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噩耗,急回天南

    徐青的话说完,屋中二人登时震惊了,就连为了保命的徐子雄也生起了浓厚的兴趣。

    这番话中的寓意不难理解,且不管那神秘宝地在何方,单单是最后徐烈锋得到了名剑战殇,便说明了问题。

    既然有三个房间,那么每一个房中就应该有一件与战殇同样价值的宝贝,怪不得当初自己偷了百年天雪莲,连徐烈锋都出动了,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徐烈锋在乎的不是百年天雪莲,而是跟着天雪莲一并丢失的战殇。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难理解了,徐子雄跟风绝羽想到一块去了,忍不住问道:“那周仁广一定得到了了不得的宝贝,这些也一直盯着上官凌云,怪不得呢,我说为什么当初向伯候、刀伯候都辞官卸甲、还封候赐地,唯独上官凌云立下了永不出天南的誓言,这里面一定是周仁广在搞鬼吧。”

    徐青‘露’出一个欣赏的眼神,赞道:“不错,你能想到这一点,着实不易。主子没让我瞒着你,是想让你更好的完成任务。这次事关重大,万万不可有失。主子如今听了大公子的计策,跟周仁广摊了牌,说了自己有战殇又遗失的事。虽然向周仁广表明了忠诚,但以周仁广的‘性’格,没有战殇他是万万不会相信主子真心投诚的,如此一来,徐家必须掌握足够让他不敢妄动的力量,待找到战殇才可化险为夷。”

    “哼。”站在一旁的风绝羽始终没把视线从徐青的身上挪来,听到他说完这句话,不屑的在心中冷笑了一声,暗道:“化险为夷,我看是打算谋朝篡位吧。”

    徐家、上官家、周仁广,无疑是现如今天南的三大巨头,其中周仁广为当朝国主,有木宏图、木忠魂父子铁血大军辅佐,天南可谓铜墙铁壁屹立不倒,论势力,周仁广最大。

    其后就是上官家,周仁广一直没敢动上官凌云,无非是忌惮绿盟的势力,而现在徐子雄把消息传回去说青候火信已经到了恨无忌的手里,周仁广还有什么可怕的?他软禁了上官凌云并不奇怪。至于目的,怕是为了上官凌云手里拥有的一件宝物了。

    最后才是徐家,徐家势早全造了徐烈锋一个人,外部的力量可谓微乎其微,所有他联合了金银会暗中壮大自己,徐烈锋是一个不肯屈居人下的人,只不过一个金银会高手再多,怎么能跟没泱泱大国相比,所以他看上了绿林盟。

    这两个家伙都是老‘奸’巨滑的人物,为了权力、金钱、地位不择手段,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这都所谓,风绝羽也不在乎,你们打的头破血流,跟本少有‘毛’关系。只不过要是敢动上官老爷子,那本少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想到这里,风绝羽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心忖道:“几个月前老爷子让我出城,莫非他早就意识到了周仁广要对他动手了吗?如果是这样,老爷子就是在用整个上官府上百条人命暗中保护我不受牵连,上官凌云啊,上官凌云,你让我如何待你啊……”

    风绝羽越想越是纠结,其实从穿越以来,他很敬重上官凌云那是真的,上官凌云对自己也非常不错,事事为自己考虑、事事为自己撑腰。不过风绝羽明白,这些都是上官凌云对“风绝羽”的好,并非对自己这个穿越来的杀手。

    风绝羽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尽管明白个中道理,他也打算替“风绝羽”报答上官凌云的抚育之恩,但充其量,也正是如此了。

    然而上官凌云没有想到任何一个给自己家人留有香灯的机会,却唯独把一个可以远离天南的机会让给了自己。这份情便叫人无法承受了。要怎么还,才能还着厚泽似山、云渊若海的大恩呢?

    风绝羽越想越是愤怒,周仁广、徐烈锋,这两个老匹夫居然敢动老爷子,简直是找死。

    不仅风绝羽愤怒,徐子雄听完也是惧怕到浑身颤抖,天南帝都里可是有风绝羽最在乎的人啊。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徐子雄再也无法控制骇然震惊的心情了,因为他已经感受到,来自身后一缕极为隐晦又‘阴’冷的杀机正笼罩了过来。

    徐子雄强咽了口口水,说道:“徐叔,我知道了,子雄一定尽心尽力完成爷爷‘交’给我的任务,徐叔,你什么时候回去?”

    徐青却是笑道:“我?既然你没有捉到风绝羽,主子的意思让我留在这里帮你周旋,我马上书信一封告诉主子这里的情况,然后留下来帮你对付恨无忌。”

    徐子雄一听心下大急,道:“徐叔,这里我和莫先生就足够了,哪怕劳动您老大驾啊。”

    徐青毫不在意,吹了个口哨,外面飞来一只信鸽,他走到堂前拿起笔来写上几行小字卷起纸来塞进了信鸽小‘腿’上的细竹筒里放出,然后说道:“没有把绿林盟据为已有,我怎能回去?”

    “这……”徐子雄心说你这个笨蛋,我让你走你居然不走,完了完了。

    看出徐子雄打算放暗示徐青离开,风绝羽站在风后面冷笑道:“那就让徐先生留下来吧。”

    “扑嗵。”

    徐子雄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再也支撑不住近乎透支的体力坐在了地上,满是惊恐的看向了风绝羽。

    徐青同时一震,不明所以的他看着徐子雄的过‘激’反应,再看看风绝羽,赫然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猛的站了起来,指着风绝羽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风绝羽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慢慢的抬起头残忍的笑道:“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风绝羽?”徐青并不傻,顷刻间明白了事情有变,‘抽’身便要向外面逃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一记狂猛的刀劲暴闪而起,带着一股浓重的血气锐不挡的涌进了大厅。

    “噗!噗!噗!噗!”

    一连串血光喷涌而出,眨眼间的功夫,徐青就载到在前厅的大殿里,其身上莫名其妙的多出了十数道血痕,手筋、脚筋尽数被挑断。

    还有一口在的徐青愤怒、惊讶的看着前厅大‘门’,此时的那里,多了一个矮小丑陋的老者。

    “天……天武境?”望着老者身上闪动着浓郁到近乎让人绝望的蓝光,徐青知道,自己中了对方的诡计了。

    “徐子雄,你这个叛徒!”他怨恨的看着倒在地上吓的‘尿’了‘裤’子的徐子雄,恨不得上前将其生生撕成粉碎。

    风绝羽满腔的怒火烧到了发根,上前几步,抬起一脚,轰的一声将徐青的丹田踢爆,然后又是一脚把徐子雄踢晕,大声道:“来人……”

    马承运一直没有离开,听到风绝羽的叫声,匆忙跑来,旦见厅内血尸遍地,不由得打了个机灵:“公子,这……”

    风绝羽似乎没有听见,满面煞气、声如怒虎,低沉下令道:“把燕岭刺卫、韩宝宝、王同、仇笑堂、都给叫过来……”

    说着话,他大步流星的便朝外走去。

    马承运意识到出了大事,转身便跑。

    从前厅到山庄大‘门’前的这一路上,燕老大、韩宝宝、王同、仇笑堂相继赶至,风绝羽压根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边走边下令道:“仇笑堂,传本盟令谕,乌云山治下西绿林所有弟子整装以待,见青候火信,火速赶赴天南。”

    “燕大,韩宝宝,你等二人速去后院作坊,告诉兔爷,半个月之内我要全套的金鲨套装二十套,燕岭十三刺卫、杀手六人组,每人一套,半个月后出发赶往天南帝都与本盟相会……”

    “王同,传令黑甲卫,两个月内所有人达到真武境,猎足虎骑、配好鞍甲,随时候命。”

    “十三,飞鸽传讯十二,让他驻留天南,找到萧远山,打听所有有关上官家如今的一切……”

    “马承运,给我备马,我要即刻回天南……”

    山庄前,一股诡异凌厉的杀气正从风绝羽这位新任盟主的身上不断的弥漫出来,片刻之后,汹涌的杀气实质化般的涌向高空。

    仿佛受到这股莫名杀机的影响,山庄前的树林中,无数飞鸟惊鸣而起,远遁它方。

    山庄‘门’前众人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风绝羽身上前未所见的恐怖的杀机。

    马承运飞快牵马而来,风绝羽飞身上马,回首望着在场众人,喝道:“最迟两个月、我要见到一百八十名黑甲卫、二十名刺卫、杀手整装完毕,见我青候火信,即刻开赴天南。”

    “仇笑堂,我要你上承下达,谨严守行,当青候火信出现之际,就是西绿林杀上天南之时,届时东绿林会与尔等在天南汇合,三州辖省、官兵府军、沿路官差衙役,有一人敢拦我绿林大军去路者,一律扫蔽清除、立斩不饶……”

    “哗!”

    一番命令下来,众人终于明白风绝羽要干什么了?这是打算谋反啊……

    不过众人未必有什么害怕的心情,毕竟西绿林拿周仁广从来不当回事,黑甲卫、燕岭刺卫、杀手六人组向来只听风绝羽一人的命令,青候火信只‘侍’奉绿林盟主,虽然绿林盟加起来不过两万人尔,但以风绝羽的个‘性’,就算只有他一个人,也敢杀到天南去救人。

    “遵盟主令谕。”众人皆是从风绝羽身上感受到那股无边的怒火,端的不敢多说半句,眨眼间走了的一干二净。

    只剩下公羊于,风绝羽将切割下来一半的三两青楠水‘玉’扔给了他,说道:“老头,这次不能带你去,这水‘玉’可以让气甲再升一重,两个月内,乌云山庄就靠你了。”

    公羊于从未有过的正‘色’道:“小子,此行危机重重,一切小心为上,别让老子白发人送黑发人。”

    听完徐青带来的噩耗,风绝羽到如今才‘露’出一个欣慰点儿的笑容,只是他一句话都没说,拔转马头,扬长而去……

    给读者的话:

    ps:14日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