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百年天雪莲

    ?异变突起,风绝羽和公羊于皆是始料未及,那地板上的暗格‘露’出的通道明显是通往地下某处暗室的格‘门’,一般此种暗‘门’的后面根本不会设置任何机关,否则伤了自己人岂不麻烦。

    然而出乎二人意料的是,通道的格‘门’后面一处弹簧机关显‘露’了出来,那两道利箭赫然出自机关核心。不得不说,徐家小心翼翼的程度已经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有埋伏!”

    公羊于一个鹞子翻身让过两道利箭,身子七百二十度腾空卷起,让是让过去了,奈何惊慌中呼出的声音却是惊动了地下某位高手。

    “谁?”

    伴随着嘶哑低沉的厉喝,一连窜急迫的脚步声踢踏响彻,数声之后便来到了地板暗‘门’的‘门’口,不见其人,一股凌厉的掌风呼啸而至,宛若寒风在风口处吹过,发出阵阵呜咽咆哮之声。

    风绝羽诧异的皱了皱昧眉,下意识朝着右侧退去,脚步挪动间只跨出三步,躲在了右边书柜的背后,旋即便觉得耳畔尖锐的撕风裂气的声音刮过,刮的耳鬓生疼。

    有此功力的不需猜测,定是有着玄武境修为高手的掌风所致,风大少骇然‘色’变,把整个身子都隐藏着书柜后面的‘阴’暗处。

    公羊于的反应也极是灵敏,闻听掌风呼啸,又见那地道中隐隐泛起金灿灿的橙‘色’光芒,便知玄武境高手到了。

    血魂刀不愧是血魂刀,危急之际临危不‘乱’,豆粒大的贼眼迅速的向着风绝羽藏身的位置轻轻一扫,作了个不要轻举妄动的手势。

    随后,公羊老头将双手顺着腰际‘插’入背后,飞快的‘抽’出两柄利刃倒握在手里,‘迷’醉的星光透着窗棂从外面洒进来,映出一张布满了狰狞和噬血战意。

    “破!”

    公羊于低吼一声,纵步前行踏出一步,地板破裂的清脆声迅速响彻而起,那两柄‘精’钢所制臂弯利刃在其‘胸’前赫然划出一道十字刀奔啸而去。

    “唰!”

    金‘色’掌风刹那间被刀锋撕裂,刀芒一往无前、去势十足,死死的将那通道口封锁。

    便听那通道中有人喝起:“来人是高手,小心。”

    地下不止一人。

    风绝羽听公羊于说过,守护着百年天雪莲的高手有三个,皆是玄武境看来不假。眼下情况十分的危及,但以他的身手和身体素质能帮上公羊于的地方太少,他只能隐忍着躲在‘阴’暗的角落静观其变。

    还好他领会了公羊于的意思没有轻举妄动,十字血魂刀出手之后,公羊于急速后退,通道口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三名金衣人。

    真气鼓‘荡’、雄浑无匹,这三人的身上都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风绝羽大抵上知道世俗世家的力量,比如上官府,除了上官凌云是天武境初阶高手之外,整个上官家也不过只有三名玄武境修为的高手。

    这徐家光是看守着百年天雪莲的玄武境高手就有三个,实力不可谓不强。

    风绝羽慢慢的低下身子,藏在角落中,生死二气宛若一层隔膜融入到空气中,借着角度的掩饰,恰好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了一体,幸运的没有被那三名高手发现。

    三名青衣人皆是老者,岁数不小,发中已现白丝,然却‘精’神抖擞,三人一身真气充盈堪入雄浑之境,目光如炬、脸似刀削、凶光毕‘露’,从通道口逐一冲出站成一排,将通道口牢牢的守在身后。

    “何人如此大胆,善闯妙善堂禁地?”那为首老者站在中央,喝声低沉,宛若雷‘吟’。

    “‘操’,老子来这会告诉你名字,你脑子进水了吧。”

    公羊于腻歪的咧了咧嘴,话音落下的同时抢先出手,臂刀倒提前猝然杀向一人,正是左边的青衣老者。

    以四人身上的金‘色’真气来看,四个皆是玄武境不假,但身上的真气强弱有别,恰好那左首位置的老者身上的光芒最黯、最浅、最淡,应该是玄武初境……

    公羊于选择一个实力最低的下手,目的就是想打算先废一人……

    刀光闪起,在漆黑的屋子里亮起雪亮银华,公羊于左手的臂刀宛若一朵盛开的雪莲,唰唰唰上下急疾速六刀罩向老人。刀芒指向,咽喉、‘胸’口、双肩、小腹、双‘腿’、足腕,皆是在刀芒的笼罩当中,无可厚非,那老者便中一刀,就要落得到残疾的下场。

    见公羊于刀法凌厉,身上光芒强盛,三人皆是皱起了眉头:“玄武中阶上乘。”

    上乘的意思即使是品阶达到饱满所致,已经接近于高阶修为了,三人不敢大意,那中央老者修为最高,堪堪与公羊于持平,大喝了一声“贼子”敢尔,斜着便冲了出去,抬手、抖腕动作连惯、目不暇接,转眼间一柄袖中短剑被他除了出来。

    与此同时,另外两名老者也同时出手,兵刃赫然都是短剑,无一例外。

    光华闪起,屋子里剑气、刀光频闪,叮叮当当兵刃‘交’脆的声音充斥了整间屋子。

    公羊于并非好勇斗狠之辈,他见独楼不大,难以施展,又怕四人‘交’战误伤了屋中藏在角落里的风绝羽,只是虚晃了两招便‘抽’身退去,挑衅道:“妈的,三个打一个,算什么本事,有种跟爷出来单挑。”

    公羊于骂了一句,将双刀一收,胡‘乱’的劈出几刀,而后调头朝着‘门’外掠去。

    “有刺客!有刺客!”

    此时妙善堂的院子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听到独楼里传来的打斗声,外圈厢屋里镇守的二十多名武者皆是从屋子里跑了出来,手中各执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杀气腾腾的奔向独楼……

    “蓬!”的一声响,是公羊于硬生将‘门’板撞飞出去发出来的,其人跟着一团闪闪发光的金桔一样冲了出去。

    后面还跟着三个金桔。

    “来人,封锁小院,莫叫此人逃走了……”

    “天罗地网……”

    “恶徒,拿命来……”

    小院里杀声阵天,显是公羊于陷入重围了,不过风绝羽并不担心,公羊于的身手在敌人的阵营中都算最高,他要是想走,没有人能够留下来。眼下正是自己的机会。

    眼看着那三名高手冲了出去,风‘色’羽知道机会来了,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确定没有人在屋子里,飞快的跑向通道钻了进去。

    地道里四壁皆是土砖石墙,通道约四米十分宽敞,风绝羽没有冒进,而是在地上捡起一块小小的石子扔出去投石问路,听了出一会,通道里面传来清脆的回音,并无喝声才放下了心。

    “妈的,这地下的暗室貌似还不小啊,回音这么大?”

    风绝羽腹腓了一句,小跑着向着通道尽头掠去。

    暗室的格局很复杂,通道两侧都有密室,风绝羽不敢耽误时间,一间一间的搜索,终于在尽头的一间密室中看到了摆放在当中的一只半人来高箱子,箱子通体‘玉’石打造,散发着幽幽的森白雾气,应是温度极底所致,八成就是装有百年天雪莲的盒子就在里面了。

    找到了。

    风绝羽大喜过望,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打开了盖子,一缕让人冷的直打牙的寒气冒了出来,顷刻间风大少的眉‘毛’上就挂上了淡淡的寒霜。

    “妈的,真冷啊,这盒子是什么作的?”

    箱子里面是盒子,像极了一块巨大的冰块,寒气四溢‘逼’人,饶是风大少有生死二气护体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甭管是什么,风绝羽知道盒子里面定然是百年天雪莲无疑了,忍着寒气伸手将盒盖打开,登时,一缕轻轻淡淡却让人流连忘返的‘花’香飘散了出来。

    盒子当中,一朵有着十数瓣‘花’瓣的白‘色’莲‘花’呈现在风绝羽的眼前,此‘花’通体盈‘玉’、极其‘精’致,每一片‘花’瓣大小都非常的一致,跟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光泽‘艳’丽、甚是不俗,那香气吸入到肺腑里,有种回味无穷的感觉,仿佛功力都有所上涨。正是百年天雪莲。

    “哈,终于找到你了。”

    风绝羽兴高采烈的伸出双手,将百年天雪莲捧了起来,为了防止这稀罕的灵物有所闪失,风大少先是用极‘阴’的死气附于双掌,才慢慢的将百年天雪莲捧了起来。

    拿到近前看了一会儿,惊天大喜顿时充斥了他的神经:“是雪莲籽,哈,真的有雪莲籽。”

    不出风大少的预料,这雪莲的‘花’蕊里的确有几个黑‘色’的宛若‘花’籽一样的细小颗粒,数量还不少,大致有十几个。

    这株百年天雪莲应该是成熟的,所以它的‘花’籽可以直接培植出百年天雪莲,而不是雪莲,如此一来风绝羽更加大喜过望。如果能找到天资不凡的人,用培育出来的百年天雪莲洗经伐髓,短时间内一定会培养几个不凡的高手。

    想到这里,风绝羽赶忙将百年天雪莲重新装进寒‘玉’盒子里,用神识打开洪元空间,意念一动,百年天雪莲连同那盒子奇异的消失并进入了洪元空间中。

    太顺利了,给公羊老头记上一功,哈哈。

    风绝羽没想到第一次闯进妙善堂就有了收获,自然是喜出望外,收了寒‘玉’盒、天雪莲的他转过身就朝着外面跑去。

    眼下可不是耽误时间的时候,万一公羊于有个三长两短,那损失可就大了。

    风大少向来是干脆的人,虽然暗室中还有不少的好东西,但他没有时间却大肆搜刮,只不过路过一间暗室的时候,一柄宝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风绝羽跑过去将那宝剑摘下,剑鞘镶嵌着诸多宝石,可见造价不斐,他刚想把剑刃‘抽’出观看,只听到外面传来了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你们在外面守着,我进去看看。”

    “是,莫老。”

    暗室中的风绝羽闻听之下脸‘色’骤然一变:“莫老?难道是那个摆下奇‘门’阵的莫古德?”

    给读者的话:

    ps:祝大家五一节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