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一定能找出来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西南市最高的摩天大楼。手机端 m.

    司徒天一的办公室。

    司徒天一坐在办公桌的后面,脸的神色显得有些憔悴。

    连续一个星期的高负荷运转,即便是他体力和精力远超常人,也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方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不是那么容易吞并的,算是司徒家,算是他司徒天一,也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操作。

    不过好在,他的付出,还是得到了相应的回报。

    基本,整体的计划,执行得可以说是非常的顺利,没有出现什么大的叉子。

    除了对那几个嗅觉灵敏的老狐狸从他手抢出去了一点小利益之外,整个方家和方家集团,几乎完全都落入到了他司徒家的手。

    总体而言,他对这将近一个星期的成果,还是非常满意的。

    要是当初那个联姻计划没有被破坏的话好了,那样的话,整个方家,都将完完整整是司徒家的,算是那几个老狐狸也休想从我司徒天一的手里分出去一点羹汤。

    司徒天一的眼里闪过一抹遗憾,心冷哼了一声。

    第一步,方家算是解决了。

    司徒家算是又向前迈出去了一步。

    这是非常坚实的一步。

    不过,这还不够!

    司徒家,还要继续前进!

    司徒家,绝对不会仅仅局限于西南这一隅之地!

    司徒家的未来,是整个华夏国,是整个世界!

    司徒天一的眼眸之,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哼,唐家?

    终有一日,我司徒家必将会成为超越唐家的存在!

    一想到唐家,司徒天一的心顿时感觉越发的火热了起来。

    这些年来,所有人都以为司徒天一的野心和目标是西南第一家,但是那些人根本不知道,西南第一家根本不是司徒天一的目标,他的目的标是强大到几乎能够影响整个华夏国,据说富可敌国的唐家,是带领司徒家超越唐家,成为新的华夏国第一富贵之家!

    “笃笃!”

    轻轻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

    司徒天一抬起头。

    办公室门口,一个神情干练的年男子静静地站在门前,在听到司徒天一的声音之后,这才轻轻的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

    “还没有消息?”

    看到进来的年男子脸凝重的神色,司徒天一的眉头立时皱了起来。

    如果说这些天,他司徒天一有什么不爽的话,那毫无疑问,是有关那个叫叶修的小子的事情了。

    他本来以为,这个小子带着方杰夫妻,又带着一个受了重伤的姓韩的老头,以他司徒家的实力,应该是能够轻松把人找到的,甚至一开始他觉得半天都不需要,能把人找出来的。

    可是没有想到,这都一个多星期过去了,居然还没有半点踪迹!

    这让他非常的不爽。

    “没有。”

    年男子的头一下子低了下来,脸露出了一抹又是愧疚,又是紧张的神色。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司徒天一的眉头一挑。

    “是的。”

    年男子的额头的汗水微微渗了出来。

    “你觉得他们还在西南市吗?”

    司徒天一轻轻敲了一下桌子。

    “我觉得……应该……不,肯定在!”

    年男子原本想说应该在,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想起司徒天一最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词,咬了咬牙,又改了口。

    “你有信心?”

    司徒天一眉头挑了挑。

    虽然他喜欢下属给出肯定的答案,但是他更希望,这并不是为了应付他而给出的答案,而是真的能够肯定。

    “我有信心,这些天我们一直都在密切监控着所有离开西南的通道,包括陆和空的交通出口,都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他们是一定还没有离开的!”

    年男子咬了咬牙,坚定地道。

    “很好,那继续搜!直到把他们搜出来为止!”

    司徒天一的眼眸之闪过了一抹寒芒。

    他还不信了,那个姓叶的小家伙,还能够带着方杰夫妻两人凭空消失了?

    “是!”

    年男子松了口气,恭敬地应了一声。

    “还有其他事吗?”

    司徒天一望了一眼年男子。

    “那个,强少那边,一直在发脾气。”

    年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地向司徒天一道。

    他知道司徒强的心对于找到那个姓叶的小子的心情是何等的迫切,他的心又何尝不是有如火烧眉毛一般的着急?

    只是他真的已经在拼尽了力气,使出了浑身解数地去找了。

    这些天因为这件事情,他多年未动的体重都开始下降了,晚都开始出现失眠状态了。

    “不必理他便是!”

    司徒天一皱了皱眉。

    知子莫如父,他清楚司徒强的心对于那个叶修的仇怨和执念,但是司徒强这样的表现,还是让他感到有些失望。

    这样的心境,这点儿心魔都不能够克服,将来如何接他的班,如何掌控司徒家?    司徒天一的心哼了一声。

    “谢谢先生!”

    年男子长松了一口气。

    有司徒天一这句话他放心了,不然的话,司徒强那边逮着他开骂,不停地胁迫他,他是真的无奈。

    得到年男子的话语之后,年男子便准备转身退出办公室。

    但是在他脚步要动的时候,司徒天一再次喊住了他,“等一下,之前吩咐你办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司徒天一的目光之,闪过了一抹光芒。

    眼下司徒家清掉了方家,正所谓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但是越是春风得意的时候,越加得小心才行。

    他可不希望司徒家在这个节骨眼出什么纰漏!

    特别是最近这段时间,唐国安露出了苗头要搞事情的时候,更是要小心又小心才行,虽说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唐国安已经被他按得死死的,应该是没有什么机会翻起什么浪花了,但是总归小心行得万年船。

    “请先生放心,全部都办好了!”

    年男子眼里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神色道。

    “很好,那个姓叶的,继续查,一定要把他查出来!”

    司徒天一满意地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亲信的办事能力,他还是较放心的。

    “明白!”

    年男子郑重地点了点头,然后恭敬地退出了办公室。

    哼,想不到这个姓叶的小子,还真是有点能耐!

    这么多天,居然都没有能把他找出来。

    他到底躲在哪?

    看来,这唐国安这老狐狸,果然不是那么简单的,在西南居然还是他司徒天一不知道的后手。

    目送着年男子离去,司徒天一的眼眸之闪过一抹寒芒,心再次冷哼了一声。

    不过仅仅一瞬间,他的眼里的神色,便化为了一抹冷笑。

    算是唐国安再怎么狡猾,也是没有意义的,在这西南这地块,唐国安是绝对不可能躲得过他司徒天一的手掌心的。

    不管你唐国安把那小子藏在哪里,他司徒天一都一定会把他挖出来的!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