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一碗水端平

    冯一平说的这些,当然不是为高盛准备的厚礼。

    你让高盛的那些人不去想怎么设计新的模型,怎么赚钱,也让他们脱下名贵的西装,穿上格子衫和卫衣,和硅谷的那些程序员一样去写代码?

    那本来就不现实。

    他说的那些计划,本来就只有硅谷才能实现,所以,那些计划他准备交给联合基金,或者是一家新的公司,重要的是,要联合联合基金的原有的股东来一起完成。

    在美国,涉及金融领域的这些产品,把谷歌和苹果拉在一起,总是没错的。

    “冯,这可真让人失望,”劳尔德半真半假的埋怨着,“我想,看了采访的所有人,都会以为,那是你为我们准备的计划,”

    “我明明说的是针对整个金融行业,”冯一平看着劳尔德,“直接说吧,你要什么?”

    “不是我要什么,我是想,高盛能为这些计划提供不少帮助,不是吗?你们在这方面可没有多少经验,”

    冯一平马上说,“如果是这个问题,那你完全不必担心,这个时候,我们还招不到既有在华尔街工作的经历,又能写程序的人?”

    劳尔德又一次非常无奈。

    只要冯一平这个时候竖起大旗一摇,前华尔街的精英们,怕是会乌泱乌泱的跑过去。

    就看看联合基金的约翰这次带来的团队吧,其中他叫得出名字的银行家就有三位。

    想一想那些倒闭的银行的高管,想一想贝尔斯登、雷曼的那些总裁总监们……只要他们想,什么样的人招不到?

    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好吧我只有一个要求,在你这些项目需要融资的时候,高盛一定是要在首轮,而且要拥有最大的份额,”

    冯一平想了一下,“虽然我们可能不缺钱,但……我同意,”

    他们三家联合起来,怎么可能缺钱?只是,考虑到其中的一些计划,本来就是希望能发展到高盛他们这样的客户,让他投资,也好。

    劳尔德还待说些什么,冯一平的手机又响起来,他把那来电显示给劳尔德看了一眼,“你看,因为我这么配合,所以,麻烦来了吧!”

    来电的是彭博社的董事长彼得格劳尔,也就是在布隆伯格在纽约当市长玩的时候,负责掌舵彭博社的人。

    劳尔德一副我帮不了你的样子,又笑着走开,“我不打扰你,”

    “冯,”彼得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听说你接受了玛利亚巴蒂罗姆的采访?”

    “你可是彭博社的第二大股东,在危机恶化之后接受相关的采访,不是应该首先考虑我们自己的公司吗?”

    “彼得,高盛是希望,这个消息,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冯一平解释道。

    从覆盖面来说,当然是巴蒂罗姆的《华尔街报道》更大,使用彭博终端机,会收看彭博财经频道的,虽然更专业,层次更高,但毕竟是少数人。

    那边笑了起来,“我就知道冯你一定会考虑得非常周全,所以,你也准备好了接受我们的采访,对吧,”

    “你肯定也准备了更多新的内容,对吗?”

    在其它时候,冯一平可以推辞,但在他成为彭博社第二大股东后不久,这样的请求,他不太好推辞。

    高盛就可以这么配合,彭博社就不行?

    “我还在高盛……”

    “好,我马上派人来接你,哦不,我亲自来接你,”

    …………

    列克星敦大道和第59街路口的彭博大厦,也就是更多人口中的彭博塔里,第一次莅临的冯一平,都没有来得及四处走走看看,就被彼得格劳尔和在布隆伯格手下当了六年纽约副市长的丹尼尔多克托罗夫,这两位布隆伯格的左膀右臂,以及一些前来一睹冯一平真容的员工,簇拥到采访室里。

    捞到采访冯一平这个机会的,是电视台的一个男记者。

    就在现场调试设备的时候,彼得格劳尔突然把冯一平拉到一边,“冯,”他认真的看着现场忙碌的那些人,看着还在看提纲的男记者,“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们也应该培养几个出众的女记者?”

    冯一平:“……”

    你这么一本正经的,结果就是为了跟我说这样的事?

    刚加入彭博社不久,接下来应该是负责具体事务的丹尼尔多克托罗夫竟然马上附和,“我也觉得很有必要,”

    “cnbc是我们电视台的主要对手之一,他们不仅有玛利亚巴蒂罗姆,还有艾琳伯内特,”

    cnbc的全称,是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为美国nbc环球集团所持有的全球性财经有线电视卫星新闻台,也是全球财经媒体中公认的佼佼者,其深入的分析和实时报导,赢得了全球企业界的信任。

    而艾琳伯内特,就是冯一平对劳尔德说过,他觉得更漂亮,曾经还是高盛分析师的另一位美女主持人。

    “虽然在财经方面,有时男主持人会让人觉得更专业……”丹尼尔克托罗夫话一出口,冯一平和彼得马上摇头,“不好这样说,”

    这话可是赤果果的对女性的歧视,而这一点在美国,是绝不能触犯的政治正确。

    多克托罗夫马上改口,“虽然男主持人也有优势,但我还是倾向于认为,巴蒂罗姆和艾琳伯内特那样的主持人,更受人欢迎,”

    “不管是在清晨还是深夜,谁不愿意看到是她们播报自己关心的新闻?”

    冯一平摇头,这净说什么大实话呢。

    “我说,还不如想想怎么把网站做好,”

    看着冯一平的背影,克托罗夫心说,是不是要培养一位亚裔的美女主持人?

    但他们几乎是同时看向彼此,因为,对做大彭博社的网站,他们很有兴趣,奈何纽约市长先生,一直不是太积极。

    主要的原因是,网站上的消息,不问可知,都是免费的,而彭博终端机是收费的,那也就意味着终端机上的消息,也是收费的。

    网站办得好,那自然有可能会影响到那些收费的用户。

    他们几乎同时得出了一个结论,也许,让冯去说服布隆伯格?

    冯一平愿不愿意替他们俩解决这个问题,还不清楚,但他显然没有厚此薄彼,采访开始不久,就说出了在接受巴蒂罗姆采访时没有说出的硬货,“我认为,相关机构,此时应该要考虑救助计划,而且是整体的救助计划,”

    采访的记者马上激动起来,“整体救助计划?冯,你的意思是,对整个金融行业的救助?”

    “当然,以华尔街来看,我们都知道,没有一家公司没有面临到巨大的困难,而这些困难,还会经由他们的各种合作,再一次向整个体系扩散,所以现在是整个金融体系目前都出现了问题,”

    “只救助其中的一家或者几家,不会有任何意义,”

    “谢谢冯你的精彩分析……”

    “不,”冯一平摇头,“这并不是我个人的意见,这其实是很多人的共识,而且我相信,相关机构,此时应该已经在准备这样的计划,”

    彼得格劳尔和丹尼尔多克托罗夫又对视了一眼,就冲冯一平的这个看法,至少在今晚,彭博财经频道,可以和cnbc一分高下。

    …………

    硅谷,阿曼达追着自己的小伙伴糖果跑到客厅,发现妈妈正在看电视,她朝电视上一看,马上指着上面叫道,“爸爸!”

    “对,是你爸爸,”黄静萍拉过女儿,“你看,那个阿姨漂亮吗?”

    阿曼达连连摇头,“没有妈妈漂亮,”

    “呵呵,”黄静萍在女儿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几乎是同时,在洛斯加图斯,马灵也装作不经意的,问了文森特类似的问题,文森特马上把头从电视上转开,“妈妈更漂亮,漂亮多了,”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马灵同样高兴的抱着儿子,哈哈大笑。

    旧金山,捂着嘴从卫生间出来的梅耶尔,正好看到电视上冯一平笑着问巴蒂罗姆,“你看过《全民情圣》吗?”

    她冷哼了一声,重重的关掉了电视。

    而这时,冯一平也接到了佩奇的电话,“冯,你的那些新计划,不会抛下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