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章 挡我者死(下)

    (大家下午好。)

    ——————————

    “去死!”

    叶修的目光,看着那几道向他挥击而来的武器,眼里露出了一抹暴戾的神色。

    叶修根本就没有管那几道武器是什么,是刀还是棍,他的双手直接狠狠地向着那几件武器挥击了出去。

    而伴着叶修的双手挥出,那几件武器几乎全部都在瞬间转过了方向,向着武器的主人飞射而去。

    “啊!啊!”

    几声惨叫,瞬间响了起来。

    那几件武器,全部都狠狠地砸回到了那几个高手的身上。

    叶修没有理会那几个被武器砸中,发出惨叫的高手,他现在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而且他也知道,根本就不需要理会他们。

    因为在他们的那一声惨叫之后,这些胆敢阻拦他的人,便会成为一具具的尸体!

    这是叶修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就这些人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挡得住他的全力一击的。

    而自叶修说出了“挡我者死!”四个字之后,便意味着,叶修不会再有任何的留手。

    所以……

    叶修说“挡他者死!”那么,挡他者,就必须死!

    任何挡在他前面的人,都必须要承受他的倾力一击!

    叶修的目光只是紧紧的盯着前面的吕冰冰的方向,他的注意力全都在吕冰冰的身上,他的身形,也没有丝毫的停滞,继续向着吕冰冰疾射过去。

    老侯的速度很快,他的身形已经就快要到达吕冰冰的身边,但是叶修有信心,能够在老侯对吕冰冰动手之前阻止住老侯。

    “姓叶的,不想她死的话,你就别动!”

    然而,就在叶修的身形眼看着就要达到吕冰冰身前的一刻,一个尖锐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许天华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柄手枪,微颤着手指向了吕冰冰。

    叶修的瞳孔,骤然一缩,他的身形嘎然而止。

    刚才他的注意力,完全都放在了老侯的身上,反而忽略了许天华的存在。

    他没想到许天华的意志竟然也如此顽强,在刚才一只手中了他的碎石的情况下,还能够忍住手臂上的疼痛,以单手握紧枪支。

    “姓叶的,不想要这妞死的话,就马上自裁!”

    而就在叶修动作一停的瞬间,老侯的身形已经落在了吕冰冰的身边,已经轻而易举地将吕冰冰控制在了自己的手里。

    “唔唔……”

    吕冰冰的目光望着叶修,拼命地摇头,拼命地向叶修示意,让叶修不要理她,让他赶紧走。

    她非常清楚,如果叶修真的自裁,真的死了的话,她也是一样难逃悲惨的命运的。

    她唯一希望的就是叶修活下来。

    “你们放心下她。”

    叶修缓缓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主动作出了投降的手势。

    “姓许的,如果她出事了,你儿子也会马上死!!”

    叶修继续道,“姓许的,我可以答应你们,只要你放开她,我可以不追究今天的事情,保证让你们活着离开,以后也不会再追究你们的事情。”

    不待许天华说什么,叶修又接着向许天华说道,“你不要不信,我知道你儿子在费城的圣堡卢中学读书,而且也知道你之前在暗中安插了保镖,还给当地的黑手党组织交了保护费,让当地的黑手党组织保护你儿子的安全。”

    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知道的?

    许天华和老冯两人的瞳孔,几乎同时收缩了起来。

    如果说叶修刚才知道许子扬的护照名字,许天华的心中还存着侥幸,还能够保持着淡定的话,那么在叶修说出这些信息的一刻,他再也不能够淡定了。

    护照名字可能是碰巧知道的,但是他儿子就读的学校信息,尤其是他联系黑手党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碰巧知道的!

    这件事情极度**,就连他儿子本身都不知道!

    除了他许天华和老冯两人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无关的人知道。

    “很不巧,那边黑手党组织的首领,是我朋友。”

    叶修平静地说出了答案,解答了许天华和老冯两人心中的疑惑。

    叶修所联系的杰克,正是美国黑手党的首领,绰号屠夫,但他自己一直坚持认为,他是医生,而不是屠夫。

    叶修也没有想到,许天华竟然对他那位宝贝儿子如此着紧,竟然还主动去找了当地的黑手党,请黑手党的人保护许子扬。

    如果不是许天华曾经找过黑手党,在黑手党那里留下了相关的资料和信息的话,那么就算杰克身为美国黑手党的首领,掌控着常人不可想象的势力,想要那么大的费城,在只知道许子扬的中文名的情况把许子扬找出来也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啪!”

    许天华手里的枪,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那一张本就异常苍白的脸,刹的一下变得惨白无比了起来。

    美国黑手党的首领,竟然是叶修的朋友!

    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他并没有怀疑叶修的话,老冯和他许天华都不可能把那些信息告诉叶修,叶修获取那些信息的唯一渠道来源便只可能是黑手党那边。

    而黑手党是不可能会随便泄露客户的信息的,在当初联系的时候,许天华便做过相关的调查,知道黑手党的信誉非常不错,很多在美的华人都曾经托庇于美国黑手党。

    叶修能获得那些信息已经说明了一切,叶修和黑手党的关系真的非常好。

    “侯先生,放开她吧!!”

    许天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挣扎之色后,目光转向了一旁控制着吕冰冰的老侯。

    尽管他的内心非常的不甘,但是……那是他唯一的儿子!是他许天华在这个世界留下的唯一痕迹和传承,唯一的血脉和基因!

    他许天华可以出事,反正他这辈子也够本了,所有的荣华和富贵,所有别人享受过的他都享受过了,别人没享受过的,他也享受过了!

    但他儿子不能够出事!

    他也没有多和叶修讨价还价,说多余的废话,让叶修作出各种承诺或誓言,他知道那没有意义,如果叶修真的毁诺的话,就算现在逼着叶修作出再多的承诺也是没意义的。

    “放开她?”

    老侯的嘴角浮起了一抹讥诮之色,“许总你是在梦游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