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接待之人

    帕金丝表现有所不同,肯定有原因,但原因是什么呢?

    陈兵望着帕金丝,忍不住心里猜测。

    帕金丝是杰拉德的徒弟,能让帕金丝行为有所变化的,最可能是因为杰拉德,而杰拉德和上次游戏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暂时还没注意到他,这一点从帕金丝的语气中也能看得出来。

    但杰拉德不注意到他,会导致帕金丝对哈谬有更重的杀心吗?这一点解释不通。

    陈兵脑里思绪飞闪,但线索太少,并没能想出一个肯定的回答。

    “我听说维罗挪城准备举行一场盛大的活动,慕名而来,路上和哈谬她们认识,一起乘坐马车到维罗挪城去。相识是缘分,你仗着厉害魔法,出手杀人,我自是不能袖手旁观。”

    陈兵随口编了个理由,暂时放下心中的猜测。

    帕金丝肯定是跑不掉的,他不能像上次那样逼迫帕金丝,不然极有可能会走上老路。

    和帕金丝多进行交流,或者能找到突破口。

    路上认识的人?

    帕金丝眉一皱,感到很麻烦。

    她的实力还没到魔导级,真打起来,肯定不是对手,但让她就这样撤退,她又不甘心。

    错过这次机会,她就再没机会动手了。

    “冰之巨人!”

    没有回话,上一刻帕金丝还像是在低头思索,下一刻她就突然发动了冰之巨人魔法。

    大量冰晶自四周飞射而来,凝聚在帕金丝身上,让她瞬间变成了一个七八米高的冰晶巨人。

    轰!

    冰晶巨人形成后,就猛的一拳轰向了哈谬。

    知道可能不是陈兵对手,帕金丝竟是选择变成了冰晶巨人,偷袭攻击,想就此杀死哈谬!

    啧!

    上次一言不合就**,这次一言不合就偷袭,性格还是这般的刚烈。

    陈兵叹气,对帕金丝这种拒绝交流的性格大感头疼。

    这样的话,就算是抓住了帕金丝,也很难让她开口啊,陈兵现在想破局,基本是指望帕金丝来着。

    但帕金丝选择了动手,陈兵也不能看着。

    嗤嗤嗤……

    帕金丝的偷袭很突然,但陈兵并不是完全没有防备。

    上一次,陈兵只是魔导级时,帕金丝的冰之巨人已不是对手,这一次,陈兵早在船上就把两个魔法到推演到了灭世级,一会前只不过是用出了魔导级的实力。

    所以哪怕隐藏了大部分实力,帕金丝的冰之巨人也没丝毫偷袭成功的可能性。

    大量青绿色的藤条破冰而出,以惊人的速度生长,帕金丝的拳头还在半空,就已然被藤条团团缠住。

    “放开我!”

    帕金丝惊怒大喊,陈兵什么都没说,只是藤条缠住冰晶巨人后,根茎在巨人身体表面蔓延生长,冰晶巨人很快就出现了一道道裂痕,没一会就砰然裂开,碎成了一块块冰晶,帕金丝从中掉了落。

    数条藤条缠上去,团团缠住帕金丝,把她五花大绑的送到了陈兵面前。

    “快放了我,我师傅是很厉害的大魔女,你们抓了我,她不会放过你们的!”

    帕金丝极力挣扎,但不用魔法,想从陈兵的这些藤条中挣脱,绝无可能。

    “哦,很厉害的大魔女?是谁?说来听听,如果我认识,我们惹不起,也不是不能放了你。”

    陈兵心念一动,嘿嘿笑着说道。

    “你不会认识,但我师傅她是一个灭世魔女,她一来,你们就会没命了!”

    帕金丝警告说道。

    “切!灭世魔女,我还会灭世魔法呢!”

    陈兵闻言,一脸鄙视的说,用了激将法。

    他最怕帕金丝自闭一言不发,愿意说话那是最好不过。

    看来他上一次真的是用错了方法?

    而见陈兵不信,帕金丝马上不说话了,冷着脸在那里。

    陈兵见此,大概了解了帕金丝的性格。

    “想让我们放了你也不是不能,但你要动手杀我的同伴,你为什么要杀她们,总得让我知道一个理由,这一点要求不过分吧?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说出了理由,这理由得到我认可,我就马上放了你。”

    陈兵蹲在被绑成一团的帕金丝面前,平声对帕金丝说道。

    “就是,你为什么要杀哈谬?她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你要杀她?”

    萨妮在一旁,忍不住愤愤问道。

    哈谬拥有强力的魔法,但她从不利用魔法做哪怕一丁点的坏事,要是连哈谬都该杀,这世上就没不该杀之人了!

    面对陈兵和萨妮的文化,帕金丝选择了沉默,一言不发。

    王之血脉,这让她要怎么说?

    她们知道了自己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会选择怎样做?

    更何况,她们是逃不出师傅的手掌心的,她们要是知道了王之血脉的事情,师傅知道之后,必然会马上知道是她泄漏出来的。

    要是师傅还知道她在知道哈谬她们拥有王之血脉,还对她们动了杀心,那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哪怕师傅平时对她很好,但一旦事情败露,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她。

    所以她绝不能说,不说,她还能用别的理由敷衍过去,说了,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还是不肯说,看来只有用那个办法了。”

    陈兵劝说失败,心里叹了口气。

    不过,这事他本就没有必然的把握,指望几句话让帕金丝开口,陈兵没如此天真。

    所以在进入游戏时,陈兵选择了带来幻象戒指。

    办法很简单,陈兵准备到了维罗挪城后,把帕金丝丢在旅馆中,然后他用幻象戒指,变成杰拉德的模样去救帕金丝。

    在上一次游戏中,他是见过杰拉德的,想变成杰拉德模样很简单,而面对来救她的杰拉德,帕金丝一时间也不会太过怀疑。

    陈兵想法很好,但可惜他不知道此时帕金丝所想,如果知道,他一定不会选择变成杰拉德。

    帕金丝是背着杰拉德来杀哈谬的,见到杰拉德,绝不可能说实话。

    ……

    “接我们的人来了。”

    找来盗贼团的马车,重新行走,没多久,一行人就到了维罗挪城大门前。

    维罗挪城城门外是一个巨大的大理石广场,人很多,哈谬看到广场前一人举着一个牌子,她走过去一问,然后回来对陈兵说道。

    “这人,就是和你通信的那个魔女?”

    陈兵望着和哈谬接触的那人,眉一皱,问道。

    他很清楚的记得,上一次游戏时,和哈谬接触的,不是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