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他日定当到北海拜访道友。()”

    魔祖罗睺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

    “那就恭候道友。”

    东皇太一压制着内心的紧张,让自己声音平静下来。

    他心中稍稍放松,有着妖皇系统的帮助,对方应该无法猜透他的虚实,想来不敢贸然行动。

    “嘿嘿嘿·······那就先行告辞。”

    魔祖罗睺闻言,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一道杀戮之力从他的体内斗‘射’而出,宛如一挂黑‘色’的银河,直接扫‘射’向了东皇太一。

    “龙祖、凤祖、麟祖你们三族继续打,你们族人的躯体和‘精’血,我就却之不恭了。”

    一道洪亮带着嘲‘弄’的声音,在天空炸响。

    “道友,龙祖、凤祖、麟祖的躯体,你也收走吧。”

    魔祖罗睺神念在天空响起后,整个人直接驾驭着一朵黑莲,遁入了地底,无声无息的潜藏了起来,同时不忘对东皇太一冷笑道。

    一个在洪荒潜修无数年的大能,怎么可能会因为他的一句问候,就答应和他见面,这完全不符合一个潜修大能的‘性’格。

    不是潜修大能,那就是‘阴’谋者。

    他怎么可能让一个‘阴’谋者继续潜藏在暗处?

    东皇太一,“·······”。

    “什么人?”

    突然一道响彻在战场上的嘲‘弄’声,惊醒了三族的所有人,特别是龙祖、凤祖、麟祖三人瞬间锁定了声源处。(uu小说最快更新)

    几乎在同一时刻,三人同时罢手,迅速围住了神山。

    三族其他强者也纷纷围拢了过来,面‘色’狰狞,神念不断扫视着神山。

    “我大哥的躯体没了?”

    “我父亲的躯体‘精’血竟然没了?”

    “我兄弟的躯体没了?”

    ·······

    三族强者围住神山的那一刻,就有人开始查看战场的一切。

    东皇太一不是收走了几具大罗金仙的躯体,而是数十具,被魔祖罗睺祭炼法宝的三族躯体,那更是多不胜数。

    三族强者很快就发现了战场中的变化,有人在浑水‘摸’鱼,不仅夺走了三族陨落族人躯体的‘精’血,有的甚至连躯体都收走了。

    龙族、凤凰一族、麒麟一族,三族君临洪荒,蔑视洪荒的一切势力,现在竟然有人在三族大战中的时候,谋夺他们族人的躯体。

    这些一直高高在上,俯视洪荒的存在,顿时怒了,面带狰狞之‘色’,龙祖三人更是睚眦‘欲’裂。

    三族大战到这个时刻,死了太多的人,每一族的实力都不及往日的五成。

    打到现在的地步,三族已经没有了退路,如果不能一统洪荒,聚集天地的气运,实力大降的三族,恐怕将面临洪荒所有潜藏实力的反扑。

    “找到他,杀了他!”

    龙祖化作了一条万丈长,全身金‘色’鳞片覆盖的九爪金龙,一双宛如血月般的眼眸,以神山为中心,不断地扫视着,大声咆哮道。(uu小说最快更新)

    竟然有人能够在三族战场中,不断地偷取三族躯体,并且谋夺‘精’血,这个人的实力不下于他。

    这么一个强大实力的人,一直窥伺着三族,即使龙族大战胜利,也有可能被隐藏的人偷袭。

    “欺我族人,罪不容诛!”

    凤祖全身赤红‘色’,身形也是高于万丈,周身赤红‘色’火焰喷薄,面‘色’铁青。

    三族大战,龙族、凤凰一族、麒麟一族三族实力保持着脆弱的平衡,没有一族有绝对胜利的把握。

    微小的外部环境,都有可能改变三族的脆弱平衡。

    一个可以瞒过他们查看的大神通者,实力已经和他们处于同一个层次,这样的强者,若是在他和龙祖、麟祖死斗的时候,横‘插’进去,很有可能让局势逆转。

    这么一股强横的力量,无论是他,还是龙祖和麟祖都是不允许存在的。

    “必须找他到,我要活剥了他。”

    麟祖脚踏虚空,近万丈高大的‘混’沌‘色’身躯,仿佛挤压满了苍穹,散发着惊人的煞气。

    他的两个战死的子嗣,躯体竟然都不见了。

    麒麟一族本来在三族之中,实力就相对弱小,这一次三族大战,龙族和凤凰一族因为最有可能胜利,因此打的最凶。

    这就是麒麟一族胜利的机会。

    现在突然多了一股外来势力,他如何能够安心?

    在龙祖、凤祖、麟祖三人的吩咐下,三族之人虽然面‘色’仇恨的打量着彼此,但是,三族还是暂时停下了大战。

    相比而言,他们更痛恨谋夺三族躯体的人。

    这一战,不要说他们,就是龙祖、凤祖、麟祖三人也没有一定活下来的把握。

    若是他们也陨落了,岂不是也可能被偷走了躯体。

    “轰!”“轰!”“轰!”

    很快三族战场中,又响起了战斗的声音。

    龙族、凤凰一族、麒麟一族三族血脉都很高贵,除了魔祖罗睺和东皇太一,战场的外围也潜藏了不少浑水‘摸’鱼的存在。

    他们比东皇太一小心了许多,都是在战场的最外围,偷偷的‘弄’走几具躯体。

    也有一些势力关心三族战场的胜利,在远处眺望。

    远处观望的人和暗中谋夺三族躯体的人,只要是被三族发现的生灵,全部被面‘色’狰狞,神情怨毒的三族之人,群起围攻而死。

    龙祖、凤祖、麟祖三人目光‘阴’冷的打量着对方,和谈根本不可能了,龙祖的亲子已经有一大半死在了战场中,凤祖和麟祖的子嗣也死了一大半。

    如果不是怕被别人谋夺了胜利果实,三人根本不可能停下来。

    “我没有找到!”

    龙祖面‘色’惊怒,声音无比森寒。

    他和凤祖、麟祖大战的时候,需要全力以赴,自然不可能分出心神关注其他战场。

    现在他暂时和凤祖、麟祖两人罢战,全力寻找暗处的身影,竟然还是无法发现。

    “我也没有找到。”

    凤祖和麟祖的面‘色’也很不好看,敌人就藏在他们的身边,他们都无法发现,岂不是说对方如果偷袭他们,他们也不能第一时间察觉到。

    “他怎么还不逃?”

    神山地底深处,魔祖罗睺面‘色’难看,他本以为自己将东皇太一的位置暴‘露’了,东皇太一应该第一时间逃离。

    东皇太一若是逃走,就会暴‘露’自己,被三族围杀,他不仅可以除掉一个隐患,还可以继续削弱三族的实力。

    甚至可以趁着两败俱伤的时候,杀光所有人,用龙祖、凤祖、麟祖还有那个隐匿者祭炼法宝。

    只是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对方就这么有信心可以逃脱龙祖三人的查看?

    龙祖、凤祖、麟祖三人不停的扫视着,要不了多久,或许可能发现他的位置。

    他难道要偷‘鸡’不成蚀把米?

    “找不到我,找不到我。”

    东皇太一恨死了魔祖罗睺,双方明明‘交’谈的很愉快,怎么突然之间就攻击他,还暴‘露’了他的位置。

    他靠着‘混’沌钟才堪堪挡住了魔祖罗睺的随意一击,但是,还是受了不轻的伤势。

    这般情况下,他哪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