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新盟友

    孟买,安巴尼看着电视里的新闻:雷曼兄弟公司,根据美国联邦破产法第11章申请破产保护!

    雷曼大楼前的第七大道上,挤满了电视转播车,记者们的长枪短炮瞄准雷曼大门,在镜头的注视下,一个个西装革履的投行精英,神情沮丧地走出第七大道745号大楼。

    失意的人们,怀抱纸箱或文件夹等办公用品,上面印着“lehman brothers”的醒目标识。

    镜头的近处,各家电视台的主持人站在摄像机前,挥舞着手,声嘶力竭的报道,“雷曼宣布破产!”“拥有158年历史的雷曼在今天划上句号!”“……贝尔斯登之后,又一家华尔街投行倒闭!”

    像安巴尼这样英语不是问题,对数字也特别敏感的人,会从嘈杂的现场原声中,听到一个数字飘来飘去,“6130亿!”

    这个数字,被男的女的、老的少的、白的黑的、打扮考究的、穿着随便的……各式各样的主持人,用各种不同的腔调喊了出来。

    说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有不少主持人会下意识的看一眼手中的卡片,确认无误后,多半会再次强调一遍这个惊人的数字,声音也会不由自主的兴奋起来,甚至都兴奋得带着颤抖,这实在是太难以让人企及的一个数字。

    只是,在他们的声音不自觉的就兴奋起来的时候,他们眼中,也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了茫然的神色。

    报道这条新闻的记者,至少也会和财经沾点边,所以他们大概也想象得到,背负着6130亿美元的巨额债务轰然倒下的雷曼,会给本就糟糕的美国乃至世界的金融体系带来多大的冲击。

    出路在哪里?未来在哪里?希望在哪里?……

    安巴尼摇了摇头,他不由得又看了一眼时间,离冯一平在他面前言之凿凿,自信得都有些无礼,自信得自己就像是神一样的断言,雷曼,活不过一周的截止点,还有近两天的时间,拥有158年历史的雷曼,经历多次危机而始终不倒的雷曼,几天前还让他和他的公司也要仰望的雷曼,果然就这么倒了下来。

    就这么像开玩笑似的,说破产就破产。

    虽然这一切真的不能再真,安巴尼还是觉得那一切就像是假的一样,实在是,太过荒谬,结合冯一平那准得不能再准的放话,这真的让人有些难以相信。

    他还稍稍有些遗憾,得到冯一平的这个消息,太短了一些,以至于他们有些债券还没处理干净——他个人的投资组合中,自然会有华尔街各投行销售的债券。

    当然,说起来,他也是存在着一些侥幸心理,认为雷曼不会这么快就说破产就破产,所以是下意识的留着雷曼几十万美元的债券,届时,这怎么也算是一个能让冯一平觉得尴尬的话题,但是现在……

    他摇了摇头,好吧,这几十万美元的损失,还是非常值得,他按下电话,“给我接通冯先生,”

    …………

    塔塔集团总部里,拉丹塔塔也在看着电视上滚动播放的新闻,他倒没有安巴尼那么惊讶,只是,也忍不住有些感慨。

    太阳照常升起,158年历史的雷曼,这家华尔街的债券之王,却以这样的方式,走到了终点。

    他也通知秘书,“给我接冯先生,”

    除了再一次商谈在电商项目上的合作,他还要亲口向冯一平表示感谢。

    他没有像安巴尼那样还留一个尾巴,他非常相信冯一平的判断,所以从谈话的那天开始,就迅速的处理掉了手上最后的那些原本较难处理的雷曼债券,有一些,毫不犹豫的是用的白菜价。

    到了这个地步,能挽回一分的损失,就挽回一分的损失吧。

    他还已经决定,从今天开始,尽快处理公司和个人持有的那些华尔街的债券。

    …………

    泰姬玛哈酒店里,冯一平和大家也在看着相关的新闻。

    不过,和电视上那些人的沮丧、仓惶、茫然不同的是,他们看起来都很轻松。

    冯一平的电话不时响起,他就站在原地接通一个,客套几句,接通一个,客套几句。

    这些来电,清一色的是表示感谢的电话。

    雷曼债券之王的外号,不是白叫的,国内知名的银行,都或多或少的持有雷曼的各种债券,从几千万美元到几亿美元不等。

    因为冯一平的提前预警,他们得以在危机来临前处理掉了这些债券,尽管当时,他们可能和安巴尼一样,还心存疑虑,但这时候,一个个的都对冯一平感激不尽。

    毕竟,呆坏账已经够多了,谁都不愿意再加上一笔。

    同时,他们对冯一平的眼光,此时是再佩服不过,这样的牛人,还不想着搞搞关系?

    接到后来,冯一平也有些烦,统一交给吴倩处理。

    刚好,一个美女主持人,总算找到了一个抱着纸箱,刚从雷曼大楼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愿意接受他的采访。

    “此时此刻,你想说些什么?”

    “我想说些什么?”接受采访的小伙一开始还有些不自然,低着头,下意识的避开镜头。

    等到主持人问,“你在雷曼工作了几年?”

    小伙子好像一下子来了气,抱着的纸箱被他丢到地上,挎着的那个看起来绝不便宜的公文包,也被随意丢在纸箱上,他一把扯下自己的领带,指着身后的大楼说,“两年前,我进入这里不久,在同事的影响下,我就有了一个计划,”

    “我希望到我三十岁生日时,职业发展就能到达顶点,然后我就可以退休,好好享受我的生活,”

    “到那时,我能和有钱人在瀑布下游泳,被一个美丽的女人的爱包围着,我希望她有长如缎子般的头发,有像夏奇拉那样一个微笑可以就抹去所有悲伤的脸庞……”

    “重要的是,她是纯粹的爱我,而不是为了我的财富……我们的生活中将欢笑声无处不在,我像童话故事里一样开心……”

    大厅里有人笑了起来,冯一平也笑,人才啊,白日梦想家啊!(小伙:那我还不配有个姓名?)

    “但是,你看看我现在,”那个小伙又指了指身后的大楼,指着自己的箱子,指着那一个个满脸灰败的同事。

    “所以,我有什么想说的?”

    “我想说,f××k财政部,f××k美联储,f……”

    这个小伙子突然就这么暴躁起来,女记者和摄影师显然都有些愣神,以至于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时画面一转,成了专家的解读,显然,是后方及时做了处理。

    大厅里哄堂大笑,有人笑着举手,“我可以补充,他下一个,就应该要说sec,然后是高盛,然后是华尔街,”

    马上有人抢着补充,“接下来,一定是问候那些个人,保尔森、伯南克、考克斯、盖特纳……”

    “还有还有,一定有高盛的劳尔德,”

    “说不定还应该有抢了他们交易的美林老总约翰塞恩,和放弃了他们的美银的路易斯,”

    “估计也少不了他们的老板富尔德,”

    冯一平觉得,这个美梦一朝破碎的年轻人,此时想要“问候”的组织和个人的名单,一定会比大家想像的要多。

    吴倩这时拿着电话走过来,“一平,安巴尼的电话,”

    “你好,”冯一平拿着电话来到书房。

    “冯,”安巴尼的声音非常热情,“首先我得感谢你的提醒,你的判断,让我避免了不少损失,”

    “不客气安巴尼,我很高兴能对你有所帮助,”

    “我还想说,冯,你真是太惊人了,没人能有你这么惊人的眼光和判断力,能和你合作,是我的荣幸,”

    “所以,我和我的公司,将非常高兴在电商项目上,在未来其它的项目上,能有你这样杰出的搭档,”

    拉丹的电话跟着打过来,前面和安巴尼的说辞类似,“冯,非常感谢你及时的提醒……”

    接下来,“我们什么时候具体商讨电商项目……晚上?好,我们晚上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