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0章 一剑双杀

    轻轻的脚步声宣示着孙长青武学根基的稳重,带着零碎被碾压的‘花’草缓缓朝着西面行走。

    行走间,孙长青不时发出猥琐的笑声,虽然不至于‘露’骨,但是听在耳中却是让人有种难以忽略的厌恶。

    风绝羽自然是听说过那种男‘女’之间的合修功法的,无非基于采‘阴’补阳、采阳补‘阴’,或者是二者互补的原理,一提到合修,他就能想到有些书中写到的男‘女’赤身相对。说不出有多厌恶,总之一提及合修的行为,貌似在人的信念中就被打上了无耻苟合的标签。

    但是在眼下,风绝羽却是毫不知耻的期待着孙长青和宁瑶合修。

    毕竟在合修的时候,有可能让二人卸掉一身的束缚,而这个时候正是将他们的弱点全部暴‘露’的时候,到那时,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向二人发出终极必杀,更加顺利的除掉这两个无媒苟合的祸患。

    跟随着孙长青走出很远,来到一处僻静的‘花’圃丛,在幽幽而‘迷’醉的‘花’乡中,风绝羽来到了一个小小的茅舍之外。

    体内的灵法神力正在不断的流逝,然而风绝羽心情却是极为的亢奋,毕竟这种天赐良机可遇不可求,甚至他可以想象如果失去了这次机会再想暗杀宁瑶和孙长青将会变得多么的困难。

    “笃、笃、笃……”

    地面上方传三声轻而沉的敲‘门’声,随即便是孙长青萎缩的笑声:“夫人,是我。”

    “孙长青,半夜三更,你就不嫌谷内的弟子说闲话,非要选择这个时候与我合修吗?”

    听到宁瑶的声音,风绝羽便响到那张祸国殃民的妖娆面孔背后的苍老,一阵说不出的恶心在浑身的细胞下蔓延,要不是因为怕被二人发现,他多半会在此刻恶心的直接将晚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

    哪知道孙长青非但不觉得恶心,反而发出‘淫’秽的笑声:“夫人,你我成亲即成事实,哪有人再来说闲话,还不开‘门’吗,再不开我要闯进来了哟。”

    妈的,这个老不羞,活着就是罪孽。

    风绝羽暗暗的啐了一口,可以想象到孙长青此刻的表情该有多么的令人讨厌,不过如此才正中他的下怀。

    片刻之后,房‘门’传出轻响,伴随着木制的折叶发出一声刺耳的吱呀声,孙长青踏入了屋子里。

    这间茅舍是由粗壮的圆木搭建起来的,离着地面还有一层厚厚的隔板,二者之间有着明显的间隙,风绝羽无法透过隔板下手,对于暗杀无形当中造成了小小的困难,不过这种困难程度对于风大杀手并不在话下,他先等了一会儿,便听到孙长青将外套扔在地上的声音,这才潜到茅舍的正下方伺机下手。

    “夫人,我来了。”孙长青的笑声更加萎缩,还是那种光明正大的萎缩,叫人恶心的不行,想起余亦和长‘春’谷弟子之间的对话,知道他们在孙长青的授意之下为搏美人之一笑连腐心‘花’粉都舍得拿出来更是义愤填膺,心中念叨着:王八恙子,让你再风流一会儿,老子就亲手送你上路。

    宁瑶想必是被‘逼’无奈才选择委身孙长青,此际听到那笑声脚步蹬蹬蹬的向后挪去,但却又‘欲’拒还迎道:“孙谷主,不要这么心急好吗?”

    风绝羽又是一阵恶心。

    孙长青笑道:“夫人,我能不心急吗?想夫人百岁高龄却有二八之貌,为夫者自当心‘迷’意醉不能自己啊,夫人,不然你我合修之前先入帷幕欢心一番如何?”

    妈的,这老王八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真是被他打败了。

    风绝羽心中一个‘激’动,就差没马上把孙长青这个老不羞直接‘弄’死了,好在他的神念之体得到了天晶神髓的沉淀和完善,终于没有‘激’动出手,现在出手,肯定不会成功的。

    宁瑶退了两步,可能是撞在了‘床’上,发出“咚”的一声轻响,旋即道:“先等等,周南境的事都办完了吗?”

    孙长青微微一愣,扫兴道:“夫人不必担心,有余亦出手,就算是风绝羽还在周南境,那里也会变成修罗场的。”

    宁瑶终于舒心的叹了口气,言道:“你还没有告诉我,我们怎样合修才能帮到你……”

    “这好办,夫人先将衣服脱去,为夫再一步一步的教给你。”

    然后屋中便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二人将衣裙解带而下,折腾了片刻,便听到宁瑶娇滴滴的喘息声,再无人语。

    “开始了?”风绝羽看不到场景,但脑海中却在反复的构造着一个画面,这个画面相当的‘淫’秽不堪,他都不愿意多看,只不过此时此刻,他没有被那种场面所带入,反而突然冷静了起来……

    将喘息声收纳耳中,风绝羽把气息调到最低的状态当中,仿佛变成了地下的一撮土纹丝不动。

    大约一刻钟之后,风绝羽忽然感觉到一股庞大的真元气劲冲撞的沉入了地底,竟是有些无法抑制的渗透,正当风绝羽暗呼孙长青实力雄浑的同时,旋即异象变化成万千充满生机的木系灵法神力。与此同时,那喘息声‘荡’然无存,一股‘精’纯的水灵法神力仿佛海‘潮’般蓄意的涌现而出。

    两股灵法神力‘激’‘荡’纠缠,皆不排斥,似乎已经融为了一体,在水灵法神力的疯狂刺‘激’之下,另一股木系的灵法神力不断的‘激’‘荡’、疯狂的蔓延、极速的滋生。

    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坐在地底的风绝羽双目暴出白炽的火光,火眼金晴骤然聚在双眼之上,抬头仰望,他看到了一对赤身之人,正是孙长青和宁瑶两两对坐,将各自的双手搭在对方的肩上,他们双指并起剑诀,搭在肩上各有一蓝一绿两道四股灵法神力在体内盘旋,因由灵法神力运转起来,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循环。

    正因为孙长青和宁瑶开始合修,风绝羽才敢使用灵法,此时的些许灵法神力的外泄,丝毫不怕被对方发现,因为他们正处于‘精’力集中的关头,除非他们自己找死,否则是不可以分心二用提防别有用心之人。

    其实风绝羽也知道,多半这孙家兄弟对自己的长青大阵抱有极度的强烈的信心,不怕有人会深夜潜入长‘春’谷,否则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如此草率的选择在一处没有任何阵法防布的茅舍里进行合修练功呢。

    如此一来,也就给风绝羽创造了最为有力的暗杀机会。

    在地底盘桓片刻,风大杀手准备出手了,将真元气劲疯狂的转化为土系灵法神力的同时,他聚目凝劲将状态调整到巅峰,慢慢的潜到二人的‘床’边地下的位置,倏地钻出了地面……

    缩地术神出鬼没,孙长青岂能料到此时此刻就在他和宁瑶的‘床’下正有一双充斥着愤怒烈火的眼睛关注着自己,并随时随地会发出致命的攻势。

    刚刚一番赤搏大战的孙长青和宁瑶正浑身不带一丝衣物,又因大幅度的消耗的体力,正用着水木合修之法进行真元的采补,岂料这时,一声巨响从地底传来,‘床’榻一阵剧烈的摇动之后顿时被一股来历不明的灵法神力撞成了粉末,在木屑飞扬中,一柄紫‘色’的长剑虚无飘渺的斜刺而来,那剑柄的位置,竟然连驭动的手掌都无法看见。

    “不好,有人……”

    待到孙长青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了,因为那柄长剑分明是被人铆足劲儿倍加了大量的灵法神力狂掷出来的,倘若论到搏命一击的话,孙长青丝毫不怀疑这柄长剑上灌注的灵法神力已经达到了凌虚七重巅峰的标准,就在他喊出声的同时,长剑带着一股摧枯拉朽的劲道儿破开了虚空的束缚,在孙长青倍加震惊的瞳孔中无限的放大,并且在他眼前的空间生生的撕开一道黑漆漆的裂口。

    虽然只是短暂的,但剑破虚空的威力却是无比清晰的展现了出来,孙长青吓的亡魂皆冒,大呼了一声“大哥,救命”之后,被紫剑狠狠的穿透了‘胸’口……

    噗!

    一腔滚烫如烧了半个时辰热油的鲜血从他的心口位置狂喷而出,孙长青的生命气机以无比骇人的速度飞速的流失。

    距离他的最近的宁瑶,在衣不遮体之下被喷溅了个满身血红,甚至那‘激’‘射’的血箭把宁瑶狠狠的撞出数尺开外……

    二人正全神贯注的进行功法的合修,本来体内的循环便是由二人互相帮助之下才可以完成,如今其中一个环节被人硬生生的阻断,宁瑶顿时感觉到‘胸’口一窒,两股巨大的木系灵法神力轰鸣鸣的闯进了体内。

    再加上她的两股水系灵法神力无处可去,这四股力道顿时变成了恐怖的绞‘肉’机在她的体内疯狂的‘乱’窜起来,仿佛四柄尖刀,以一种歼灭一切的力量将其五脏六腑撞的七零八碎……

    这还没完,在那紫‘色’的光芒乍起的瞬间,宁瑶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胸’口一轻,仿佛什么东西被那团白‘色’的雾光带走似的,空落落的感觉,让她的瞳孔迅速的放大,并在下一刻流‘露’出黯淡的灰光……

    “风……绝……羽……”

    ps:再‘弄’出一章,出去找硬盘数据去,这么写太累了,脑子里‘乱’的跟八宝粥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