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韩老的选择

    (第二发!)

    ————————

    “对了,方先生。”

    就在方文正的内心有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虑无比的时候,拉着方婷婷的手已经走出房门的叶修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望向方文正。

    “等一下你叫的那些司徒家的人来了之后……”

    “叶先生,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叶修的话还没有说完,方文正的脸色便蓦地白了。

    叶修居然知道他叫了司徒家的人?

    叶修怎么会知道他叫了司徒家的人的?

    叶修会不会发怒,拍死他?

    几乎下意识地,他便直接矢口否认了起来。

    他却不知道,他的这种矢口否认,配合他的脸色,完全就是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

    “方先生,你不用这么紧张,你放心,再怎么样,你也是婷婷的伯父,我不会对你动手的。”

    叶修看着吓得脸色苍白,一脸恐惧的方文正,眼底闪过了一抹不屑之色,摆了摆手,“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带一句话给他们。”

    “请你替我感谢他们对我的看重,我叶某人回头一定会找机会好好回报他们的!”

    淡淡地说完之后,叶修这才拉着方婷婷的手,洒然地离去。

    且不说司徒家对方婷婷带来的伤害,仅仅就凭着司徒家利用他叶修来震慑西南,挖地三尺追查他叶修这一件事情,叶修也不会就这么和司徒家善了的。

    更何况,在那天见识了那个风月会所的情况之后,叶修就已经下定了决心,等到时机方便的时候,就一定会收拾了司徒家这个毒瘤!

    司徒文强和司徒家所作的其他事情他还没有细细查过,但仅就风月会所的事情,已经了超出叶修底限,是叶修完全无法容忍的了!

    司徒家看着叶修和方婷婷两人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之中,方文正的那一颗紧绷的心,才放松了下来。

    但是马上,当他想到叶修和方婷婷两人离去的后果的时候,他的脸色,又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

    “方先生,我们现在……”

    一个保镖小心地看了一眼方文正。

    “去,跟上去!看看他去了哪里!”

    方文正的脸上的神色挣扎了一下之后,最终咬了咬牙。

    他终究还是不甘心就这么让叶修带着方婷婷离去了,还是想要最后挣扎一下。

    “方先生……”

    向来对方文正的命令都是完全百分百执行,令出即动的保镖这次却并没有行动,而是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地望着方文正。

    “去啊!还愣着干什么!”

    方文正见保镖竟然没有行动,脸上的神色不由得寒了一下,“你们就这么怕死吗!你们都忘了当初你们说过的话了吗!”

    当初招他们入方家的时候,在接受方家给出的极为优厚的待遇的同时,他们可是曾经许过诺,将对方家生死以报的!

    “方先生,你误会了,我们不是怕死,而是以我们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跟得上那位的。”

    保镖苦笑了一下。

    那可是一个连子弹都能够躲得开的超人般的存在,让他们这些普通的保镖去追踪这样的超人,那不是为难他们吗!

    他们不怕死,但是也要死得其所,死得有价值一些啊!

    “不用浪费心机了,就凭他们,是跟不上那个叶修的。”

    方文正还要再说什么,但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韩老的身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韩老!”    虽然韩老刚才输给了叶修,但是韩老在这些保镖们的心目中的形象,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提升了很多,每个保镖看向韩老的眼神之中,都更多了一份崇敬。

    以前他们虽然知道韩老是个高手,但是具体怎么高法却并不知道,但是通过刚才和叶修的那一战,他们全都清晰地感知到了韩老的身手究竟有多么高强!

    方文正的脸上还是有些不甘心。

    但是韩老都已经这么说了,而且他也知道,韩老说的确实是事实,以叶修的实力,让这些保镖去追踪,确实是没有意义的。

    “司徒家的人怎么还没有来?”

    方文正的目光望了一眼大门的方向,眉头皱了起来。

    按道理,方家和司徒家隔得并不是很远,司徒家收到消息之后,立即就派人过来的话,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到了才对。

    如果司徒家的人到了的话,他们就有机会拦住叶修和方婷婷两人了。

    “不知道,不过应该就快到了吧。”

    韩老淡淡地道了一声。

    方文正皱了皱眉,正准备说话,便听到楼下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汽车鸣笛之声。

    “来了!”

    一听到这阵急促的鸣笛之声,方文正的脸上立时露出了一阵的激动的神色,连招呼也顾不得和韩老打一声了,直接便以他能够达到的最快的速度向着楼下奔去。

    他希望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楼下,能够在最后的时刻让司徒家的人拦住叶修和方婷婷。

    那些保镖们看到方文正向楼下奔去,连忙也跟了上去。

    房间之中,瞬间便只剩下了韩老一个人看起来有些佝偻的身形。

    “婷丫头,我能为你做的,也就这么点事儿了。”

    在所有人离开之后,韩老的目光望着窗外,有些浑浊的老眼之中露出了一抹复杂的神色,嘴里轻声地喃喃道。

    方文正刚才问司徒家的人为什么这么久还没有到。

    他回答说不知道,但是事实上他是知道的。

    因为正是他刻意地缓迟了给司徒家的消息,所以司徒家才会这么迟才到的。

    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但是在内心挣扎了一下之后,他还是这么做了。

    也许我们真的错了!

    我们不应该那么强迫你的!

    但是希望你也能够理解,我们也确实是没有办法,方家确实是已经山穷水尽了!

    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能够伸手拉方家一把!

    韩老转过身,看了一眼这个房间,看了一眼那些方婷婷曾经坐过的椅子,曾经穿过的衣服,以及一些用过的日常用品,轻轻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