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文骚

第252章 关于初吻的一些小疑问,以及答疑

    鹿幼溪并非不喜欢猫,小时候她也曾养过猫,后来被妈妈扔掉了,理由是玩物丧志,之后她就再没有养过小动物,私底下都是比较疏离它们的,只是需要演戏的时候,才会假装假装自己喜欢它们。

    现在没了那个恶女人,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喜欢这毛茸茸的小家伙了!

    她把拉拉捧在手心里,拉拉会舔她的掌心,舔一下,眼神交流一下,鹿幼溪忙拿手机把这一幕拍了下来,然后躺在床上,把小家伙放在胸口上,这一动作激发了小拉拉踩奶的天性。

    它一边踩着,同时鹿幼溪把刚才的照片发到嘤嘤网上,评论飞速增长,从那些评论中,鹿幼溪知道自己有猫,很多人都特别羡慕,但也从评论中发现了时差的问题!

    天啊,如果等到明天,可能就错过了国内的光棍节啦!她之所以要把日子定在这一天,不就是为了宣传双11嘛!

    鹿幼溪忙给封寒打电话,“混蛋,快接电话啊,怎么占线了!”

    算了,还是直接找过去吧,好像就在这家酒店!

    那边,封寒和老妈交代清楚后,起身道,“不好意思,去个洗手间。”

    等他溜出去后,这才给曾乐心打电话,说自己要出去一下。

    “你搞什么啊,不会要放我鸽子吧!刚才你表现的就很好啊,他们都在猜你是不是哪位王爷或世子呢~”

    “不是都说拉城的结婚手续很简单吗,我和鹿幼溪尽快搞定,争取在你这边散场之前回来,好吧,就这样!”

    电梯来了,封寒打开电梯,里面正好站着鹿幼溪。

    他们对视一眼,心有灵犀。

    “快走!”两人脱口而出。

    两个小时后,他们拿到了两份红色外皮的结婚证书,而且是繁体字版本的。

    谢天谢地,这里的结婚登记部门是24小时不休息的,就是为了方便来到浪漫之城,冲动结婚的游客们,只要有相关证件,就可以在这儿办理全球认可的婚姻关系,非常便捷省事。

    从此刻开始,两人的网络个人信息都会更正为已婚,鹿幼溪拍了证书的照片,发到网上,算是给所有关注这件事的人一个交代。

    京城,苏嬛一整天都在刷新鹿幼溪的嘤嘤,结果最先看到一窝奶油白的小猫崽,然后又看到鹿幼溪手心里捧着小猫装可爱,终于,在大中午等到了这份红皮证件。

    苏嬛喟然长叹,在家中的大床上趴了好久才爬起来,感觉自己身上丧失很久的灵感终于全都回来了,趁着状态正好,不如化悲痛为码字的动力。

    发完照片,鹿幼溪怅然若失,就这么,就这么的嫁人了吗,好想尽快告诉爸爸,虽然是假的,但手续是真的,女儿成家了,他会很欣慰吧~

    鹿幼溪问封寒,“要不要吃点东西庆祝一下。”

    “还是等离婚的时候再庆祝吧,”封寒拍了拍结婚证书,“乐心姐那里还等着我呢,回吧。”

    “嗯,那咱们明天就走?”鹿幼溪问。

    “你不是订了两天的房间吗,再玩一天吧,我还没进过真正的赌场呢,”封寒也是五味杂陈,结婚的喜悦一点都没有,丧丧道,“哦,还有,回去的时候就直接飞长安了,带你见一下我奶奶和姥姥,等回了东扬我也会给你爸磕头的。”

    见封寒这样一幅不开心的样子,同样不开心的鹿幼溪不爽了,“大哥,希望你能敬业一些,虽然是假的,但是在人前能不能演的像一点,我们这场表演是不能ng的好吧。”

    封寒“呵呵”了,“说的好像你演的就很好似的,在外人面前,你能像真的老婆对待老公那样对待我吗?”

    鹿幼溪,“当然了。”

    “那你现在给我香一个~”封寒拍拍自己的脸,此时是在出租车里,算是在外人面前。

    他是为了堵鹿幼溪的嘴,哪能想到这个女人这么豁得出去,不仅亲了,而且亲的是封寒的嘴,这特么才叫真·堵嘴!

    就像被偷拍的那次一样,鹿幼溪搂着他的脖子就啃上了,而且,似乎,好像,比上一次有进步。

    封寒傻眼了,果然不愧是演员,亲热戏说来就来!你这特么是擅自加戏啊~

    他的第一反应是推开鹿幼溪,他不能做对不起苏嬛的事,虽然合法。

    但他的第二反应告诉他,如果自己退却了,那就意味着鹿幼溪赢了,说明自己真的不如她演得好。

    于是封寒顺水推舟,就坡下驴,和鹿幼溪一路激吻,不就是拼演技嘛,自己和嬛嬛千锤百炼,怎么会比不过你一个生瓜蛋子!

    前面的黑人小哥看到后面的精彩画面,忍不住打开音乐,他需要静一静。

    终于,东风压倒西风,鹿幼溪捶打着封寒的胸膛,她呼吸困难了。

    老司机封寒松开鹿幼溪,最后还在她额头上盖了个戳,夫妻嘛,演戏嘛,老子也是看过《演员的自我修养》滴!

    封寒让鹿幼溪的脑袋搭在他的肩膀上,问了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那天,你是不是初吻啊?”

    “不是!”鹿幼溪坚定道。

    “人工呼吸的不算~”封寒加了前缀条件。

    鹿幼溪:“不是!”

    这就很让人不愉快了,虽然封寒也不是第一次,为了不让这种不愉快加深,封寒及时掐断了这个问题。

    不过鹿幼溪显然不想让封寒痛快了,她问封寒,“怎么不接着问了”

    “让我怎么问,问你那个人是谁?”

    “最好还要加上时间地点,我的年纪之类的,”鹿幼溪狡黠地笑道,“想听吗?”

    “那就说说呗。”封寒不在意道,反正又不是真的老婆,就当是听八卦绯闻了。

    “那是我十六岁的一个晚上~”鹿幼溪开始了讲故事模式。

    十六岁?不就是最近吗?封寒还以为她之前拍过吻戏呢,可是难道除了自己,还认识别的男生了?

    鹿幼溪娓娓道来,“那一晚,我住在了你家,和小舞姐睡在一张床上,然后晚上,我就有点情不自禁,就……”

    “什么,你……”封寒一把推开鹿幼溪,真的急了,“你怎么可以!”

    “诶,那一夜,我冲动了~”鹿幼溪拍着大腿,果然,这家伙心疼小舞姐了~

    (ps:回头再改吧)

    【手机看书不花一分钱】百度搜索書掌柜或直接访问网址h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