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6章 难解难分

    其实在修真界,大部分顶尖强者,尤其是道武境的这一类人,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掌握着一些可以借助空间法则能力的强大神通,而这,正是道武境强者的特点。

    空间法则的力量,远远大于本源的力量,用的好了,可以毁天灭地、可以翻云覆雨。

    几乎所有的强者都不可避免的在空间法则上面下苦功,因为这就是道武境强者的特色。

    充足领略了空间法则的玄妙、勤奋刻苦的领悟空间法则的力量,由此而步步高**到的境界,就是突破神境时的武破飞虚。

    而不管是人,还是神,一旦习惯了某种力量之后,就很难再舍得抛下,正因为如此,当一部分力量被禁锢之后,很多人都会变得手忙脚乱,甚至会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困境。

    卢九能摆下禁界法阵,并非毫无来由,他非常了解一个强大的道武境需要什么,所以专门在这方面下了很大的功夫。

    通玄的禁界法阵可以禁锢空间法则之力,让许多神通,无法使用。

    果然,当风绝羽知道自己陷入禁界法阵之后,整个人瞬间变得不好了。

    起指掐诀,水阵符、陷字阵符、包括阵法无名全部失去了对空间之力的感应,风绝羽的心再次沉入了谷底,同时其脸色变得也越来越难看。

    水阵符、陷阵符、阵法无名,全部都是他的拿手好戏,现在因为一个禁界法阵就失去了效用,风绝羽自然倍感头痛,好在这个法阵的结界称不完美,一番思量之后,他决定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好好的跟卢九和方掣周旋。

    打定主意,风绝羽单手握住天坠剑,起臂、运诀、出剑,一气呵成,昏暗峡谷裂缝,阵阵潮汐声隐约奔绝而起,刹那间,近万道剑气,从天坠剑中喷薄而出,声势浩大的涌向卢九和方掣。

    “呵,这小子的武技还不赖,看来他知道禁界法阵的厉害,这是打算狗急跳墙了,我来会会他。”

    神经大条的方掣一看对方跟自己比拼武技,顿时来了精神,飞转腾移间,他伸手握住云黄大剑的古铜剑柄,魁梧的身材猛的往前急冲了两步,双手持剑高高举过头顶……

    “小子,看我斩岳剑法。”

    修行者武法双修,武技、神通相辅相成,方掣并非无脑修行之辈,在修行的天赋和造诣上,堪当天才二字。

    他双手持握云黄重剑,闪电般的对着风绝羽连劈数下,威力巨大的剑气,第一道起初便有数丈余长,数道这后,剑气长达近百丈,比起风绝羽在白江观潮练剑而悟出的万道剑罡,看着还要声势骇人。

    而其威力,也是非同凡响。

    密集如雨的剑气形成瓢泼之势到了近前,方掣却不退不闪,奋力挥剑,如此数下之后,一道道剑气笔直而干脆的将剑潮一分为二,杀气腾腾的冲了进来,抡起块头隐约堪比其身材的云黄重剑,朝着风绝羽的脑袋横切了过来。

    风绝羽反应极是灵敏,看到剑光一闪,连忙低头闪避,错身让位,闪电般的横移数步,随后剑身往方掣腋下软肋递出猛刺。

    重逾千万斤的天坠剑重剑,带起一道乌黑亮光,眨眼间到了跟前。

    与此同时,他心念发动,神识驾驭下的白虹剑,飞快的射上高空,然后精准无比的奔着方掣的头顶落了下来。

    两把神兵,一心二用,风绝羽毫无不适之感,反应之敏锐,称得上灵动至极。

    “叮叮当当……”

    武技的较量由此开始,云黄大剑和天坠剑的交锋不断传出激烈的金铁交鸣之声,与此同时,白虹剑不时的会以陨落之势,给方掣带来强而有力的打击,一番急打之下,风绝羽非但没落下风,反而步步为营,渐渐占取了先机。

    别看二人打的快,其实较量发生的一念之间,几乎就是一瞬之后,方掣的优势全然被风绝羽吞站。

    不远处,腾出手来的卢九看着荆棘丛中风驰电掣的二人,心中暗骂了一声愚蠢,不分由说,加入了战团。

    “喝!”

    从背后飞来的卢九擅长使一些阴损的招术,基本上躲着风绝羽的视线,抱着玉尺狠狠拍来一记。

    风绝羽往左侧一躲,玉尺上一道大符突然窜出,横着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砰!”

    一记闷记之后,风绝羽身子趔趄的往后退了数步,脚尖方才在荆棘丛的叶尖上站稳。

    卢九瞳孔一缩,眼中暗暗闪过惊讶之色,不过这般表情瞬间被浓浓的凝重所取代,快速向风绝羽面前驰近,顺势又是一尺。

    这次,风绝羽长了记性,尺身还未落下之际,天坠剑脱手而出,宛若游龙一般在玉尺上连撞数下,震的卢九也是虎口发麻,连连后退。

    但与此同时,玉尺上的大符不断飞出,一旦出现,迎风便涨,仿佛如影随行一般,死死的跟着风绝羽不放。

    双手空空的风绝羽并没有退缩,双眼含煞的闪转腾挪,《真武圣截体》和《帝道命宫》交给第二、第三金身同时运转而起,体表被一层浓烈的赤玉金气牢牢包裹住,好像镀了一层异常坚硬的金漆。

    两大体术加持之下,风绝羽的鼎盛周天在体内疯狂的运转,无论大符出现多少,他紧握双手,全部一拳一拳将符箓击飞。

    轰鸣之声不绝于耳的峡谷裂缝下方,风绝羽就像一个以一敌万的不世杀神,全然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是否扛下玉尺的攻势。

    以肉拳拼法器,还是修真界至高无上的承神之宝,这般景象,根本是前所未有,莫说远在天河星界角落中的宏图大世,即使是天龙、白寅等四级修真星,像这般肉身防御力量惊人的家伙,也是屈指可数,并且百万年难得一见。

    “好强的肉身防御,没看出来,他还是修炼体术神通的行家。”

    云黄大剑舞的密不透风的方掣,和卢九双重夹击之下,一点点扳回了劣势,此二人相交多年,配合起来默契无间,曾经站胜过道武精通境的高手。

    而自以为风绝羽在已方二人手底下撑不过几招的方掣在亲眼看到风绝羽一双肉拳使的虎虎生风,无视玉尺和云黄大剑之后,便震惊的无以复加了。

    无独有偶,卢九的脸上也渗与了细密的汗珠,汗珠连成串,在体力不断消耗之下,顺着两侧脸颊源源不断的落下。

    三人相遇,已经有一炷香的时间了,而在这炷香内,三人几乎是穷尽了毕生所学,打的你死我活,体力和神力乃至神识的消耗都十分巨大。

    不过卢九和方掣认识多年,心里自有一套合击的本领和默契,这是风绝羽远远比之不上的,这也是为什么,风绝羽迟迟不肯出动凄焰刀魄、绝天霸焰刀这等杀招,毕竟使用杀招的时候消耗极大,万一不成,便容易陷入更加艰难的境地。

    饶是如此,卢九还是被风绝羽一身的本领震惊的渐渐收起了轻视之心,开始认真对待了起来。

    玉尺和云黄大剑来云往复时,风绝羽身上中了数剑,但这一次,他没有像之前那般,血肉横飞、流血不止,反而中了这几剑其中有一半以上都没能刮破他的皮肤。

    鼎盛周天形成之后,风绝羽的肉身力量越发的强横,现在就是同境强者使用三流承神之宝,也未必能次次伤害到他,若非用上全力催动神器,想单凭三流承神之宝就破坏他的防御,那是全然没有可能的。

    而这,才是体术神通修炼到极致的最大妙处。

    修真者,在凡人眼里,就是杀人的兵器,而在修行者眼里,身体若能媲美承神之宝,那才是真正的大杀器。

    风绝羽已经在这条路上披荆斩棘,并找到了未来的光明。

    而人世间,很少有修行者会走这一步,因为人体天生孱弱,即使有很强大很神秘的秘籍提供他们修炼,也未必人人都能取得风绝羽这样的成果。

    卢九心中震撼、方掣同样难以置信,二人迂回来往于风绝羽身侧,一招一式快的只剩下残影,各种招式都试了一遍,但却一直没有找到风绝羽的漏洞。

    三人激战缠斗,杀的难解难分,看似倾尽了全力,实则又不然。

    最起码,风绝羽对卢九和方掣的评价要比眼前发生的可能还要更高一分,因为这个时候,别看他疲于应对,对方二人也是千方百计的想要将他致于死地,但事实上,风绝羽通过二人每次出手的气息流动,以及轻重缓疾进行了细心的分析,发现此二人还没有拿出全力。

    又过了几招,风绝羽大抵上明白了,同时目光也阴沉到底,此二人看似拼尽全力,实际上只要细想一下就知道,他们除了玉尺、灵锤还有云黄大剑,就没再拿出什么了不得的宝贝,这说明二人还空有余力没有使出,之所以如此,无非是想探一探自己的底细罢了……

    ……

    同一时间,山崖上方某种,那个手持牛叉的半身修行者急的火烧眉毛,已经围着峡谷裂缝转了好几圈了:“这群王八蛋,打架到别的地方去打,跑到老子的地盘打什么。”

    修行者眼晴直勾勾的盯着禁界法阵,同时目光放远,在昏暗的峡谷下方,几处绿油油的荆棘植物已经开始呈现出了枯萎的迹象,那修行者心中生出懊恼之感,心中骂道:当初就不应该把它埋在这,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