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道基

    在云剑大殿逗留了片刻,风绝羽三人才从里面走出来,出来以后风绝羽才知道,这只是一次简单的会面。

    云剑天‘门’把偌大灵‘洞’拿出来,自然要对住在里面的人有所了解,这种事由外‘门’三老主抓,马虎不得,虽然不具备什么内在的含义,但面还是要见的。

    自云剑大殿走出,苏长河又一次化身那个能说会唠的老人了,彼此‘交’谈中亲近随和,一点也不让觉得别扭,说不得这也是一种本事,能见了两次面就把你爹你娘家庭历史都打听出来的,这种人还真不多见,由此风绝羽认为,苏长河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

    走在殿间‘花’园广场上,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说的都是一些关痛痒的话,但时不时的苏长河就会冒出一句话,把他的根底挖出来一些,偏偏还不让人觉得他另有目的,端的高明。

    风绝羽说话不多,毕竟他一开始就对云剑天‘门’没有太好的印象,但也能理解云剑天‘门’的作法,为了保证云剑天‘门’在南境的地位,像灵‘洞’之争这种事虽然让人互相残杀了,但是如果你不想参加自然不会中了他们的计,一个巴掌拍不响,对于云剑天‘门’来说他就是曹‘操’,南境众多高手就是黄盖,曹‘操’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走到广场上,转路便可下山,就在这时,他看到远远的有人在注视着自己,抬头一看,却是盛君谦。

    两人距离大约有上百米开外,盛君谦却不走过来,只是一味的背着手望着风绝羽,眼神中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见盛君谦没有过来的意思,风绝羽只能点了下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心里还觉得奇怪,前阵子盛君谦见到自己的时候会过来打招呼的,今天怎么一副有所忌讳的样子。

    不解、不明,摇了摇头跟着苏长河等人下了山。

    大约两炷香过后,众人来到了灵锦‘洞’,走进‘洞’内,面朝南方的‘洞’口洒进了明媚的日光,将‘洞’中三分之一的地面照的几近白昼,比较靠里面的位置相对‘阴’暗了一些,不过早就被人点上了烛火,那是一种特别‘精’致的烛台,分作三十六盏半圆状的‘插’在四周的‘洞’壁上,格外的明亮,想来也不是普通的东西,要不然就凭三十六根蜡烛根本不够干啥的。

    ‘洞’中的一切如久,只是在中间的水也‘玉’台的三块石‘床’上多了些蒲团、‘药’瓶之物。

    苏长河走过去拿起一个白‘玉’瓷瓶,告诉三人里面装的是一年份的延黄丹,共三十六枚,每个人每个月一枚。

    延黄丹的作用与清心理气丸相若,大抵上是服下之后可以保证修炼者在修行的时候能够最大限度的避免走火入魔、清心理气、通脉顺络、清除杂质的作用,只不过相比清心理气丸,延黄丹一个月就只能服下一枚就足够了,多吃也没用。

    琰古又是一番感‘激’,余后苏长河叮嘱了一些事项,譬如不要轻易去云剑峰,有什么事可以在山下找云剑天‘门’弟子通报,也不要轻易离开灵锦‘洞’,间屿山的地势中藏着很多阵法,是为了避免有人打进云剑天‘门’的外部防御,灵‘洞’之争那天阵法被刻意的关才了,现在又开启,很多地方都是危险的,但是只要不走出灵锦‘洞’里地范围之外,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关于饮食的问题很好办,‘洞’的后面有一个天然的池潭,里面的清水就可以饮用,至于吃食,苏长河拿出了一瓶辟谷丹。

    风绝羽对辟谷丹既不陌生又心感好奇,前世的时候辟谷就不是一种为人不知的说法,有很多修道中人都会在得道之后拥有辟谷的能力,但是所谓的辟谷也就是几天不吃饭而已。

    而宏图大世的辟谷丹却是服下一枚就可以保证十日不进食也能保持充沛的体力和‘精’神状态。

    宏图外围没有辟谷丹,也就是说,会炼这种丹的人很少,也有可能是各方面原因,导致丹方并不外传,所以风绝羽也是第一次见到。

    留下辟谷丹之后,苏长河便扬长而去了,并在离开之前说过会经常他看他们的,如此四人作别。

    云剑天‘门’拜访一行足足‘花’费了半日的时间,三个人才算正式接手了灵锦‘洞’,从此可以在这里居住上的三年。

    苏长河走后,琰古方才笑‘吟’‘吟’的回到了‘洞’中,三人围聚一坐,他把瓷瓶堵子打开,倒出了所有的辟谷丹,这丹丸呈以黑‘色’,二纹,乃是正经的黑焰二品丹‘药’,‘药’力不见得有多强,但贵在实用,总共有六十枚之多,足够风绝羽三人服用大半年不进食也饿不死。

    三人把辟谷丹一分,每人服下一枚,风绝羽并没有什么感觉,不是饱也不是饥,反正是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总算是实用的,心里不由一喜,管琰古又要了一枚,试图用神识分解一下里面的成份。

    琰古笑着看着他说:“别忙了,没用的,辟谷丹没有丹方,炼制的步骤不同是没办法烧制出来的,这一点你可以问知兄。”

    知勿才点头。

    风绝羽这才想起来,知勿才也是火灵法神力的‘精’深修炼者,每一个掌握火之本源的人都会对炼丹、制器颇有心得,这是宏图大世武道的通‘性’。

    知勿才说道:“风小兄,你要是对炼丹感兴趣,我这里还有几部丹方,可以拿去钻研一下。”

    风绝羽感‘激’莫名,丹方这玩意向来都跟不传之秘挂钩,有的是众所周知的,但每一个会炼丹的高手手里都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丹方,珍贵‘性’无以言表,知勿才说的就是那些普通的丹方。

    可是想了想自己这几年荒废的丹术,风绝羽心里也没什么底,心想着找个时间把丹术提升上来再说,也就没有马上索要丹方。

    三个又聊了一会儿,风绝羽才问道:“琰古兄,今日见到的三个外‘门’长老是云剑天‘门’中的什么人?”

    琰古这才想起来风绝羽对云剑天‘门’所知颇少,拍了拍脑‘门’,感叹道:“瞧我这记‘性’,到人家的地盘来,就应该云剑天‘门’的底细,我跟你说说吧。”

    琰古顿了顿,整理着思绪说道:“云剑天‘门’分为内‘门’外‘门’两个部分,先说这外‘门’,外‘门’由三大长老也就是今天咱们见到的白过寒友、红焚、紫云三人打理,其下负责外‘门’琐事的就是苏长河,这外‘门’三大长老都是神道境的高手,他们的实力远远在朱于之上是肯定的了,而且据我们听说,三位长老在入尘境已经修炼了长达五十多年,实力最强的便是白眉白寒友,此人早在百年前就达到了神道入尘境,听说他已经开辟了多达四十处丹窍,实力绝不可小觑。”

    “四十多处丹窍。”风绝羽‘露’出惊讶的表情,其实不考虑他自身进去,四十处多丹田也的确够多了的,那个朱于也就是开辟了十几处的样子,这还是多说,‘弄’不好也就是十处左右。

    而白寒友却开辟了四十余处丹窍,显然不是朱于可比,至于另外两人估计也差不到哪去。

    琰古又道:“外‘门’诸事都有三名长老打理,所以基本上在云剑天‘门’的管辖之内,他们就是天一样的人物,我们在南境行走,且要给足了他们的面子才行啊。”

    风绝羽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内‘门’呢?”

    知勿才接道:“内‘门’主事是云剑天‘门’的‘门’主,不过真正内‘门’还有一个叫做供奉堂的地方以及一个内‘门’祖殿,这两个人地方一个是云剑天‘门’招揽的高手,平日里不作任何事,只有在‘门’内出现大事的时候,才会出动,而内‘门’以及外‘门’都解决不了的大事,就会有‘门’主以及祖殿的众多宗老群策群议的解决了。”

    说到这,琰古把话接了过来说道:“云剑天‘门’跟我们这些小打小闹的不一样,一个‘门’派数万弟子,内内外外的事太多了,光是平日里负责打理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所以云剑天‘门’的内部构成也相当的繁琐,不过云剑天‘门’立派这千多年内能够一直执一方牛耳,跟‘门’派内部的管理却也分不开关系,总之就是一句话,云剑天‘门’的人不能得罪。”

    风绝羽恍然大悟,却又不解道:“既然云剑天‘门’又有供奉堂又有祖殿,想必神道高手会很多吧,为什么外界传闻他们只有六到七个神道高手呢?”

    琰古和知勿才相觑一笑,这才说道:“风小兄你有所不知,这神道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云剑天‘门’的神道高手确实不少,但真正远近闻名的也就那么几个,这里面有个说法,便是神道达到入尘之后修炼的年月界定的,入尘境百年是一个跨度,一般的神道入尘只要修炼了百年以上,基本上就可以真正的登堂入室了,被称作“道基”,所以在宏图大世当中,能够被人关注的就是百年以上的入尘境高手,这样的人云剑天‘门’也就那么六、七个,比如那白寒友,便是其中之一。”

    “原来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