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赶至云州

    “蓬!蓬!蓬!”

    三记低沉的轰鸣接连不断的响起,继刀仲受创被迫退场之后,不出三十招,海霸天腾身一转,袖口里的老拳猛然间挥出数十记拳影,拳影来的极其的突兀,任凭木宏图、上官凌云、向南候三人如何小心翼翼,仍旧没有闪开这惊天动地的拳法。

    沉闷声响彻,三老同时被迫飘退了十丈开外,城楼上的众将士大惊失‘色’,一时失神,被草原的高手又接连斩杀数人。

    望着那城上的四老受到了各自不同的伤势,云州城的所有军士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无奈当中。

    神武境,绝对是他们无法企及的存在,以往他们这些在武道人没有更大进步和天赋的人还以为国度之间的战争与武道高手大有不同,即使一个人实力再强大,也无法面对百万大军。可是现在他们却不这么想了。

    也许一个天武境能被数十万人活活围死,但一个神武境高手就算是杀了所有人恐怕也难伤分毫,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如同他们所见到的,上官凌云、木宏图、向南候、刀仲都是修炼直‘逼’神武的高手,可是四人联起手来仍然不是海霸天一人的对手,也就预示着,即使他们拼了‘性’命守卫云州城,也无法保住天南最后一道天堑。

    上官凌云捂着‘胸’口凛然站了出来,声音高亢道:“海‘门’主果然不愧草原第一高手,不过阁下以为如此便能轻易进入我天南腹地,那就大错特错了,木兄、向兄、刀兄,看来我等将要去见老兄弟了,呵呵,几十年了,终于又可以跟大家并肩战斗了。”

    上官凌云说着,身上散发出一股豪迈之气,双手摊开之际,木宏图、向南候、刀仲纷纷的围了过来,四名老者感情至深,于云州上感动了所有人,在他们豪迈的背后,一股悲壮之气缓缓弥漫而出。

    到得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云州城到了生死攸关的一刻,即使他们心中对周仁广有着太多的埋怨和微词,此时也没有心情管顾了。

    为了天下黎民,死而后已。

    这便是身为天南七王最大的宗旨。

    保家卫国,是四位老人以及他们身后所有人一生的夙愿。

    为了这个,他们甘愿抛头颅洒热血。

    四老并肩而立,仿佛一堵不可逾越的铜墙铁壁,牢牢的扎根在天南最后一道防线上。

    “海霸天,想进入天南,从我们身上踏过去……”四老齐声喝道,正如当年他们推翻暴政时那般坚定不移。

    海霸天冷傲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惊‘艳’之‘色’,旋即便是点了点头:“天南七王,果然不凡,此一战便是让海某永远记得,天南还有四位英雄豪杰。”

    说话间,海霸天凛然散发出神武二重的实力,缭绕于身的绿芒因为武技的特‘性’迅速浮现出血海血云,将其紧紧的包裹了起来,而那股极端庞大的气势由神识散发出去,便是将城楼上的数十上百名高手死死的压制住。

    “轰!”

    四股深蓝如大海的光芒冲天而起,上官凌云、木宏图、向南候、刀仲四人也一同催动起自身的真元,哪怕是一丝一毫都没有保留,与那天际的血海猩红形成了明显的善恶对照。

    血拳抬起,一股红光逐渐强盛,海霸天不作它想,‘抽’身疾进直奔上官凌云四人掠去……

    这一刻,云州的无数将士都不甘的闭上了眼睛,他们知道,接下来就是真正面临死亡的时候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间,远处天际一声清彻的长啸远远的传‘荡’而来,那啸声带着无尽的愤怒与焦急,如同雨夜下一道霹雳轰然炸响。

    “住手!”

    “轰!”

    随着那笑声传来,众人差异的睁开眼睛,而就在这时,天边一个巨大的白‘色’龙形图腾划出一条惨白的光线暴矢而至。

    这道龙形图腾,宛若真实的苍龙在天空中漫卷,庞大的龙身卷曲在一起,到得云州城上直线下落,恰好落在了海霸天和上官凌云四人之间。

    轰的一声炸响,云州城上便是扬起了寒冷的白雾,这一声轰鸣之下,海霸天顿时感觉到气血翻腾,吓的倒‘抽’了口凉气。

    “好可怕的修为。”

    惊呼了一声,海霸天再不敢停留,拼尽全力的止住身形迅速撤出圈外,而当他刚刚闪身而走的那一瞬,其脚下的城墙,便是犹如被石块砸中的豆腐一样摧枯拉朽的坍塌了一大块,直直降了两三米的高度。破碎的瓦砾和石块仿佛箭雨般‘激’‘射’了起来,掉进城下的火海中,连同那火海都熄灭了一大片。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云州城都陷入了空前的沉寂当中,漫天的硝烟蒸腾而起,迅速将云州以及城外那火海、大军阻隔着两块并不衔接的地域。

    草原大军马嘶声息,八十万大军鸦雀无声,在他们眼里,血海拳王海霸天那可是天下无敌的人物,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想象,是什么东西能够让无敌于世的海霸天仓惶落败。

    望着那倒在火海中又愤然拔起身形、气喘如牛的海霸天,血海‘门’的高手一个个瞠目结舌。

    莫说是他们,就连云州城上的上官凌云等人也是张大嘴巴无法合拢,刚刚四大天王力战海霸天,连两百个回合都没撑过就纷纷落败,海霸天的实力可想而知,可就是这样一个基本上无人能敌的高手,在来人的一声断喝之下就狼狈惨败,这个人究竟有多厉害啊?

    望着那浓烟滚滚的城楼上,草原和天南军士皆是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不知道为什么,来自心底的那一份前所未有的忌惮让他们连步子都无法挪动了。

    静!

    云州城上一片压抑的死寂气氛。

    众人不约而同的看着那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散去的硝烟,内心中的恐惧愈演愈烈。

    足足半盏茶的功夫,浓烟方才缓缓散去,而随着浓烟中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时,一个极度冰冷、愤怒的声音缓缓的响了起来。

    “海霸天,你好大的胆子,本公子尽心尽力救你一命,你就是这样来回报本公子的吗?”

    话音宛若雷霆般的炸响,听到这句话的人皆是诧异看了看那站在火海中的海霸天,无法想象,天下间竟然有人敢跟血海‘门’的‘门’主这样说话的。

    上官凌云、木宏图、向南候、刀仲无不用着诧异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紫兰长袍的修长身影。

    “好强大的气息,比起海霸天来犹有过之啊。”上官凌云吸了口凉气,下意识的赞叹道。

    刀仲的眼神则有着羡慕的光芒在闪烁着:“看这人的年纪应该不大,怎么会修炼到神武境,还比海霸天厉害,简直是天才啊。”

    向南候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此人的修为远非我等可比,也不知道是敌是友。”

    木宏图:“听他的口气,好像是友非敌,不过似乎他与海霸天也认识。”

    沉寂的云州内外,响起阵阵‘私’语声,所有人都对这个神秘人的来历抱有极大的兴趣,而被击退的海霸天则是更加的震惊,因为这时他已经能够看到那浓烟中修长身影的粗略面庞了。

    海霸天仔细的端详着,当他看到那英俊的面孔时,不由大吃了一惊。

    “恩……恩公……”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从龙城赶回来的风绝羽,他收到消息,一路赶来,幸好及时的出现在云州城,要是再晚一步,恐怕就会给上官凌云等人收尸了。而在回来的时候,杨怀义告诉他此次草原大军中有血海‘门’的人,这让风绝羽一下子便想起大约两年前到中天城救治的海霸天。

    没想到赶到云州城的时候,还真是当初那个差点把命‘交’待在中天城的血海‘门’‘门’主。

    当初风绝羽因为一些原因没有表‘露’身份,万万想到不今天自己救的人差点成了杀害上官老爷子的人,一腔的怨气无处发泄,风绝羽就没有好脸‘色’了。

    瞪着海霸天,风绝羽语声冰冷道:“哼,你还记得我这个恩公,海霸天,看来你几年活的不错,当初突破神武不及,如今却是神武二重直‘逼’三重的高手了。”

    听到这明褒实贬的话词,海霸天浑身打了个哆嗦,令他恐惧的并非是因为眼前人是自己的恩公并对他有很大的不满,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发现,当初那个只有玄武境左右的医者,如今竟然有着让自己神识都在颤抖的强大修为。要知道当初风绝羽为他疗伤的时候,还只是一个玄武境左右的医者,在中天城那等高手如云地方,别说一个个顶天立地的高手,就算是他海霸天,也无法看上眼。可是两年不见,现在的风绝羽却是让他有着望尘莫及的实力。

    老天,这才短短两年时间不到,他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海霸天越想越是吃惊,再加上过往风绝羽对他的恩情,海霸天忍不住两条‘腿’都在颤抖,然后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扑嗵一声跪在了地上。

    “海霸天,见过恩公……”

    “哗!”

    这一幕,俨然让所有人石化了起来,堂堂血海‘门’‘门’主竟然在数这种情况下给一个青年跪下,这简直是太玄大陆有史以来最难得一见的场面。

    给读者的话:

    17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