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5章 紧追不舍

    深渊上方,青黑色的极阴潮汐凶猛泛滥,好像一股巨大的雾潮,在深渊中上下翻腾。

    风绝羽和褚祥渊全然看不清对方的站位和角度,只能凭借着双方身上涌起的神力波动来辩别彼此之间的位置,直到飞剑一出,洞中亮起了光华,二者方能略微看到对方的样貌。

    六星冲月形成的钩形月之神符威力极大,银月闪没一掠,褚祥渊的脸色就变了变,心下微微惊骇起来,这小子用的是神符吗?

    心中狐疑闪过,褚祥渊根本不躲,体内神力涌现的同时,右手猛的往前一抓,一只化形大手居高临下压落而来,一把抓住了钩形银月。

    两大神通空中较力,无数仿佛白莲的火星四溅而起,月之神符没撑过一息便被褚祥渊掐灭,但神符之威却是将褚祥渊震退数步。

    “好小子,有点手段,难怪师叔拦不住你……”

    褚祥渊脸上阴气翻涌,左袖袍管呼动,浩然动荡的罡气化为澎湃巨潮压向风绝羽,这片罡气,迅速变成白色的雷球,大面积的铺散而来,密布成一张雷球之麻,听从褚祥渊的号令。

    空中的褚祥渊隔空一点,无数白色雷球随之移动了起来,左忽右闪,成群结队,密密麻麻的朝着风绝羽身上砸了过去。

    二人一追一赶,直至此时交手,风绝羽才看出些许的端倪,这个褚祥渊是一个精通雷系属性本源的高手,操控雷霆之力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而且他用的一种特殊的雷电,雷霆为白色,威力似乎比正常的青雷、紫雷更强一些。

    放眼整个天河星界,太多的奇人趣事令人眼花缭乱了。

    雷系本源严格来讲属于木系本源一脉,因有异变而发生转化,但雷系是木系本源一脉最具攻击性的一种本源,一旦修炼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就可以大大提高杀伤力,而当修行者的修为进入返璞归真之时,杀伤力更加可以呈直线提升。

    褚祥渊点指隔空操纵雷球围剿风绝羽,犹如布下一座强大的法阵,刹那间就把风绝羽困在了巨山之中。

    看着前后左右头顶脚下都是电光闪烁的白色雷球,风绝羽双眼泛起了阴冷的雾气,二话不说,催动神识,双手接连法诀变化,一个个黑点从指尖中飞出,打出了三道法诀。

    这三道法诀,正是陷字阵符。

    第三金身顺利凝化之后,风绝羽就拥有了鼎盛周天的神通,这种神通对于神识力量的提升幅度极大,如果拥有鼎盛周天之前,他断不敢轻易使用陷字阵符,因为陷字阵符随便使用一次,都会极大的消耗神识力量。

    不过有了鼎盛周天之后,这种局限性就变得微乎其微,到不是说风绝羽神识变得逆天,但连续使用几次陷字阵符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陷字阵符打出,三个黑点顷刻间就化作了三个直径约达数米的黑洞。

    满布在空中的白色雷球噼里啪啦的落下,竟有大半被黑洞吸了进去。于黑洞深处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爱奇文学i7wx. !…更好更新更快

    褚祥渊的修为非常可怕,即使大半白色雷球落入黑洞之中,雷球与空间乱刃的碰撞,依旧产生了可怕的冲击力,从黑洞疯狂的溢出,山中巨洞内,一道道环形涟漪冲撞散开,震的山腹颤抖、摇摇欲坠,一些碎小松动的石块,不断从山壁上滚落,并激起了大量的灰尘,与青黑色的阴气潮汐合而为一,无尽的泛滥。

    山中洞府,巨大深渊,黑沉沉的被青黑色的阴气潮汐弥漫的,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但随着大量的白色雷球与空间乱刃发生碰撞之后,三个黑洞洞口,同时涌出青白二色交替的白光,白光中还带着密密麻麻闪烁的电流,将整个可以深渊腹口变成了一片青白两色的雷光电波。

    “滋啪!”

    天地元气和神力波动的激情碰撞,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密集裂爆之声,恐怖的气息弥漫,山洞的风势变得更加凶猛。

    风绝羽和褚祥渊都没想到神通的碰撞会产生如此可怕的后果,风绝羽的身形持续坠落,速度猛增,身体几乎控制不住。

    犹如一颗炮弹一般飞速降落的风绝羽心中越发的阴寒,这个褚祥渊的身手实力跟陌西城比起来也不遑多让,看来要逃过此劫,难如登天了。

    心情忐忑着,风绝羽就没去驱散雷电光波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反而借着这股力道,果然往下方瞬移了出去。

    同一时间,人在深渊腹口的褚祥渊也被雷电光波引发的风潮强行逼退了一段距离,但他不是坠落,而是向上方飞去,不经意间跟风绝羽之间的距离拉开了老远。

    褚祥渊瞪着眼睛,全然一副不可思议之色,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透风绝羽为何会逃出他这秘术神通,难道此子身上有什么法器不成?不对啊,这是阵符?什么样的阵符威力居然如此强大?

    暗暗心惊着,褚祥渊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堪,隐隐感觉到风绝羽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远,晃动着肩膀就要追上去。

    而这时,苏长山才匆匆赶来。

    苏长山后到,不是因为他的速度比不过褚祥渊,实在是被山洞的景象有点吓倒了,那高大宽敞的蛇形通道,到处都是鼠尸和人尸,地面上残留的幻墟灵水的痕迹,也十分明显,所以他在外面逗留了一会儿,直到听到里面打了起来,才匆匆的赶了过来。

    苏长山一道,视野便被一片刺眼的白光所侵袭了下来,让他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睛,随后看见褚祥渊,开口疾问:“怎么样?抓到了?”

    “没有,这小子很难缠。”褚祥渊一向自负,但眼前的局面不得不让他对风绝羽的身手产生了一丝丝的错愕。

    苏长山没有看到之前发生的种种,闻言一怔,咆哮道:“难缠?褚兄,你道武无上境的修为,那小子不过刚刚进入道武初窥,再难缠,你也该抓住他了啊?”

    褚祥渊一听此言,心中不悦,皱着眉回头看了苏长山一眼,冷声道:“少废话,你行你去试试。”

    苏长山愣了一下,旋即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问题,顿时缓和了一下,但还是很急道:“褚兄,大玄宗的仇,该你来报,不过你若需苏某,为了顾宗主,在下也不会袖手旁观。”

    苏长山的意思有点含糊,但褚祥渊能听懂,他这是觉得自己一方一个道武无上、一个道武精通,要是联手对付一个道武初窥,那就太丢人了。

    褚祥渊闻言一笑,道:“大玄宗的仇,还轮不到你,不过防止此子再次逃脱,还需要苏兄帮忙,给我盯住他,你的闻风魔犬很不错。”

    提到闻风魔犬,苏长山就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他之前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第二只闻风魔犬的气息消失了。

    认主的灵宠他都感应不到气息,说明已经被杀了,而且能杀魔犬的人,除了风绝羽,绝对不会有第二个。

    “闻风魔犬被杀了?”褚祥渊听到此言也是一惊。

    “肯定是刚刚跟倚门星的修行者发生口角的时候,闻风魔犬上山被杀的,我警告过你,不要陡增事端,你就是不听,害我白白损失了一只魔犬,你可知道我弄到这三只魔犬多么的吃力,如今损失了两只魔犬,我真是亏大了。”

    苏长山怨声载道,听的褚祥渊不厌其烦:“别说了,事已至此,倘若让那小子跑了,岂不是更吃亏,你的损失老夫回头补偿,跟我把那小子揪出来。”

    “来都来了,我还能退吗?”苏长山心情极是厌恶的回了一句,跟着褚祥渊就发足狂奔,一口气追到深渊下方。

    此时山中腹地大雾蒸腾,绝品极阴之地罕见的阴气潮汐已经泛滥成灾了,先前二人激战数招照亮山中的地形,却因为深渊过深,而看不清楚地貌,等到褚祥渊和苏长山追下去才发现,深渊下方,宛若一条河谷四周,到处都是高大的洞口。

    这深渊的下方,光是山洞就有将近数百个,地势之复杂无法言喻,地域之宽广也是令人匪夷所思。

    千百年来,没有人能说的清幻墟是怎样形成的,有关于空间崩灭的说法众口相传,渐渐的才形成种种传说,但有一点,是天河星界诸多老怪物众所周知的,那就是幻墟空间初时形成的地域不大,但随着空间稳固之后,领域范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扩张。

    究竟能扩张到什么地步,从来都没有一个标准。

    然而此时的巨山中腹地的地貌却是让褚祥渊和苏长山两个知名老牌强者隐隐意识到此处幻墟空间非同凡响了。

    一座巨山,光是腹地一个深渊就占地数里方圆,其间山洞无数,四通八达,可见这幻墟空间要远远超出世人的预期了。

    山腹下,褚祥渊深受阴气潮汐的影响,已经很难捕捉到风绝羽的气机了,莫名有些着急的他冲着苏长山吼道:“苏长山,还有一只闻风魔犬呢?”

    “唉,老子这次算是亏大发了。”苏长山哀怨的叹了口气,将最后一只闻风魔犬唤了出来。

    手机端  m.om  无广告xin 81zhong wén xiǎo shuo wǎ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