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诡神冢

第一百八十三章:鬼刀一出看不见

    ?鬼刀身上的工作服,有很多的摩擦痕迹,也有很多冻结的痕迹。

    可以想象他刚才应该是去过很多地方,在很多地方受到过撞击,也遭遇了冷冻。

    他将黑布蒙在自己的眼睛上,堵塞了自己的听觉,将长刀立起,不听不看,完全以直觉面对前方的敌人。

    陈智早就听说过,武士们从小有一门课程,就是以蒙目的型式训练。

    武士不同于常人,对直觉的感悟非常厉害,当体术上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剩下的主要是心理上的造诣。

    红带晋升制度是自动产生的,从古至今都牵动着武士们的心。

    而上升到红带武士的,往往并不是年龄最大的人,而是通过悟性,穿透了那层窗户纸的人。

    陈智早就听说过,红带武士的直觉非常敏锐,方圆几里之内的地域,他们都能感觉到危险,不需要看见,不需要听见,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

    他们可以用布蒙眼,以心为目,全凭直觉攻击前方,速度会比原先更快,而且攻击更加准确,这种体术亦称为盲剑!

    以前只是听他们说一说而已,而现在,陈智终于见识到了盲剑的威力……

    前面的那条公鲛人看到眼前蒙眼的鬼刀之后,明显思索了很长时间。

    但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再次一甩令旗,顿时杀声四起,身后那些穿着盔甲的古代兵俑,开始凶猛的向鬼刀攻来。

    虽然明知道是幻象,但是却真实的不得了。

    那都是一些有明显原始特征的人类,就像陈智曾经见过的商朝幻影一样,他们的前额前凸,牙齿巨大,吼叫声震天,凶狠勇猛。

    他们身上穿着很重的盔甲,将手中的长戟向前,对着鬼刀奔去。

    而在这千军万马如潮水般轰然而下的时候,鬼刀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丝毫不为所撼!

    而当这些兵勇的长戟,马上要刺到他的身体上时。

    鬼刀忽然就像一道闪电一样,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而随后,他却如鬼影一般出现到这群兵俑之中,对着这其中的一个兵俑,一刀挥下!

    刷~~,长刀落下,星屑不见。

    而在那一霎那间,整个兵团消失了。

    留下的只有前方那个站在原地的公鲛人,陈智清晰的看到,他的肩膀被切伤,殷红的鲜血,顺着他肩胛上的护肩流了下来。

    鲜红的血液将公鲛人漂亮的盔甲浸染了,而这种血液却似乎刺激出他隐藏了很久的东西。

    公鲛人站在那里很久,好像在慢慢的接受这一切一样,他死盯盯的看着前方,蒙着眼睛的鬼刀,看了很久。

    最后一道割裂般的气团从中间开裂,周围的环境开始消散,武王伐纣时期的古战场,就像是一幅炫美的巨卷一样,消失不见了。

    他们再次回到了这满地是血水的玻璃房中,幻术被收走了~~

    在现实中,这条公鲛人的确受伤了,肩膀上有很大的一个刀口,割的很重,皮肉向外翻,深可见骨,是鬼刀的风格!

    而这时公鲛人闭上了张开的大嘴,不再继续鸣叫了。

    他两只手伸到前方,大拇指向内扣在一起,用上古时期武士间的礼仪微微的躬身,轻轻地道了一句:

    “焯号?”

    鬼刀这时也扯下自己的耳塞和蒙眼布,提着刀向前走了一步,将长刀一把丢出去,扎在那条鲛人的面前,

    “西岐姬氏之后,姬陵!

    你没有刀,我让你!”

    “西岐武士……,幸会!”,

    那公鲛人似乎立刻了解了鬼刀的身份,用现代语言说出这句话之后,并没有去捡鬼刀的武器,相反他向后退了几步。

    走到那满是血的池子旁边,在后面的一个角落掏了很久,好像在抓什么到处跑的东西一样。

    最后掏出来一个满是闪亮布片的布包。

    公鲛人将这部包慢慢的打开,顿时里面寒光四射,

    只见公鲛人将里面的东西慢慢取出,陈智清楚的看到,那正是刚才幻象里看到的那柄满是鱼鳞的宝刀。

    在幻象里的时候,陈智并没有机会尽览这宝刀的风采。

    而现在当亲眼看到实物的时候,才发现这真是一件不世的兵器。

    这是一把与众不同的宝刀,陈智在组织武士们那里,也看到过各种各样的神器。

    那些武器有人类神匠制造的,也有上古流传下来的,每一把都妙不可言,千金难得。

    而这把刀则不同,这把刀严格来说更像是一个活着的生物。

    神智清楚的看到刀背上的黑色鳞片在不停的蠕动着,好像是活的一样!

    而这把刀的刀锋极其的冰冷寒冽,好像能将天地万物彻底冻结,然后再一刀劈开。

    这把刀是细长方形的,刀锋全部露出来的时候,竟然有自己独立的气场,就像是一个活物。

    那气场是青蓝色的,而在这种蓝色中,却不停的散发着愤怒的力量。

    这种力量的颜色让人痴迷,仿若鲛人们的天赋幻术一样,让人心驰向往,不可自拔。

    那鲛人将这把刀横在手上,对前方的鬼刀向上举了举,以示敬意。

    随后用沉重且优美的声音说了一声,

    “无名兽人,请战!”

    那鲛人说完之后,便单手提刀向鬼刀走来。

    “为何而战,要说清楚!”,

    鬼刀忽然说了一句话,然后横在鲛人的面前,

    “你欲与我决战,但我却另有目的。

    我们定下一个契约好吗?生死不悔!”

    听到鬼刀的这句话后,鲛人站在了那里,歪着脖子想了一会儿,随后轻轻的道,

    “请说!”

    这时就听鬼刀继续说道,

    “从刚才开始,我就在后面跟着你们,只是你们没有发现!

    我承认,你带我们所去的海眼是冰寒之地,并不是我们可以自由来回的,需要你的帮助。

    但即便我们活着出来了,也无力再战。

    我现在与你决战,如若我败,我的命你尽可拿去!

    但如若我胜,请送我们再入那海眼之中,从此与你无关。

    但不管我们是生是死,都不要再来找我们的麻烦……

    你愿意作此承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