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风波将起

    1月20号,大寒。

    黄浦江畔,江风凛冽,格外阴冷。

    金翎正在和财务部门开会,再一次核实去年的各项数据。

    这项工作,自然是极重要的,因为这些数据,代表了去年一整年,几万员工辛苦工作的成果。

    就数据来看,这个成果,无论是横向比较还是纵向比较,都是极丰硕的。

    他们还要做一件与此非常相关的工作:再一次审核将要打到各个员工工资卡中的年终奖。

    年终奖的准时准确的发放,是关系到新一年工作成果的大事,而且农历腊月十五之前,一定要发放到位,这自然也是一件比较紧迫的工作。

    这两项数据,因为都是从电脑中生成的,所以其实比较简单,他们只要复核,看有没有异常之处就好。

    而另一项工作,核实集团固定资产的事,则要复杂一些,因为这项工作,牵涉到各公司盘点的数据,而盘点数据,是人工得出的,难免会存在一些误差。

    为了数据的准确性,集团还会派出专门的团队,对一些项目进行抽查,还有一些关于账实不符的项目,需要逐级的找原因。

    在省城的梅义良,最近重点抓的就是这方面的工作,他领导下的监事会,因为只认制度不认人,已经成了连很多公司负责人都怵的部门。

    因为流程科学,体系健全,加上本来收入就不错,自汽车网的崔云凌之后,这两年,公司负责人这一级别的高管,倒是没出什么大问题,但小问题,还是被抓到了不少。

    比如有好多高管都被抓到这一条:在公司餐厅浪费食物,以及擅自提高出差待遇等。

    严重违反公司相关规章制度的,主要还是集中在中下层员工身上,他们的收入不错,但是还没有不错到让他们万份珍惜的份上。

    处事不公的有,玩忽职守的有,损公肥私的有,甚至里应外合的也有。

    这个世界上,向来就不乏一些有些小聪明,却把这种小聪明当作大智慧的人,再完善的制度,也杜绝不了这种现象。

    当然,也少不了一些对工作总是提不上劲来的人。

    这主要也跟这些人年龄还不大,心性也不定有关,他们中的有些人,总是会错误的觉得,既然能在嘉盛找到一份工作,拿到比平均水平要高的工资,那么即便不在嘉盛,在其它的公司,同样也能谋一个不错的前程。

    他们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一份好履历的重要性,或者说,履历上有了被知名公司辞退的记录后,能带来多大的消极影响。

    每年一到这个时候,除了和平常一样加强各方面的监督,理一份处理名单,是梅义良的主要工作。

    早年混过社会的他,对生活的艰难困苦,有着充足的了解,所以他对这样的处理名单,一直非常重视,总是会反复审核,因为这可能是会影响到一个人一生的大事。

    在南方,这会虽然气温也同样下降,但依然是艳阳天居多。

    和天气一样明媚的,是抓总负责南方事务的徐斌的心情。

    得益于当地发达的经济,南方业务不论是总量还是增长,在全国都是领先的。

    又因为开展业务时间并不长,所以并没有多少历史包袱的缘故,南方此时的工作,相对比较轻松。

    徐斌此时最愁的一件事,是为这些在南方工作,但家并不在本地的员工,抢到一张春节返乡的火车票。

    心情和明媚的天气,形成极大反差的,是此时依然在家具厂担当门卫的王总。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正在首都矜持的迎来送往,这会,也是公司“业务”最为繁忙的时候。

    今年,他却居然在这个枯燥的工厂里,和一位来自陕北农村的退伍军人,搭班看大门。

    因为太伤人,这样屈辱的对比,他压根都不愿意想起。

    这事,不管如何包装,都找不到对自己有利的方面,而因为另一方是冯一平,那么很显然,他们连包装的资格都没有。

    好在在这里,还真没人知道他是谁,这让王总第一次因为有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而有些欣慰。

    随着日子离春节一天近一天,他非常怀疑和担忧的是,冯一平,是不是也没想起自己?不然,他怎么敢把自己放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一直不闻不问。

    那么,老头子呢?你难道也忘了我吗?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也没有任何动作?

    …………

    要说此时工作最忙的,还是北方。

    这个时节,在北方,那真是呵气成雾,滴水成冰,因为没有太阳,加上云层很厚,看起来,天好像都低了一些。

    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那真是,早上一起床,就觉得压力好大。

    不过,因为想着还有不到二十天就是春节,就是一年中难得的一个长假,所有人都勉力上足了发条,向着这一年的终点发起冲刺。

    再干十多天,假期在前头,年终奖,也在前头。

    嘉盛商务中心的办公室里,周星宇又在电话里推辞着,“杨理事长,这些天是真的太忙,那一天早就安排好了,要去下面巡店,还要参加两家公司的会议,你也知道,这年底的有些会议,确实不好缺席,请你一定谅解,”

    “下一次,下一次协会承办的任何活动,我一定无条件参加,好吗?”

    他态度很好,但是对那位杨理事长的要求,却完全不考虑。

    年底,是各个协会举办各种会议、表彰、论坛的高峰期,但是嘉盛,早就不需要这各个协会颁发的各种名目的奖项来抬高声望,他们现在唯一真正在意的,是用户的口碑。

    他这些天确实很忙。

    冯一平不在国内,金翎、梅义良、徐斌,也都腾不出时间到首都,于是这边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他的肩上。

    年关岁末,这些年一直关心和支持公司的那些单位和一些个人,至少要打电话或者是亲自登门拜访表示感谢——当然,是空手的。

    领导也是人,他们其实也不缺那点礼品,就是有些看重这一块的领导,这些年来,也早就知道了嘉盛的秉性,知道等嘉盛送礼,是没指望的,也乐得扮一扮清廉。

    名声,也是需要经营的嘛。

    空手的感谢,也是有份量的,就是人不能去,专程郑重的打个电话表示感谢,大小领导听了心里也高兴。

    这不是谄媚,也不是巴结,做事就是做人,这个世界上,就是对子女不求回报的付出的父母,不也是需要子女的承认?

    懂得感恩,不管是对一个人,还是对一个企业,都是一个很好的品质。

    而随着嘉盛的规模越来越大,实力越来越强,经营的范围越来越大,到年底,需要感谢的这个单子的规模,自然也是越来越大。

    年底了,这边的有些特殊的大客户,也需要他这个负责北边事务的副总裁亲自登门回访,比如说,锂电池采购量已经非常可观的总后、为酒店带来了不少稳定客源的那几家中字头的旅游公司等。

    还有那些总部就在首都,过去一年中,优先为有佳提供了大量优质商品的供应商、看重在嘉盛商城上旗舰店经营的知名公司、高质高效的为公司承建了多项建筑,现在依然在合作的建筑公司等。

    和前面的那些对象不同的是,这些合作伙伴,同样也会回访。

    自然,也不能忘了内部的自己人,都到了年底,他照例要到一线去慰问员工,顺道参加下面一些公司一年一度的民主生活会,面对面的和员工交流,听取他们对直属主管的意见和评价。

    相比这些,盛装出席一些会议,领一些名头噱人的奖项,发表一些空洞无物的感言,确实没什么意义。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个上午,发改委、商务部、信产部、工商行政管理局、外汇管理局……,十几个单位,同时收到了一封举报信。

    一封针对嘉盛和冯一平的举报信。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uu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