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一碗小米粥

    晚上十点的硅谷,很多园区里,依然灯火通明,但马路上,却是人烟稀少,十字路口闪烁的红灯前,只有寥寥几辆车在排队,冯一平相信,此时五里坳的街头,都比这里要繁忙。

    尽管因为不可复制的优势,他在华尔街也可谓是无往而不利,在一些事上,甚至比硅谷目前在做的一些事还要立竿见影,但从华尔街回到这里,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觉得心安了许多。

    应该是因为这里,有自己的孩子,有孩子的妈妈。

    但在四季酒店顶楼的公寓里,他那未出生的孩子的妈妈,可没有现在的他心情这么好。

    梅耶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回硅谷的第一天晚上就来看自己,这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但她就是高兴不起来。

    相反,心情是不知所以的差。

    看着自己的肚子,她手里的眉笔一下子飞到了衣帽间不知道那个角落。

    她一手叉着腰,一手捂着嘴,在衣帽间里来回走了几圈,最后,看着镜中自己的脸,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坐回梳妆台前。

    只是,等过了11点,还是没听到敲门声,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看着自己在窗上的剪影,装着苹果汁的水晶杯,“哐”的一声,被摔碎在墙角的灯下。

    精心挑选的墙纸上,迅速绽放开了一朵喷射状的花,但她此时一点都不在意。

    此时,轻轻的敲门声终于响起,随着开锁声,提着两个纸袋的冯一平出现在门口,“我好像听到什么摔了,你没事吧?”

    他急匆匆的走过来,关切的扶着梅耶尔。

    看了眼依然扭着门,一脸警惕的欧文,梅耶尔说,“没事,不小心手滑了,”

    冯一平拉着她的手,“嗯,手没事,你可千万要小心,脚可不能滑,来,慢点,”

    欧文轻轻的关上门。

    梅耶尔一下子就爆发了,“你这么急匆匆的半夜赶来,就是担心这个,是吗?”她指着自己的肚子说。

    “那你可以放心,医生说,一切都好,要不要看报告?”

    “来,坐,”冯一平依然笑眯眯的,把她牵到沙发上坐下,捧着她的脸,“真漂亮!生气的时候依然这么漂亮,你知道吗,我就是喜欢你这一点,”

    一拳砸在了棉花上,梅耶尔浑身说不出的难受,但在难受之余,偏偏又有些说不出的舒爽。

    她把脸转向一边,“以后我很乐意满足你的要求,”

    “但最近这一段时间,最好还是不要,”看着梅耶尔转过来的脸和又变了的脸色,冯一平一脸纠结的说道,“你知道,一看到你这么漂亮,我就总是想对你做点什么,但现在,又偏偏不能对你做点什么,唉!”他叹了一口气,“所以,你现在能别刺激我吗?”

    梅耶尔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她昂起头,重重的哼了一声,又转过脸去。

    说来也怪,刚才那些不知来由的火气,突然间就消散了不少。

    感受着身体的反应,她心说,你小子,能别刺激我吗?

    整个人这时被冯一平从后面抱住,“但是,能抱着你,能闻着这熟悉的味道,”他深深的在她脖颈间吸了一口气,悠然道,“唔,真舒服!”

    梅耶尔忍不住想调整一下姿势,但依然没有说什么软化的话,刚才一下子架了起来,现在的这个梯子,还不太合适。

    但她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耳旁的呼吸和身后的心跳,她觉得异常的安心和放松,感觉整个人像是被无形无质的温暖包围着一样。

    不过是一个拥抱而已,我为什么差点满足得哼哼出来?

    宽敞的客厅里,在沙发的一角抱成一团的两个人,呼气声都渐渐一致起来。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等被冯一平的一声“对了”打断时,睁开眼的梅耶尔,觉得精神了好多,感觉刚才的这一会的休憩,比自己昨晚睡了一个晚上的效果还要好。

    “你先等会,”冯一平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从一个纸袋里拿出一个保温食盒来,跑到餐厅拿来碗,“这是晚上我自己煮的,你尝尝,”

    梅耶尔看了一样,有些不解,“玉米粥?”

    这个还用的着你特意准备?

    “不,这是来自神秘中国的一种神奇的谷物,学名粟米,俗称小米,安神养心,健脾养胃,尤其适合在反胃的时候食用,”

    冯一平舀了一勺子,还轻轻的吹了下,“来,尝尝,”

    梅耶尔有些受不了他这样的做派,“我自己来,“

    “好吧,慢点,小心烫,哎对,怎么样?好吃吧,”

    梅耶尔白了他一眼,“重点是我现在能吃,”

    “没问题,袋子里还有不少,我还让大厨准备了菜单,它不但可以搭配各种食材熬粥,还能煮饭做汤,”

    “还有,知道这个袋子里的是什么吗?看,来自华盛顿州维纳奇最好的苹果,还有这个,来自法国芒通的柠檬,而且是当地最好的柠檬,”

    “一杯苹果汁,加上几滴柠檬,一下子就能让你精神几分,”

    梅耶尔喝着小米粥,看着他在那里献宝一样的显摆着他带来的那两样东西,说了一句,“柠檬?听说中国有一句俗话,是……喜欢吃酸的,就会生儿子?”

    冯一平哑然,你这是想得有多多啊。

    他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来,“我知道你最近吐得很厉害,但我却不能陪在你身边,我非常抱歉,我只是希望这些能减轻你的……”

    “好了,”梅耶尔打断了他。

    她放下碗,沉默了一会,“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但现在我才发现,在有些事上,我原来并没有那么坚强……”

    这一段时间,因为身体上的不适,加重了她心理上的压力,加上冯一平最近一直不在,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她自己承担,尤其是又考虑到接下来就要从谷歌离职。

    生活上、工作上的这些变化,加上身体上的变化,怀孕期间心理上的变化……这才是她刚才火气的来由。

    “不,”冯一平拉着她的手蹲了下来,“你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本来就足够坚强,是我做得不好,”

    “但你放心,接下来,我会抽出时间来……”

    “不用,”梅耶尔打断了他,“我已经渐渐习惯了,医生也说,情况接下来会渐渐好转,我依然有好多工作要做,没有那么多时间来陪你,”

    实际上,她要的不过是冯一平的一种态度。

    而现在,冯一平的态度足够好。

    而她这样的回应,并没有出乎冯一平的预料,要是她接下来真的扶着个肚子什么都不做,那才不正常。

    “我当然尊重你的意见,只是,你下一次检查是在什么时候,我一定陪你去,”

    他知道,在这个时期,她们都会有些脆弱,尤其是在其它孕妇有人陪同的时候。

    “我也不知道,你不用操心那些,”虽然对医生的操守非常放心,梅耶尔并不愿意在这样的时候闹出可能的风波来,她非常清楚冯一平的状况。

    硅谷的这两位,现在难得的很平和,但要是知道自己也跟他有关,那他一定又得一头包。

    “刚才态度不错,来,”她把碗和勺子递给冯一平,“你喂我,”

    “好嘞,”冯奶爸立马上线,“来,再吃几口,”

    梅耶尔看着他娴熟的动作,“业务这么熟练?哦,也对,你应该熟练,”

    冯一平对她这样的挖苦浑不在意,“对了,一会我还有个视频会议,”

    梅耶尔的脸色一下子又冷了下来。

    这样的时候你也是呆一会就走?

    “所以,等会你跟我一起走好吗,我的办公楼上,休息室很舒服,”

    “你就不担心被人知道?”梅耶尔笑着看着他,“哦,现在是晚上,没什么人,对吧,”

    “我只是想多……”

    “好了,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