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突变

    穿着睡衣,冯一平看了眼窗外,整体看,窗外依然灯光灿烂,呈现出一种不同于白天的精彩来。

    再头看了眼室内,那边的床头灯,只照亮了床头那一小块,照亮了那张宽大的床上两个并排放在一起的枕头。

    这还真是有些多余。

    冯一平摇了摇头,走到床边坐下,想着之前的那位美女,又摇了摇头,拍了拍另一个枕头,也不关窗帘,就那么睡下。

    他感觉轻松也好,怅然若失也罢,总之,来韩国的这一个夜晚,剩余的时间里,他又只能一个人孤单寂寞冷的在床上度过。

    而就在他进入梦乡后不久,硅谷,金翎接到了康明斯的电话。

    她看了看旁边那三个聊得不错,不时响起阵阵笑声的女孩子,看着那两个早已离开餐桌,在院里屋里疯跑,同样还笑声不断的孩子,有些欣慰。

    看起来,自己又帮他解决了一个难题,而这个难题,真是他自己不容易解决的一个难题。

    这样的事,你就不用指望她们会明确的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她们的做法,就代表了她们的意愿。

    她同样有些怅然若失,因为这样的高兴,只属于她们。

    张彦之前问她的那个问题,她自然没有正面应。

    很多时候,我们能帮助别人解决问题,却解决不了自己的问题。

    对金翎来说,这主要还不是能不能解决的问题,而是好不好解决的问题。

    如果她在帮助冯一平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顺道也解决了自己的问题,那显然会让大家怀疑她的动机,说不定会因此对她所发起的这场调解,持抵制的态度。

    医人者不自医,这就是另一种无奈了。

    “好的,一起午餐就不必了,我下午到公司,也不用扩散,就和园区各公司主要负责人见面就好,”她说。

    她之所这样安排,是因为不想让园区的员工,感觉这边以nextdoor为主体的公司,背后的中国背景。

    因为种种原因,在美国,还是有不少对意识形态很重视的人,而我们都知道,此时的中美,并不是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

    冯一平在这方面,做得比较成功,美国这边的员工,只会认为这是一家美国公司,或者说是国际公司,而不会给它打上中资公司的标签。

    金翎自然不能破坏冯一平在这方面的努力。

    “要去公司吗?”黄静萍问。

    “是,去学习学习,”金翎说。

    马灵又一次想起来,作为平旗下所有公司的总负责人,金她那天到了园区,居然连车都不下,今天她才决定正式去园区,看来在她眼里,平的生活,有时候高过工作。

    这背后,看来真的有不少内容。

    下午三点,金翎结束了和园区各公司主要负责人的见面,那更像是参观,她只是和之前并没有见面的那些高管,比如桑德伯格认识了一下,没有发表任何讲话,也没有听取他们工作报告的安排。

    美国的这些员工的情绪,也得小心呵护。

    从公司在美国和国内的业务主体的性质来说,金翎也觉得,两边平等的独立运营,当然,肯定会在一些事情上协同运作,会是一个不错的安排。

    即便如此,金翎还是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简单,以管窥豹,从一个人的待人接物上,就能了解她的很多方面。

    见面会后,在康明斯的办公室,她才听了另一些有内容的汇报,“事实又一次证明,冯的点子,真的是再厉害不过,”康明斯有些兴奋的说,“去已经接到艾格尔的电话,虽然他说得隐晦,但意思却很明确,这一次,迪斯尼显然不会跟我们竞争,”

    “我们收购漫威最大的障碍,就这么轻轻松松的移除了,”

    “你知道吗金,我此时非常想看看帕尔马特的脸色,”

    “可以理解,”金翎说,这个帕尔马特,之前可是没少端架子,玩花头,“只是,按照冯一贯的做法,当漫威成为我们的一员后,它的管理层,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帕尔马特自己,应该同样不会放弃这一要求,为以后考虑,还是要给予他应有的尊重,”

    “你放心,这一点冯同样也强调过,我一定会在以最合理的条件完成对漫威的收购的同时,还让帕尔马特先生感受到这一点,”

    “保持被收购公司管理层的完整,这其实算是我们很大的一个优势,在谈判时,相信能给我们加分不少,”康明斯说。

    确实,nextdoor之前的两次收购,被收购的硬币之星和奈飞,他们后来的安排和发展,相信会让漫威的很多人,包括帕尔马特在内,会很有好感。

    “康明斯,我们都相信你会处理好这个问题,”金翎说。

    她这主要是出于对冯一平的相信。

    虽然这一次,他不过是中间参与了一下,出手解决掉了迪斯尼这个大麻烦,但她相信,而且也清楚,在这样重大的工作上面,他一定早就有了万全的安排。

    只要他决定做,尤其是这样重要的项目,那就一定会取得成功。

    “美国这边,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方面,接下来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在园区走走,看看,”

    虽然也明白金翎这么做的原因,康明斯自然不能真的全按金翎说的来,“你觉得,让迈克来为你介绍园区的情况,如何?”

    他清楚,迈克,这个公司在美国的第一个高管,就是金翎聘用的,让他陪金翎,自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好,我觉得不错,”

    当硅谷的太阳渐渐西沉时,国内,越来越多的城市醒了过来。

    李志雄也从梦中醒了过来。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在昨晚,错过了一个不错的新闻。

    他刚关掉手机上的闹钟,酒店的叫醒电话也恰好打进来,在业界已经相当知名的李志雄,很少做这样的双保险,但今天的行程太重要。

    他拉开窗帘,没有任何意外,今天又是一个没有太阳,自从入冬以后就很常见的,好像整个世界,都是雾蒙蒙的天气。

    当然,他此刻的注意力,完全不在天气上,他这会的心思,全在几个小时后,如果见到了冯一平,究竟该问他哪一个问题的问题上。

    刷牙的时候,他在想着这个问题,洗脸的时候,也在想着这个问题,吃早餐的是,他依然在思考这个问题。

    对他们这个职位来说,能提出一个好问题,就是他们职业素养的直接表现,也是他这样的知名记者,和一般记者的区别。

    “冯一平,”“冯一平,”

    旁边的一些讨论,打断了他的沉思,不会是这么巧吧,难道有这么多同行是跟我一样的打算?

    李志雄马上抬头朝周围看了看,还好,这些议论的人,看起来明显不是自己的同行。

    他再听了听,奇怪,怎么听起来,他们提到冯一平的时候,有掩饰不住的失望呢?

    这可是以前不会有的事,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冯一平是在韩国做了什么让大家感觉普遍失望的事吗?

    但李志雄这会更关心一个问题,是哪家媒体的反应这么迅速,居然这么快就报道了出来?自家网站可是都没反应。

    他清楚,要是有和冯一平相关的重大新闻,自己肯定会提前得到通知。

    要知道,冯一平是在昨天旁晚抵达的韩国,那时,国内可都已经下班,何况现在还是在过年的状态,媒体们集中报道的重点,除了各地的一些和春节有关的活动,就是那些家过年的人,返程的情况。

    他看了看,发出那些议论的人,手里都拿着一份报纸,看起来,是南方的一份早报。

    他越发觉得有些蹊跷,就是冯一平昨天旁晚抵达韩国后,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让大家不能接受的事,也不应该是由早报最先披露出来。

    他们要是有这么高的效率,新闻网站哪能活得像现在这么惬意?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失望。

    在快要走出餐厅的时候,李志雄看到一个中年人摇头把那份报纸拍在桌上,“哼,哗众取宠,不知所谓!”

    李志雄便退几步,“对不起先生,这份报纸可以借我看看吗?”

    中年人看了他一眼,“你拿走吧,”

    “谢谢,”李志雄拿着报纸,急匆匆的朝电梯走,他想看看这是什么新闻,他也急着想和公司核实。

    他匆匆扫过第一版,领导,领导,领导,开会,开会,视察,他马上转到第二版,哦,应该就是这个,好嘛,居然大半个版面?

    标题非常简明扼要,直截了当,有档次,又非常引人关注,“富豪资产的全球路径图,”

    李志雄一目十行的匆匆读下去,难怪刚才大家都在议论冯一平,本来在国内提起富豪,大家首先想起的就是冯一平,而这篇报道,通篇可以说都在不点名的说冯一平。

    至于所谓的“资产路径图”,说白了,就是说他不停的向海外转移资产。

    难怪刚才那么多人觉得失望。

    只是,看着这份报道,作为一个资深媒体人,李志雄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味道,这是一篇很有针对性的报道,而且,很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他急匆匆的联系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