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

第1483节 古斯特镇的杀人案

    说亚历克斯有趣,并不是指他的性格。而是安格尔发现,这个亚历克斯身上有一种很奇特的气场。如果将气场比喻成光环,那么其他人都笼罩着一层灰暗,而亚历克斯却如日光般明亮耀眼。

    因为安格尔现在唯一能动用的力量是幻术,所以他一时也没看出亚历克斯为何会出现这种迥异于其他人的气场。

    安格尔索性开始观察起这个亚历克斯来。

    在观察的过程中,安格尔还注意到,这个亚历克斯似乎能看到自己,其他人眼神掠过自己时,因为有障眼的幻术,所以全都毫无察觉。可亚历克斯眼神掠过自己时,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瞳孔的微反应还是出卖了他。

    这个亚历克斯莫非是个超凡者?可是,看上去有些不像。

    安格尔以为亚历克斯会一直装作看不到自己,却是没想到,当教堂里的人全都离开了,他却是主动与自己攀谈起来。

    “你是幽灵吗?”亚历克斯再次问道。

    安格尔注视着亚历克斯,这个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白发少年,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没有其他任何情绪,没有恐惧,也没有惊讶,单纯只是好奇。

    如果这是一个四五岁的孩童,天真不知事,也就罢了。可亚历克斯明显心思很重,但他的心思却并不是放在别人身上,而是在自己身上。

    对待外物、甚至外人,都有一种“无所谓有与无所谓无”的态度。

    安格尔的出现,能让他表现出一丝好奇,已然很不容易。

    “你见过幽灵吗?”安格尔反问道。

    “看来你不是幽灵。”亚历克斯非常笃定的道了一句。

    “你的观察很敏锐。”安格尔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亚历克斯继续回答之前安格尔的问题:“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见过幽灵,或许见过吧,我的内心是这样告诉我的。”

    “是因为失忆的关系?”安格尔记得,之前那位叫伯伦朗的神父,似乎提到过亚历克斯失去了记忆。

    “偷听并不是一个礼貌的行为。”亚历克斯轻声说了一句,也不深究与苛责,继续道:“的确是失去记忆的关系,我不记得我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我内心告诉我,曾经的我,或许见到过幽灵。”

    亚历克斯顿了顿:“那帕特先生,你见过幽灵吗?”

    “见过。”

    安格尔毫不犹豫的断言,让亚历克斯有些失神,低声嘀咕了一句:“原来,世上真的有幽灵?”

    安格尔以为亚历克斯会追问幽灵的事,然而他却很快收拾了心情,什么也没问,而是说道:“那帕特先生不是幽灵,又是什么呢?为什么其他人看不到你?”

    安格尔:“其他人看不到我很正常,我觉得你该问:你为什么能看得到我?”

    亚历克斯毫无任何滞碍,顺着安格尔的话问道:“我为什么看得到你?”

    “我也不知道。”安格尔笑眯眯的答道。

    亚历克斯被这充满恶意的对答惊了一下,波澜不惊的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安格尔的确不知道,不过他觉得可能与亚历克斯失去的记忆有关,说不定他曾经就是一个超凡者。毕竟,超凡者的灵感很强,而他施放的障眼幻术,其实非常的低级,单纯的幻术能量的运用,不涉及到“法”的层面。一般的天赋者都能察觉不对,而入了门的巫师学徒想要看到自己,并不难。

    安格尔:“我倒是很好奇,你看到一个别人看不到的人,你不觉得害怕吗?”

    亚历克斯:“如果你要杀我,你有很多机会;如果你不杀我,我又为什么会害怕?”

    亚历克斯说完后,甚至不在理会安格尔,而是坐下来,拿出纸张记录着一些文字。

    “瑞文骑士的死因推论?”安格尔轻声念叨出来,自顾自的嘀咕道:“原来,现在的神职人员甚至已经开始兼职侦探破案了吗?”

    亚历克斯继续拿着笔,沙沙的在纸张上飞快的写着。

    不过其中的内容,非常的简略,只是列出瑞文骑士的名字,然后又在他名字的另一侧,写上了法茜的名字,底下标注着「法茜的生日礼物」。

    亚历克斯思索了片刻,最后将所有的字符都划掉,写上了一个地名:圣城。

    “圣城是哪里?”安格尔见亚历克斯开始专注自己手中的事,他便打算在教堂内转转,然后就离开,却是没想到亚历克斯最后写了一个地名。

    安格尔要找的正是位置信息,于是直接问了出来。

    亚历克斯放下笔,疑惑的看着安格尔,似乎有些意外安格尔居然不知道圣城。

    亚历克斯沉默了许久,没有再去询问安格尔的来历,而是问道:“……你为何会跟着我?”

    “我想向你打听一些信息。”安格尔也不隐瞒。

    “什么信息?”

    “位置信息。”安格尔指了指亚历克斯在纸页上的“圣城”字样:“我想知道这里是哪儿,圣城又是哪,还有这片大陆又是什么名字?”

    安格尔的三连问,让亚历克斯眼神微微一动:“听你的语气,你不是这片大陆的人?”

    “我不知道。”安格尔耸耸肩:“我不是在等你回答吗?你回答后,我才能确定我是不是这片大陆的人。”

    亚历克斯静静的看着安格尔,总觉得这个奇异的人,充满着谜一般的未知。

    “这里是古斯特镇,据说在圣城的东南方向,圣城则是克鲁亚神庭的一座卫城,也是距离古斯特镇最近的一座城市。”

    安格尔:“据说?你没有去过吗?”

    亚历克斯摇摇头:“至少在我的记忆里,我没有去过。”

    安格尔的目光不自觉地看向纸页,上面的“圣城”清晰可见,顺口问了一句:“你没去过圣城,那你写这个圣城是什么意思呢?还是说你觉得,这位瑞文骑士的死,与圣城有关?”

    亚历克斯摇摇头:“没有证据表明有关,只不过……”

    亚历克斯说到这时,突然沉默了。

    安格尔是来寻地理位置信息,并不是来破案的,他也不在意这个答案,正想继续就地理位置来询问,可亚历克斯这时却又继续了之前未尽的话题。

    “只不过,我觉得不仅仅是瑞文骑士,之前的卡美洛小姐、迈尼大叔一家……这一系列的案件,似乎都有一个共性。”亚历克斯暗中研究过这些人的死因,虽然找不到凶手,但他却发现了一些蹊跷。不过,因为一些原因,他并没有告诉伯伦朗神父,也没有告诉其他任何人。

    如今安格尔突然问到这问题,安格尔对亚历克斯而言,是一个陌生人,对古斯特镇也是一个陌生人。

    所以,他思索了片刻,将压抑许久倾述欲,缓缓吐露出来。

    “瑞文骑士有一个心仪已久的女士,名叫法茜。他曾经告诉我过,想要在法茜的生日时,向她表白。后来,我听说法茜对她的好友说过,如果她生日的时候能去圣歌礼堂听一场神圣唱诗,那就人生无憾了。”

    “圣歌礼堂就在圣城。我相信,瑞文骑士一定知道了这个消息,再过几天就是法茜的生日,所以他才会独自前往圣城,结果他的头颅在前往圣城的桥墩上,被发现。”

    安格尔并不想听案情分析,但亚历克斯自己却是完全沉浸到了案件里。

    “瑞文骑士不是单一的个案,在他之前也出现了很多个案件,所有的亡者都只剩下一个头颅。治安官说,杀人犯是无偏差的杀人,但我觉得不对,我发现了一个共性,他们的死亡原因,全是因为他们要踏出古斯特镇。”

    “卡美洛小姐是要去圣城看望多年未见的亲人,迈尼大叔一家则是要搬到圣城……瑞文骑士极有可能是要去圣城为法茜买圣歌礼堂的门票。”

    “全是这样,所有的死者都是要离开古斯特镇,无论是有意或者无意,只要踏出了古斯特镇的范围,就会死亡。”

    “整个古斯特镇,就像是一座无法逃出去的鸟笼。”

    “只要小鸟想要飞离,就会被未知的手,折断翅膀。”

    安格尔原本对古斯特镇的案件并不感冒,但随着亚历克斯的述说,倒是生出了一丝兴趣。

    如果亚历克斯推断的是真的,所有死亡的人其实都是因为要离开古斯特镇而死。

    那么这一系列的案件,的确有些不简单。

    毕竟,不可能每一个人都将自己的目的地告诉其他人,可他们最终毫无意外,所有人都死了。这显然不是普通的杀人犯能做到了,尤其是,亚历克斯分析了其中一个死者,她的死极有可能是当天夜里和丈夫吵架,一气之下准备离开古斯特镇;哪怕能读心的巫师,都不可能做到完美的掌握其他人的动向,人心易变,每一秒都有无数的可能。

    哪一个“杀人犯”,能毫无遗漏的掌握每一个人的动向,哪怕只是一次意外吵架而离开,都能捕捉到,并且杀了人?

    所以,安格尔听完后,觉得可能并非是普通的案件,或许是超凡在作祟。

    “所有人只要想离开古斯特镇,就会出现意外。那么,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亚历克斯在释放完内心的倾述欲后,再次恢复了冷静的模样:“我也不知道。”

    “那你研究这些案件,是因为好奇?”

    亚历克斯毫不犹豫的摇头:“我不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