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1章 剑刻传送阵

    第2281章 剑刻传送阵

    见风绝羽的语气不善,管铭也是无名火起,心想九千九百万里的传送距离还不够,你到底想要多远,难道两界传送,开什么玩笑,超远距离的传送阵是那么容易就能建造出来的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他忿忿不平的想着,还用眼睛看了看红杏夫人,后者依旧笑如莲花,沉默不语。

    这意味着什么?

    看来夫人没有生我的气,只是这小子在那信口胡诌罢了,纸上谈兵谁不会,你想在夫人面前表现,也用不着踩着我往上爬吧。

    妈的,不给点教训你还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广了。

    一时间,管铭主观性的认为夫人只是在旁边看热闹罢了,并没有深究,毕竟是他的面首,由着他胡说一气也没什么,可是天宗大事,怎么会是一个小白脸能做主的呢,我得在夫人面前体现出我的价值啊。

    如此一想,管铭的心里大为不快了,他哪里知道,红杏夫人那句“他就是我,我就是他”的话,其实并非宠溺爱侣的维护言辞,而是红杏夫人知道,风绝羽无论在武修天赋还是管理天宗都有极为独到的一面,在宏图大世,这种一宗双主的存在绝对是罕见的。

    不过管铭不知道个中内情,反而觉得风绝羽是在有意刁难。

    恼火中,管铭冷声道:“公子有所不知,像这种大型的传送阵,布置起来相当的繁琐,且不说用到的天材地宝数量庞大,纵是传送阵的各种阵形脉络的排布也需要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大型传送阵,仅次于四级阵法,阵与阵环环相扣,说是四级阵法都不过,而布置的过程中,一旦出现任何闪失,启动之后,不但会毁掉大阵,更会在初期传送的过程中让被传送者困于空间无法逃脱,万一有个纰漏,后果将不堪设想。”

    管铭说完,还哼了一声,语气尽是不善之意。

    而他所说的言外之意,分明指出风绝羽你不要不懂装懂,我弄出个大型传送阵容易吗?要是完全按照阵书上的套路来做,固然可以实现两界传送,但前提是,阵基的布置和阵形脉络的排布都必须做到分毫不差,而且其中有几个阵法,还不能说套用在传送阵里面可以实现稳妥稳定的目的。

    其实管铭也研究过《十方册》中的高深阵书,只是他的阵法基础还达不到四级的领域,有些东西他还弄的不是太明白。

    就是眼前这个所谓的大型传送阵,他都花了很多精力就改补,尽可能传送的更远,人数更多。

    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可是风绝羽一眼就瞧出来,管铭偷工减料了,而且还不是单方面在材料上省去了很多天材地宝,关键在于这个传送阵已经被他改过了,有一些极为高深的阵形脉络被他拿掉了。

    这么做,固然可以加强传送阵的稳定性,但是却把有效传送距离减少了。

    风绝羽要的可不是这个,他办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达到目的。

    只不过他现在也听出来了,管铭根本没把自己在放眼里,风绝羽倒不是因为传送阵不满足自己的心愿生气,而是对管铭的态度不满。

    “哦?你的意思是说,你没有可能布置出实现两界传送的大型传送阵了?”风绝羽嘴角勾起一抹玩味。

    管铭冷着脸,哼道:“不是不能,而是很难,需要很大的功夫和精力。”管铭心想,你光嘴上说的容易,真正做起来你试试。

    见他板着脸,鼻孔朝天,风绝羽下意识的看了看红杏夫人,心想你在哪找得这么一个自负至极的家伙。

    可是红杏夫人看到他的眼神,不但不说话,反而有意识的冲着他眨了眨眼。

    风绝羽明白了,夫人是想让自己好好教训教训这个目中无人的家伙啊,怪不得花了一番心思把自己带到这。

    见状之下,风绝羽恍然大悟,也不多说,围着大型传送阵移动了起来。

    《十方册》拿到手后,风绝羽就第一时间把大、中、小三种规模的传送阵布置方法捋了一遍,虽然还没有着手实践,但他的阵法修为极高,里面的阵形脉络的排布,一看就明白了。

    他转了一圈,忽然笑了:“你改动的还挺大的,不得不说,凭一本阵书能把大型传送阵硬生生的将规模减至这个程度,还有模有样,的确不容易。”

    管铭笑了,这是夸自己吗?看来这货懂点传送阵,可惜只是懂点而已,能像管某这样,即有改动,又不失稳定吗?

    管铭道:“公子夸奖了,不过在下对传送阵法确有心得,我祖上……”

    他刚要吹嘘一番,就在这时,风绝羽突然抽出了天坠剑,一剑轰在了阵眼右侧的一条阵形脉络回路上,轰的一声,剑光直接将脉络斩断。

    此时那数百布置传送阵的弟子正在工作,突然一声轰鸣,吓的很多人跳出了传送阵,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不眠不休好不容易的传送阵当众被风绝羽破坏了,所有人都愣住了,并大为愤怒了起来。

    管铭还自鸣得意呢,随后便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感觉到漫天的碎石乱飞,有几块还打在了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这一下,管铭是真的怒了,看见风绝羽破坏了他的传送阵,也不管红杏夫人在不在旁边,大步踏出,大声道:“姓风的,你干什么,这可是我花一个多月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完成的,你就这么毁了?”

    风绝羽瞄了他的眼,沉声道:“没有用的传送阵,毁了又能如何?”他的剑尖深深的插在阵眼右侧丈许开外的岩青石地表上,剑尖腾起无穷的锋锐剑气。

    负责建造传送阵的弟子几乎都是管铭带来的,并不认得风绝羽是谁,不过他们也是修行有成的武修,实力虽然不高,但并不妨碍他们察觉到那般剑气的恐怖威力。

    没想到这还是一个高手?众人十分震惊。

    管铭到是没想太多,因为风绝羽正在破坏他的传送阵,他压根就没考虑到那剑尖上蔓延出来的恐怖气势。

    暴跳如雷的管铭忍不住破口大骂:“姓风的,你故意的是不是,妈的,老子辛辛苦苦建造的传送阵被你毁成这个样子,你到底想干什么?赶紧跟从上面滚下来,不然的话,老子就不客气了。”

    他居然用了“滚”之一字,想当然的是对风绝羽露出了轻蔑之意了。

    只不过这时,管铭突然感觉到背后渗过来一丝寒意,令他莫名的打了个寒战。

    管铭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见刚刚还笑的妩媚绰约的红杏夫人不知何时脸色变得奇冷,那足以渗透到骨子里让人即刻心悸而死的寒流,再度让管铭打了个哆嗦。

    “夫人,我……我不是有心的……”他这才意识到,传送阵的那个家伙是夫人的面首、男宠啊,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小心。

    都是那家伙搞的鬼,没有他,夫人怎么会如此愤怒怪罪于我。

    管铭把所有愤怒都撒在了风绝羽的身上,但是红杏夫人还在身边,他也不敢再骂下去,不过为了给自己证明,管铭还是鼓足勇气道:“夫人,你看他都干了些什么,这可不是属下有意轻侮于他,我们这阵子的心血,被他这一剑都给毁了啊。”

    数百的弟子点了点头,也是心生不满。

    可是红杏夫人却是开口了,语气极冷:“闭嘴,给我好好看着。”

    管铭一怔,赶紧把自己的嘴给捂住,虽然跟着夫人时间不长,但是管铭可是知道,这位夫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一旦发起火来,那可是要死人的。

    管铭吓的肝胆欲裂,可是对风绝羽的怨气也随着惊惧而水涨船高,他心中万分不解,暗想,夫人让我看,看什么?难道说那小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他正想着,下一刻,管铭惊呆了,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先前的轻视是多么的愚蠢。

    这时,风绝羽的天坠剑已经动了起来,剑尖直插地面上,狂霸的本源神力灌注在重剑之下,竟是轻易的将地面上的阵形脉络切割开来,并迅速移动,画出一个个精妙的阵形,这些阵形虽然把整个传送阵原本的阵形脉络破坏掉了,但却在一炷香之后,与其它脉络首尾相连了起来,形成了一个新的格局。

    风绝羽剑起如风、运势如雷,剑动惊鸣,嗡嗡响震,不消半个时辰,一个完全变了样的大型传送阵出现了,虽然还没有完善到每一个细节,但整体的运势和脉络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管铭震惊的哑口无言,数百弟子也是变得鸦雀无声,几百个人下意识的围了过去,仔细的观察,半晌过后,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

    管铭像发疯似的跑过来跑过去,等到把整个阵形脉络都检查了一遍之后,方才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风绝羽,战战兢兢道:“你……你布置的是阵书上的大型传送阵?”

    风绝羽睨了他一眼:“废话,要是用你的,怎能实现两界传送,给我按照这个阵形脉络继续排布,每一条脉络内径宽一尺、深两尺三寸,脉络回络的槽道必须打磨光洁,不得有半点瑕疵,外面的阵基多添一百二十八块黑金石,这个你应该懂,别再弄错了,不然的话,所有的材料你赔。”

    风绝羽说完,也不跟管铭解释,收起天坠剑退回到了红杏夫人的身边。此一时风绝羽忽然很想念魏序和林烈那两货了,如果要是他们在,这点小事压根就用不着自己出手,把《十方册》丢给那两货,只要材料人手都足够,个把月的功夫肯定能把大型传送阵搞的明明白白。

    这个管铭,还是差了一点。

    看来得想个办法把那两货弄来了,要不然,自己这一天天什么事都管还不得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