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法武封圣

第1193章 急袭花山郡

    喊话的士兵慌忙后退,两名盾牌手飞步上前,挡掉大部分箭枝,几支漏掉的羽箭射不穿同袍身上的盔甲。

    护国红军的战兵数量一直没有大幅增加,一个是作战要求很高,二个是装备精良但数量有限,丁馗求精不求多,训练度达标但没有装备的新兵只能先当辅兵。

    因此不能小看护国红军的辅兵,他们穿上标准套装可以当战兵用。

    现在巨羊城在通元江岸建起好几个大型水车,这些水车不是用来抽水灌溉农田,而是用于工厂的生产,利用水流的动力完成人力做不了的工作,其中就用冲压模具成型的铠甲。

    护国红军不再用清一色的精甲,步兵开始大量列装板甲与精甲混合的新型铠甲,名为套锁甲。

    套锁甲的防御性能极佳,主要部位能防强弩的射击,当然,近距离挨一箭容易受内伤,其缺点就是重量比较大,是精甲的两倍,属于步兵的常规装备。

    怀柔城守军没有高阶的弓箭手,普通箭支根本射不穿套锁甲,喊话的士兵毫发无损地逃回本阵。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进攻怀柔城的指挥官是莫俊。

    这次他率领的两个营,分别号称是最强的弩兵营和最强的步兵营。

    进入花山郡的三个图被拆分为四路,特战团自己走一路,强弩团和步兵团各派一个营搭配走一路,分别配以不同数量的辅兵和特殊装备。

    指挥官方面中莞城有雷飞翔,古堰城有少典业,开梧城有钟为,均是护国红军的老牌军官,独自领兵攻打一城不是难事。

    “强弩一营散开,自由攻击,辅兵把弩车推上来,一营一排负责操作,先把城楼给我轰了!”莫俊大手一挥,下达攻击命令。

    五百名弩兵呈散兵线散开站好,每人双弩带一个辅兵,瞄准墙头开始射击。

    城墙上守军的密度很大,苏沐秋投入了三分之一的城防军到这里,护国红军的威名给地方军的压力不小。可惜他们没有相关的战斗报告,不了解护国红军的作战方式,依然采用传统的守城战法。

    这就体现出地方军与正规军的差距,没有军情系统,没有作战研究,不知如何面对新式装备和部队。

    弩箭精准地找到墙上守军,射中要害的当场毙命,没中要害的也被射翻倒地,密集的人群眨眼就变得稀疏,有一半守军是被吓趴下的。

    两名侍卫拼死救下苏沐秋,每人身上插着七八支弩箭,没办法,莫俊的命令是自由攻击,身穿官服的人肯定遭集火,要不是城防军统领手快拉了一把,苏沐秋已经魂归永恒圣堂。

    “趴下!趴下!”城防军统领手持盾牌挡在苏沐秋身前,指挥部下躲避弩箭。他听说过强弩的厉害,但也是第一次见识,只想到如何躲避。

    吱吱吱,十多名辅兵推出一辆木架车,车上放着一架巨型弩机,单弓臂就有五六米宽,弓弦有大拇指一般粗。

    这就是战船上使用的床弩,经过工匠加工后放到车上,成为陆军用的弩车。

    一百名步兵围上来,将弩车摆成战斗姿态,然后拉开弓弦,装上像长枪一样的弩箭,瞄准城楼。

    此时苏沐秋躲到城楼后方,身前有一排士兵保护,惊魂不定地看着城防军统领指挥。

    嗖,一支巨型弩箭飞来。

    城防军统领目眦尽裂,飞身趴下,大喊:“全部趴下!”

    啪,乒!

    弩箭射中护栏,随即爆开,一团火光吞噬了附近的人和物。

    一个身影从火光中滚出来,手脚不停地拍打身上的火焰,大家定眼看去,原来是城防军统领。

    “噗,好险。苏大人,赶紧下楼,这里危险。”城防军统领的伤势不重,也就烧掉部分毛发。

    “哦,哦。”苏沐秋连爬带滚逃离城楼。

    这场面太吓人了,敌军距离那么远竟能打到城楼顶层。

    莫俊安稳地坐在马背上,下令:“继续攻击,把那座城楼给我点着咯。”

    嗖,又一支巨型弩箭飞出。

    弩车有超强的攻击力但只有一辆,光凭燃烧箭射不塌城楼,不过持续攻击的话可以烧毁城楼。

    头几箭还有守军救火,越到后面火势越难控制,城楼终于被燃烧箭点燃。

    “二排、三排,去摸一下城门。”莫俊让步兵出击,检查城门有没有被堵住。

    怀柔城没有事先准备防御工事,这么短时间内不大可能堵住城门,因为没有外敌入侵,花山郡也没有进入战备状态,各城尚处于和平状态。

    丁馗敢派这么少的部队攻城,就因为在平定南丘郡时总结的经验,弩兵和步兵的组合能够打垮准备不足的地方军。

    没有陷阱,没有障碍,没有守军的拦截,步兵很快跑到城门那里,有专人在门缝上凿出一个小洞。

    “报告!城门没被堵塞,只有门栓卡住城门。”

    不愧是最强的步兵营,五分钟不到就摸清了情况。

    “嗯,辅兵上,把城门撞开!”莫俊露出冷笑,“不肯归顺还小看我们,以为老爷在吓唬你们吗?小部队快速打击比大军团正面平推有效得多,想打哪里就打那里,让你们防不胜防。”

    辅兵拆门经过专业训练,动作非常熟练,快速锁定门栓的种类和位置,撬开墙砖或挖开地面,用特制的锯子锯断门栓,再推出攻城锤撞几下,城门便撞开了。

    城门一开,步兵进城横冲直撞,辅兵掩护弩兵进城同时喊口号安抚百姓,一连串的行动都不用莫俊指挥,他们已经打出经验来了。

    苏沐秋在逃回郡守府的路上,被单枪匹马杀到的莫俊俘虏,怀柔城内没有人能挡得住斩将武士。

    几乎在同一时间,古堰城和开梧城相继被护国红军占领,只有中莞城毫无动静。

    中莞城主不敢松懈,带着家人和手下住进城内军营,所有城防军都回军营待命,治安署全日上街巡逻,还下发宵禁的命令。

    当晚,中莞城军营升起大雾,营中官兵吸进雾气后昏昏入睡,没过多久,整个军营里没有人能站起来了。大批黑衣人从附近街道钻出,大摇大摆地走进军营。

    一天一夜的功夫,花山郡有四座城改姓丁,整个过程中护国红军不到五十人伤亡,而且受伤的大部分是冒进的辅兵,这些辅兵太想立功转为战兵了。

    丁馗来到了第一次立功的地方,望归城。城主姜辕正笑眯眯地跟在他身后,带他视察望归城的主要街道。

    “丁大人,多谢您的关照,卑职如今已列入安国公姜氏旁系,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卑职。”

    姜辕乐啊,现在他也是有靠山的人了,不再是没有根基的小城主,说不定什么时候能够摇身一变,变成一郡之首。

    “很好,一会传讯给花山郡守伊墨,我再给他两天时间,两天之内他还不归顺于我,那么他就是我的敌人。”丁馗确实在认真地观察城中的情况。

    他在考察姜辕的治理能力,如果满意的话将考虑委任姜辕为郡守。

    “是!不过伊墨是少典曦的心腹,卑职以为他不会归顺您的。”姜辕在花山郡有年头了,对这里的人事知根知底。

    “哦?无妨,你就传讯全郡,让大家知道我怎么对伊墨的,我可以给所有人改过自新的机会,包括少典曦的心腹。”丁馗不在乎伊墨会不会归顺。

    75师团已从竹山郡潜入花山郡,兵分五路,埋伏在五座城的附近,过了今晚又会有五座城改姓丁。

    全婉云身边多了几个老兵,不用说肯定是全四海派去辅助女儿的,有经验丰富的老兵坐镇,加上丁馗新总结的战法,攻占几座准备不足的城池毫无压力。

    翌日中午,伊墨收到急报,靠近竹山郡的五座城市公开效忠监国长公主。

    “怎么回事?怎么一下子有大半个郡落入丁馗手中?”伊墨心急如焚,赶紧召集幕僚商议对策。

    “老爷,不如将所有矿山的守卫调回郡城,并传讯南京城请求支援。”有一位幕僚献计。

    “好!就这么办!你赶紧去魔法公会传讯。”伊墨果然没打算归顺丁馗。

    那位幕僚兴高采烈地走出大厅,心中盘算着这次获得多少奖赏,可没走出几步,一道红光闪过,他的身体断成两截。

    嗖,一个人影闪到大厅出口,语气森严地说:“一心与我作对的人,杀无赦!”

    大家定眼看去,一位浓眉大眼的青年手提长剑,杀气腾腾地堵住大厅出口。

    在场的人无不倒抽一口凉气,这一位不是别人,正是丁馗!

    伊墨当场瘫在椅子上,这位可是主宰骑士啊,在场之中,不!整个郡城都没人拦得住他,他要大开杀戒可以轻松杀光大厅内所有人。

    “丁,丁,丁大人,你,您,您怎能动手杀人?”伊墨说话都不利索了。

    “哼!此人怂恿你聚众作乱,调集兵力与我对抗,眼中还有监国还有国王吗?他死有余辜!你,你们!”丁馗举剑指指伊墨和在场的人,“在此商议叛乱之事,犯下抄家灭族之罪,若不想死就得听我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