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还是太蠢了

    灼热的山谷内,黑炎熊领主怒气爆发的守着那具人类入侵者的尸体。

    在人类入侵者尸体的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大量黑炎熊的尸体,除了黑炎熊领主领主,山谷内已是再没有任何一个黑炎熊还活着。

    在第四次杀死了那人类入侵者后,黑炎熊领主感觉到了不对,它不再回老窝了,就在山谷入口等着。

    然后它终于发现了,不是源源不断的有人类入侵者,而是被它杀死了的那人类入侵者,他会复活!

    每次复活,周围的黑炎熊都会被杀死一些。

    在重复十多次后,除了黑炎熊领主外,别的黑炎熊就全部被杀光了。

    黑炎熊领主对此暴怒不已,一步不离的守着陈兵的尸体。

    在只剩下黑炎熊领主自己后,陈兵已是复活了好几次,然后被黑炎熊领主杀死。

    被杀光了所有手下,黑炎熊领主已是被陈兵拉满了仇恨,不彻底杀死陈兵,它绝不甘休!

    要是陈兵很强,能威胁到它的性命,黑炎熊领主也就认了,但问题它偏偏感到这人类入侵者并没多强大,只是身体坚韧了一点而已,绝对不是它的对手。

    呼!

    复活时间再次到了,陈兵身形一动,从地面飞身而起。

    黑炎熊领主第一时间一巴掌拍下来,但还是被陈兵逃掉。

    虽然黑炎熊领主守着陈兵尸体,但对时间的计算,黑炎熊领主显然没太过精确的观念,陈兵复活的间隔都是一样的,但它就是无法预判陈兵的复活。

    要是能做到如此,在陈兵复活的瞬间,黑炎熊领主就能一巴掌拍死他了。

    躲过了黑炎熊领主的致命攻击,陈兵再次和黑炎熊领主缠斗起来。

    周围没了那些普通黑炎熊的阻拦,黑炎熊领主想杀死陈兵并不容易。

    不过,连续几次下来,黑炎熊领主发现,只要它承受陈兵的一次攻击,它就能在陈兵攻击到它的同时,一巴掌拍死陈兵。

    被陈兵用暴风匕首攻击到,黑炎熊领主还是会受伤的,不过都是些皮肉轻伤。

    黑炎熊领主出生时就已是4级狂兽,一路成长到6级,和不少狂兽大战过,杀死敌人,同时自己受点伤的情况不在少数。

    发现受点皮肉伤就能杀死陈兵后,黑炎熊领主每次在和陈兵缠斗一会,一时半会杀不死陈兵后,它就会忍不住不躲避陈兵的攻击,受陈兵一击的同时,一巴掌拍死陈兵。

    就这样不,一天的时间过去。

    陈兵已是死去活来八十多次了,黑炎熊领主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多出了七十多道伤口。

    如此多的伤口下,黑炎熊领主的动作已是受到了一些影响。

    不过,受到了如此多的伤,还不能彻底杀死这人类,黑炎熊领主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而且它身上的伤口虽然多,但都不是致命伤,休息一下,两三天就能完全好起来,这个人类入侵者的攻击虽然能伤到它,但并不能对它造成致命伤害,它受到了这么多伤,却没一道致命伤害,那就是证据。

    陈兵再次复活,黑炎熊领主二话不说,再次扑向陈兵。

    打了几分钟,发现还是打不到陈兵,黑炎熊领主又不耐烦了。

    趁陈兵再次扑来,黑炎熊领主再一巴掌扇过去,准备重复此前已是一次次出现的杀人套路。

    但这一次,在黑炎熊领主以为它要一巴掌拍死陈兵时,陈兵的速度却是骤然一变,变得比此前快了一些,然后身形一矮,躲开了黑炎熊领主的攻击,暴风匕首紧接着狠狠的刺进了黑炎熊领主的小腹。

    黑炎熊领主身上早已是伤痕累累,外边那防御力极强的厚厚皮毛已是形同虚设。

    暴风匕首刺进黑炎熊领主小腹后,陈兵倾尽全力一划拉匕首,黑炎熊领主的小腹上顿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血液狂流而出。

    黑炎熊领主此前受到的所有伤害,都没这一匕首来得严重!

    “吼!”

    剧痛之下,黑炎熊领主一脚踢向陈兵,但陈兵对此早有预料,身体一侧一退,又是让黑炎熊领主的攻击落了空。

    躲避攻击后,陈兵再次欺身上前。

    黑炎熊领主暴怒的再次攻击,但这次攻击同样是落了空,陈兵在躲掉它攻击之余,再次在黑炎熊领主身上划出了一道不轻的伤口。

    连续受到重伤,黑炎熊领主的动作明显受到了影响。

    “你还是太蠢了啊。”

    陈兵叹道。

    在来找黑炎熊领主前,陈兵已是想好了作战计划。

    他知道想秒杀掉黑炎熊领主不现实,能伤到黑炎熊领主就不错了,正常情况下,连重伤黑炎熊领主都困难。

    所以陈兵在决定一次次死亡,在对黑炎熊领主造成一些伤害的同时,麻痹黑炎熊领主,让它以为他无法对它造成致命伤害。

    实际上,陈兵隐瞒了他的极限速度,此前即使有机会重伤黑炎熊领主,陈兵也只是选择了轻伤。

    而黑炎熊领主在受到了大量轻伤后,动作和反应其实受到比较明显的影响,它防御力最难突破的皮毛,已到处是破绽。

    陈兵感到是机会了,便突然发难,黑炎熊领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陈兵突然的强攻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要是换成了人类,陈兵这办法可就起不到同样的效果了。

    黑炎熊领主拼命攻击,但在受到了大量轻伤还有重伤之下,黑炎熊领主已是无法打得到陈兵,唯一能威胁到陈兵的,就只有它身上爆发的那些黑色火焰。

    “吼!”

    狂怒之下,漫天的黑色火焰被黑炎熊领主绽放了出来,席卷周围一切。

    陈兵在黑色火焰下避无可避,但陈兵也不需要躲避。

    肆虐的黑色火焰中,陈兵漫步而来。

    他的皮肉不断的被黑色火焰烧焦,但在烧焦的同时,陈兵也是通过粒子重组,让**不断的重生。

    虽然重生的速度无法赶得上烧焦的速度,但已能让陈兵在黑色火焰中活动一段时间不会被烧死。

    而如此恐怖的黑色火焰,黑炎熊领主也无法一直维持。

    火焰的威力很快减弱,陈兵还活着,并且伤势开始在恢复。

    黑炎熊领主惊怒不已,再次和陈兵大战了起来,但它的伤势恢复速度远不及陈兵。

    很快陈兵就是好得差不多了,而黑炎熊领主的伤势却是越来越严重。

    二十多分钟后。

    黑炎熊领主巨大的躯体不甘的重重倒在了地上。

    陈兵见此,他才重重喘了口气。

    从背包里拿出一支箭矢,陈兵点火烧着,然后射向天空。

    这是给维姬的信号。

    射出火焰箭的信号后,陈兵望了眼自己烧成了焦炭般的身体。

    身体烧成了焦炭,通过粒子重组,多花点时间就能完全恢复。

    但问题是头发全烧了个精光,这可就不能忍了。

    手一动,陈兵干脆的一匕首把自己给杀了。

    反正这一天来死了几十次,也就不差这一次了。

    几千米外,维姬藏身的树林内。

    维姬等了足足一天一夜,她看到天空的火焰箭后,松了一口气之余,急忙向山谷奔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