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失望

    冯一平的声音真不小,向晓芳下意识的偏开了头,不过,看到旁边沙发上拿着放大镜看报纸的爷爷,她又马上把听筒捂起来,小声说,“你这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怎么,还不乐意吗?”

    “怎么会,你不是听出来了吗?是高兴,难以置信的高兴;更是荣幸,让人眩晕的荣幸,”冯一平看着马灵和儿子,用非常热情的语气对那边说。

    向晓芳突然压低了声音,这说明,她身边现在有人。

    再说,如果是向晓芳,那也就罢了,但向晓芳爷爷的邀请,冯一平还真没有拒绝的资格,这不是因为他的级别,而是冯一平对他们那一辈的尊敬。

    “假得咧,”向晓芳马上说,“不过,不妨多说说,你等等,”

    她看了眼老爷子,提起电话,走到窗边坐下,“我爷爷想请你晚上到家里吃饭,”她这句话说得很大声。

    向老爷子依然靠在沙发上,举着放大镜看报纸,连长长的寿眉都没动一下。

    “今晚?”

    “很为难?怎么,嫌没有提前跟你预约是吧,”向晓芳说。

    “哪是这个,可是,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冯一平说。

    “我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向晓芳装傻,“反正不是大年初二,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那的规矩,”

    冯一平明白她的意思,他们那的规矩,是大年初二要去丈人家拜年,没想到她连这个都知道。

    但是,今天是"qing ren"节咩。

    “再说,你以为我爷爷会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向晓芳说。

    老爷子就是知道,可能也不会在乎这个。

    问题是,你知道啊。

    “再说,静萍在美国,你今天有事吗?”

    她昨天就来了,还不是一个人,我今天事多得很。

    “晓芳,其实你明白,这次的事都不算是事,”冯一平说,“我们已经在着手处理,你真不用担心,”

    “呵呵呵,”向晓芳马上笑起来,“你想到哪去了,不过就是我爷爷想见见你这个最优秀的年轻人而已,”

    她越是淡定,冯一平就越是清楚,真就是自己想的那么事。

    当然,也不排除,是向晓芳听到了什么消息,所以才出面求她爷爷。

    这份情,他得领,“谢谢你!”

    “不知道你说什么,”向晓芳说,“那就这样,晚上六点,是你自己过来,还是让人去接你?”

    “你现在过来吧,”冯一平说。

    “现在?”

    “当然是现在,怎么好等到晚上去拜访他老人家?不管他现在有没有空见我,我当然得现在去拜访,”

    别说今天还是大年初六,就是平常的日子,第一次去见他那样高寿的老人家,最好也是上午去才显得郑重。

    有些事虽然各地的风俗不一样,但是你讲究点,总是没错的。

    “哪来的那么多老规矩,”向晓芳好似表现得毫不在意,脸上却有掩饰不住的笑,“架子还真大,得我去接你,好吧好吧,你在哪?我尽快过来,”

    “酒店?好的,”她放下电话,刚叫了声爷爷,老爷子就说了,“那些老规矩啊,没什么不好的,”

    向晓芳就奇怪了,爷爷的耳朵怎么这么神奇,有时候你大声叫他他都听不见,这会离他这么远,声音也不大,他居然能听得那么清楚。

    “爷爷,”向晓芳在老爷子的耳边说,“你这听力啊,真像当年在战场上用兵一样收放自如,”

    老爷子摆摆手,“去吧,去吧,”

    酒店里,马灵看着冯一平,“怎么了,有事?”

    刚刚把炸酱面里的肉酱挑吃完的文森特,也停了下来,眼巴巴的看着冯一平。

    “你还记得向吗?”冯一平说。

    “向?”

    “那次我们在波多马克河上游览时碰到的那位,”冯一平提示道。

    “哦,是她要见你?”

    “是她爷爷想见我,”这话得说清楚,“她爷爷今年已经就是多岁,”

    “啊,90多?”马灵有些惊讶。

    “她爷爷是,”说道这,冯一平犯了难。

    中美两国的相关机构,尤其是军事方面的,相差太大,该怎么跟她解释向老爷子的身份呢?

    美**职最高的职位,是参联会主席,可那毕竟还是受美国国防部领导的一个职位。

    而向老爷子最后担任了国家级副职的军职,一般又享受常委待遇,所以从政治地位上来说,美国的参联会主席,和他这个副主席,完全没得比。

    再说,我们国家级副职的权利和地位,和美国的副总统又是云泥殊途,这还真不好解释。

    他最后只好说,“他退休之前,是管军事的副主席,”

    马灵果然懂了,作为乔治城大学的毕业生,她自然明白主席这个词在中国的含义。

    “那你去吧,我看看,或者睡觉,或者带文森特出去转转,”

    “哇,”文森特嘴一瘪,哭了出来,“我不要我不要,我要爸爸陪我玩,”

    这家伙,还是第一次在冯一平面前使性子,也许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的缘故吧。

    “文森特,你听我说,我会尽快来,然后我保证,今天下午,我一定陪你玩,”他帮儿子擦掉眼泪,多少觉得有点心酸,陪他的时间,确实太少。

    “然后我带你游遍中国,好不好?”他许诺道,“这里真的有很多很多很好玩的地方,有很多很神奇的景观,”

    那些东西,文森特其实不在意,他只要有冯一平陪着就好,还有,“有暖和的地方吗?”

    得,这小子随自己。

    “有,当然有,我们国家有很多地方,现在也只穿t恤就行,”

    “还有,阿曼达呢?”

    冯一平看了马灵一眼,这是个问题,他这两天也一直在想,该怎么向他们俩解释清楚他们的关系。

    “阿曼达也一起,”

    “耶,”文森特顿时破涕为笑。

    手机响起来,“要我上来给你拜年吗?”向晓芳说。

    初六的早上,看来是一个大家都早起的日子,连王总也不例外。

    这自然不是因为今天恰好是"qing ren"节的缘故,他撩妹,早就不需要靠这样的特殊的日子。

    相反,这儿节日意味着,他得准备一份礼物,自己的小家一趟,和老婆吃上一顿饭。

    当然,在礼物数量这事上,他也不会输给冯一平,加上那些已经有些腻味,但没彻底断了联系的,他这把茶壶旁边,一般会有三个左右的杯子他老婆不算在内。

    一个是快成为过去式,但多少还有些依恋的,一个是现在最喜欢的,另一个,自然是准备要发展的目标,也就是过去、现在和将来。

    而这过去现在和将来,尤其是将来,并不就只有一位,可以说,这个节日,是他花销最大的节日没有之一。

    当然,这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钱嘛,纸嘛,花嘛。

    这个节日最让他不爽的是,还真有点不好在这一天把人给甩咯,那好像确实有点不近人情。

    他有些嫌恶的看了床上的那位这会已经睡熟的人一眼,昨天晚上,她又在跟自己提,非常非常喜欢的那处别墅。

    一处别墅,对王总来说真不算什么,但那个态度,让王总很不喜,他会主动送,但他不喜欢女人主动提。

    而这位,昨天已经是第三次在他面前提起那处别墅。

    明天就得断了,王总想,他洗了把脸,一到客厅就叫,“老陈,老陈,”

    在他的两处地盘,一般他叫了两声之后,老陈多半会在一两分钟内出现在他身边,这次也不例外,没一会,老陈就走了进来,“王总早,”

    “是那个吗,快,给我看看,”王总指着老陈拿着的那个文件夹说。

    “是的,”老陈递过去。

    “算了,你跟我说说,美国那边情况怎么样,”王总相当期待,这可是整个安排中相当关键,也会让人觉得很爽的一步。

    但是,他显然会失望。

    “王总,并不是太好,”老陈说。

    “怎么会?为什么?”王总一下子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