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心头一把刀

    回到驿站,他看见礼部前来的不过是青衣主事,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员,不过,就这样的一个官员,站在台阶上,也是一脸傲娇。他看着合不勒,双目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哪怕眼前之人手握数万铁骑,也没有被对方放在眼中。

    “你就是合不勒?走吧!张大人要见你。”礼部主事深深的望了对方一眼,宛若十分嫌弃的模样说道。

    “是,大人请带路。”合不勒心中怒火冲天,却想起刘萼的话,只能是将心中的愤怒藏下来,冷哼哼的应了一声,领着几个牙帐亲兵跟在礼部主事后面,朝礼部而去。

    礼部主事看了身后众人一眼,忽然笑呵呵的说道:“下官潘军,久闻草原诸部贵族们个个腰缠万贯,富得流油,不知道可是真的?”

    “草原百姓每年到了冬天的时候,都指望着朝廷救济,大人认为我们草原人都会与中原人一样吗?我们那边连生存都很难,哪里能称得上是富得流油?”合不勒顿时怒极而笑。眼前这个叫做潘军的家伙,无疑是想着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点钱来,可惜的是,就算自己再有钱,也不会给眼前之人的。

    潘军先是一愣,然后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大人所言甚是,若不是陛下仁慈,草原这个时候到处都是饥民了。”他虽然在语言上没有什么异样,但语气上却是让人听的十分难受。

    “这位大人,不知道礼部尚书找我家大人所谓何事?”刘萼笑呵呵的从怀里摸出几枚银币来,塞在潘军手中。

    潘军看了手中的几枚银币,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当下笑道:“张大人也是想问问草原上的情况,毕竟草原距离中原太远,大人知道的并不多,才会让你前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合不勒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担心朝廷会派人追问北部草原的事情,并且让他现在就出兵。

    很快,众人到了礼部衙门,礼部衙门很大,毕竟是教化之所,潘军得了一些钱财之后,对合不勒也好了许多,沿途还将张择端的一些喜好说了出来。

    “没想到大唐皇帝如此英明神武,这才多少年,手下的官员居然堕落成如此模样,大唐也并非不可战胜的。”合不勒低声说道。

    “任何一个王朝都是如此,大唐也不例外,这些年大唐皇帝东征西讨,朝中大事基本上都是交给政事堂或者是秦王打理,朝中的文武官员们有所懈怠也是很正常的。”刘萼看着前方行走的潘军,心中更是不屑,这些人看上去正气凛然,实际上不过是一群蛀虫,为了钱财,什么都能出卖,连主官的喜好都卖给别人,如此看来,大唐也没有什么可怕。

    合不勒听了之后,顿时双眼一亮,心中对大唐的敬畏消失了许多,行走的时候,连脚步都迈得大了许多,甚至有龙行虎步的模样,让刘萼啧啧称奇,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看样子?,这个合不勒还有点培养价值。

    “大汗,张大人有请。”一个书办从里面走了出来,对潘军点点头,然后对合不勒行了一礼。

    “请。”合不勒收拾了一下衣服,然后对刘萼点点头,跟着书办进了大堂。

    “合不勒大汗,请坐。”张择端打量着合不勒一眼,点点头,指着一边的椅子说道:“这次请大汗前来,主要是为了漠北的商道。”

    “商道?”合不勒面色一愣,千算万算,就是没想过张择端居然来谈商道的?这礼部难道不是考察自己日后和中原王朝的关系吗?怎么会扯到商道上来的呢?

    “本来这件事情是曹璟曹大人和你谈的,只是曹大人手中事务众多,所以让我来和聊聊。”张择端好像看出了合不勒的疑问,笑呵呵的解释道:“最近有不少商人反应,货物进入漠北之后,经常遭到盗匪的袭击,不知道可有此事?”

    “这个,小人倒是听说过,只是这段时间,大人也是知道的,金人的势力刚刚撤走,草原上的各大部落还没有重新归于大唐治下,难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小人回去之后,一定会整顿兵马,将这些马匪尽数斩杀。”合不勒面色一红,赶紧说道。

    “哦,原来如此。只是大汗手下兵马很少,想要剿灭草原上的这些马匪,恐怕兵力有些不足,按照我们政事堂的意见,命令伯颜将军领军五万,帮助你们消灭这些马匪,护卫商道安全,可汗以为如何?”张择端忽然望着合不勒说道。

    合不勒心中一惊,脸上现出一丝慌乱,想了想,说道:“若是如此,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不过,小人听说朝廷这次征讨金人,伯颜将军损失惨重,不知道这次能不能及时的支援我们,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不如等伯颜将军休整完毕之后,再行剿灭这些马匪,如何?”

    合不勒不好在这个时候对抗朝廷,和他谈话的虽然是张择端,但张择端代表着朝廷,他根本不可能拒绝,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将事情拖下去,唯独如此,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

    “嘿嘿,这件事情暂时还没有定下,只是我们政事堂的一些意见,最后做出决定的只能是陛下。陛下即将班师还朝,可汗这次在灭金之战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军机处都已经上奏天子,相信一个侯爵之位是很轻松拿到,甚至国公也不是不可能的,在这里,下官可要恭喜可汗了。”张择端笑道:“可汗,若是成为国公乃至侯爵,可以在这燕京城内兴建府邸,京师繁华,可不是草原可以比拟的。”

    合不勒听了之后,心中不但没有任何兴奋,反而一片冰冷,没想到刘萼所说的话,居然全部料中了,派出兵马,进入自己的地盘,然后册封自己,将自己留在京师,然后慢慢吞噬自己的地盘,偏偏自己还没有办法反对。

    “若这是陛下的圣旨,小汗自然遵从。”合不勒想到刘萼的话,赶紧应道。既然不能拒绝,只能是接受。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张择端听了很高兴,连连点头,言语之中多有赞许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