下去,经过的那些商家,居然是进去一家,就被赶出来一家,大家齐刷刷的表示,不欢迎他们,无一例外。

    这是因为冯一平,还是那个面馆胖老板的人缘太好?

    仗着后台硬,他们还真去了建在山上的工商所投诉,接待得很热情,程序很繁琐,但是,工商局对他们的要求,包括他们要见所长的要求,还是给予了最大程度的满足。

    但是,对他们要求马上从重处罚面馆的要求,这个连科级都不是,平常都没资格跟他们说话,就是见到了也绝不会正眼瞧一眼的所长,居然打起了官腔,“这个,调查是一定会做的,但是,如何处理,我们得按法律法规办,是不是?”

    “期限?你们绝对放心,我们对投诉的处理,有着严格的时效性要求,”那所长笑呵呵的说,“但是鉴于你们所说的这件事,太严重,太耸人听闻!”

    “他居然都联合镇里的那么多商家,集体抵制二位,这事就不是件简单的事,我的调查核实工作,自然要做得更精细,可能啊,还要请其它职能部门一起配合,”

    “但二位放心,我们一定尽快查清楚……,”

    这样的话,那两位如何不熟悉?

    气急之下,小关也不顾这是在别人地盘,“这样的事,我们一定会向新闻媒体反应,”

    “新闻监督?欢迎啊!恰好,今天刚好有一个采访团正在我们工业园采访,二位完全可以去那边反应?当然,你们熟悉的媒体也可以,”

    “哎,要不要我帮二位介绍?”所长拿出一大盒名片来,“别看我们地方偏啊,这两年来的媒体可真不少,从中央动地方,都有……,”

    一个多小时后,满肚子气的小关和小边悻悻的走出工商所,“呸,回去就找人把这个家伙办了,”小边朝着工商所吐了一口。

    但他们俩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别说他们不好把这事反映回去——目标都没见着,就在这个地方这么出名,这要是让陈总知道,怎么会轻饶他们两个?

    就是把这事反映上去,让王总动用关系,把这样一个最底层的小官僚给撤了,你知道运作起来,该有多麻烦吗?

    此时他们俩也总算是认清了现实,不准备再到镇政府去投诉,可是肚子却咕噜噜的叫了起来,“怎么办?”小关问。

    “回酒店,房间里有方便面,”

    他们在酒店服务员的微笑注视下回到房间,但是,方便面呢?去哪了?

    “对不起,房间里的小商品,我们目前正在备货中,明天才能恢复供应,”前台的话,顿时让他们感觉到了满满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