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差距

    坐上出租车,都离开餐厅好远一段距离,曾斯特罗姆才终于松弛下来,和那些负责任的演员一样,他这时在问自己一个问题,我刚刚的表演,合格吗?

    事实证明,在事关自己的大事上,我们普通人都能奉献出比杰出的演员还要杰出的表演。

    曾斯特罗姆刚刚的那一段表演,可以说相当合格,惠特曼此时不疑有他,此时还在餐厅里的她,和曾斯特罗姆之前表现出来的一样,一看就是对吃的究竟是什么,一点都不上心。

    就是按最乐观的情况来看,冯一平自己不会收购,谷歌也不会收购,那自己在接下来的具体谈判中,还是得面对冯一平。

    一想到这个,她顿时就一点都乐观不起来。

    以己度人,如果自己处在冯一平的位置,将会怎么做?那自然一定是毫不留情的提高各种条件。

    那么,自己有什么好的对策吗?

    好像还真没有。

    不收购,好啊,看起来同样很积极的雅虎很乐意少一个竞争对手。

    具体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雅虎在收购方面,风格和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反应要快速得多,果决得多——杨酋长,憋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我都接连吃了两堑,还不能长一智吗?

    即使雅虎不收购,微软也是瞎起哄,自己还威胁退出,对skype这个显然想通过变现,来锁定这一次成功的创始人来说,那也不是什么问题。

    她非常清楚,为什么曾斯特罗姆说,在有关skype被购并的问题上,冯一平想要主导权,就一定能拿到。

    因为那确实很简单,冯一平只要对董事会说一句,“交给我,如果最后所有希望收购的公司全都退出,我会保证以不低于上述公司最高出价的价格来收购,”

    试问,在冯一平这样的人,这样的保证面前,谁不乐意把主导权交给他?

    冯一平,冯一平,惠特曼把一杯酒一饮而尽,得尽快想一个计划。

    但是,paypal吗?

    …………

    今天晚上,对周宁他们来说,显然是个好日子。

    终于,他们能带组进冯一平自己的家里拍摄。

    哪怕这只是冯一平自己在美国的家,那对周宁他们的摄制组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成就。

    他们是第一个在冯一平爸妈家拍摄的摄制组,现在又是第一个在冯一平美国的家里拍摄的摄制组。

    只是第一眼的感觉,这处虽然占地不小,看起来有些像古堡一样的大房子,虽然对普通人来说,当然是足够奢华,但不管是在硅谷这,还是在国内,其实都算不上特别出众。

    换句话说,以冯一平如今的实力,他在美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真的算非常低调。

    “别客气啊,请随意,就当自己家里一样,”冯一平穿着件袖子挽起来的衬衫——看起来还是白天穿在里面的那件,笑着从二楼快步下来。

    今晚和周宁他们一起,同时被请到家里来做客,来自国内的员工们,已经笑着在招呼冯一平。

    周宁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些浑身洋溢着自信同龄人们,拦住了冯一平,“冯总,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既然请他们来,冯一平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我们来这边,”他带着周宁他们,来到大厅旁的一个房间。

    “这里原本规划的是billiard\ room,但我打得极乱,于是干脆就撤了,请坐,”他招呼着大家在这个由台球房改造来的小会客厅里。

    “冯总,作为一个无论是电子技术,还是互联网产品方面的外行,在硅谷的这两天,我们都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有些同事说,走在这里,仿佛每根脉搏都在振荡,”

    冯一平笑了笑,“主要是看到这里云集着那么多大牌的高科技公司吧,”

    就是一个门外汉,看到这里云集着惠普、因特尔、ibm、苹果、雅虎、谷歌……等一系列大众都熟知的高科技公司,还有其它一些看起来比较陌生,但看规模和形势,也不简单的大公司,确实会觉得有些莫名的振奋和激动。

    “那你觉得,硅谷和我们国家的中关村,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这也是周宁他们喜欢问的一个万金油似的问题。

    “如果是最大的不同,那就是硅谷这个实际上以电子工业起家的地方,目前已经没有工业,这里有的,是全美高科技公司的研究机构,以及我们都知道的,互联网高科技公司,也就是以软件为主体的高科技公司的总部,”

    “而我们的中关村,应该说,目前还是侧重于硬件,”冯一平不假思索的说。

    “也就是,依然还是在走硅谷之间的老路子,”周宁补充道。

    “这应该也是一个必经的阶段吧,”

    关于这些问题,看起来好答,其实,真不是如此。

    考虑到自己的知名度,考虑到资讯现在传播的便利,冯一平在回答的时候,既不能让国内的民众,有感觉自己在吹捧美国,从而被人贴上美分的帽子,也不能让美国的民众,会感觉到他在贬低美国——别以为这节目是在中国播出,美国人就看不到。

    所以他说很多话,只能是点到即止,不但要非常客观,而且要非常中性。

    “了解了,”周宁点点头,跟着又问出一个类似的问题来,“那么,以你对中国和美国的了解,如果只有一个答案,你认为中国和美国,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最大的区别,”冯一平同样没有迟疑的说出了自己的答案,不会让两国民众看到后,会感觉不爽的答案,“我认为是教育,”

    “我非常反感国内的一些专家,把美国的一些事,断章取义的拿到国内去做大肆宣传,比如说,包括比尔盖茨在内,很多美国的高科技公司创始人,为什么会创业成功?是因为他们在大学时,都选择中途退学,”

    “我始终认为,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一种反智的言论,他们没有提到,包括比尔盖茨他们公司的中坚力量,其实正是那些完整的接受了知名大学教育的优秀毕业生,”

    “但遗憾的是,我想国内的不少学生,可能还真会受这些言论的蛊惑,”

    周宁笑了笑,他们在学校的时候,未尝没有同学把这样的例子,当作自己不好好学习的借口。

    “其实和国内一样,在美国,考入常春藤名校,同样是改变自己的命运和阶层的一种捷径,美国民众同样非常看重高等教育,”

    “而因为美国的这些名校的费用,同样不菲,所以美国的很多家庭,也是在孩子尚小的时候,就开始准备教育基金,”

    “反观国内,以前大家还重视教育,因为早期的那些大学生,都能进政府,或者是待遇优厚大型的国企工作,但随着高校的扩招,随着大学生找工作越来越难,类似读书无用论,读大学不划算这样的说法,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可,”

    “或者说,随着工作机会的增多,很多年轻的,包括年幼的,渴望自己早日独立的孩子,甚至连9年制义务教育都没有耐心读下去,一门心思想着去找个工作,自己早日赚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髦的衣服啊,最新的电子产品等,”

    “更让人忧心的是,很多父母对孩子这样的举动,还表示赞同,反正读完大学出来,可能还是做同样的工作,那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浪费那么多时间上大学呢?”

    “……我感觉,对教育的认识,是我们最大的区别,”

    不但是周宁,包括摄制组的不少人,听了都直点头,教育和医疗,包括农业问题,可以说是我们国家老大难的问题,作为普通老百姓,谁对这些没有认识?

    周宁都非常知趣的没有问冯一平,这问题该如何解决,因为这显然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事。

    大厅里,包括冯一平的同学,以及校友们,这些接受了国内名校教育的精英们,依然在兴高采烈的热聊着,包括武馨阳在内,在美国的工作和生活,让他们很满足。

    当然,要是能拥有冯一平这样的房子,那自然就更好。

    夜色渐渐深,欢声笑语从灯火辉煌的窗户里飘出来,很快就在夜空里消散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