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意外,教训

    他是谁?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要干什么?

    在意识到这是一尊帝级强者之后,方青山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脑海之中浮现出三个问题。

    一股危险到极致的感觉,前所未有,涌上心头,让方青山几乎元神意识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本能的动了起来。

    下一刻,便见得,诸天棋盘,永恒天舟,轮回镜,同时暴动起来。

    可惜,不知道是因为方青山动手太迟了,还是因为帝级强者的威力太大了,亦或者其他原因,一切都是徒劳。

    “定!”

    神秘的帝级强者轻吒一声,一道神光从他身上迸发出来,下一刻,不论是轮回镜,还是诸天棋盘,亦或者永恒天舟,统统都好似失去了控制一般,一动不动了。

    “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方青山顿时双目圆睁,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满脸的不可置信。

    倒不是他不相信帝级强者有这份手段,而是这个场面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上一次,在陨龙秘境,自己在面对常流水的时候,想要施展诸天棋盘逃走便是这个感觉。

    本来被自己当做是保命底牌,认为万无一失的绝技,刚刚一出世便被人给破了。

    就如同蜀山之中的绿袍老祖在参加慈云寺之战的时候一样。

    练成了金蚕蛊,自以为天下之大,尽可取得,却不想,极乐童子的乾坤针如同当头一棒,不但将其敲晕了,还差点要了他的老命。

    方青山也是如此。

    上一次诸天棋盘也就罢了,诸天棋盘品级不够,自己修为不够,和常流水差距太大。

    而这一次,永恒天舟可是晋级不朽,堪比巅峰神皇,方青山自己也达到了神皇后期的修为,巅峰神皇的战斗力,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却再一次当头一棒敲在自己脑门上。

    帝级,果然非同小可。

    神皇和帝级之间的差距之大,恐怕比不朽巅峰和神皇巅峰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完全不是自己可以轻忽的。

    方青山虽然见过不少帝级力量,但是真正正面面对的也只有内门大比庞博加持拳帝烙印虚影的时候。

    但是那个时候,且不说拳帝是不是比得上眼前之人,单单是限于庞博的修为,再加上那只是一道虚影,眼前可是元神分身,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所以,触不及防之下面对一尊帝级的后手,方青山顿时毫无反抗之力。

    僵直!

    麻木!

    浑身丝毫都动弹不得,那是一种源自于灵魂,源自于体魄最深处的压制。

    犹如乌鸦直面三足金乌,蛟蛇面对真龙,普通树木面对世界树一样,那是属于生命层次的本质区别所带来的压制。

    帝级到底是不同的。

    如果说帝级之前,越级挑战还是家常便饭,混元可以逆袭不朽,不朽可以堪比神皇,那么神皇想要从帝尊手中逃走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即便是顶级半步帝尊,在面对一尊普通帝尊的时候,逃脱的几率都可以说是很小的。

    当然,这指的是全盛的帝尊,而不是如同眼下这尊半残帝级强者。

    如果方青山能够小心一些,不这么大意,恐怕还不会如此轻而易举的中了招。

    毕竟,他和他的永恒他天舟也不是浪得虚名。

    若是让他们联合在一起爆发,便是堪比半步帝尊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一尊半残级的帝尊,即便是帝尊,想要拿下鼎盛时期的他,行不行且不说,至少会费很大的劲儿。

    可惜,到底方青山在自己修为晋级神皇后期,天舟晋级不朽之后,大意了,膨胀了。

    其实也不算是他大意,膨胀了,毕竟谁能想到,在道意门,在他的道场之中会出事?

    而出事的原因,还是因为增幅法则之中居然还隐匿着这样一个老怪物?还是帝级强者?

    要知道此物可不是方青山从其他秘境,险地,遗迹之中得到的,而是从道意门秘库之中得来,传说还是道意门老祖收取来的。

    再说,这个老头虽然看上去似乎命不久矣,但是关键在于,人家好歹是帝尊,即便是这个帝尊已经半残,但是虎死凶威在,更何况人家还没有死。

    以有心算无心,方青山自然就阴沟里翻船了。

    不然,以方青山之能,再差也可以提前有心血来潮,有灵觉示警。

    然而,这一次什么都没有,一切都是来得这么突然和迅速。

    同时,也再一次教会了方青山一个道理。

    大道唯艰!

    修行路上,稍有不慎,便是身死道消。

    不要说他现在还没有突破帝级,永恒天舟还没有突破亘古,永恒。

    即便是日后突破了,心中也万万不可心生大意。

    因为即便是永恒天舟,帝级高手,无数岁月下来,陨落的还少吗?

    这一次就是一个教训。

    是的,这一次也只是一个教训。

    虽然方青山没有反应过来,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虽然永恒天舟,诸天棋盘,轮回镜都被束缚住了,似乎他已经成了板上鱼肉,任人宰割。

    但是他并没有露出惊慌,恐惧的神色。

    一来是方青山本身的意志和心性都非常不错,打磨得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因为这一次和上一次不一样,这一次,他还有底牌。

    帝级强者的确可怕,帝级强者也唯有帝级强者可以对抗。

    而方青山身上正好就有这样的力量。

    “大道啊,大道,成也因你,败也因你,重头来过,本座一定要征服你,多少年了,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一天,当真是苦心不负。”

    老者睁开双眸,眼珠有几分浑浊,但也绽射出一缕精芒,那一瞬间,让方青山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颤栗,从灵魂最深处涌现而出,席卷全身上下每一处。

    在制住了方青山的反抗,压制住了方青山的动弹之后,老者感慨一声,然后将目光落在了方青山身上,没来由的,让方青山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似乎浑身上下都被看得一清二楚,没有一丝一毫的秘密。

    老者没有立刻动手,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方青山,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为什么不害怕?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