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宿命

    “为什么会这样?究竟怎么回事?”接到消息的杨主任,又一次匆匆赶过来。

    和前几次那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不同的是,这一次,他脸上的气急败坏,怎么也掩饰不住。

    老陈在做他这样的时候,做惯了的工作:打扫。

    只不过,这次的打扫工作,任务特别重,整张茶几,连带着上面的茶具,摆设,全都翻到在地。

    奇怪的是,老陈也并没有叫来其它服务员,而王总,也坚持在这个相当狼藉的客厅里见杨主任。

    也许是因为忙于打扫,老陈并没有回答杨主任的问题,一脸不满,仰面坐在沙发上的王总,闻言又把刚刚扶正的茶几一脚给踢得朝前移了好大一截。

    茶几带着下面的地毯,和地板摩擦,发出厚重,但依然刺耳的声音。

    不过这声音和王总的一比,又算不了什么,“为什么?我还想问你呢,”

    是啊,刚才没听到杨主任问题的老陈,这会也抬头看着杨主任,为什么?

    不是吹你的计划环环相套,万无一失吗?不是说一定会让冯一平哭得很有节奏吗?

    现在这算怎么回事?

    除了又迎来一个大麻烦,我们究竟达成了什么目的?

    杨主任没接王总的话,把冯一平朝旁边一丢,“老陈,你跟我具体说说,那边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说,贾崴和他整个团队的所有动作,嘉盛目前一清二楚,连他们是在哪个网吧上网,都非常清楚,”

    杨主任顿时气急,“他们不是吹嘘自己非常专业,绝对不会被人抓住任何蛛丝马迹吗?”

    “这话你也信?你这些年……”怒极的王总还算是有些理智,没有把后半截话说出来,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连我都知道,这个世界上,但凡做过,必留下痕迹,”

    “报信的那位说,以嘉盛的技术实力,只要他们舍得在这件事上砸资源,他们想查的事,就一定查得到,”老陈补充道,“估计嘉盛这次,单是人力,就至少投入了上百,”

    杨主任顿时也狠狠的在沙发上捶了一下,竟然这么舍得!

    作为体制内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但投入的资源,比如人力达到一定程度以后,就会由量变产生质变。

    有多少看起来毫无头绪的疑难案子,不是在上级领导脑门一热定下来的期限里,真的给破了?

    还不是不计后果的往那些专案组里填人,把大部分的资源,都往那边倾斜的结果?

    “那么,我们能不能确定,他们会不会顺着线,找到我们?”这其实是杨主任此行,最想确定的一个问题。

    “你说呢?”王总又相当没好气的怼了他一句,“你忘了那天周星宇的那通电话吗?”

    “结合今天的事,你再想一想,难道这结果还不明显?”

    周星宇打电话给了他们一个最后通牒,要求王总他爹,就网上有组织的抹黑冯一平形象的事,做出一个交代,如果不,那么他们自己会给出交代。

    结合今天的事,那显然是那边见这边这几天一直无动于衷,于是准备不要他们的交代,自己找交代。

    而且他们一出手,就这样精准,由此至少可以确定一件事,周星宇打那通电话的时候,并不是诈唬,而是真的已经确定,就是他们这边下的黑手。

    杨主任自然也想得通这些事,只不过,他有些不太愿意承认而已。

    这么说来,他精心制定的这个之前备受大家赞扬,连他自己其实也颇为得意的连环计,除了给自己这边带来一个大麻烦之外,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甚至连他以为,至少算是达成的第一个目标,其实也完全在嘉盛的掌握中。

    说实话,这让杨主任现在都有些怀疑自己,我难道就真的这么无能?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他愤愤不平的说了一句。

    这一次,王总难得的没有反驳他。

    他们之所以把周星宇的那通电话,搁置了几天,其实并不是不把那当一回事,而是在经过审慎的分析后,他们觉得,过两天再考虑这事,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为和漫威达成了购并协议,冯一平又在美国出了大风头,而在国内,这起起让不少人倍感自豪的收购,加上那期看起来真是为他歌功颂德的节目,又成功的让很多人喜欢以及更喜欢他……

    这两天,无疑是冯一平得意和高兴的时候,他应该无暇顾及这边的事。

    谁知道他在自己那么好过的时候,还让别人这么不好过,你的宽厚呢?

    “他想喜上加喜,不行吗?”失望到愤怒的王总,忍不住又怼了杨主任一句,“谁让我们这边做事,这么不靠谱?”

    杨主任的眉头皱成一个川字,嘴抿得紧紧的,定定的坐在那,有好一会没说话。

    王总气呼呼的朝他那边看了好几眼,平时还把自己当诸葛孔明的,现在显眼了吧。

    杨主任最终抬起头来,“陈总,进来得急,我的包还放在车上,里面的文件很重要,你去帮我拿进来吧,”

    “王总,”老陈看着杨主任递出来的钥匙,叫了王总一声,只是,那看起来,并不是单纯的征求王总的许可。

    其中,好像还有央求的意味。

    王总看都没看他,冷淡的挥了挥手,示意他按杨主任的要求去做。

    就这样吗?

    脸色本来就显得很白的老陈,这会脸上看起来,更是连一丝血色都没有,他怔怔的站了一会,还是拿起杨主任因为不耐烦一直举着,所以丢在沙发上的车钥匙。

    “杨主任,你等着,”

    这话听起来,好像不止一个意思,但杨主任自动排除了那个听起来有些不敬的意思,“谢谢,”

    等老陈消失在门口,他侧身对王总说,“综合现在的态势,我觉得,我们最好要有主动的表示,这个表示,还要足够有诚意,”

    王总也一直在忧虑这个问题,上一次的事,冯一平最后是选择私了,但这一次,他竟然报了警,而且看起来,准备相当充分。

    以他们的能量,如果任由他们顺藤摸瓜摸下来,虽然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和精力,但只要他们坚持,最后一定会摸到根子上,那就不是两个耳光能解决的问题。

    “所以,你说是他?”

    杨主任点点头,“我觉得,这应该能让他们满意,”

    “可是,凭什么?”这也是王总今天火气这么大的一个原因。

    其实,在老陈接到羊城传来的消息时,事情接下来该怎么发展,老陈清楚,王总也清楚。

    按理,对老陈意见不小的他,乐见这样的结局,但连他也清楚,事情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主要责任,还真不在老陈。

    你主持的事出了纰漏,最后要我身边的人负责,凭什么?

    但他其实也知道,这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也正因为这样的无奈,他才觉得不爽。

    “王总,你也清楚这事如何解决最好,对吧,”杨主任说,“我想老陈也能明白我们为什么这么做,”

    “他也应该为这样的事感到骄傲,”

    作为一个卒子,不是早就应该有这样的觉悟吗?

    王总的手捏成拳头,现在的他,委实高兴不起来。

    曾经有那么一刻,他冒出来一个念头,或者,让冯一平再扇自己两耳光。

    但这样稍微有点担当的念头,还没完全冒出来,就已经被打散。

    “你自便,我不送你了,”他像逃一样的离开这间大厅。

    不一会,前面有汽车的轰鸣声响起来,很快就倏忽远去。

    …………

    洛斯加图斯,冯一平听到了国内的反馈,“他们就想这样了了?切,告诉他们三个字,想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