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完美遮仙

第八百三十九章 名震诸天(五)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夜羽的思绪,他迎着声音的来源看了过去,这一看顿时让他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这也太颠覆想象了吧?

    不仅夜羽无语,就连魔界跟妖界的诸神也是一阵恶汗。

    “啊布璐的,这还真是牛头马面啊,你们难不成是那几个虎头跟狐狸头的亲戚不成?

    还黑白无常,你们是唱大戏的吗?居然一个黑脸一个白脸,本魔受不了了啊。哈哈哈哈!”

    陈世美从天戈中幻化了出来,原本他在看到妖界的六头时就想出来了,但他忍住了。可当他看到鬼界的五个时,实在是没办法忍了,所以他干脆跳出来极尽挖苦之本事。

    “我们来此别无他意,只希望道友可以跟我们一起回到阎罗殿。只有如此才能保证你的人生安全,要知道十大鬼帅隶属于鬼界鬼主麾下,能够跟鬼主抗衡的也唯有十大殿主了。”

    “我们之所以变成这幅模样,也是因为得到了历代勾魂使者的传承,毕竟鬼界中的十殿最终将会是众生的归宿。”

    黑白无常心平气和的给夜羽讲解原有,丝毫没有因为那个魔头的冷言冷语而气急败坏。

    “你们的盛情我就心领了,若没有别的事,还请你们哪里来回哪里去,否则就是我夜羽的敌人。”

    夜羽心中充满疑惑,若是阎罗殿在鬼界的话,岂不是说鬼界其实就是地狱?

    “目前掌握的情报太少,诸天万界的疑团总有揭开真相的一天,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

    夜将有关诸天万界的由来的困惑埋藏在了心底,目前的当务之急并不是考虑那些,而是如何驱逐甚至是灭杀这些目中无人的所谓诸神。

    “既然如此,我等就回去了,告辞。”

    阴阳判官的声音有些低沉,他的面色极其苍白,就像是由死而生一样,他深深地看了眼玄阳体后就带着牛头马面跟黑白无常当着诸强的面祭出一面镜子,而后空间出现波动,一道空间裂缝凭空出现。

    阴阳判官就这样带着他的属下走进了空间裂缝当中,彻底离开了千穿百孔的人间界。

    “嗯?刚才那几个是阎君的……”

    就在阴阳判官等鬼神离去之后,又出现了九个身上散发着浓郁死气的人影出现在了魔帝城外。

    “你就是玄阳体?我等乃鬼界鬼主麾下十大鬼帅,奉命前来接引你前往彼岸,还不快快过来?”

    自称十大鬼帅中的一个以一种自以为是的目光俯视着满脸玩味的夜羽冷冽道。

    “没想到我区区一介无名小子居然可以让诸天的诸神们大驾光临,实在是不胜惶恐。

    可是,我的命只有一条,除了你们三界之外,还有正在路上的仙灵两界。

    我很想知道,你们打算怎么分配?

    在你们想出这个答案前,恕我不奉陪了。”

    夜羽的嘴角露出一抹弧度,因为他察觉到该来的差不多都来了,现在他只要拖延时间,等到所谓诸神齐聚一堂即可,至于其他最强的化神期,只能等到战后再说了。

    “你是担心人间界如今是什么模样是吧?我劝你要有心理准备。

    诸天都有派遣大军下界,也就是说如今的人间界早已经生灵涂炭,时间拖得越久,死伤也将更惨。”

    石琊看着出现在他身边的夜羽好心提醒一下,毕竟他能够理解夜羽此刻心中的挂念。

    “是啊。血债终究需要血来偿,这附近方圆百万里都已经尸横遍野,我的能看到诸天的鹰犬正在大肆屠杀,可我眼下可以做的就是让这些诸天下界而来的爪牙有来无回!”

    夜羽心中虽然是冷血,可人间界说穿了还是他的故乡,哪怕他对人间界有再多的不满,可那也是他跟自己故乡所发生的事。

    如今,其他界域的生灵入侵他的故乡,更是视万物为草芥,在人间界肆意大开杀戒,夜羽的杀心早已经苏醒了,而且他的分身也早在魔界跟妖界还有鬼界的高手来临前就已经利用魔帝城的传送阵到达其他战场,他绝不可能坐以待毙。

    更何况……

    “玄阳体旁边好像有一个看不出深浅的奇怪家伙。”

    “此人究竟是谁?为何给我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鬼界的九大鬼帅中的唯一一名女鬼跟妖界的狮鹫妖怪同时察觉出事情有变。

    “他是邪之子!”

    就在鬼界跟魔界还有妖界都按兵不动时,又有十几个恐怖的身影由远而近飞了过来。

    “仙灵两界的也来了。”

    城墙上的夜羽跟石琊一下子就认出了这一批人来自何方,他们同时轻声出口。

    “邪之子?”

    鬼界的九大鬼帅也满脸疑惑,他们同时神色不善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十五个修为不在他们之下的修士问道。

    “若是巅峰时期,我们这里的所有人联手都不够他塞牙缝的。

    但是经过长达两千多年的封印,我想他现在能够发挥出超越一般化神后期大圆满就不错了,至于准圣的实力绝对没有。”

    开口说话的是仙灵两界里一个化神后期大圆满的红衣男子,他直接无视了玄阳体,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另外一个古井无波的银发男子身上。

    “也就是说此地的尸骨都是这个所谓的邪之子造成的了,玄阳体的确只是区区碎丹后期大圆满罢了。

    我就说这个小杂种怎么会有恃无恐,原来是有人在背后给他撑腰啊。”

    原无乡的母亲一脸杀气的看着城墙上泰然自若的玄阳体咬牙切齿的说道。

    至此诸神才有些恍然,玄阳体之所以有恃无恐在这里等他们上门,原来是有一个堪比准圣的邪之子撑腰。

    “喂,你们商量好了没有?

    是打还是不打?

    是单打?还是群打?

    若是不敢的话,就哪里来回哪里去,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本魔鄙视你们。”

    正当诸神沉默的时候,一道嚣张至极的声音从城墙上传遍四方。

    不用多说,敢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的也只有魔灵陈世美了

    “怎么了?看什么看?不服气的话就来啊?你家陈大爷就在这里等你们。

    哎,寂寞如雪啊,试问天下谁与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