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1章 沈天悲现身

    风绝羽一番话敲定接下来的行动事宜之后,巫映雪脸顿时流露出难言的喜色,一方面他是觉得风绝羽在下这个决定的时候详细的考虑到了所有人的人身安危和接下来的大局观,二来,这也是风绝羽平生第一次,赞同她的看法,也不知道为什么,巫映雪心里忽然有种甜丝丝的感觉,嘴角不自然的往弯去。请看最全!的小说!

    可是当他听风绝羽说起:按真真姑娘的意思办的时候,巫映雪同时又懊恼非常,心想这是我出的主意,跟真真有何关系,为何不说按我的意思办呢?

    一时间,巫映雪内心无纠结且气愤了起来,刚刚勾起的嘴角又不自然的垂了下去,离远了一看好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至于风绝羽,像完全没看见巫映雪的表情一样,笑呵呵的拍了拍手道:“既然如此,咱们分配一下任务吧。”说话间,风绝羽开始分配了起来,然而这个时候,大家都表示十分怪,不明白为什么风绝羽会同意许真真的想法,但算想不通,风绝羽毕竟还是这里的领头人,所以大家也只能听着了。

    “待会儿如果护府大阵打开,潜伏在附近的高手肯定会蜂拥而入,不管到时候会不会发生摩擦,谁也不可以轻举妄动,此阵殊为不凡,我觉得还是不要有太多的人进去好了,这样,待会儿入阵,我和饭老同行,其它的人留在外面等候,若有人到此,尽量不要打草惊蛇,盯住他们的一举一动好。”

    风绝羽迅速的作出了安排,众人都没有什么意思,到是巫映雪一听这话,脸的表情有些难堪,而这时,看出巫映雪心里想法的饭五斗呵呵一笑道:“我不进去了,风小子,你带着巫姑娘一同进去吧,切记,你得把巫姑娘全须全尾的带出来,绝不可让巫姑娘有丝毫损伤。”

    风绝羽一愣,没怎么听懂饭五斗的意思。

    后者哈哈一笑道:“我得留在外面看着这些小子,不然的话,万一出了什么事,以他们的身手,可是应对不得的啊。如果有所损伤,你是不是也跟着操心呢?另外巫姑娘的心思缜密,进去之后虽然帮不了你大忙,但逢事也会帮你分析分析,行了,这么定了吧。”饭五斗说完,冲着风绝羽眨了眨眼睛。

    而后者略微一想,也是苦笑着没有反驳:“那好吧,映雪跟我进去。”

    巫映雪再度笑逐颜开,但众人看见她把头扭到别处,也是细致的感觉到场间那一抹异常浓郁的暖昧气氛。

    说话的功夫,风绝羽和饭五斗把接下来的行事计划安排完了,随后大家都默不作声,死死的盯着那个至今还没有嗅到危险味道的沈天悲。

    除了风绝羽这一拔人马之外,另外两拔人马此时也屏气凝息,不敢大口呼吸,生怕惊动了那抵达雪银山庄之外的沈天悲。

    而沈天悲这个小子还浑然不觉有人已经盯了自己,身形遁入护府大阵外围,仍旧在四处勘察周围的环境,那蹑手蹑脚的样子着实好笑的很。

    “沈天悲,哼哼,这个小子,居然真的来了,看来妖灵疯魔虫的效果很不一般啊,沈青那个老家伙,果然把东西藏在雪银山庄了。”树林里另一头,阴暗的林地,连云毒君付兆勋冷笑出声,随后紧锣密鼓的布置了起来。

    “雪银山庄是任圣君亲卫莫灵风家眷的住处,此地乃是任金圣君亲手为其家眷打造而成的外围护府大阵,硬闯肯定是下下之策,不过沈青生前与莫灵风的儿媳肖凝关系非浅,听闻二人还是师出同门,这也难怪,沈天悲会找到这里了,听闻沈青临死之前还把沈天悲叫到自己的房密议了很久,想必他早已做出了安排,呵呵,这个老东西,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即便是死了,仍旧给我们添了无数的麻烦,不过沈天悲既然敢到此地,说明他有办法让里面的人接受,我们待会借他一臂之力,来个人财兼收,听着,待会本宗带人进去,外面留八个人躲起来,万一遇到四圣使的人,马传讯本宗。”

    “是。”

    树林里的几个黑衣人迅速做出了调整,随后有八个修为不弱的高手分散开来。

    ……

    而这时,树林里的另一个方向,晏灭尊者、绿灵仙子和车辕候彻底懵了,他们只知道此处是越幽澶莫名闯进了一块宝地,但却万万想不到,深更半夜的居然有人前来造访,而且看对方鬼鬼祟祟的样子好像没安什么好心,三人略微有些疑惑。

    但在这个时候,站在护府大阵外边的沈天悲在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从怀里无慎重的取出一只小小的红色木筒,这木筒也只有箫笛大小,很细极短,筒身泛着淡淡的蓝光,在夜里显得格外的明显。

    只见沈天悲将箫笛模样木筒放到了唇边,然后运起了自身的行功法诀,片刻之后,一缕缕宛若云烟一般灵动的蓝色匹练从他的身萦绕而起,仿佛云渺一般极为柔美的在木筒绽放了起来。

    丝丝入扣的笛音悄然而动,再配那美轮美奂的蓝色匹练,令宁静的深夜美的仿佛一副色彩独特的水墨画,尽管笛音没有什么特别强烈或者温和的节奏,只是一通乱吹,可还是令不少人为之眩目神迷。

    “哎呀,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木头还有如此音律造诣,他这是干什么呢?”林烈神情古怪的赞叹道。

    “嘘。”旁边的风绝羽立马加以阻止:“别吵,快看。”

    话音方落,只见木筒的蓝色匹练随着笛音开始散乱了起来,并同时改变方向,不再在木筒萦绕,而是一道接连一道的飞入到迷雾当。

    ……

    笛音响起的一炷香之前,雪银山庄里面,一栋风景别致、造型怪,犹如塔楼般的小楼,额头顶着一道最起码有两指来长直奔下鄂伤口的越幽澶,正老神在在的把玩着一块质地特别润泽的玉牌。

    小楼前的门口处,数名妇人带着几个四、五岁的孩童面带惧色待在院子里,虽然越幽澶并没有厉声可喝斥辱骂威胁,但显而易见的是,这几名年纪截然不同的妇人对其有着发自肺腑的畏惧之色,她们每个人护着一到两名孩童,表情充满紧张的打量着一脸奸诈的越幽澶大气都不敢吭一声,院子的间,跪着一名锦衣打扮的府弟子,正满脸怨愤的看着越幽澶,似有怒火在胸燃烧。

    而在小楼的门口处,摆放在两口巨大的红漆木箱子,箱子盖子是敞开的里面各种各样的玉器、铁器,在光线不算明亮的小院里熠熠生辉,投射出令人兴奋的光彩。

    这两口大箱子,都是雪银山庄积攒了多年来的宝物,早先是因为莫灵风做为圣君亲卫的时候,每完成圣君交待下的任务受到的奖赏和恩赐,里面大多数都灵丹妙药、法器符箓、还有许许多多有助于修行的小物件,足足有两百来件之多,而且这还不是整个雪银山庄的所有财富,更多、更大件的法器还被收藏在山庄的一处隐秘之地,但是越幽澶早在一个月前见识过了。

    此时的越幽澶正盯着两口红木箱子大流口水,虽然他一直坐在从客厅里搬出来的八宝金漆椅,但眼晴却始终没有离开过两口红木箱子,坐在椅子的越幽澶垂涎三尺的伸出手掌,轻轻催动神力本源,掌心产生强烈的吸力,将木箱子当一块质地纯粹、缭绕红色火光的宝石吸了过来。

    他拿着宝石在眼晴前端详了好久,也没认出此宝的来历,不由笑嘻嘻的问道:“此物火属性本源如此纯粹,本座却不曾见过,想必是碎乱星岛之物,叫什么名字?”

    院落,一名样貌姣好眼角却有些鱼尾纹的妇人表情阴冷的看着越幽澶,极其不情愿的答道:“此物名为火精岩,乃是迷雾北岸鬼火谷产出,三百年成一石,质地精良,可用来炼制火属性的法器,品质相当于极品灵宝玉髓。”

    “哦,这样东西看起来很值钱啊,居然有这么多,我数一数,好家伙,有六颗之多,你很富有啊?”

    越幽澶阴阳怪气的笑道,但那妇人却是说完一句之后,自顾自的把头扭了过去。

    随后越幽澶又问了几种没见识过的宝物,妇人也一一作答了,很是配合,但见其问起来没完,妇人有些恼火道:“山庄里尽是妇孺和老幼,阁下在九界山,怕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既然贱妾已经配合了阁下,还请阁下守住承诺,不要再伤人了。”

    妇人说着,表情悲切的看了看院外,距离小楼不远的地方,几个府下人神情哀伤的移动着几具尸体,当,还有一具襁褓婴儿的尸体身,摆在冰冷的地面,看着无的凄凉。

    的小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