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夜入妙善堂

    ?月朗星稀夜空下,两道人影飞快的穿街过巷,直奔城南如‘玉’别院方向疾驰而去,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济世坊出来的风绝羽和公羊于。

    在风绝羽的带领下,两人爬墙翻屋、越檐走瓦,宛若两只狸猫般只用了一炷香不到,便‘射’入了如‘玉’别院的‘花’院中,速度快的惊人。

    公羊于自不必说,老头一生练武早已臻至化境,高来高去对他来说小菜一碟,然而让公羊于甚为奇怪的是,风绝羽飞檐走壁的功夫也不差,尤其此时尚未到深夜时分,路上稀稀落落的还有不少行人,两人一路走来,风绝羽净挑些隐蔽的角落行进,看似毫无章法,却神出鬼没般的避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就跟幽灵似的异常飘忽。

    轻车熟路的进了如‘玉’别院的小院,找到妙善堂后院的墙头,两人并肩爬着,公羊于纳闷的问道:“小子,你以前作过梁上君子?”

    公羊于眼光独到,他看出风绝羽极其善于观察,并且择路行进的时候下意识的避重就轻,这‘门’功夫没有个几年的光影压根别想修炼出来,由此老头还以为风大少此前当过空空偷儿呢。

    风绝羽气的一乐,低声骂道:“你才当过梁上君子呢。”

    “没当过梁上君子,怎么会这么利索的‘腿’脚?”公羊于摆出一副不信的脸孔。

    风绝羽‘摸’了‘摸’鼻子,心道,本少的跟踪侦查的功夫可比小偷儿强上一百倍了,拿本少跟小偷儿比,亏你丫的想的出来。

    “这是天赋,懂?”懒得跟公羊于解释,风绝羽翻了个白眼,指着小院道:“你以前就在这里被发现的?”

    “你这天赋不当梁上君子‘浪’费了。”公羊于调侃了一句,随后点头道:“恩,进去就被发现了,老子到现在都不知道,那群龟孙子是怎么发现老子的。”

    风绝羽皱了皱眉,凝目望各小院,话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夜里观察小院,白天没发现什么异样,到了晚上却是有点感觉了。

    仔细观望中,风绝羽忽然发现院子的墙壁上被镶嵌了不少类似翡翠的‘玉’石,这些‘玉’石用‘肉’眼看还以为是为了装饰院墙内部用的‘玉’石,随着风绝羽观察下去,他忽然面‘色’一变。

    “气?”

    风绝羽发现,在夜间小院里总是朦朦胧胧的在院子里流窜着一些微弱的气流,那气流在他的神识中微显淡绿‘色’的光芒,缓缓慢慢游‘荡’在院子正中,有了这个发现,风绝羽拍了拍公羊于,指着小院道:“老头,看见了吗?那是真气吗?”

    他随手一指,公羊于却是挠了挠头:“真气?没看见?‘操’,你小子逗我玩,真气如何能看到?”

    “你看不到那里有绿‘色’的像雾气的气流?”这次换作风绝羽惊讶了,须知公羊于的身手可远在风大少之上,风少自己都看见了,老头会看不见?

    “再仔细看看。”

    “没有啊,看什么?”

    “嗯?”风绝羽奇怪了,搓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灵机一动:“难道……”

    想到这里,风绝羽默转生死无常神功,赫然便是发现那些绿‘色’并非漫无目换的飘散的,而是从一块块类似翡翠的‘玉’石上涌出,再被别的地方的‘玉’石吸入进去再涌出、再吸入,如此循环反复,无尽无灭……

    “难道这气流只有生死二气能够感觉到?”风绝羽猜到了某种可能,对公羊于说道:“你在这等着,我下去看看。”

    说着,风绝羽便要翻墙下去。

    公羊于见状吓的一把拉住了他:“等一等,上一次我就是进了院子,刚落地就被人发现了,你小心点。”

    “恩。”风绝羽不敢大意,点了点头,翻墙而落。

    有了公羊于的提醒,风绝羽落地的同时先是运起了生死二气。

    生死二气有模拟天地灵气的功能,他发现那气流,故意用生死二气模拟以后包裹全身。

    落地的片刻,风绝羽一点感觉没有,但视野中的绿‘色’雾气却是在自己的身上冲撞‘激’‘荡’了起来,其背后的‘玉’石开始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风绝羽见状,刹那间明白了怎么回事,不敢大意之下用生死二气将院中的气流吸入模拟由掌心透出,轻轻的按在了那发光的‘玉’石上,很快,‘玉’石又恢复了正常。

    公羊于在墙上看的目瞪口呆,惊讶道:“你怎么会没事?”

    风绝羽没答话,细细的体会着‘玉’石和院中气流的联系,片刻之后大致上了解了,冲着公羊于招了招手,指了指自己背后脚下位置,轻呼道:“下来,站在我后面,别‘乱’跑……”

    公羊于想了想,咬着牙翻身飞落了下去,正如风绝羽看到的那样,他身后的‘玉’石又是一晃,抹出几缕微光,风绝羽赶忙以生死二气模拟院中气流输送了过去,眨眼间恢复如初。

    这会儿,他终于明白了。

    这院子里的确布置了风水局,风水局一般都是平衡某个特定地区内‘阴’阳二气奇‘门’阵法,所以阵法当中自然会存在被人用特殊方法创造出来的气流,这在风水局中称为煞气。

    此种煞气在某一特定地域内是平衡的,一旦有外来的气机进入,便会打‘乱’里面的平衡,这样布阵的人就可以第一时间发现了。

    而那些墙上的‘玉’石,无非是一种类似于报警器的设备,只要有人打‘乱’平衡,导致‘玉’石无法接收煞气,就会被触动。

    也就是所谓的禁制。

    武者修炼的真气也是气的一种,这种气可以打‘乱’阵法中的平衡,所以公羊于在不明底细的情况下贸然进入,自然会第一时间被人察觉。

    但是风绝羽来了就不同了,他的生死二气本来就是洪元天地至高灵气,乃属天地初开之前所有,可以说是天地灵气的祖宗。

    所有的天地灵气、五行灵气都由生死二气演变而来,‘玉’石接收到风绝羽模拟出来的煞气,就不会被触动了。

    想通了这一点,风绝羽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这玩意玄之又玄,‘肉’眼根本无法分辨,要不是自己机缘巧合的拥有洪元灵气,现在恐怕已经暴‘露’了。

    “小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公羊于刻下满是狐疑和好奇,压着声音问了出来。在他看来,眼前这小子是越来越神秘了,连自己这个大高手都被摆了一道连吃亏在哪都不知道的风水局,居然让他给破了,真是见鬼了。

    风绝羽自然不会跟公羊于解释,即使解释眼下也不是时候,他指着墙上的‘玉’石问道:“你认识这东西吗?”

    公羊于不敢动,抻着脖子仔细看了看,点头道:“蒲州白‘玉’,很名贵、还是有灵‘性’的的东西,‘操’,这镶了这么多,徐老头银子多的没地方‘花’了吧。”

    蒲州白‘玉’是太玄大陆的产物,相当于风绝羽前世接触到的白‘玉’,白‘玉’有灵‘性’,时常会被制成饰品或者用来装修园子,比如白‘玉’栏杆。正是因为‘玉’中有灵‘性’的缘故才造价不斐。

    而风绝羽也明白了,只有这种有灵‘性’的东西,通过特殊奇‘门’阵法的布置,才会产生院中的煞气,形成风水格局。

    总的来说,这是一种玄妙又有那么点科学根据的防盗报警措施,尼玛,太玄大陆真是人才济济啊,前世的银行要是用到这种东西,一准没有神偷这个词了,谁能想到灵气也能报警。‘操’……

    ‘弄’明白了妙善堂的奇‘门’阵法,风绝羽信心大增,声‘色’不动的用生死二气包裹住自己和公羊于,压低声音道:“跟着我走,别离我太远,咱们光明正大的走进去。”

    “‘操’,你不吹能死啊?”公羊于撇了撇嘴,道:“说,怎么回事?”

    风绝羽嘿嘿一乐,道:“本少是风水大师,这是奇‘门’阵法,跟我走准没错,放心吧,那几个屋子里的人不会知道有人进来的。”

    说着话,风绝羽顺着墙根‘摸’了过去,借着月‘色’的掩饰,在‘阴’暗地方平心静气的默默前行。

    公羊于吃过亏,心里打着鼓似的蹑手蹑脚,还别说,左拐右拐的走了一会,还真来到了那处独楼的‘门’前,慢慢推开‘门’走了进去。

    还真是光明正大啊……

    进了独楼,公羊于长出了口气,看向风绝羽眼神充满了好奇:“‘操’,你小子行啊,这都让你进来了,徐烈锋要是知道了,还不活活气死?”

    风绝羽得意的扬了扬眉‘毛’,道:“怎么样?不错吧,现在第一关过了,屋子里没人,快找,肯定有暗室。”

    “得咧。”

    公羊于俨然是显然冒险的人物,加之一身强悍的功夫,毫不知惧怕为何,两人碰了个头一左一右分开,在屋子里‘摸’索了起来。

    柜子、木‘床’、屏风、书架……统统没有放过,找了良久,突然风绝羽的手碰在了桌子上的砚台,一处暗格在南墙根的地板格上打开了。

    “找到了。”风绝羽惊喜的低呼了一声。

    公羊于也是大喜过望,几个健步跑了过去,可就在这个时候,那暗格嗖嗖飞出两道暗泛着蓝光的暗箭,直奔公羊于的面‘门’‘射’去。

    “‘操’,有埋伏……”

    公羊于惊呼一声,腾风翻身惊险无比的让开了两道利箭,虽然脱了险,但那一句骂辞却是惊动了暗格下方的某个高手。

    “谁?”

    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