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追踪

    “妹的!这些人还真是‘浪’费!”

    陈兵回到地下黑市主要区域。,: 。

    地面一片狼藉,到处是尸体和燃烧着的火堆。

    黑市的东西很多,动手的人无法全部带走,他们拿不走的,竟是全部放火烧掉。

    这让陈兵心痛不已。

    本来他想趁火打劫的,黑市那么多东西,陈兵只要随便‘弄’一些,那可就发了。

    沙间雪忐忑的跟了过来,她很担心场面太过血腥,不能适应。

    但黑市内到处是燃烧的火堆,不少尸体被烧得一片漆黑,场面异常杂‘乱’,反而没她想象中的血腥。

    黑市被洗劫,随后肯定会触发剧情和任务,沙间雪想在别的玩家之前找到一些线索,但转了转,沙间雪一无所获。

    陈兵不知转到哪里去了,沙间雪去找陈兵,看他有没有特别发现,然后看到陈兵从一间燃烧着的店铺内,推出了一辆造型极具科技感的摩托车。

    这摩托车后轮已被扫‘射’损坏,无法使用。

    但陈兵转身又冲回店铺内,再推出第二辆。

    第二辆损坏得更厉害,车身几乎全毁,只剩下两只摩托车轮还算完好。

    陈兵打开从店铺内拿出来的工具包,两三下就拆下两辆摩托车的后轮,把完好的安装到第一辆摩托上。

    这摩托车本来就是拿来卖的,车上就‘插’着钥匙。

    陈兵扭动车钥匙,挂上空档,按下启动按钮,一股引擎有力咆哮的声音响了起来。

    “嘿嘿,运气不错!”

    陈兵打了个响指,这摩托车在黑市里被称为雷闪,形容速度很快,价格要5万一辆,本以为已全部毁坏,但没想到还能凑一辆完好的出来。

    “你去不去。”

    把另外那辆损坏的丢回烧着店铺中,陈兵骑上雷闪摩托,看到沙间雪走来,他便向沙间雪招招手。

    “去哪里?”沙间雪问。

    “路上说,不去我就走了。”陈兵握着离合的手松了松,引擎发出雷鸣般的轰鸣,随时要飞奔而出。

    知道陈兵不会只是无聊的逗她玩,沙间雪想了想,在摩托车后座坐下。

    “戴上安全头盔,别让人认出我们。”

    轰!

    两人戴上把模样完全遮住的安全头盔,陈兵踩动油‘门’。

    排气筒喷出一股蓝‘色’的火焰,雷闪摩托有如一道惊雷,速度眨眼便超过了160公里,向着下水道东边的西边方向狂奔去。

    雷闪摩托极具流线型美感,后座很翘,如此惊人速度下,沙间雪只能抱着陈兵的腰,身体倾斜压在陈兵背部。

    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沙间雪不由牙痒痒的。

    在现实已很少有摩托这‘交’通工具,沙间雪从没坐过,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效果。

    “喂,别‘乱’带球压人啊,很难受的。”

    但让沙间雪气愤的是,陈兵这家伙竟然是恶人先告状!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快说,你打的什么主意,不给一个像样的说法,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沙间雪狠狠的掐了一把陈兵的腰,咬牙说道。

    啧,他可是什么都没做,哪里占便宜了?

    不过,感到背部的确是满舒服的,陈兵也就很大度的不和沙间雪计较太多了。

    “我问你,地下黑市的背景应该很厉害吧?”陈兵问道。

    “当然,据我所知,地下黑市是罪恶都市黑白两道互相合作的产物,绝大部分势力都参与进了其中。”

    沙间雪不假思索的回道。

    “那就对了。高机动战车可不是摩托,不能在下水道内行驶,那些人洗劫黑市,用的是地下黑市的从地面下来的通道。他们想离开,战车也得沿着来路走。黑市被洗劫,红月城的那大大小小的势力必然早已知道,并且一定已派人出来拦截那些劫匪,你说那些劫匪能不能逃走?”陈兵一边分析一边问。

    “很难,和地下黑市有关的各大势力组织,一定会拼尽全力抓获那些劫匪,找出幕后指使者,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沙间雪摇摇头。

    以地下黑市的背景势力,大白天在红月城内拦人,恐怕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一直以来,没人敢动黑市,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就算能打劫得手,但无法逃到安全之地,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并赔掉自己的小命。

    “那事情就很简单了。这次洗劫地下黑市的绝对不会是一般势力组织,他们应该是盯上了黑市中的一样或者数样东西,为了那东西,他们策划了这次袭击。”

    “正常情况下,抢了黑市的东西,想带走很难。我们能想得到的,这次袭击的策划者不可能想不到。但他依然发动了袭击,那就说明,他有较大的把握,把东西带出红月城。”

    “那要如何做到呢?”

    “声东击西!调虎离山!”

    “那些从来路返回的高机动战车,能吸引所有黑市势力的目光。但真正带着抢来物品的人,其实已是从别的途径离开。”

    “悄悄回到地面,藏进人群是一种方法,但黑市被洗劫,从地面肯定已无法离开红月城。”

    “所以我推测,真正的劫匪正带着宝物从地下通道,向城外潜逃。”

    “黑市方面,他们当然不会忽略这个可能,我想在下水道的四个出口,已被派了重兵前往镇守,不让人从下水道离开。要是劫匪像我猜测的那样,想从下水道逃走,他就必须突破出口的守卫。

    “这显然不是容易的事,哪怕劫匪人多,想突破出口守卫,也十分困难。”

    “但如果是里外夹击的话,情况就另说了。”

    “我之前对红月城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了解,红月城外,东、南、北是沙地、草原和戈壁,只有西城外,是大片茂密的树林,树林内能轻易提前的躲藏大量人员。想从里外夹击,下水道西边的出口,几率最大!”

    陈兵洋洋洒洒的给沙间雪做了一番分析,沙间雪闻言,不由对陈兵刮目相看,第一次强烈的感到,陈兵此前在游戏里做出的种种惊人的举动,不是运气,而是实力。

    陈兵猜测的未必是正确,但却是几率最大的一个可能。

    猜错了没损失,但要是猜对了,就有截糊的可能!

    “对了,接下来我们可能要连续闯过那些地下组织的地盘,得换别的衣服才行,不然还是有可能被人认出来,到时要是把我们当成劫匪,可就麻烦了。你有备用的衣服吧?”

    那些地下组织多多少少都和黑市有关系,虽然戴了安全头盔,遮住了模样,但衣服还是有可能出问题,不能抱有侥幸之心。

    陈兵想了想,感到还是得小心些,不然可能会惹到不必要的麻烦。

    “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沙间雪一楞,她忍不住又掐了一把陈兵。

    罪恶都市内,换衣服和现实一样,要一件件的换。

    “你思想太污了,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当着我的面换衣服吧?你不当我面换,我要怎么占你便宜?”

    陈兵蛋疼的叹气。

    “这次咱们背对背换!”有之前教训,沙间雪可是很警惕的。

    陈兵耸耸肩,他拿出此前的修理工衣服,换上。

    沙间雪也有备用衣服,她出生时的身份一个白领ol,现在穿着的紧身皮衣,是为了方便战斗特意买的。

    背对着陈兵,沙间雪飞快的换好衣服。

    但当她一转身时,看着摩托车的后视镜,不由心里一个咯噔。

    “皮肤白不白?”

    沙间雪不动声‘色’的走过来,等两人坐回到摩托车上,陈兵要发动摩托时,沙间雪忽然出声问道。

    “白!”

    陈兵想都不想就回答。

    怒!

    沙间雪狠狠的再掐陈兵的腰间。

    “喂!再掐我就不和你客气了啊!我可是无辜的!”

    陈兵抗议。

    “谁让你偷窥,要是在现实,我保证不把你打成猪头!”

    沙间雪杀气腾腾,‘女’王气势十足。

    “又不是我故意的,你在后视镜里晃来晃去,我眼睛又不瞎,只能看一看了。”

    这家伙,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

    沙间雪不由翻了了翻白眼。

    ……

    轰!

    与陈兵和沙间雪追踪时,红月城的地面,时间还是大白天,却是出现了无比剧烈的‘交’战。

    一辆载着高机动战车的大卡车被拦截了下来,高机动战车不甘就擒,开始追过来的人‘交’战,重型机枪疯狂扫‘射’。

    但追过来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小‘混’‘混’,而是一群装备‘精’良、作战经验丰富的雇佣兵。

    当中一个雇佣兵,直接用火箭炮,把高机动战车轰倒在地上。

    在战车被轰翻之时,下水道一偏僻的通道中。

    一个人影踩在一块电动滑板上,以极高的速度前进。

    这路径是被‘精’心挑选,电动滑板的声音十分之小,这人在下水道内通行无阻。

    他手里有一个通讯器,通讯器内不时传来消息。

    这人听着通讯器内传来的消息,不由‘露’出一丝冷笑。

    他使用通讯器,给通讯器另一边的人下了一个命令。

    战车被拦截,但红月城内的那些人,会以为他们能抓得到人吗?

    天真!

    “去!把战车内的人都揪出来,一个都不要漏!还有,不要‘弄’死了,雇主要活的!”

    “敢洗劫黑市,真的是活腻了!”

    战车被干翻,雇佣兵头领喝道。

    但他们却不知道,翻倒的战车内,并没有人,有的只是一个沉睡的畸形怪物!

    咔嚓!

    随着一个命令的传来,畸形怪物脖子上的一个仪器松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