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3章 星宿陨铁

    虚空无垠,风绝羽屏气凝息的躲在山石的后面已经超过快整整一个时辰了,可是石笋山外的余飞虹、缘生娘娘、魔钢、咸泽却是依旧留在石笋山之外,用强大的神识不停的扫荡着整片石笋山领域,那种感觉,好像要跟他死嗑到底似的。

    背靠在山峰上的风绝羽由于精神紧张而汗流浃背,心里不断的念叨着:进来啊,怎么还不进来?在外面等什么呢?

    可是无论他如何祈祷,余飞虹等人就是不就犯,老神在在的凌空而立,根本毫无反应。

    这就让风绝羽百思不得其解了。

    其实说起来,遇到余飞虹四人联手,风绝羽自信,自己也不是没有一战的可能,但这里毕竟是极乐仙境,没有十足的把握和可靠的机会就胡乱出手,容易引起一连串自己无法控制的情况出现。

    说实在,其实风绝羽压根不想跟余飞虹等人过多的纠缠,如果能跑,自然是上上之策,只要挺过了这一段,把血奴洞那边的问题解决掉,自己的计划就可以继续实施下去,并且根据他的判断,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带着上官若梦等人一同离开。

    可是天不从人愿,因为上官若梦得罪的余飞虹,居然报仇不隔夜,联合了魔钢和咸泽准备置自己于死地。

    要是动手,石笋山这边绝对是一块宝地,总比空旷的极乐西天空间要好的多,然而这帮人不进来,他也是没有丝毫办法。

    想来想去,风绝羽也没有意识到对方不进来是因为山中的空气有毒,见到余飞虹等人无动于衷,风绝羽暗想,是不是这帮家伙没有找到自己的踪迹,也怕进来被偷袭呢?

    这个念头闪过,风绝羽决定再大胆一些,现身勾引一下余飞虹,万一他们上当了,自投罗网,那自己可能要省力的多。

    想罢,风绝羽深吸了口气,嗖的一声从山峰后面飞了出来,但他没有离开石笋山,而是往空中飞了一段距离,稳稳的靠在了山峰上,使余飞虹等人能够远远的看见他。

    “出来了,那小子在那……”

    风绝羽大胆现身,同时被眼尖的咸泽给瞄到了,他顺手一指,余飞虹、魔钢、缘生娘娘同时露出仇恨之火。

    “臭小子,好大的胆子,他还敢出来。”魔钢咬了咬钢牙,抬手就把那副黑色的拳套给带上了,之后从背后取出那柄紫铜大剑,再露出一身暗金色的宝甲,瞅着无比的威风,作势就要往前扑去。

    而这时,风绝羽伸出一根手指,远远的对着众人勾了勾,意识是你们有种的话就过来啊。

    这个挑衅的动作让咸泽和缘生娘娘也是愤慨不休。

    “混账,他根本就是在轻视我们,不行,我忍不了了,我要去杀了他。”咸泽手持薄翼双银钩,身后浮着那座百环铜塔,塔身上钢环叮当撞动直响。

    “别动,他这是在引君入瓮!”余飞虹一看,格外机敏的出言阻拦道:“他进去已经一个时辰了,而且知道后面是西天乐土而不敢轻易进入,又被咱们四个堵死在石笋山,哼哼,这个王八蛋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跟他制什么气,谁都别动,就等他出来,他现在已经吸食了一些的星宿陨铁的毒气,再过一会儿,毒气攻心,就算他生有双翅,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余飞虹胸有成竹的说着,眉稍往上一挑,竟是唤来一朵乌云,老神在在的坐在了上面,一点进入石笋山的想法都没有。

    咸泽闻言领会,阴测测一笑道:“我明白了,护法大人这是等着他自取灭亡呢,哈哈,这样也好,省的咱们再动手浪费力气了。”

    “可是我真的想亲手把他的脑袋拧下来啊。”魔钢痛恨交加道。

    余飞虹嘿嘿一乐道:“魔钢老弟,你急什么,机会总会有的,你以为他现在出来挑衅我们是为了什么?我告诉你,他比我们还要着急呢?他知道里面有毒气,一定会使出浑身解数抵御毒气侵体,很是耗损真元,他想用激将之法引我们进去,好伺机逃跑,咱们偏偏不能让他如愿,再待一会,毒气攻心之后,他肯定待不住会冲出来,我们得好好调息一下,以防止他鱼死网破。”

    “原来是这样……”魔钢闻言,终不再愤怒,反而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弧度,冲着对面的风绝羽道:“臭小子,你别想用激将之法迫使我们进去,有种,你自己出来啊。”

    石笋山群中,不了解内情的风绝羽一看四大高手纹丝没动,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这帮王八蛋,竟然不上当,好,既然如此,本公子就不奉陪了。”

    一看余飞虹等人确实没有进来的意思,风绝羽也不打算多停留了,后路被堵了,前路还行不通吗,反正这里只是九界旗领域,估计就算是有西天精魄也只有乾坤前期的修为吧,那我要是再往里面走呢,是不是还有十界旗,至多西天精魄的修为也就是乾坤中期,难对付就难对付一些,总比被三个乾坤大圆满的强者合力围剿。

    有了这个念头,风绝羽一声没吭往山下掠去,落地之后,就专门往阴暗的角落、犄角旮旯里面钻,速度快比闪电。

    “他又回去了?”石笋山外的四人看见风绝羽露了个头又回到了石笋山内,顿时全部懵比了。

    “他这是几个意思?他不怕星宿陨铁?”

    “陨铁之毒无色无味,发作时间极长,三个时辰之后才会发作,可能他不知道吧。”

    “怎么可能?仙境中人,还会有人不知道陨铁之毒的厉害的吗?扯什么鬼淡啊。”

    魔钢和咸泽被风绝羽一波诡异的操作弄的无比懵圈,怎么猜也猜不出风绝羽的想法,他们哪里知道,那所谓的矿中藏毒在九界山实在是太少见了,饶是风绝羽手段通天、聪慧过人,也不可能想到一些矿石中还藏有剧毒。

    当然,这也是星宿陨铁的特殊性,其实石笋山群就是开天辟地时一块巨大的陨石从上层空间陨落到宏图大世形成的,否则也不可能有如此畸形怪状的山体,只是星宿陨铁必须从山体内部提取提炼,山体岩层表面几乎见不到陨铁本质,而这种陨铁又可以透过地壳缝隙散发一种奇异的气体,与空气混合会有剧毒,尤其影响神力发生变质,大幅度的降低本源神力的精纯程度。

    说到底,这种剧毒短时间内不会致命,但绝对会影响一个人的修为在短时间内降低许多。

    而且星宿陨铁之毒发作时间是三个时辰,在这个三个时辰之内,不会有任何不适的反应,所以风绝羽根本就没有意识到。

    “哼,依本座看,这个小子是在故弄玄虚,他故意不出来就是想引我们进去,你们难道没有发现吗?他看见我们就跑,说明我们四人联手,他没有任何胜算,除非我们也中了星宿陨铁之毒,他才有搏之力。”余飞虹压根想不到风绝羽并不属性仙境,故作高深的分析道。

    魔钢和咸泽听完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道:“如此说来,我们就更得多加小心了,防止这个家伙逃之夭夭。”

    “说的没错,他越是不出来就说明他越是心虚,咱们得打起十二分精神。”修为最弱的缘生娘娘沉声道。

    言罢,四大高手就等了起来。

    可是他们哪里清楚,风绝羽根本没有出去的打算。

    当然,如果能利用心计引诱余飞虹四人进来自然是最好的,他在山中奔行游逛了将近半个时辰,一看余飞虹等人无动于衷,索性再不理会,往极乐西天的更深处掠去。

    偌大的石笋山群仿佛极乐西天的两域交界,深入大山之后,便一望无尽,风绝羽又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就只能在山地中不断改变轨迹。

    他的速度一点都不比飞的时候慢,也会时不时的使用瞬移来改变自己的方位,但跑着跑着,风绝羽发现这片山地中根本没有别的草药矿石,只有一些表面犹如磨砂般质地的黑色矿石,丝毫光泽没有的掺在岩层之下。

    “大片的矿石地带?”风绝羽跑着跑着,放慢了速度,跑近那些露出地表的星宿陨铁观察了起来。

    但他没有用手触碰,虽然感觉到此类矿石可能价值极高,可毕竟现在是逃命的时候,不能随便惊动矿石中的西天精魄出来跟自己纠缠。

    “这里有,那里也有,这种矿石到是不少啊,墨陵在仙境中待了几万年,为什么这里的东西没有被挖掘干净呢?”风绝羽想着,由于追兵正在外面守株待兔,他到也乐得清闲,再往远看,茫茫的一片浮空中的偌大荒原宛若庞然大物无人问津,思前想后之下,就决定先不理会,先往那片荒原看看再说。

    ……

    当他准备深入极乐西天的时候,怡冰研风驰电掣的离开了极乐西天,进入了西天谷,并利用传讯符找到了罗凶和暮雪二人。

    “我问你们,九廊坞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有人想伤害若梦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