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6章 动荡

    浮屠矛头直指上阙,言辞锐利,丝毫不加掩饰,而在座各路巨头也皆是沉默不语,默然的等待着上阙的解释.x. 。

    上阙无比镇定道:“魔尊,贫道适才已经说过,这贺金浦并非泛泛之辈,起初楚晋因为楚付两家联姻而起,突然冒出头来,站在了金羽宗的身后,此举便有利用楚晋追寻墨陵的嫌疑,大家都知道,墨陵一氏选拔天才之辈之后会留下大大的好处,贫道此次也不否认,飘海仙楼也曾有心借楚晋寻得和墨陵一氏交谈的机会,贫道本以为和那贺金浦目标是一致的,故而才将他们留在仙华岛奉为上宾,可惜,贫道修真多年却看走了眼,这贺金浦不但利用贫道和楚家之事暗中除掉所有对手,还意欲强行将楚晋带走,楚晋不从,方惹大难,猝死于仙华岛,贫道也因此饱受煎熬。”

    他这般说着,楚良辰、楚怜玉皆是恸哭出声。

    这时那浮屠哼了一声道:“上阙,你莫要将罪过栽在我魔都头上,金羽宗灭门惨案,可不是我们鲸海所为,没错,我的确想杀楚晋,也曾派出两大罗刹在羽境岛伏杀,但我从来没下过灭金羽宗的命令。”

    “不是魔尊所为?”各路巨头纷纷的扬起眉毛,其中一名壮硕的矮子皮笑肉不笑道:“这到是有意思了,莫非是那贺金浦为引起人魔两族大战帮楚晋除去对手,故意伪装成魔道灭了金羽宗满门?”

    上阙露出恍然之色,道:“费尊所言极是,现下想来,那贺金浦的确可疑……”

    姓费的巨头是铁林器族之主,实力并不比上阙差上多少。

    上阙说完,众人交头接耳,极乐到是笑道:“我看未必吧,听闻灭了金羽宗满门的人,至少有近百之数,那贺金浦有何能耐,可以调动如此多的强者?”

    这时,极乐魔尊旁边一个枯瘦的老者到是笑道:“也不尽然,据说这个贺金浦手段高绝,深黯各路玄法,尤其在魂族鬼道方面颇有心得,他的法器也有不少都是魂族的法器。”

    枯瘦老者又是一巨头,来自丰城鬼都。

    听完老者说罢,有人道:“不错,倘若是魂族修者,的确有驾驭魂魄的能力,一个魂族高手随便找些猝死之尸,便能调动百万大军。咦?殂尊,莫非贺金浦是你们丰城的人?”

    殂尊闻言并不慌乱,反而淡笑道:“本尊如何知晓,倘若有这种人,本尊到是愿意收其为徒,好好调教一番,没准我丰城又有传人了,哈哈。”

    这时,上阙觉得场面有些乱,连忙出言打断道:“各位,这贺金浦是何来路,至今无人知晓,只是那日他谋害了楚晋之后露出了真身,被小徒看到,现贫道已经命小徒临摹出一副画像。”他拿出了一个画轴,轴上画布描绘的正是风绝羽的长相。

    众人一一看过,上阙道:“重点不是此人来路如何,而是此人背后还有一个涅槃境高手。”他说着又拿出了两副画轴,分别是玄重和黄天爵的头像。

    一并展示过后,上阙道:“此三人就是曾经在仙华岛坐客的三个无耻之徒,这涅槃境的高手极为神秘,贫道曾经与之对奕暗中探听其底细,终无果,但贫道的确没想到会中了此人的诡计,魔尊,令徒,便是此人所杀,是也不是?”

    浮屠看见玄重的画像,恨的气窍生烟,道:“没错,就是他。”

    上阙微微一笑,将画像放到一旁:“那日魔都一战,贫道曾与此人交谈,当天贫道生怕魔尊派人反逆我仙华岛,所以曾让此人助我守岛,我的确不知道此人居然暗中去了魔都杀了令徒,这点楚宗主可以为我做证。”

    楚良辰站了出来,道:“没错,真人所言非虚。”

    众人再次交头接耳,片刻后,浮屠皱眉道:“这么说,他们当日见楚晋被带到了仙华岛,一时心怀不满,遂做了挑拨离间的打算,一方面除了我魔都的墨陵人选,另一方面借你这老道离岛之际,命那贺金浦偷偷带走楚晋,你是这么想的?”

    上阙点了下头:“魔尊好心思,贫道也是在这三日来冥思苦想方才判断出此人毒计,当真是令人心悸啊。”

    话说到这,几乎已经没有再剖析下去的必要了,上阙的矛头直指风绝羽三人,利用其三寸不烂之舌和事先做好的安排直接将三兄弟变成了罪大恶极之辈。

    广场众巨头面面相觑,虽然并没有对上阙的话尽信,却已经相信了七八成,浮屠魔尊惊愤交加,怒拍座椅扶手站了起来,一双魔瞳环顾全场道:“诸位,恶贼当道,毁我海外修真界诚信,掀起连番血战,本尊必不饶此三人,如果没有别的事,本尊这就告辞了。”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浮屠一派魔尊本色。

    上阙结了法印,长声道:“浮屠尊主,倘若我等皆是受那恶贼蒙骗,此等恶贼不得不诛,志宁。”上阙言罢,叫出了其大弟子:“传令下去,仙华各殿弟子立刻追查贺金浦三人下落,一旦发现,立杀无赦。”

    “是!”志宁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声,顿时掀起了所有巨头的怒火。

    浮屠道:“既然真人欲诛此贼,怎么少得了我浮屠,昔日受恶贼挑拨,至令人魔数日难安,今日本尊承诺,日后魔族再不犯百岛之安,之前多有得罪,还望真人海涵。”

    上阙呵呵一笑:“哪里的话,若不是我等受那恶贼蒙蔽迁怒于魔都,岂会令百岛各地战火连绵,浮屠尊主慷慨磊落,上阙佩服。”

    大会进行的时间并不长,在上阙有心的安排之下,终于将这场争斗化干戈为玉帛,而矛盾的核心,也如其所愿的引向了风绝羽身上,至此,风绝羽成了众矢之地,伴随着人、魔两族传下追杀令,整个海外修真界彻底疯狂了,很快,就连一些隐藏在暗中的势力更是开出了高昂的赏金悬求风绝羽三人的下落。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海外修真界纷纷传出索要风绝羽三人项上人头的消息,即便都知道他们是不好惹的人物,却也挡不住更多人的贪婪之心,于是一场追讨风绝羽的行动就此拉开了帷幕。

    ……

    数日后,琅北仙坊东二十里的偏僻海域上,一道人影出现在海底深处,此人是个胖子,腰如水桶,看似脑满肠肥,正笨拙的在海底游潜……

    “奶奶个熊,为了给大哥打听消息居然足足晚了五天,也不知道大哥会不会生气,都怪上阙那个牛鼻子,封锁众仙百岛干什么,就算派出整个众仙百岛所有修真者时刻盘查,还能独掌这片天地不成,大哥那天道珠岂会被那些杂碎轻易发现,真他奶奶的白痴,上阙,杉爷祝你日后生娃没屁眼,嘿嘿。”

    胖子在海底潜游,嘴上还絮絮叨叨个不停,在海底转悠了两圈毫无斩获,胖子颓然的停了下来,站在一片海下珊瑚丛中,四下张望。

    “死胖子,明明告诉你三天,怎么现在才来?”正当胖子稍作休息的时候,一个清冷的令人心神震颤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胖子先是打了个哆嗦,然后脸上绽放出释快的笑容:“大哥,终于找到你了,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胖子回过头,视野中一张俊俏的面庞映入了眼帘,此人,并非别人,正是海外修真者近日全力抓捕的对象,风绝羽。

    “少废话,身后有没有尾巴?”风绝羽拧着眉毛喝问道。

    杉胖子连连摇头,拍着胸脯道:“怎么可能,也不看看我杉胖子是什么人,谁敢跟踪我啊?”

    风绝羽面无表情的顿了一顿,刻即挥手间在珊瑚中射出一道混沌般的黄色光晕,界门一开,风绝羽沉声道:“进来说话。”

    “好咧。”

    二人闪身间钻进了洪元天道珠,海底微小的能量波动稍纵既逝。

    进入洪元天道珠,风绝羽将杉胖子带到了金霄塔下,玄重、黄天爵、万小红端坐在塔楼下方正聊天叙话,见风绝羽带着胖子走进来,三人纷纷禁声,不约而同的看向了胖子。

    “大家好,嘿嘿,我叫古杉,幸会,幸会……”

    洪元天道珠中有几个人倒是跟他有过一面之缘,比如万小红、陨氏三兄弟,但除了三个大光头跟胖子曾经搭过讪外,其它人对胖子的认知还不如一张白纸,而杉胖子显然属于自来熟那一类人,颇一进来便自行的打起了招呼,也不管认不认识。

    风绝羽看的可笑,连连摇头,对杉胖子他是又喜爱又憎恶,心思很是矛盾,不过眼下确实需要这类人帮他打听消息,故而对胖子的一些坏习惯,风绝羽是能无视也就无视了。

    “二弟,你说的人就是他?”玄重性子冷淡,不是那种谁都可以结交的人,见胖子一副轻佻的样子,不满意的撇了撇嘴。

    风绝羽见状苦笑了一声,这才介绍道:“大哥、三弟,他就是古杉,杉胖子,这是我大哥玄重、三弟黄天爵,还有这位万小红万前辈,你都来认识一下吧。”

    本书来自l/3/3506/手机用户请访问m.uu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