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2章 生路

    这是风绝羽和褚祥渊第一次见面,但似乎冥冥中自有天定,二人之间,貌似早就被这段血仇关联了起来。

    看着利用传讯玉符使出了大手段弄出类似法外化身的人脸,风绝羽心里就咯噔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对头。

    目光扫过褚祥渊那悲愤交加的面孔,风绝羽忐忑的同时一股邪火冲向脑顶,站起来当仁不让道:“褚祥渊,是你的外孙先动的人,他想杀人越货,老子杀他就天经地义,而顾中堂的死和大玄宗的那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都是因为这件事而平白无故的送了性命,这怪不到我头上,要怪,就只能怪你们太跋扈、太嚣张。”

    风绝羽一字一句的说着,用手指着褚祥渊的人脸道:“不过你要杀我,那是做梦,我今天就告诉你,你敢来找我,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别看你是道武无上境,老子照样有办法,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风绝羽一番霸气怒怼,看的褚祥渊怔怔出神,良久之后,他才放声大笑道:“好好,臭小子,你好大的口气,老夫倒要看看,你是如何让老夫死无葬身之地的,小子,既然话挑开了,你敢不敢报上你的大名。”

    “老子风绝羽,北渊星修行者,我就在这等你,你来找我吧。”

    风绝羽说完,隔空一掌,直接将白雾打散。

    ……

    万里外,褚祥渊身形一晃,手中的玉符不受控制的炸掉,他脸色阴沉的看着手里碎成粉的玉符,脸色气的通红酱紫。

    “风绝羽,好,好,好……好生狂妄的小子,老夫非让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不可。”

    褚祥渊说完,往宽大的斗篷里一缩,直接施展大挪移神通,一步踏出,刹那间横空挪移出数十里之遥。

    道武境的大挪移神通,一旦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那就不是几百丈了,而是以里地为准,甚至有的修行者,实力达到极为可怕的地步,一个大挪移可以达到数十里、数百里,甚至于数千里,速度快的不可思议。

    褚祥渊,在身上有伤的情况下,全力施展大挪移神通,往风绝羽所在之处掠去。

    ……

    与此同时,风绝羽站在山丘上,眼神望着半死不活的吴老,气的心头发慌。

    “妈的,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我是真不能留你了。”

    “别……别杀我……别杀我……”

    吴老一看风绝羽杀心决绝,心中一乱,挥手求饶,但风绝羽此刻已经没有耐性,心神一动,两把神剑分别插进了对方的脑袋和小腹处。

    吴老的元神和金身,瞬间破灭,死得不能再死了。

    满怀愤怒的杀了吴老之后,风绝羽将尸体挑了起来,百宝袋等宝物一律收起,随后挥剑在吴老身上的衣物剥掉,露出光溜溜的上身,他想了想,竖指掐诀,祭出剑气,在吴老的尸体上连划了数十下,接着才把尸身挂在了树上。

    紧随其后,他掏出了墨行海死前带着的那块隔界传神玉牌,紧紧的握住,将一道神识打入其中。

    做完这一切,风绝羽根本没按照他跟褚祥渊约定的那样,留在原地,而是飞快的离开了现场。

    ……

    一个时辰之后,一团黑影诡异的飞到了悬挂吴老尸体的大树下,黑气一散,褚祥渊露出真身。

    站在树下,褚祥渊大步流星的走向尸体,当他看到尸体胸前血淋淋的几个小字之后,就气的浑身发抖,骂了一句:“狡猾如狐、胆小如鼠……”

    只见吴老的尸体上,刻着血淋的几个小字:“褚老狗,想找我,没门……”

    原来,风绝羽压根就没想过在此处等着跟褚祥渊一分高下,而是故意耍了个心眼,想气一气褚祥渊。

    他和大玄宗的不解之仇,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风绝羽自然不会傻到待在原地等死。

    不过褚祥渊也没有绝望,看完尸体上的留字之后,他马上翻出一块寒跋玉,对着里面说道:“你报恩的时候到了,你在哪,我去找你。”

    对面很快传来苏长山的声音:“你找到真凶了?我告诉你,这一次,你不能乱杀人,如果你不听,老夫绝不再帮你。”

    “快来吧,没有你,我找不到他。”

    “等着我。”

    幻墟某地,苏长生收了寒跋玉,恶狠狠的冲着寒跋玉道:“我是欠顾中堂的,褚祥渊,咱们两个这是最后一次见面,唉。”

    一声叹息之后,苏长生拔地而起,施展大挪移离开。

    而这时,褚祥渊也背起吴老的尸体,朝着约定好的地点飞去。

    两大强者,终将会面,而风绝羽能否逃过此劫,尤为可知。

    ……

    幻墟东界某地,风绝羽躲在一个山洞,揣摩了半天,终于将隔界传神玉牌取了出来,投放到山洞的墙壁中去。

    良久之后,隔界传神玉牌分出一道红光,将墙壁变成通红的晶石体,接着,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墙壁之上浮现而出。

    “墨行海,你好大的胆子,连本宗的话都不回了,你到底在干什么?”

    风绝羽看着隔界传神玉牌,心中触动,咬牙想了半天之后,方才忍气吞声的回道:“阁下可是北渊寒山宗的宗主?”

    “嗯?”模糊人影微微一愕,反问道:“你是谁?墨行海呢?”

    “他死了……”

    “什么?你到底是谁?为何杀了墨行海,我告诉你……”

    寒山宗的宗主激动之下,便要责问,风绝羽连忙摆手打断道:“这位宗主大人,墨行海不是我杀的,不久之前,在下还跟墨行海墨道友同生共死过,您可还记得?”

    “你……”寒山宗主一愣,道:“你到底是何人?”

    “不久前,墨行海曾经与其师妹找了两个无意间被卷入幻墟的域外修行者,我就是其中一个,当时我们准备打探幻墟的虚实,搜集天材地宝的出处和位置,大约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们就遇到了紫阳星的修行者,不幸我们被围剿了,在下侥幸逃出,但是墨兄和颜沐姑娘却惨死于紫阳星修行者之手,我们搜集到的天材地宝也被人抢走了大半,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临死之前,墨兄将此牌交给在下,希望联络宗主。”

    风绝羽半真半假的一口气将墨行海的遭遇说完,便闭着嘴等待下文。

    隔界传神玉牌里面的寒山宗主沉默了片刻,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万一墨行海是你杀的呢?”

    风绝羽之所以联络北渊星的修行者,无非是因为自己出不去,迫切的需要传送令牌,所以心里很急,无奈之下,就决定暂时投靠北渊星,先弄到一块传送令牌再说,这才联络起寒山宗主。

    他心里很急,而对方的不信任又让他非常恼火,于是低声吼道:“宗主大人,在下若是杀了墨行海,大可以就此离开,何必非要自投罗网呢?更何况,墨行海曾经答应在下,如若帮助北渊星取得幻墟境内天材地宝的位置,就可以获得太和青录丹一枚,这件事,宗主大人应该还记得吧。”

    寒山宗主一听,语气松缓了许多道:“没错,本宗的确答应过行海,会给予帮助本宗之人,一枚太和青录丹,看来你真的是他找的同伴了,我问你,我让行海打探天材地宝的位置和青瑶佛果的下落,你们可有收获?”

    风绝羽一听,心中就气的骂娘,从这番话中,他听出寒山宗主对墨行海的生死并不关心,他只关心宝物所在。

    他忍着怒气,情绪不高的回道:“宗主大人,青瑶佛果何等棘手,若真能找到他的下落,恐怕在下早就死无全尸了,不过经过这些年的准备,在下到是摸清了整个幻墟大量天材地宝的方位,如今已经绘成地力,存放在玉简之中,准备送给宗主大人。”

    红晶石壁之上,寒山宗主呵呵一笑道:“行海、颜沐已死,你大可以拿着地图离开,收集大量天材地宝,为何还要找到本宗呢?”

    风绝羽心里不爽,暗骂寒山宗主谨慎狡猾,连忙用着悲愤的语气道:“因为我得罪了紫阳星的修行者,而我本身,也是紫阳星的人,如果早知道紫阳星的人来的这么快,我不可能答应墨行海的要求,跟他同行,但是我们遇到紫阳星的人之后,明明我已经表明了身份,可是对方依旧要杀我后快,无奈之下,我只能逃走,墨行海说过,如果我加入寒山宗,就可以去北渊星修行,紫阳星这,我得罪了不能得罪的大人物,肯定待不下去了,所以,我只有一条路。”

    这话说完,风绝羽也是心中忐忑的,因为这些话里面的所有角色,都不是他,有一部分是共允,他把这些发生的事件串联在一起,想出一个接近完美的噱头,目的是为了打消寒山宗的疑虑,成功获取传送令牌,并且在褚祥渊追杀他的这个节骨眼,要是能混进寒山宗的队伍里面去,那他就有了安全的保障。

    说白了,风绝羽正在给自己找一条生路。

    一席话说完,风绝羽就等待对方回话了。

    而不久之后,寒山宗主经过深思熟虑后,终于给出了回复:“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幻墟东界某地!”

    “你等着吧,北渊星的人,马上就到,千万保护好自己……”

    “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