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挑战

    岳州征讨大军来势汹汹,却因霸主威慑,就这么直接退军了。

    这将霸主的重要性再度拔高,到了各方势力急切渴求的地步,一举吓退岳州征讨大军的宇州联盟,狂喜之后,终是感觉到其中很不对劲。

    不久前伐楚大战,楚亲王不是没请动霸主出面,可是楚亲王还是败了,此中的关键就在于岳州军那位神秘霸主,和楚亲王请动的霸主“兑子”,拔除了这个最大的阻碍。强如楚亲王,依旧一战而溃,同样拥有霸主的岳州军有什么道理会惧怕远不如楚亲王的宇州联盟?

    这实在讲不通道理。

    简单一想,就能知道岳州军急匆匆退军必然有别的缘故。

    起了疑心的宇州联盟立刻动用许多刺探,密切打探此中蹊跷,然而十日城这边刚刚来过一次自上到下的大清理,即便残留的各方刺探,如今也很难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了。

    越是深藏秘密,越是叫人不安,宇州联盟一边逼着密探们更用心去打探消息,一边留意起岳州的新动向。于是相隔不久,庞大的岳州军四散开去,纷纷进驻各大军镇,加强守备和城防,这么大的举动,宇州联盟自然不会忽视。

    这像是如临大敌?

    岳州表现出来的模样,像极了即将有大敌到来,可是放眼大夏,哪里还有能让强如岳州军都忌惮如斯的强大势力?

    除非再来一次如若伐楚那样的“伐金大战”,否则宇州联盟和湖州上下即便想破了脑袋都想不出,岳州军的态度何至于产生这么大的转变。

    这可是宇州联盟和湖州上下梦寐以求的好消息!

    想到这方面的可能,无数势力激动起来,纷纷探查如今数得上号的一流诸侯势力,结果发现包括景亲王、礼亲王、裕亲王他们,也在寻求和他们一样的情报,这就叫各方越发狐疑了。

    岳州周边的强大势力,是德州的景亲王、礼亲王,湖州的晗亲王,勉强加上一个宇州联盟,除非这三方联手,否则岳州不至于如此。偏偏各方势力打探一圈下来,这三方根本还没做出联手的打算,反倒因为受到这次启发,隐隐开始碰头了。

    于是各方势力忍不住猜疑,最开始让岳州突然紧张起来的根源,究竟来自哪里?

    要么是自家疑神疑鬼,要么就是来自于外面?

    想到这个可能,无数诸侯突然发现,因为专注于太子之争,他们不知不觉忘记了外界,忘记了大夏的宿敌,北胡!

    太子之争开启至今小半年,北胡似乎一直很安静,这一样不合常理。前次太子之争,北胡可是拉开阵势,频繁侵伐大夏边境,这次仅仅开始时派出四十万胡骑前来骚扰一番,就被各方诸侯联手“轰走”了。

    如果北胡这么弱,何至于成为大夏忌惮七百多年的宿敌?

    一些诸侯因为岳州的异常举动,开始还怀疑是否北胡要出手了,结果听监听北胡的密探们送来的情报,北胡似乎早早就做出了和岳州十分相似的举动,这就让诸侯们倏然一惊,越发不安了。

    岳州如此还好说,可是强如北胡,同样聚拢各地部落,分派大军驻守强行凝合而成的上百个大部落,还花费巨大代价设置城池阵法,一样是如临大敌的架势,这就显然很不寻常了。

    一个北胡如此,现在又加上一个岳州军,还不说明问题么?

    未知向来最让人恐惧,现在无数诸侯还不清楚让北胡和岳州紧张的来源,却从他们的姿态上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他们一边急匆匆地暂停所有战事,遵照岳州一般布置,一边疯狂向天下各地打探消息,他们迫切需要知道,北胡和岳州究竟在防备什么!

    随着消息传来的越多,诸侯们越发觉得手脚冰凉。

    原来在他们沉浸于太子之争的时候,天下各地大大小小的势力,大多数都做出了和岳州、北胡一样的准备。天下物价为何飞涨,不单单是他们在疯狂购入,而是所有势力都在不惜血本的购入,才会让物价一直这样节节攀高。

    他们显然在忌惮同样一件事,这么看下来,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就在答案呼之欲出的时候,恰恰传来了百家联盟溃败的消息。当然准确来说不是溃败,而是百家联盟主动解散了,迅速把自家人抽调回来,独留下佛门一家抵挡伯教攻伐。

    佛门自是节节溃败,短短数日让出了数万里佛土,可奇怪的是在退败的过程中,佛门似乎没有损失多少力量。明面上仅仅有六位贤境强者的佛门,在独力对抗二十位贤境强者的伯教时,居然再没有陨落过贤境强者。这里面的猫腻,因为距离太远,就不是诸侯们能够探知的了。

    而成为大战最终胜利者的伯教与梁国,开始以强势的姿态,一边打压佛国,一边四处派出强者或军队,竟展露出侵吞整个天下的骇人架势。

    一时间,伯教中人所到之处,弱者臣服,强者只求自保,伯教或者说明面上梁国疆土,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迅猛扩张。有些时候,只有一位伯教霸主到来,就能堂而皇之的拿下万里疆土,可见天下对于伯教究竟是个怎样“闻伯色变”的态度了。

    在大夏众多诸侯打探到消息的时候,伯教的势力已经只相距一个北胡。亏得对于夹在大梁和大夏之间除了北胡,还有一个大燕,伯教中人对大燕选择绕道而行,否则来的速度只会更快。

    诸侯们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他们一边学习岳州行事,一边飞快将求援的军报送去景京,如今能祈求的,就是朝堂上的大人物们能够做出让他们安心的反应了。

    事实上大夏朝廷的反应更快,甚至一些诸侯的求援信还没发出,新的圣旨已经到来。圣旨的内容一般无二,各方诸侯谨守自家疆土与子民,工部派出阵家强者们前往各地,为诸侯们的首府提升城池阵法威力,并打开国库与粮库,竭力供应军需。

    大夏朝廷能做的,好像也只有这么多了,诸侯们缓了口气之余,愕然发现圣旨从头到尾,竟都没有提到太子之争。

    这是什么意思?

    在诸侯们揣摩着圣旨深意之时,他们首府的地价已经开始飞涨。各地的权贵富豪们发疯一样涌入各地首府,即便舍尽全部身家也要在首府求得一个居所,他们的涌入,搅得各地首府一片混乱。

    这种混乱,显然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平息的,甚至随着乱世的到来,还会愈演愈烈。因为但凡是聪明人,都该知道此后,独有这些提升过城池阵法威力的首府,才能得到一些安全的感觉,若是流落在外,死亡只是迟早的事。

    伯教即将到来,诸侯们已经顾不得理会这些混乱了,他们在府中心心念念期盼着朝廷派来的阵家强者尽快到来,也在各施手段,刺探着朝廷的意向。

    朝廷要怎么处理太子之争?

    又准备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即将到来的伯教?

    未知向来最让人恐惧,现在无数诸侯还不清楚让北胡和岳州紧张的来源,却从他们的姿态上感受到了巨大压力。他们一边急匆匆地暂停所有战事,遵照岳州一般布置,一边疯狂向天下各地打探消息,他们迫切需要知道,北胡和岳州究竟在防备什么!

    随着消息传来的越多,诸侯们越发觉得手脚冰凉。

    原来在他们沉浸于太子之争的时候,天下各地大大小小的势力,大多数都做出了和岳州、北胡一样的准备。天下物价为何飞涨,不单单是他们在疯狂购入,而是所有势力都在不惜血本的购入,才会让物价一直这样节节攀高。

    他们显然在忌惮同样一件事,这么看下来,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就在答案呼之欲出的时候,恰恰传来了百家联盟溃败的消息。当然准确来说不是溃败,而是百家联盟主动解散了,迅速把自家人抽调回来,独留下佛门一家抵挡伯教攻伐。

    佛门自是节节溃败,短短数日让出了数万里佛土,可奇怪的是在退败的过程中,佛门似乎没有损失多少力量。明面上仅仅有六位贤境强者的佛门,在独力对抗二十位贤境强者的伯教时,居然再没有陨落过贤境强者。这里面的猫腻,因为距离太远,就不是诸侯们能够探知的了。

    而成为大战最终胜利者的伯教与梁国,开始以强势的姿态,一边打压佛国,一边四处派出强者或军队,竟展露出侵吞整个天下的骇人架势。

    一时间,伯教中人所到之处,弱者臣服,强者只求自保,伯教或者说明面上梁国疆土,以一种惊人的速度迅猛扩张。有些时候,只有一位伯教霸主到来,就能堂而皇之的拿下万里疆土,可见天下对于伯教究竟是个怎样“闻伯色变”的态度了。

    在大夏众多诸侯打探到消息的时候,伯教的势力已经只相距一个北胡。亏得对于夹在大梁和大夏之间除了北胡,还有一个大燕,伯教中人对大燕选择绕道而行,否则来的速度只会更快。

    诸侯们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他们一边学习岳州行事,一边飞快将求援的军报送去景京,如今能祈求的,就是朝堂上的大人物们能够做出让他们安心的反应了。

    事实上大夏朝廷的反应更快,甚至一些诸侯的求援信还没发出,新的圣旨已经到来。圣旨的内容一般无二,各方诸侯谨守自家疆土与子民,工部派出阵家强者们前往各地,为诸侯们的首府提升城池阵法威力,并打开国库与粮库,竭力供应军需。

    大夏朝廷能做的,好像也只有这么多了,诸侯们缓了口气之余,愕然发现圣旨从头到尾,竟都没有提到太子之争。

    这是什么意思?

    在诸侯们揣摩着圣旨深意之时,他们首府的地价已经开始飞涨。各地的权贵富豪们发疯一样涌入各地首府,即便舍尽全部身家也要在首府求得一个居所,他们的涌入,搅得各地首府一片混乱。

    这种混乱,显然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平息的,甚至随着乱世的到来,还会愈演愈烈。因为但凡是聪明人,都该知道此后,独有这些提升过城池阵法威力的首府,才能得到一些安全的感觉,若是流落在外,死亡只是迟早的事。

    伯教即将到来,诸侯们已经顾不得理会这些混乱了,他们在府中心心念念期盼着朝廷派来的阵家强者尽快到来,也在各施手段,刺探着朝廷的意向。

    朝廷要怎么处理太子之争?

    又准备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即将到来的伯教?

    诸侯们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他们一边学习岳州行事,一边飞快将求援的军报送去景京,如今能祈求的,就是朝堂上的大人物们能够做出让他们安心的反应了。

    事实上大夏朝廷的反应更快,甚至一些诸侯的求援信还没发出,新的圣旨已经到来。圣旨的内容一般无二,各方诸侯谨守自家疆土与子民,工部派出阵家强者们前往各地,为诸侯们的首府提升城池阵法威力,并打开国库与粮库,竭力供应军需。

    大夏朝廷能做的,好像也只有这么多了,诸侯们缓了口气之余,愕然发现圣旨从头到尾,竟都没有提到太子之争。

    这是什么意思?

    在诸侯们揣摩着圣旨深意之时,他们首府的地价已经开始飞涨。各地的权贵富豪们发疯一样涌入各地首府,即便舍尽全部身家也要在首府求得一个居所,他们的涌入,搅得各地首府一片混乱。

    这种混乱,显然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平息的,甚至随着乱世的到来,还会愈演愈烈。因为但凡是聪明人,都该知道此后,独有这些提升过城池阵法威力的首府,才能得到一些安全的感觉,若是流落在外,死亡只是迟早的事。

    伯教即将到来,诸侯们已经顾不得理会这些混乱了,他们在府中心心念念期盼着朝廷派来的阵家强者尽快到来,也在各施手段,刺探着朝廷的意向。

    朝廷要怎么处理太子之争?

    又准备用什么态度来面对即将到来的伯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