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王老师讲课了

    无法用语言来形容,那些已经站了超过七小时的人们此刻心情。

    备受煎熬地人们,在这一刻纷纷用身体欢呼,尽情释放满身疲惫。

    这一刻,不分国籍。

    这一刻,是全世界失去了手部的弱势群体们的庆典。

    记者们闻风而动,像嗅见了血腥味地鲨鱼,架着摄影机疯狂拍摄此情此景。

    布隆希尔站在队伍外面,用超然世外眼光,看着前面沸腾人群。

    无需忍受排队之苦的他,要比这些人冷静太多。

    元神手上线,只是生理极限考验战的开始。

    等着看吧

    人群很快就会平静下来,接着在炙热的阳光下变成蔫掉的植物,动都不愿意动弹一下。

    最多不要一分钟,布隆希尔心里这样想着。

    然而时间才过了十秒。

    布隆希尔忽然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倒抽凉气。

    置身事外的他,发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两排长龙队伍,竟然在慢慢移动。

    布隆希尔发誓自己绝不会看错,以米德医院大门口为界限,刚刚还站在那里地,是一名身材倩丽的华夏女生。

    现在她已经向前走了两个身位。

    两个身位在拥挤的人群中,也只是两小步距离。

    这小两步却像病毒一样在队伍中慢慢洇开,凡是看见前面空出身位的人,都跟着向前一步,同时脸上露出更加惊喜的表情。

    布隆希尔来没来得急惊呼,队伍最前方的身位竟然又空出了一个。

    二十秒后,是第四个身位。

    替布隆希尔排队的那位黑人小伙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然后他脸上笑顷刻间僵硬。他只能被动的往前走,一天三千美金的梦想离他而去。

    五分钟后,布隆希尔向前走了足足十米。

    二十分钟后,布隆希尔用异常强壮的左手,一把将黑人小伙从队伍中揪了出来,换成自己。

    因为这时候,黑人小伙都快排到了米德医院大门口。

    他还没来得及愤怒抗议,布隆希尔就把二十张百元面值的美刀塞进他衣兜。后者满脸赔笑,还非常贴心地接过布隆希尔胳膊里夹着的太阳伞,撑开帮他打着。

    一步一步,布隆希尔每迈出一步,就离“希望殿堂”更进一截。

    很快,布隆希尔看见了一座崭新地,完全用钢材和玻璃搭建的现代化建筑。建筑顶端,巨兽工业的徽标光芒万丈。

    排队人群,在用更激烈的声音去欢呼,在庆祝。

    没有人会觉得疲惫,所有糟糕的身体反应也都顷刻间烟消云散。

    当布隆希尔距离那栋建筑只有十米时候,他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一股突如其来的担忧出现在他的心头。

    这会不会是一场梦?

    就像三年前,他父亲带他到纽约一家世界著名医疗康复机构,去安装那款号称“世界最先进”的肌电义肢手那样?

    即使过去了三年时间,布隆希尔每次看见塞在抽屉里吃灰的肌电手,依旧会产生,跑去纽约把当时那位忽悠他的医生暴揍一顿冲动。

    不知什么时候,布隆希尔被人推了一下。

    再抬头,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张柜台前。

    柜台前站了两名护士,其中一位用英文说:“请出示您的护照,和您需要安装元神手的手腕。”

    布隆希尔颤抖的递出护照,又把空荡荡的左手腕亮了出来。

    “滴”地一声,护照在识别器上识别通过。

    布隆希尔也被邀请了进去。

    穿过黄线隔出的通道,布隆希尔走到缴费大厅。

    这里设有超过三十个收费柜台,布隆希尔看见很多外国人和华夏人,在那边满头大汗的刷卡,数现金。

    华夏人四万二人民币,外国人要六万多

    布隆希尔不想知道为何外国人要贵上两万多,他只知道这点钱,还赶不上自己坐的商务舱机票钱。

    缴完费用布隆希尔领到了一张识别卡,凭着这张卡,布隆希尔跟随人群走上了二楼。

    二楼,仿佛是一座只存于科幻电影中的未来工厂。

    布隆希尔和所有人齐齐愣住了,他们看见两旁金属展架上,摆放着宛若繁星数量的一只只手掌。

    这是元神手的半成品,它们整齐挤在一起,每一个展架分十二层,展架的数量根本无法数清,带来巨大视觉冲击力。

    手掌是布隆希尔从未见过的材料,它既像肌肉,又像钢铁,一根根精密地纤维互相缠绕在一起,里面似乎蕴含无穷的力量。

    布隆希尔瞧见有人拍照,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制止,他赶紧拿起手机加入拍照大军。

    边拍边走,工作人员每隔二十秒这样,就会把一名外国人领进一个全密封的房间。

    很快轮到布隆希尔,紧张加迷茫的他,被关进了房间。

    房间里亮着白色冷光灯,灯光下是一台他从未见过,也说不出用途的仪器,负责仪器的工作人员冲他招了招手。

    “别紧张,我们只要采集一下信息就好。”

    “来,把你的右手臂和左手臂放在采集平台上。”

    布隆希尔木讷地照做,然后他感觉这个过程太快了。快到他双臂刚放上去,采集平台刚亮起两束绿色激光,工作人员就提示他可以离开。

    “没没了?”

    “没了,你的元神手已经进入定做程序,赶紧走,别耽误后面人。”

    “怎么可能,你们采集了什么?”布隆希尔脸红脖子粗,“我要地是那种和我左手尺寸肤色,都差不多的那种元神手。”

    “这设备就亮了一下绿激光,你们连我右手腕残缺的形状都不量一量?”

    工作人员看了布隆希尔一眼,嘴角隐隐有嘲笑的意味,“用尺子量?”

    布隆希尔读懂了他的目光,那种目光,和他父亲在农场时候,看那些从边境溜过来的墨西哥打工农民目光一样。

    事实证明,布隆希尔的见识,比墨西哥农民还差。

    在一座白色的设备面前,布隆希尔见到了属于自己的元神手定制过程。

    一旁的工作人员打趣布隆希尔,说他左手可真大,只比他们库存的半成品元神手,最大尺寸小了一号。

    而那个最大号,是为两米左右地壮汉准备的。

    布隆希尔哪里还能听清工作人员在说什么。

    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面前那座白色设备吸住。

    透过设备的观察玻璃,他看见了跟自己皮肤肤色一模一样的仿生肌肤,被一点点勾勒出来。

    那是布隆希尔从未见过地加工方式,如果不是有几条残影在围绕着元神手半成品运动,他一定会误认为那些仿生肌肤,是被赋予了神奇力量,自然生长出来。

    布隆希尔情不自禁看向了自己左手,他此时有种错觉。

    有种和观察玻璃里的元神手,产生血脉相连地感觉。

    那就是他的右手,当工作人员打开玻璃观察窗,取出元神手时,血脉相连的感觉更加强烈,以至于让布隆希尔当场哭了出来。

    一模一样。

    带上元神手,布隆希尔完全无法分辨,自己左右手有何区别。

    工作人员推了推他肩膀,“好了好了,赶紧去走下一个流程,别站在这耽误事儿。”

    下一个流程是领取控制手表,触觉信息采集器,手机扫二维码下载元神手app。

    再下一个流程是学习操作方法。

    米德医院把这帮老外们安排到了医院小型足球场上集中听课,布隆希尔和两千多名老外们,人挤人地坐在草坪上。

    球门位置被临时搭建的讲台和演示大屏幕替代了,王严语此时正站在讲台上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这一幕,王严语很熟悉。

    把欧罗巴医学联合会现场视频,看了不下十遍的布隆希尔,同样很熟悉。

    一星期前台上那个人,就曾在法国当着众人面儿,向全世界宣布了元神手的到来。

    那时候两旁站满了媒体。

    今天,讲台旁边来的媒体数量更多,超过两百家。

    还有更多的媒体们没有位置,只能站在医院大门外采访。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师。”

    “我今天可能要讲十几堂课,时间有限,我就不跟大家客套与元神手无关的话题。”

    “大家一定发现元神手暂时还无法工作,那是因为你们的元神手还没有被远程激活。”

    王严语用左手打了个响指,声音在扩音器传播下,覆盖整个足球场。

    “三秒后,我会把你们的元神手全部解锁。”

    “一、二,三。”

    三声后,草坪上肤色各异的外国人们,赫然发现自己手腕上的控制手表不停震动,与此同时,元神手与残肢的连接处,也传来收紧束缚的感觉。

    就好像元神手活了过来,与他们的连接更加紧密。

    “呵呵”

    “大家想不想体验疼痛的感觉?”王严语拿起讲台上的那枚触觉信息采集器,高举着道:“现在请大家拿出这个,和我一起做如下步骤。”

    贴在另一只完好的手上,或是其它较为敏感的地方,再有规律的用探针刺激该区域,就能收集能引起触觉反应的生物电信号,让元神手自动匹配出最合适的触感信息。

    当这一切进行完毕,王严语让大家用力,打自己元神手一下。

    下一秒

    如上帝亲临。

    用力拍了自己元神手一下的布隆希尔,直接跪在了地上,嘶声力竭狂吼。

    他感觉到了什么?

    那是自从失去了右手后,只有在梦中靠自己幻想,才能体验到的感觉。

    那是痛苦,从元神手上传递来,清晰无比地痛苦。

    那是温暖,从元神手传递来,与他肌肤一模一样的温暖。

    所有人都在狂吼,在落泪,在高呼上帝。

    如果这是痛,那他们愿意痛一辈子。

    “好了好了,都给我稳重一点。”王严语老师教训学生一样吼了一嗓子。

    “触感的种类还有很多,以后你们自己慢慢体验。”

    “下面我教大家如何把元神手,锻炼成和自己真正的手一样灵活。”

    “甚至比真手更灵活。”

    所有人立刻坐原地,安静到连眼泪都顾不得擦,害怕错过任何一个字。

    百度搜索【uu小说】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