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五章 紧急调整

    李睿远再一次在电脑上按下回车键,喝了一大口不加糖的苦咖啡,这才有机会抬眼看看对面的约翰,“怎么样?”

    这位今年华尔街最耀眼的人物,让从杰米戴蒙到劳尔德贝兰克梵都没脾气的闪亮新星,此时的形象,和大家印象中的全然不同。

    不但没穿西装,连领带都不见踪影,甚至就连衬衫的袖子都卷了起来,还是那种毫无章法的随便一卷。

    “进展顺利,”约翰抬头说了一声。

    回答很正面,神情也很兴奋,只是脸上难掩疲惫,看起来,像是那些在光线昏暗的网吧里,连续玩了20个小时的游戏的大学生的状态一样。

    区别就是,他每点一下鼠标,就能带来不少进账。

    他也端起自己的咖啡杯,马上大叫一声,“玛丽,我要咖啡,”

    原本闲适的前台姑娘,这两天是前所未有的忙碌,虽然打扮依然时尚靓丽,但她现在做的,却是类似于咖啡馆女招待的工作,还是那种生意好到爆,但却只有她一个服务员的咖啡馆。

    这时也看不到她身上惯有的温柔、知性、从容,正端着一个摆满了咖啡杯的托盘,快步走着的她,大声回了一句,“知道了,就来!”

    哪还有一丝的温柔可言?

    约翰无奈的向李睿远笑了笑,“这让我想起了瓦莱塔刚生下我们第二个孩子后的状况,”

    李睿远笑了笑,这样高强度的工作,真的最容易剥除一个人的包装,袒露出本性来。

    说起来,也真不能怪玛丽,一直轻松的联合基金,此时看起来就是一个激战正酣的战场,所有的员工,都在拼命的处理手上的合约,没见李睿远和约翰都投身一线了吗?

    因为主要执行冯一平交办的任务,业务相对单一,空闲时间较多,因此雇员较少的弊端,在这一刻显现了出来,一遇上这样需要处理的业务量激增的时刻,人手方面,便有些捉襟见肘。

    而这样的忙乱,自然是来自周日雷曼宣布破产所导致的一系列后续事件。

    正如冯一平对劳尔德所说的那样,在民众得知国家终于对华尔街说不,拒不为他们自己犯的大错买单以后,社交网站上,包括一些媒体,纷纷对此表示欢迎。

    这甚至还一度打消了此前还忧心忡忡的保尔森的悲观情绪,就在雷曼破产的消息对外公布以后,他已经接到了盟国多位高官的电话。

    从去年到今年,见面机会大大增加,互相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频繁的g7集团的所有财长,一个不漏的都给他打来了电话,态度竟然都空前的一致:难以置信!

    为什么你们竟然会让雷曼倒闭?为什么不提前和我们通气?

    保尔森尽管一再向他们解释,“我们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但国际同行们一致的批评,更是加深了他对原本就不看好的局势的担忧。

    民众的这些支持的声音,无疑让他觉得安心不少。

    但很快,情况就急转直下。

    同样和冯一平所预料的一样,市场,马上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美股开市之后,道琼斯指数,迅速狂跌!

    雷曼的破产,和此前的贝尔斯登和两房,带给市场的冲击,截然不同。

    无论是两房还是贝尔斯登,最后的结果,都是股权投资者几乎赔个底掉,但债权人的权益,却得到了有效的保障。

    那么这一次,则连债权人的权益,都没办法保全——除了那些拿到了雷曼抵押品的机构,也就是它精明的同行们。

    它带给市场的另外一个信息则是,原来,政府是真的有可能对这样巨大的金融机构撒手不管。

    是的,在此之前,不但是富尔德他们自己,认为政府最后一定会救助,就是很多民众虽然对华尔街的这些投行,恨得牙痒痒,但实际上在心里也认为,政府应该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倒闭。

    但保尔森他们就是这么做了。

    这意味着什么?

    对普通民众来说,这其实就意味着,从此开始,所有的金融公司都不安全。

    于是,同样和冯一平所说的一样,也和拉丹塔塔所做的一样,所有人,都纷纷撤回自己和金融公司有关的投资。

    考虑从账户里提出所有现金的不可操作性——美国早就杜绝了大额的现金交易,以及持有大量现金带来的安全隐患,大多数人都做了同样的的选择,把撤回投资后变现的资产,以及原本银行账户中的资产——毕竟倒的银行也不是一家两家,而是多达几十家,通通变成了美国国债。

    如果美国国债也不保险,那么,他们就真的认命了。

    因为如果真到了那样的地步,美国都有可能不复存在,你就是拿着大把的美元,也同样于事无补,因为那种情况下的美元,将回归它原本的意义——不论面额大小,其实都是纸。

    但在这样普通民众纷纷变现投资的时候,也正是金融投机者们大显身手的时候,和冯一平这样计划已久的做空,也只是单纯的做空不同,众多对冲基金们,借机疯狂的攻击金融机构,用尽各种手段,制造更大的恐慌情绪。

    不但是美国,英国、法国、比利时、冰岛、日本……众多国家的众多金融机构,纷纷被推到悬崖边缘。

    偏偏在雷曼破产后的第二天,aig也彻底撑不住了,在自救无望的情况下,他们非常光棍的向美国政府发出了最后通牒,我们不行了,如果政府不给救命钱,那么我们也只好步雷曼的后尘。

    消息一经传出,市场顿时一片哗然,这可是特么的aig!

    尤其是那些在aig投保的民众,此时全都惶恐不安,它要是倒了,我们该怎么办?

    虽然保尔森他们不得不很快为aig提供了救命的850亿美元,安抚了民众的情绪,但注资的细节被披露以后,却有更多的机构投资者开始撤退。

    虽然不好让它像雷曼那样破产,但保尔森他们对这样光棍的要挟行为,想来非常不欣赏。

    所以,他们提供的这笔紧急贷款的利率,比基准利率还要高出8.5%!

    这意味着aig因为这笔紧急贷款,每年要多付的利息,就高达70多亿美元!

    这完全就是一笔地道的高利贷。

    除此之外,政府还获得了它79. 9%的股权,这又一次意味着,原来股东的权益将变得几乎一文不值……

    在这样的情况下,到今天,也就是周三的时候,美国股市继续急速下挫,开盘不久,道琼斯指数就狂泻了500多点,银行类的股价齐刷刷的飞流直下三千尺。

    华尔街五大投行里仅剩的两根独苗中,高盛的股价暴跌20%,大摩的股价,更是都掉到20美元以下——看起来,这将是又一个雷曼!

    这反过来又加剧了投资的挤兑,银行股彻底的成了瘟疫。

    …………

    此时,在太平洋上空,冯一平正皱眉看着相关的资料。

    他飞赴美国的主要原因,是他接到了劳尔德的电话,“冯,我想我们得尽快落实我们达成的协议,”

    劳尔德的这通电话,也是直接促成联合基金这么忙碌的原因。

    原本还想让持有的合约利益都最大化的冯一平,在接到劳尔德电话之后,马上通知李睿远:全力处理完手上持有的合约。

    因为他考虑,连高盛都支撑不下去,还有那么多国家的那么多银行,看起来都岌岌可危,估计那些监管机构的老爷们,有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干预措施。

    而遏制当前局势恶化的办法中,最简单粗暴的一条,就是禁止做空。

    综合眼前的局势,他相信,那些此前一直扯着不干预市场的家伙们,真的有可能出台这样的措施。

    如果在那之前,联合基金的一些合约,因为还等着产生最大的效益而握在手里,那多半得凉凉了。

    他又拨通了李睿远的电话,“李总,处理得怎么样?”

    “我的要求还是那一个,不要犹豫,要快,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