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攻约梁山

第196节缘2

    竹林酒店确实雅致,热有凉爽竹楼宴居,冷有砖瓦楼可享受,竹林已君子,店周房落间还错落有致种着些繁花异草,虽是入了深秋百花凋蔽却仍有菊花在盛开........宋江观景闻着清新的空气,不禁兴致高昂,文人士子气更浓厚,有吟诗冲动......

    店小二见有客来,也热情洋溢迎了出来,殷勤问候,引客入内.....

    店内收拾得也干净。

    宋江笑语炎炎为主落座,杨适、刘无忌、江洵三人心情也不错,笑陪落座。江洵叫道:“小二,你这有什么好酒好菜,拣好的只管上来,伺候得爷满意了,短不了你饭钱,还会多赏你、”

    店小二满脸是开心的笑,扬声扬调叫声:“好勒。客官,您就请好吧。”

    片刻间,热茶先上来了。

    小店打躬笑道:“几位爷先喝喝茶润润嗓子和肚腹,暖暖身子骨,小店这边做好饭菜,奉上美酒,大爷们才能享用出小店特有的滋味来。”

    宋江等听了这话都笑着点头,相信这雅士雅居定有不同于寻常酒店处,静待享受。

    宋江闻着加了菊花的茶香,更是不禁大为点头,赞声好茶,端起杯子就饮,不料突听刘无忌大叫一声:“且慢。”

    这声完全是扯喉咙狂吼,是惊悚片,震(吓)得完全没心理准备而猝不及防的宋江手猛一哆嗦,茶水差点儿灌进鼻孔里,茶水洒了不少在前襟......弄得宋江仿佛是小便失禁尿了裤子,好不尴尬恼怒诧异......江洵也满眼莫名其妙......

    但刘无忌和杨适却已经猛然站起扑向了那店小二。

    不料,看着老实又不乏店家精细机灵的小二居然是个练家子,闻那声暴吼,脸上的笑容还只是略一僵,表情仍是标准待客相,但杨刘二人一扑上来想拿他或打他,他却身手极敏捷地一个后跳急退避开了扑击,随即嘭嘭啪啪拳挡脚踢迎战,居然和杨适交手数下不落下风,还一边急退一边皱眉却带笑道:“客官,你们这是干什么?休得开这玩笑。小店承受不起。还打?莫非是歹人,你们想行凶抢劫?这可是京畿,是大白天.......”

    说话间,店中其它三个伙计也冲上来了,

    都是练家子,而且至少是打架的好手。以杨、刘二人之能也一时拿不下。但在此雅致却偏僻清幽之地开店,若是店家没两少子,怕是也开不得安稳,总有客大欺主的强客甚至是歹徒,尤其是如今这混乱世道.......

    杨适一拳逼退一伙计,冷笑一声道:“还敢耍诈狡辩冒充良家?你这等京城中的下毒害人手段岂能瞒得过我们这双招子?你欺我等是没见识的士鳖呀........”

    店伙计一听这个顿时变色,都瞬间转换了笑脸露出凶相,也不说什么,但下手却凶狠起来,并且亮出了怀中尖刀.......

    宋江一听下毒,吓得不禁黑脸差点儿变成白脸,面无血色,手脚都惊得发了抖,刚才若不是刘无忌发现了问题及时喝止了他,那一杯菊花香茶下肚.......原来香茶润润肚腹才能品味店家饭菜的特别之处是这么个意思......吓死个人了.......

    就在这时,店中二楼钻出三个人来,年纪都二十多岁到三十间,而且个个长得不一般甚至堪称出众,形象倒是很符合这处酒店高雅漂亮的风味,但却人人横一口明晃晃腰刀,目闪凶光,势欲夺命,几步冲下楼来,抢上前抡刀就剁.......

    这三人的武艺明显比四个店伙计高出不少,利器在手,下手狠辣,而且争斗经验丰富,招招奔着夺人性命。他们一冲上来主攻,四个小二得了空赶紧退下,几转眼间就从后面房中抄了刀又冲了出来.......

    杨适和刘无忌虽然拳脚不错,却赤手空拳抵不得三口刀,更敌不得这么多对手围攻,仓促间急抡起结实的凳子抵挡。

    刘无忌边打边冲那相貌不一般的三使刀好手冷笑大叫:“三瘟?果然是你们。”

    杨适则大叫:“江洵,快护着哥哥速走。”

    江洵对这场突然暴起的凶险看得杀机沸腾,拎着条凳子狞笑着正要上前助战,猛听得这话这才想起自己担负的南下主要任务,记起此时自己最应该干的事,赶紧护着宋江往外跑。

    宋江呢,已经被近在眼前的刀光寒影大险吓得有些呆了,被江洵猛一拉这才醒了神,早忘了尿裙子了一样的尴尬难堪,急一抹身冲向店外。杨适、刘无忌抡凳子显然敌不过对手的刀,也急且战且退突出店外。

    店中七人哪里肯舍,步步紧逼,刀刀紧上。看情况,这伙客人中貌似有认识他们根脚的,那为首的黑矮汉子(宋江)貌似还是个有功名的贵人甚至是个品级不低的官员......万万不能暴露了藏身此地,岂可放过这几个有钱客有命得以逃走.......

    杨适、刘无忌、江洵,三人护着宋江边打边退向河边......

    店外虽是竹林却是宽敞自由了许多,没有桌子等碍事,更利于人多的店家灵活围攻。杨、刘、江三人空有本事,尤其是杨适、刘无忌二人本是京城有名的花胳膊,只拳脚功夫就有过人处,戟使得好,赖以成名,刀枪这等寻常武器使得自然也有水准,本不用怕这三个刀客好手,可惜手中是凳子,以前混京城在饭店青楼等地和别人起了冲突,打架争锋虽也是惯用这些随手可当武器发挥的东西,却到底不趁手,比不得对手的刀合适.......对手人又多,那四个伙计也是有武艺而且显然打架行凶经验极丰富的狠角色,这就麻烦了.......斗得险象环生,被动不已.....仓皇的宋江吓得面无人色.......

    就在危机时,船上的王四奔来了。

    王四本是带着二龙山几个水军好手负责留守船上看着财物和两个押解公人,也等着宋江这边点了酒菜由店伙计送过来好在船上吃顿美味午饭,不料却突然听到吵闹声,声不对,应该是打起来了,又听到二龙山头领召唤他,个个声音极大极急切......王四也不是江湖菜鸟了,一想如今这世道之混乱险恶,哪里还敢迟疑,立即叫几个同样惊起露出凶相准备去参战厮杀的水兵:“你们不要冲动,在此看好船只,等我召唤再分人去杀。”

    匆匆吼了这些话,自己抄了船上藏匿的四口刀.......

    王四一来,形势大变。

    不止增加了个能保护宋江的好手,二龙山三好汉少了顾虑能放开手脚打了,而且有了趁手的家伙什。

    杨、刘、江三人刀在手,精神大振,一振钢刀,由守转攻..........

    被刘无忌喊作三瘟的三个相貌风度不一般的汉子抵不过对手反扑,不禁大急,见手下伙计一时奈何不得刚来的汉子,杀不了那貌似当官的黑矮子,转眼又看到河边那又奔来几个持刀恶汉显然是来助战的,心更是一沉.......唉,今日看走眼失手了,没能巧计毒死这船人,弄不到肯定不能少了的财货白欢喜一场不说,还招了凶险,至少这处太好的藏身谋生地不得不放弃了......

    这所谓的三瘟本是京城人氏,分别是,老大,黄瘟藏强,最爱黄金珠宝,最是贪财,最喜弄空人家财,擅长勾结公门,凶狂霸道,手段暴虐多样,凡被他盯上的无不是家破人亡;老二,毒瘟孙朴,最爱睚眦必报灭人满门;老三,机瘟崔臣,心机阴深,好色好嫖,但最爱的是淫辱人妻,凡被盯上的就难逃毒手不止女子失节,其父夫也会有杀身之祸。

    这三个歹毒家伙相貌风度极具欺骗性,土生土长在京城见多识广,个个能说会道,极擅长伪装,似乎是有学识的让人尊重的京城斯文人,很容易让不认识不了解他们底细的人一见心生好感,甚至情不自禁喜欢、欣赏他们,至少是不会一眼看上去就把他们当坏蛋警惕防备着........以貌取人,都知道不对,但总是难免如此......三瘟都有不错的武艺,更各有所长,结拜为兄弟作恶能力何止翻倍,又各有所好,做恶是各取秘爱,盯上谁家,谁家总会人财皆失不明不白的灭门......

    论出身,他们和杨适刘无忌二人一样是混京城花胳膊的......

    不同的是杨刘二人家底厚实,有条件请更好的师傅学武,出身好,有一定文化和素养,在社会上有一定的体面,混花胳膊也能攀附上达官贵人家的公子衙内当帮闲和打手,为京中这些富贵人家处理一些府上不方便直接出面的事,或为公子衙内为府上做那些见不得人的非法事,背靠权贵,面对市井人物,行事可借官府权力,手下也有直接控制的黑帮势力,在官方有面子,在民间有威势,正是那种黑白两道通吃的社会人,混京城混得风光体面有钱有利甚至有权,极得意,混好了的不乏进入官场当官得富贵的,大宋上百年立国,吃这碗饭最终在官场混出头了的大有人在,属于花胳膊中的上九流,简直就是个正经谋出路的行当,很多京城年轻人热衷于此捷径,并且以此为荣为能。权力社会总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但,行间竞争自然极其激烈,归属不同权贵,自然随主子家和别家也有利益冲突,其间自然会有各种排挤勾陷和种种凶险。

    而三瘟就不行了。

    他们三的出身,在京城虽然不能说是穷困潦倒的贫民之家,家里还是有来钱营生,有点小钱的,否则也不可能识文断字有一定文化而且能学到一身不错的武艺了........自古穷文富武,是有说法的。穷得三餐都不继,随时会饿死冻死,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去学武,又哪来的力气精神习武并能长期坚持下去。

    出身的限制只是一方面原因。

    另一方面就是三人本性的可怕了,正是其家在百姓中不上不下的生存状态,有点体面,也有丢人受欺负的太多不如意处,加上这三个家伙的恶劣天性,就越发形成了让人害怕的恶劣习性,很小就有了恶名,长大了更是恶名在外,臭名远扬,讲究体面的富贵人家,尤其是最好的面子的公子衙内如何肯收这样的人当帮闲带着到处丢人现眼,何况在身边太危险了.......要是一时不慎招了怨恨,不知不觉间被三瘟这样的家伙使计耍手段陷害、出卖,甚至稀里糊涂毒死,那才叫自找死,死得冤枉却是自找倒霉怨不得别人......成为京城死鬼冤魂笑料........

    所以,三瘟只能自己拉起帮派混社会,勾结官府衙役为靠山,官匪双方油水均沾,盘踞城市共同谋利祸害百姓,虽然身份比京城那些地痞泼皮二流子强很多,也属于有钱有势在世人面前有威风体面的,但也不上档次,只能被京城人蔑视称为下九流花胳膊。京城百姓最恨这种专门以祸害当地百姓为职业的花胳膊。但,也仍然有很多贫寒没门路的年轻人热衷加入......就象古惑仔电影曾经一度在少年、年轻人中引领风潮引得竞相效仿一样,当地痞坏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客观上也确实有利可图,比辛辛苦苦上班正经干活谋生的人活得轻松潇洒甚至在官民双方都很有面子........长盛不衰......

    但混社会有张狂得意,也同时有大凶险。

    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鞋。作恶多端,自大膨胀,嚣张过度,难免遇到报应。

    杨适、刘无忌这种上九流花胳膊会犯事仓皇弃家而逃,流落江湖,狼狈不堪.......三瘟这样的就更难免遭难了。

    随着京城人口迅猛变异,治安日益混乱变差,三瘟拉的帮派也日益增大,酒色财气来得更快更容易,越发得意而越发胆大张狂,欺负百姓,行事简直肆无忌惮.......

    一日,机瘟崔臣在街道上晃荡时一眼瞅见一个女子,顿时就走不动道了,眼珠子盯着那女子发直.......身边的心腹手下心领神会,赶紧去侦察打听这妇人的根脚......原来是一科举不得意的秀才的浑家。那秀才三十多近四十岁了,相貌寻常,体貌简陋,如何配得上那年轻而风韵十足的妇人?根本就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机瘟大为不平,决心把娇美人从火坑中救出来......和他配一对,那才叫郎才女貌,不对,是郎才貌女貌.....真是人间佳话。

    而且那秀才家深宅大院的,貌似很有钱,却本人没什么本事,就一默默无闻的弱鸡书生,家中也没什么权势亲戚靠山.......这就对上黄瘟的胃口了。

    三瘟中有两瘟看到了满意的利可图。最爱下药灭人满门的毒瘟自然不会反对搞搞这秀才家.......

    谁知,这秀才实际却是京城排头三位大黑帮的外地一伙人的京城土著狗头军师,而且是服众的稳坐二把交椅的,说话好使,帮中老大都敬重他,其它的凶悍能打三哥四哥........都愿意听他的,本人就是个不能科举当官却极有心机和因失意贫穷而变得偏激歹毒的读书人,熟知京城,了解京城的各种门道,能帮着外来帮派准确定位和迅速壮大,也知道三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