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巫师不朽

第五百七十一章 世界之门

    “就是这里了吗?”

    从翡翠之塔中走出,来到中央大厅所在的大门前,阿帝尔静静抬头,望着眼前森然穆肃的巨大门户。

    眼前的巨大门户是金色的,其中带着些翡翠色的光辉,在门户之中一股有关宇宙流转,世界生灭的伟大奥义正在静静转动,一样望去仿佛一整个世界般伟岸。

    这是翡翠之门,是翡翠高塔赖以成立的真正底蕴之一,也即是所谓的世界之门。

    “曾经在典籍中多次看见,念念不忘的世界之门,到如今终于看见了···1”

    望着眼前十几米高的巨大门户,感受着那股世界生灭的巨大伟力,阿帝尔不由轻声说道,发出一声由衷的感叹。

    有世界之门,必然会有世界之石存在,以此作为世界之门构建的基础。

    若是过去的阿帝尔,望见了眼前巨大的世界之门,第一反应便是想办法夺取其中的世界之石,吸纳其中的界能为己用。

    不过到了如今的层次,些许界能,阿帝尔倒是不用再着急了。

    随着在多个世界开辟,通过体内的穿越异能,每时每刻都有大量的界能顺着诸多世界传达到阿帝尔的身上。

    而随着日后阿帝尔所影响的世界越来越多,这种积累速度也会不断加快。

    有这种条件在,此刻的阿帝尔,只需安安稳稳的沉淀,不需要再如弱小时那般,去节外生枝。

    “怎么样,第一次见到世界之门,是不是感觉很壮观?”

    身后,爽朗的笑声从身后传来。

    阿帝尔回过身,正好看见在身后的走廊尽头上,库鲁一身黑袍打扮,手上提着一把长剑,正从那里走来,此刻正笑着望着他。

    “的确很壮观,此前在我的故乡里,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

    望着身后走来的库鲁,阿帝尔点点头,由衷感叹说道。

    加入翡翠高塔足足五年,在这个过程中,对自己的来历,阿帝尔也已经说过。

    除了隐去自身的穿越异能与血脉的获得方式之外,其余的东西,他没什么不能说的,因而全部都如实交代了,将麦森区域的存在如实告知。

    “世界之门这种东西,哪怕在高域,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拥有的。”

    望着眼前的世界之门,库鲁眼中露出些复杂的神情:“在整个银域,这也是唯一的一座世界之门了,也是我们精灵一族最后的希望。”

    站在一旁,静静听着库鲁的话语,阿帝尔也点点头,对此表示认同,

    世界之门的存在,对于一个势力来说,就是一个门户。

    有着世界之门的存在,只要能够找到相应的坐标,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发现新的世界,并且从中开拓,由此掠夺外在世界,由此充实自身。

    因而在高域,恒定一个组织是否为大势力的标准很简单,只需要看这个势力是否拥有独属于自身的世界之门就行了。

    拥有世界之门,便意味着可以源源不断自外开拓,与那些停留在本世界的势力有着极大的区别。

    不过,就算拥有世界之门,对外在世界的开拓,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

    因而,才有世界征战这种事件存在。

    “这一次的世界征战,尽管主力是我们,但是中央高塔,还有亡者之厅的人也会参与。”

    走在路上,趁着此刻世界之门开启还有一点世界,库鲁对着阿帝尔不断说道:“中央高塔没什么问题,里面尽管有一些人对我们比较敌视,但同样有一些人对我们抱有善意。”

    “真正要小心的,是亡者之厅,还有异世界的土著。”

    听到这里,阿帝尔暗自皱了皱眉:“这一次进入的形式是什么?”

    “是潜入,也是强攻。”库鲁继续说道:“这一次的世界,前期的准备已经完成,只剩下最后的收尾。”

    “而在这之前,需要有人去异世界本土,尽可能以各种方式消耗世界意识的力量,为后期的收尾做准备。”

    “一般来说,这个时间并不长,像是眼前这个时间,最多还有半年时间便可以结束。”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着眼前的阿帝尔提醒道:“赫姆克老师之前打过招呼,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晚一些下去,等到最后一个月再下去,安全性上会大出不少。”

    “不用了。”阿帝尔笑着摇头:“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现在进去吧。”

    “好。”库鲁没有劝阻,而是点了点头:“你下去之后,世界之门会自动为你加持一层防御,不至于使你快速被世界意识发现。”

    “不过你要注意,你对世界的影响越大,行动越是活跃,防御法术的力量消耗就会越快。”

    “我明白。”阿帝尔点点头,随后没有再迟疑,直接深吸一口气,径直走向眼前的翡翠之门。

    当阿帝尔走到翡翠之门前世,一层淡金色的光辉在四周笼罩,一点点昏暗的力量在四周宣泄,渐渐让阿帝尔的身影在原地虚化,逐渐消失。

    原地,望着眼前消失的阿帝尔,库鲁深深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后,最后还是转身离开。

    ·····················

    一层层的涟漪从眼前划过,一种严重的阻滞感从身上传来,伴随着一种浑身精神力都被抽干的恐怖感觉。

    当浑身上下到达一种极致时,阿帝尔才猛然睁开眼,眼前出现一点新的光亮。

    “这种感觉,真是难受···”

    从原地苏醒,感受着那种像是窒息一般的感觉,阿帝尔猛的摇了摇头,对此有些无言。

    单纯从体验上来说,世界之门传送的感觉,远远不如阿帝尔自身的异能体验更好。

    至少,通过异能从不同世界穿梭,阿帝尔自身几乎不会有任何异样,而通过世界之门,则会有一种浑身精神力都要枯竭的难受感。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总算是成功完成了传送。

    从原地站起,阿帝尔起身,望向四周。

    眼前是一片昏暗的草地,周围的大地上,一种暗黑色的植物在顽强的生长着,将大地染成了一片暗黑色。

    而在这片草地的边缘,一种红色的血迹沾染着,偶尔还能看见几具尸体。

    这几具尸体还很新鲜,看上去应该是刚死不久,此刻身上都还在冒血,尸体上还有着零星的生命力。

    轻轻走到那几句尸体前,阿帝尔伸出手,正准备施展法术,将这几具尸体生前的记忆读取,最后却是一愣。

    “这种感觉···”

    感受着浑身上下那种强烈的排斥感,阿帝尔愣了愣。

    就在他浑身法力调动的那一瞬间,在整个世界上,一股强烈的排斥感猛的升起,从四面八方铺面而来,迎入了他的身心之中。

    在这股排斥感面前,阿帝尔身上的防护就像是一层薄纸一般,仿佛一捅就能捅破。

    “法力不能施展。”

    很快,阿帝尔明悟了排斥的原因。

    这个世界,不允许法力的存在,因而当阿帝尔使用法力的那一刻,周围的世界立刻就获得了感应,从而自动生出了排斥,将其外来者的真面目揭穿。

    搞明白了这一点,阿帝尔立刻转变思路,原本的法力光辉消失,一点纯粹的精神力涌出,快速涌入到眼前几具尸体之中。

    随着精神力快速涌入,大量的记忆伴随着精神快速回馈,随后被脑海中的芯片所整理,一一归类。

    很快,阿帝尔便获得了这个世界的语言,还有有关于这个世界居民的生活习性。

    他低头望了一眼,最后心念一动,翡翠空间之内,一件合身的衣物自动贴合,在眨眼间换了一条装饰,以尽量贴合这个世界的生活习俗。

    做完这些,他望向北面的某个方向,在察觉到那里有一点生机后,立刻毫不犹豫的迈步,向着那里走去。

    没过多久,在一处平坦的小路上,一辆马车缓缓驶过,从眼前的道路上缓缓前进。

    马车上,一个赶车的车夫正静静坐在前面,一边赶着车,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看上去是在警惕着什么。

    眼前的小路望上去并不好走,一路上的道路崎岖,上面尽管有成型的道路,但却满是顽固的大石子,还有一点一点的泥土坑。

    行走在这条路上,车夫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些坑洞,但最后还是不免让马车显得摇摇晃晃,看上去十分不稳。

    没有走过多久,在即将走到一条岔路上时,车夫却突然一愣。

    因为在岔路中央,一个人正静静在那里躺着。

    那个人身上穿着华丽的布料衣物,有着一头美丽的银色长发,面容俊秀到极致,令人一眼望去便无法忘记,如同童话传说中的绝世王子,令人一见心折。

    但是此时,这位王子的浑身却满是血迹,胸前有一道巨大的刀痕,看上去是被大刀砍伤的,伤口上鲜血淋漓,十分骇人。

    望着这人,车夫下车试探了一下,感受到对方还有些鼻息之后,又有些犹豫。

    “怎么了?”

    马车后方,一个声音快速响起,随后一个不满的女人尖锐声快速探出:“华夫,怎么突然停下了?”

    “夫人,出了些状况。”前方,车夫有些犹豫的开口说道:“外面躺了个人,似乎还有口气。”

    “哦,不过这又管我什么事呢?”

    那个女声回答道:“亲爱的华夫,请问你是想拿自己的吃饭钱与他分享呢,还是想要指望我这个可怜的女人拿出自己可怜的粮食,去赡养这位来意不明的旅人呢?”

    “我明白,夫人。”听着这个女声,车夫还有些犹豫:“不过,这个旅人身上穿的很好,或许是个贵族也说不定····”

    “你怎么不早说!!”尖锐的女声一下子大了起来,那种声音就像是一个大喇叭吹到最大,令人忍不住想要捂住耳朵。

    伴随着声音,一个女人快速从马车中走了出来。

    这是个穿着红色长袍,露出短袖的女人,年龄看上去大约在三十左右,容貌倒是与她那尖锐的声音不符,显得还算清秀,如果她不开口说话的话,但还算是个耐看的女人。

    她从马车中兴冲冲走出,直接顺着车夫的指引,一眼望到前方路边上躺着的少年身上。

    “我的天啊!”

    一眼望去,她顿时一呆,原本想说的话似乎都一时间忘记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是谁如此残忍?竟然连这样美丽的孩子都忍心下手?”

    “应该是路过的劫匪做的。”仔细检查过少年身上的伤口后,车夫做了这么一个结论:“伤口是刀砍的,从伤口上看,应该就是普通的菜刀,只是砍得重了些。”

    “而这种普通的菜刀,除了那些实在活不下去的劫匪外,估计也没几个人会用。”

    说到这里,他又有些奇怪:“不过奇怪的是,这伙劫匪既然敢砍人,为什么不敢把这身衣服也扒走?”

    “谁知道呢?可能是这伙劫匪良心发现,也可能是他们已经从这可怜的孩子身上抢够了足够的东西。”

    轻轻抚摸着少年的银色长发,望着少年身上那恐怖的伤口,女人有些叹息的说道:“来,华夫,将这可怜的孩子搬上来吧。”

    “希望他还能顺利挺过来。”

    车夫点点头,随后小心翼翼的起身,将少年移到了马车上。

    这辆马车的范围很大,里面除了女人之外,尚且可以容得下好几个人一起乘坐,就算放下一整个人也算不上什么。

    将少年放到马车上,简单对少年身上的伤口进行处理之后,望着眼前脸色苍白的少年,老迈的车夫摇了摇头,随后继续驾驭着自己的马车,缓缓向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