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看不过眼

    (哇靠!第二十四名了!你们太牛‘逼’了!我爱你们!今晚不睡觉,我也要实现承诺,明天加更一张!话不多说,码字去,大家晚安!)

    ————————

    “车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怪我吗?没错,我昨天确实和你说了能挂到号,但是你以为祈安医院是我们医院那样的公立医院吗?这里一个号多难挂,你不知道吗?有多少人像你我一样,通过关系找人挂号的?车医生,我跟你说,你这样说就很没意思了,我大清早地的跟你过来,图的是什么!”

    成国亮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

    虽然他的心中知道这次没有挂到号确实是他的责任,但是他自然是绝不可能在车医生面前承认的,相反的,车医生的话,反而让他一下子好像找到了发泄口一般,一下子把心中刚才对他同学的不满和怨气全都发到了车医生的身上。

    “成医生,对不起,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着急,你知道我妈和我并不住在一起,她老人家从外地过来一趟并不容易……”

    车医生连忙连声向成国亮道歉地道。

    “哼!”

    成国亮见车医生姿态放低了下来,脸上的神‘色’这才稍稍地好了一些,目光瞥了一眼不远处坐在一张椅子上打着瞌睡的车母,带着一丝居高临下的语气地道,“车医生,我知道你不容易,但是今天肯定是不行的了,睡眠科几个医生的号,全都挂满了。”

    “成医生,求求你了,你再帮帮忙,再去求一下你的那个朋友,让他帮忙挂个号吧,您跟他说,回头我一定会好好感谢他的,我们都已经到了这了,老人家过来一趟真的很不容易。”

    车医生的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母亲,眼里闪过了一丝疼惜的神‘色’,再次转过头,一脸哀求之‘色’地向成国亮恳求道。

    他并不是燕京市人,大学毕业后通过努力好不容易进了北郊三院,成功留在了燕京,在老家也算是一个被人津津乐道的有出息的榜样了。

    但是燕京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燕京的房价这些年节节攀升,他在燕京城工作这么多年,也只和媳‘妇’在北郊区比较偏远的地方买了一套小两房,光是一小家子人住都觉得拥挤,根本不可能再住得下其他人,因此他母亲一直都是住在乡下老家的,每次来一趟燕京,都要颠簸几个小时的车程过来,实在很不容易。

    而为了看这失眠,他母亲已经来了三次了!只是每次他都没有能够挂上号。

    身为北郊区的医生,他又确实觉得祈安医院这边的睡眠科会比较好,希望母亲能够挂到这边的号,看到这边的专家医生。

    每次看到老母一路风尘地来一趟燕京,他都觉得非常的愧疚,这次他真的非常希望,无论如何都帮母亲看到医生了。

    不仅是不忍心再让母亲颠簸一次,而且他明显的感觉到,因为睡眠不好,母亲的身体真的是在一日日消瘦和憔悴,他真的非常希望母亲能够尽快得到有效的治疗。

    “车医生,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这不是我不愿意帮的问题,而是真的没办法,要是能帮的我话,我还用你说吗,还需要你说这样的话吗?”

    成国亮看着一脸哀求之‘色’的车医生,眼底中也闪过一丝可怜和同情之‘色’,但是他确实没有办法,他和那个同学根本就不是很熟的,刚才因为那同学说出忘了之后,他就多问几句,结果那个同学已经直接挂他电话了,现在哪里还敢再去打电话找他?

    要真让他‘舔’下脸来去跪求人家,他也不愿意,生病的又不是他母亲。

    “成医生,您就再打个电话给你那个同学,有个熟人说话,找一下医生,让医生再加个号,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您就再打一个电话,不管成不成,我都会非常感谢您的!”

    车医生也看出来,成国亮不太愿意帮忙,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失魂落魄的神‘色’,但当他的目光看到憔悴的母亲,终究还是不愿意放弃,还是在继续苦苦地哀求。

    “不好意思,车医生,这个忙,我真的帮不了。”

    成国亮的神‘色’无比的坚决,根本就不愿意去打这个电话。

    不就是打一个电话吗?

    大家同事一场,用得着这么决绝吗!

    站在一边的叶修的看着成国亮的脸上决绝的神‘色’,眉头顿时一下皱了起来。

    眼看着车医生还要再继续去求成国亮,叶修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快步地向着车医生走了过去,向他喊了一声,“车医生!”

    “叶医生?”

    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车医生看到突然出现的叶修,脸上的神情顿时愣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向叶修打了一个招呼,“叶医生,你看完病人了吗?”

    “看完了。”

    叶修点了点头,“车医生,阿姨的情况现在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眉目?”

    虽然他刚才已经在旁边听清楚了情况,但是为了避免车医生尴尬,他还是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地问了一下。    是看完医生了吧!

    成国亮看着突然出现的叶修,看着叶修苍白的脸‘色’,越发的觉得他之前的猜测是正确的,叶修就是过来祈安医院看病的,不然的话,脸‘色’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白?

    不过这小子的运气倒是不错,居然这么快挂到号看完医生了。

    想到他带车医生他们来,说好能挂到号的结果却没有挂到,而叶修这家伙竟然这么容易看到了医生,成国亮心中便不由得一阵的不爽。

    “这……唉……祈安医院的号实在太难挂了,我们并没有挂到号。”

    听叶修问起母亲看病的情况,车医生的脸上顿时‘露’出了黯然的神‘色’,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成医生,叹了一口气道。

    “咦,不是说成医生有认识的人吗?”

    叶修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地望向成国亮,“成医生,我记得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你不是说肯定能挂到号的吗?这是怎么回事?”

    “哼!你以为祈安医院的号是这么容易挂的?”

    说好能挂的号却没有挂到,这正是成国亮心中的痛点,没想到叶修一上来就哪壶不开提哪壶,成国亮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和尴尬了起来,好一会,才从鼻孔之中哼了一声来。

    “唉,叶医生,这不怪成医生,祈安医院的医生的号确实是太难挂了,今天又是周六,来看病的人更多一些,而出诊的医生却减少了。”

    车医生对于成国亮说好能挂的号却并没有挂到,心中虽然多少是有些失望和怨言的,但他终究是一个厚道人,而且大家总归是同事一场,人家也确实是特意过来帮忙的,他还是不忍心看成国亮太过尴尬,主动站了出来,替成国亮说起了话来。

    “这样吗?不过看来成医生在祈安医院的这个朋友也不怎么靠谱啊,我还想着也找成医生帮忙挂个号呢,看来成医生应该也是没有办法的了。”

    叶修却并没打算就这么放过成国亮,而是眼角带着一丝讥诮地道。

    本来他虽然因为上次的事情,不太看得上成国亮,但是大家同事一场,他也是不会和成国亮搞这么僵,不会这么直接让人家难堪的,但是刚才成国亮对待车医生的方式,他实在太看不惯了,大家一场同事,车医生都那么样求他了,他就再打个电话会怎么样?

    而且这事儿本来就是他成国亮的责任,是他成国亮说好能够挂上号的。

    现在这样说挂不上就挂不上了,这让人家车医生怎么办?人家带着老人家大老远的来一趟容易吗?

    “你……”

    成国亮没有想到叶修竟然这么直接打他脸,看着叶修的脸上讥诮的神‘色’,一张脸不由得直接便气得涨成了猪肝‘色’,连话都说不出来。

    车医生也没有想到,叶修会对成国亮说出这么难堪的话来,一时间不由得直接呆住了。

    “成医生,不是我说你呀,下次帮人家办事的时候,还是要确定靠谱了再跟人家说比较好,你看现在搞得,多不好看呀,车医生带着母亲大老远地满怀希望而来,结果来了却说挂不到号,让人家车医生怎么和阿姨说呢。”

    叶修继续毫不留情地对成国亮道

    “叶医生,这个,真的不能怪成医生,成医生也不是有意的,他也是好心想要帮忙,没关系的,我们改天再来就是了。”

    车医生总算是回过了神来,意识到了不妙,看着脸‘色’都已经开始发黑的成国亮,他赶紧站出来一把拉住了叶修,打了个圆场,阻止了叶修继续说下去。

    虽然叶修说出了他心底里的话,让他的心中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爽快,但是他终究还是不忍心看成国亮太过难堪,不忍心场面的矛盾‘激’化。

    说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望向叶修,眼里闪过了一丝感‘激’的神‘色’,他知道叶修这是替他不平,替他出头,才会这么和成国亮说话的。

    “来都来了,先别说什么改天了,我先看看能不能帮忙再争取一下吧。”

    见车医生再次开了口,知道车医生并不想得罪成国亮,叶修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该说的话,他也说了,他也不想让车医生在中间太过难做。

    他的目光回到不远处一脸憔悴的车母身上,眼里闪过了一丝怜悯之‘色’,向车医生道,“正好我认识一个医生在这边工作,我看看能不能让她帮忙给阿姨加一个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