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9章 鹬蚌相争

    山石前萧音音听完萧夫人的讲述,已是哭成了泪人,俨然萧夫人不打算抛弃萧别离自行离去,而是把如此重要的事交托给了萧音音,可是萧音音哪会独善其人自己逃走,抽泣不已道:“娘,我不要,我要跟你和爹在一起,我们一起走,别管那些人了。”

    修者自私,素来正常,这萧音音也不能免俗。

    萧夫人急叹了一声道:“傻孩子,现在不是认性的时候,你想想,如果你父亲跟我们走了,毗元和琴绝能不发现吗?万一他们知道我们手里的辟界石这样的宝物,引来了黑狱六鬼而知情不言,他们会怎么想?到时候他们定会弃我等于不顾,那时,你爹就真的完了,现在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底细,一定会全力相助,这样一来,你爹和我还有和合岛,还有生存下去的希望啊。总之,你马上走,等我们的消息,快走……”

    萧夫人说完,不再给萧音音说话的机会,用力将萧音音往里面一推,就要关上山石洞门。

    可就在这时,几道冷光突然从两侧杀了出来,不约而同的掠向山石洞口。

    这几道冷光气势压制的很低,不过出现的瞬间,风绝羽就察觉到了不压于法相境的修为,他忙分出神识仔细观察,忽然看到了其中一人。

    “许冒春?”

    风绝羽瞳孔一缩,千算万算,萧别离就是没算到来此的散修各怀异心,这下萧家母女麻烦了。

    虽则如此,风绝羽只是感叹了一下,可没有半点出手相助的想法。

    原因无它,只因为修者自私,说到底,这是他们萧家的事,刚刚自己没有出手直接将萧家母女灭杀就已经很不错了,还管别人闲事做什么,而他之所以跟到这,也是想看看能不能得到辟界石。

    风大杀手自诩不是什么好人,不会做出趁人之危的事,不过要是混水摸鱼那就不一样了,所以他在等。

    结果还真让他等来一个机会。

    许冒春没有离开,其实早在风绝羽拒绝他之后,他就又找了两个心怀叵测之人,三人暗中一商量,就进来到和合岛寻宝了。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和合岛上有辟界石,他们是奔着阴阳双修果来的,结果三人潜入岛内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藏宝之所,正愁苦无良策呢,萧家母女突然出现了。

    暗中听到萧家母女谈话的内容,三人顿时喜形于色。

    这三个家伙都属于胆小怕事之辈,又贪婪无比,尤其是许冒春,若不是害怕被萧别离发现,他也不可能怂恿了两个同阶好手前来探宝,乍听洞内除了阴阳双修果还有一种叫做辟界石的宝贝,三人喜不自胜,本想着萧夫人离开再跟进去杀了萧音音夺宝而逃。哪曾想这个时候萧夫人打算关上洞门。

    那哪成?

    洞门要是关上了,没准就进不去了。

    于是三人同时现身,向萧夫人发起了偷袭。

    自此风绝羽算是见识了什么叫阴险诡诈,这三个家伙同时扑出来,谁都没有吭声,一道剑芒、一记棍影,还有一件看不出形态的青色光影同时掠去,直接封锁了萧夫人所有去退之路。

    连招呼都不打一声,这三人够狠。

    只是萧夫人也不差,临危的反映极其到位,见洞口生出异变,她慌忙祭起了圣甲,与此同时,两道红菱般的霞光豁然出现。

    红霞化成两条飘带,层层重叠,交缠一起,刹那间形成了一面红云花盾,将自己周护了起来。

    “轰!”、“轰!”、“轰!”

    三股强烈的神力劲气同时撞在了红菱花盾上,炸起烟云飘渺,浓浓的红色雾气中,传出萧夫人受伤的闷哼,跟着一道人影从红菱花盾上飞了出去,摔在了远离山石洞口的花丛中。

    “母亲?”

    萧音音吓的花容失色,她的修为尚浅,自然没有母亲的反映和经验,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顷刻间才发出一声娇呼。

    她这么一喊,许冒春等人现出了真身,见到掉入花丛的萧夫人竟然没死,三人也是有些意外。

    这时,萧夫人从花丛中弹射了出来,头发蓬乱、嘴角上挂满了血迹、脸色也极是苍白。

    她本就只有法相境的修为,当然不是许冒春三人联手之敌,不过那异宝红菱花盾也是将三人的攻击阻上了一阻,并没有被闪电秒杀。

    从花丛中飞出了萧夫人银牙直咬,眼中充斥着愤怒,目光扫过许冒春三人,惊愕的叫道:“是你们?无耻之徒,我们萧家好生招待你们,你们竟然暗地苟合,暗算于我。”

    许冒春见对方认出了自己的身份,神色间闪过一抹决然,沉声对身边二人道:“两位道友,她已经认出我们的身份了,绝不能让她活着离开,还有这女娃,斩草除根。”

    许冒春三人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修士,没有背景,实力也是一般般,要不是三人联手,还真就未必是萧夫人的对手,他们东窗事发,被萧别离追杀,于是下了狠心要杀人灭口。

    其中一人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掠向萧音音:“先杀了这女娃,洞中的宝物就归我们了。”

    “卑鄙。”

    萧夫人见状,哪肯让他们如愿,愤恨间脚下一旋,双手一挥,又将那红菱抛了出去。

    两道红菱也不知道是什么打造的,柔软如蛇,薄如蝉翼,变化多端,此时变成了两条飘带,蛇游而走,速度奇快,竟然是先一步飞到了萧音音的面前,迎风便涨,刹那间变成七丈多长,疯狂的甩动起来,向那人用力的抽打了过去。

    时局变换之快,连风绝羽都微微咋舌,不过许冒春反映更快,见萧夫人法器离手,正是防御力极差的时刻,他和另一人相望一眼,想都不想杀向了萧夫人。

    二人的修为不在萧夫人之下,联起手来更是实力惊人,一剑一棍天光大炽,顷刻间便到了萧夫人的眼前。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念之间,萧夫人正在隔空操控红菱飘带挡住杀向萧音音之人,哪有时间防御许冒春和另外一人。

    剑棍眨眼便到,许冒春的长剑噗嗤一声穿透了萧夫人的腹部,血流如注,而另外一人凌空杀来,金宝大棍轰的一声砸在了萧夫人的背部。

    “哇!”

    连遭两次偷袭,萧夫人再喷一口鲜血,而这次,她的本命精元都被对方打了出来,顿时只剩出气没有进气了。

    “音音,快走……”

    萧夫人拼着最后一口气催促道,可是萧音音想走,哪那么容易,她只是一个小小的浑胎境,连跟人交手的资格都没有,红菱飘带失去神力的控制,滴溜溜的转了三圈落在了地上,而那杀向萧音音的人,单手一伸,啪的一声将萧音音的玉颈擒在手里,顺势一带,便将她拉进了怀里。

    这人明显不是什么好东西,刚把萧音音控制住,便上下其手,嘴角挂着淫笑道:“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真舍不得杀了你啊。”

    萧音音被制于人,眼中只有愤恨:“卑鄙小人,你不得好死。”

    “哦,这么说我更不能杀你了,把你带回洞府,当我的府主夫人也不错,我会好好疼你的。”那人萎缩的笑着,大手用力的在萧音音的胸部揉捏了两下,萧音音泪如泉涌。

    这时,许冒春又在萧夫人身上补了一剑,确定杀了她,赶忙和另一人飞了过来道:“程兄,不要浪费时间,杀了她我们拿了东西就走。”

    程姓散修眼中闪过一抹不舍,不过他知道,为宝物,一个美人要不要都可以,于是立下决断,抬起了手掌便拍了下去:“美人,对不起了,要怪你就怪他们吧。”

    掌劲刚要落下,陡然间异变突起,只见许冒春和他身边的高手突然飞来,二人同时出招,在背后将程姓散修重重的轰了两记。

    “轰!”

    那人的掌劲还未落下,遭到许冒春和另一人的背叛顿时重伤,抱着萧音音扑到在地,临死之前,他都不相信是许冒春和另一人背叛了自己,指着二人骂道:“你们,你们够狠。”

    这时,许冒春旁边之人眼中只剩下了冷笑,甩动大棍上的血迹道:“嘿嘿,对不住,程兄,我们也是没办法,毕竟那宝物可不多,我和大哥怎么可能让你跟我们分享。”

    “噗!”他的话音未落,一柄锋利的长剑洞穿了他的心口,那人心中一骇转过身来,看到的却是许冒春眼中的狰狞。

    “大哥,你……”

    敢情两个人还是异姓兄弟,只不过这个时候,许冒春的眼中哪有慈悲和情谊。

    他冷冷的笑着道:“你说的没错,阴阳双修果和辟界石我都想要,的确不够分的。”

    鹬蚌相争,谁人得利?

    风绝羽亲眼看完了整个过程,情不自禁的胆寒,这几个家伙,当真是没一个省油的灯,相互算计、窝里厮杀,谁也不曾手软。

    仅仅片刻的功夫,三个法相境高手就死了两个,再加上萧夫人,最后只剩下了许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