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1章 杀神就是个挂

    定天峰外,战火喧腾的现场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吕翔的死去在所有人眼跟意外没什么两样,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都不知道吕翔是被风绝羽用什么方式杀死的。

    死的如此干脆、死的如此果断。

    头颅像西瓜一样炸开的吕翔从空缓缓坠落,直至卜入树林,方才在世人眼陨灭,而且由始至终,他的神识并没有逃出躯壳,跟着尸体一并投胎转世去了。

    定天峰死一般的沉寂,双方人马从范冲到鸠狂杰,再到千余名武修皆是像做梦一样看着惨死的吕翔陨落,大气都不敢吭一声。

    不远处的鸠狂杰眼晴瞪的跟牛瞳似的张着嘴巴,隔着数百丈的距离凝视着风绝羽的背影,身子莫名的打了个寒战。

    “谁能告诉我,吕翔是怎么死的?”鸠狂杰喉咙干涩的问道。

    附近属下皆是大眼瞪小眼满头雾水。

    “没看清啊,这他娘的也太快了吧。”

    “是啊,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你们谁看到他出剑了。”

    “没有,没有。”

    众人纷纷摇头。

    而在另一边,范冲单手捂着脑门还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幻觉,要不是风绝羽单人独剑站在吕翔身后的某个位置,他都不敢相信,一个承道前期这么轻易被人击爆了脑袋。

    这他妈的是什么剑法?要不要这么快?

    其实也难怪二人震惊,包括风绝羽现在都处于极度震撼当,他的手里提着的是那把杀神赐予的破铁剑,没有丝毫光华,剑刃到处都是崩坏的缺口,如果不是刚刚杀了吕翔,他都不相信这把剑还能用。

    然而跟其它人截然不同的是,风绝羽现在的心情十分爽快。

    “心与念的区别,原来是这种感觉,的确很妙。杀神啊杀神,你确实教给我一套绝顶的剑术啊。”

    用心感受着刚刚出剑时的意境,风绝羽只觉得遍体舒爽,如果把刚刚的过程用慢镜头回放的话,他可以看见,自己在见到吕翔献祭的同时,内心升起了一股磅礴的杀意。

    一个承道境高手献祭了神力非同小可,他怕时间拖延的太久,影响大局,所以杀气是一瞬间形成的。

    只不过在形成之后,风绝羽的脑海闪过了不久前修炼的三招杀人技当的十步杀,因为心切,反而冷静,心生杀念,杀念似成非成的瞬间,他莫名其妙的出剑了。

    这一剑,天崩地裂,连风绝羽都没想到,直接产生的威力会大到如厮地步。

    要是往常,这把破铁剑恐怕连吕翔的神甲都破不掉,但刚才像刀切豆腐一样简单。

    为什么?

    原因是快。

    杀心产生的意境实质化的融入了剑的意境当,导致规避了杀念形成的间缓冲期,此后所产生的威力,居然平时大出了近百倍,而且在出剑的过程,风绝羽发现,自己并没有刺吕翔的眉心,他其实刺的是,吕翔的眉心到脑后这段距离的空间。

    一剑破虚!

    剑境通达,剑快若电,这一招十步杀,藏杀心于内,破虚于空界,剑气直接截断了吕翔眉心到脑后这段距离的空间。

    也是说,吕翔不是自己刺死的,而是被脑海空间崩灭炸死的。

    风绝羽终于明白杀神的三招杀人技会这么厉害了,因为他杀的不是人,他抹掉的、粉碎的,是剑气所指的、一定领域范围之内的空间。

    试想一下,一个人在一片空间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这个个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可以说都是空间的一部分组成。

    如果有人一剑能将这个个体某个部分空间直接抹杀掉,那这个个体不会再完整。

    不完整代表有缺陷,那部分缺陷,是空间坍塌,而在人体内产生空间坍塌,效果可想而知,岂是“恐怖”二字了得。

    “难怪杀神你个老东西敢在万人面前传功,原来他根本没有说出这三招剑法最终的奥秘,真他妈的狡猾啊,我居然一直被蒙在股里。”

    风绝羽磨着牙暗想到,心情无振奋。

    经过一番总结,他发现杀神确实不能以常理度之,因为他的这三招剑技已经突破了这个世界应有的界定,达到了“剑气破虚”的境界。

    什么是破虚?

    破碎虚空。

    破碎虚空之后干什么。

    那可是要成神的。

    所以换一句话说,杀神领悟出来的这三招杀人技,基本可以称之为神技了,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三招剑法竟是如厮的恐怖。

    当然,风绝羽也知道三招杀人技并非真正的神技,因为要破碎虚空,根本不抹杀粉碎一片空间那般简单,它需要在一个既定的空打开一条通往另一个空间的通道,并且需要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借助天劫天威洗礼,渡化成神。

    但无可厚非的是,杀神的这三招技巧已经无接近真正的破碎虚空了。

    “真是人人气死人啊,杀神这个家伙,脑子究竟怎么长的,这么可怕的剑术,他都能领悟出来。还是不是人了?”

    风绝羽低头看着手里的破铁剑,寻思良久,撇了撇嘴下了一个定论。

    这个定论是他灵机一动想起重生之前那个世界的一个名词。

    “杀神,你他妈的是个挂。”

    话音方落,风绝羽杀心再起,同时迹再现,快剑如电闪过,噗嗤一声,远处已经石化的范冲一点反应都没有,直接被风绝羽取掉了性命,而且他的死状跟吕翔一般无二,都是眉心间,脑袋内部莫名爆炸,成为了一具无头尸体。

    嘶!

    诡异的场景让所有人温习了一遍,这次满场都是阵阵倒抽凉气的声音,震山坊市弟子在远处呆滞数息,轰的一声,顿作鸟兽散,纷纷逃之夭夭,没有半盏茶的功夫,整座定天峰只剩下了鸠狂杰这一部分人马还在震惊当没有醒过神儿。

    “这结束了?太他妈变态了。”风绝羽觉得只有爆两句粗口才能缓解一下心内的亢奋感,不然,他还真不到别的办法发泄。

    “鸠兄,功德圆满,咱们可以撤了昂。”

    十步一杀功德圆满,风绝羽心大快,起落间来到了鸠狂杰的面前,而后者直勾勾盯着他,好像已经僵住似的。直到风绝羽话音传入耳朵里,他才打了个机灵清醒过来。

    随后,鸠狂杰往后退了一步,指着风绝羽断断续续道:“你……你……你太狠了。”

    自诩舌绽莲花的鸠狂杰都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形容风绝羽的变态了,最终选择了一句特别没有营养的话作以评价。

    风绝羽呵呵一笑:“立场不同,只能如此。”

    鸠狂杰一点头,心头最后一丝轻视荡然无存,大手一挥道:“撤。”

    哗!

    几百号人,除了残花飞叶大阵开启的瞬间被抹杀掉一部分之后,所有人成功逃遁。

    一炷香之后,定天峰外,众人停了下来,鸠狂杰吩咐属下们稍适休息,然后快步来到了风绝羽的面前,无郑重道:“风兄,此次当真全靠你了,大恩不言谢,日后有需要鸠某人的地方,一句话,鸠某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他重重一抱拳。

    这番话发自肺腑,连风绝羽也略受触动,他哈哈大笑道:“好,有你这句话,今天我没白来,走吧,去忙你的吧。”

    “那咱们不多说了,风兄,告辞。”

    “告辞。”

    鸠狂杰到是个痛快的人,这边的事儿办完了,自然不想久留,因为他还有很多的事要去做,而风绝羽也离开了,只不过他的去向还是震山坊市。

    鸠狂杰要抓的人抓到了,天坊的事还没有解决,虽然胖子一再严审不让他插手,但是咱去瞧瞧总没有太大的问题吧。

    想到这,风绝羽摘下了蒙面黑巾飞向震山坊市。

    可是他没想到,鸠狂杰并没有离开。

    一众数百号人飞出了十里之外,鸠狂杰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摆了摆手指着下面一个幽谷道:“停,都躲进谷里去。”

    鸠狂杰身边两大王牌亲随闻言一怔,纷纷围了来。

    “公子,不走了?现在撤退正是最佳时机啊。”

    “是啊,公子,今天没有遇到熊震我们的运气不错,别让那老头杀个回马枪追来,我们麻烦了。”

    鸠狂杰埋着头,两只手交叉在胸前来回的走着,左思右想,疑惑道:“齐森、罗耀,你们觉不觉得今天这事儿有点古怪啊?”

    两人一愣,费解道:“哪里古怪,挺好的呀。”

    “我没说这个,我是说为什么这么巧,咱们去抓苏仙涯的时候,会有人攻打震山坊市呢?”

    罗耀这人脑子有点慢,说道:“公子,你是不是想多了,震山坊市在乱生界经营多年,还不能有一两个仇家啊?”

    鸠狂杰摇了摇头:“不对,有仇家也不会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偷袭,而且这个仇家是什么人,天坊?那个天坊你们打听了吗?”

    两个怔住,跟着羞愧道:“公子,咱们是七霞界的人,没事儿打听乱生界的事儿干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