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5章 夜斗

    寿宴之夜,缥缈峰的各处阵法结界基本全数关闭,除了少数几个重要的地方日以继夜的防卫着,从山门到灵桥九阁再到缥缈主峰的一些其它地方基本除了一些巡山的弟子之不再设任何防范措施。

    这也是为了众多宾客考虑,想让自在宫觉得对他们推心置腹,毫无怀疑。

    于是乎,风绝羽和沐华裳几乎没受到什么阻难,便飞出了灵桥九阁,但二人不是从山门走的,而是从西侧的一条巨大的山脉飞了过去,然后又飞了过八百里,直至飞到一座无人的荒山,沐华裳才停下来。

    二人站脚的地方是两座峰头,相隔也三四十丈,夜间风冷、晓月当空,沐华裳又一袭白衣,在皎洁的月光之下特别像从棺材里面跳出来的女鬼,再加此女皮肤极白,一装黑发像瀑布一般顺滑,如此一来,便更加形象。

    二人到了峰头停稳,沐华裳背对着风绝羽一言不发,把风绝羽弄的满头雾水,过了一会儿,沐华裳还是没有开口,风绝羽到底是忍不住了,喊道:“姑娘,你到底要干什么?”

    沐华裳转过身,眼神幽幽的看着风绝羽说道:“干什么?刚才说的不是很清楚吗?本姑娘报仇不隔夜,你今日在众多同道面前羞辱本姑娘,不教训教训你,本姑娘心里咽不下这口恶气,成空,你要是怕了,服个软,明天早回仙桃园当众给本姑娘赔礼道歉,本姑娘饶了你,不然的话,今天本姑娘定不让你离开此地。”

    “哎呀?”风绝羽一听这是要来真的,顿时大怒:“姓沐的,你是不是有毛病,今天午的事是你先找的茬,你还有理了,难不成你们皓元沐家的人都是这般胡搅蛮缠吗?”

    “你敢诋毁沐家,我割了你的舌头。”沐华裳一听,顿时勃然,不由分说,从袖子里抽出一柄犹如流水银幕般的雪亮青锋,足尖在峰头轻轻一点,举剑便向风绝羽刺来。

    “你有病啊。”

    风绝羽一看,倒抽了一口凉气,身形快速向后纵退,离开了峰头,而在他刚刚闪身退开的时候,沐华裳的剑气已经落在了他原本立足的位置。

    轰!

    一声炸响,峰头顿时被长剑刺出一个大坑,深有丈许。

    这是动真格的了。

    风绝羽瞪了瞪眼怒道:“姓沐的,我跟你无怨无仇,你居然下死手?”

    “无怨无仇,那要怎么看了?你让本姑娘当众丢脸,这是血海深仇。”

    沐华裳身形不落地,凌空一点,化作一股轻烟飘来,真如月宫嫦娥,举手投足都散发着一股子仙气。

    她的动作洒脱自然、剑技更是超群,不似狂雷怒浪,而似晓月青辉,残月之下,沐华裳的剑光格外的耀眼,远隔数丈,风绝羽便能感觉到数道锋锐直逼面门。

    “下死手?你这姑娘真不讲理。”

    风绝羽惊呼一声,身形继续后退,同时从天道珠随便抽出一把长剑,举剑便挡。

    当!

    一声轻吟,两柄剑碰撞溅出数道火星,沐华裳脸色不改,手腕下压,小臂轻摆,仿佛翩翩起舞,剑身压着风绝羽的长剑瞬间拖至右侧,然后玉手一翻,长剑滑着风绝羽的剑身扫向风绝羽的脸颊。

    风绝羽如今修炼的主方向是肉身力量,故而多年没用过四两拔千斤之法,而且他遇到的敌人大半以对以柔克刚并不在行,所以这方面斗法经验有些生疏,不过沐华裳一出手,风绝羽的回忆便如滔滔江水汹涌流回,知道沐华裳擅长的是以柔克刚的技术,是以不敢大意,右臂一震,一股澎湃的力量势如破竹将沐华裳的剑身震开。

    感受到风绝羽身突然爆发的阳刚之力,沐华裳俏脸微变,眼底涌出无限骇然之意。

    也难怪,她敢找风绝羽报复寻仇,自然对风绝羽的修为有粗浅的了解,以沐华裳的神识修为,只能看出,风绝羽的实力在承道前期左右,至于隐藏的那一部分,沐华裳根本看不出来。

    而此时风绝羽一出手,便远远的超出了承道前期的界限,这让沐华裳有些难以置信了。

    不过这女子天性好强,哪怕知道风绝羽的身手应该强过自己不少,却还是没有收手的想法,银牙紧咬,沐华裳纵身贴近,剑身死死的压向风绝羽的长剑,两柄长剑再度贴合在一起。

    铿!

    金铁交鸣间,沐华裳已然到了风绝羽面前两尺,玉手一伸,稍一松手后再把剑柄抓紧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反手握剑。

    而此刻风绝羽的长剑依旧在她的掌控当,但因为位置的变化,风绝羽的动作显得格外的不舒服。

    在这时,沐华裳左手伸来,袖子底下抹过一道银光,直取风绝羽的咽喉。

    “还有一柄剑。”风绝羽眼珠子往外一突,挑指迎,在那柄藏在袖子多时的短刃青锋刚刚伸出来的时候迅速的在剑尖一点,然后借机是一记小腿小幅度斜摆,扫向沐华裳的膝盖。

    砰!

    这一下,沐华裳措不及防,膝盖被风绝羽扫,身体顿时变了形。

    只不过风绝羽没想着杀了沐华裳,所以腿留了几分力气,本着击退不重创的想法,反而让沐华裳毫发无伤。

    但沐华裳还是身子一歪,肩膀往下沉了沉,导致第三式剑招没办法使出来。

    沐华裳见状心大恼,自己修炼了多年的剑术居然在风绝羽眼一不值,仅出了两招被破掉了,这让沐华裳满心不甘。

    猛一抬头,沐华裳的眼神对了风绝羽的视线,沉声道:“没想到你的修为竟然如此之高,本姑娘到是小瞧你了。”

    风绝羽左手竖指疾点,死着沐华裳左手的那柄剑道:“你是不是有病,一点点口脚摩擦,你居然跟我玩命,你这女人真不可理喻。”

    “你说我不可理喻?”沐华裳闻言两道柳眉同时竖起:“本姑娘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的不可理喻,受死。”

    唰!

    沐华裳一甩头,藏在秀发一根银簪突然飞了出来,化作一道青芒直刺风绝羽的右眼,而在如此近的距离下,风绝羽压根没防备,或者可以说,他在宏图待了好几百年,没有一次遇到过会在头发藏暗器的对手,而且这件暗器品质还不低,已经到了品灵宝法器的级别。

    青光直射,风绝羽根本没有时间闪躲,吃力的歪了下脑袋到底还是没躲过去,不过这个时候,风绝羽的头顶黑发突然蔓延了下来,如同一道黑幕瞬间将脸遮住。

    “幽冥龙甲!”

    原来是七夜在他心呼唤之后从天道珠飞出,变成了一张面甲挡住了银簪。

    当!

    一声炸响,风绝觉得脑子被震神魂一荡,有点要眩晕的感觉,顿时心大为光火。

    再睁眼一看,那只银簪居然正他的眼皮,如果不是七夜现身帮他挡下,估计这只眼睛没了。

    想到此处,风绝羽杀心大起,抬头拔掉掉头回刺的银簪,身亮起了璀璨金光。

    真武英魂。

    真武圣截体五大禁术之一的真武英魂被风绝羽使了出来,只见他双肩一晃,左右连续翻滚,啪啪两声将沐华裳的手腕抓在了手。

    “你这刁妇,我劈了你。”

    双手交叉,风绝羽迅速的用一只手将沐华裳的两只手扣在了手心,并往前一推按在了她的胸口。

    孔武有力的手臂爆发出来的力量非常惊人,沐华裳以为自己惊才艳艳,哪怕不是风绝羽的对手最起码不会在几个回合落败,但是她想错了,风绝羽要真是用了全身的本事,随便几招擒拿能让她毫无还手之力。

    被风绝羽的大手按在胸口的感觉让沐华裳羞怯不已,因为这个时候,风绝羽只想着反击,并没有注意到,他按的部位正好是沐华裳的胸部,而胸部敏感度惊人,一刻的功夫,沐华裳失神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破口大骂道:“你个登徒子,敢轻薄于我。”

    沐华裳大喊的时候风绝羽正好将右手抬起来要一掌劈下,结果被这一喊,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手放的地方不太合适。

    而是这一刻失神,沐华裳的膝盖朝着风绝羽的两腿之顶了过来。

    这般打法其实看去有些无赖,而且没有半点高人风范,可是沐华裳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的双手被缚,唯一能动的剩脚了,连取法器都没有时间。

    风绝羽一看这女子的打法另类怪异,赶紧用双腿一夹,将露出半截光洁脚面的绣足夹在了双腿之间,这样一来,沐华裳的身子被风绝羽全部控制住了,可两个人的姿势却变得无的暖昧。

    风绝羽也没管,左手往怀一拉将沐华裳带进怀,然后胳膊一绕使沐华裳的后背贴在他的胸口,顺势再起右手,一招抓住了沐华裳的喉咙,力量穿透了雪白的颈项,两滴鲜血顺着沐华裳的脖子流了下来,而此时沐华裳一动不动了。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技不如人,想杀杀。”

    两个人这么抱着,撕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