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第823章 一只委屈的猫(万更求订阅)

    御海山外。

    张涛笑声撼动天地。

    “命王,万妖王,尔等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虚空中,黑色裂缝外。

    命王身影陡然浮现,眨眼间,又一道苍老身影浮现出来。

    万妖王庭的妖主到了!

    看不出真身如何,就是普普通通一老人。

    万妖王庭妖主,绝巅战力榜排名第五位!

    在天命王之后,乾王之前。

    老人一出现,不远处的命王都是面色凝重,看向老人。

    万妖王!

    妖主!

    妖族有两位妖主,守护王庭和万妖王庭的。

    万妖王庭之主,称号万妖王,排名第五。

    守护王庭之主,称号天妖王,排名第七。

    此刻,天妖王并未赶到,万妖王却是赶来了。

    老人一出现,看了一眼张涛,眼神深邃,淡漠道:“人类……不该覆灭禁地!”

    命王不过刚触及百万卡气血这个领域,严格说起来,未必能达到封号真神的地步。

    可它,那是铁板钉钉的封号真神。

    老人声音淡漠,却是让枫王这些人大喜过望!

    人类完了!

    万妖王庭,万妖之主,曾和天植、天命两大王庭开战的主,强大的不可思议。

    今日,南七域的复生武者,覆灭了禁地,居然把这位引出来了!

    张涛笑的坦然,也笑的张狂。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张涛放声大笑,手中那本水晶书,陡然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光芒,书中数十文字泛现出来,“杀”、“灭”、“破”、“攻”……

    一个个其他绝巅曾凝聚的文字出现,文字此刻携带惊天杀气!

    “万妖王,你敢插手,灭你妖族!”

    张涛放声大笑,声音浩瀚无边,万里虚空震荡,“插手试试!”

    老人面色冷厉,淡淡道:“武王,莫不是觉得可以和本王一战?”

    “废话忒多!”

    张涛陡然突破空间,杀了出来!

    李振破口大骂,“你他么……”

    骂着,停了下来。

    这混蛋!

    这王八蛋!

    疯了!

    疯了!

    他想现在杀了张涛,砍死他这个王八蛋。

    这里参战真王此刻已经达到了17人,被杀两人,可还有15位呢!

    最强的张涛跑了!

    他疯狂地跑去战万妖王了!

    李振快要疯了!

    万妖王来这没参战,代表它还在犹豫中,未必想插手,老张好好说,以他的忽悠能力,万妖王大概会走的。

    可现在呢?

    “混蛋啊!”

    李振此刻一人对付枫王、百山王两位强者,哪怕他此刻也走出了第二条大道,可面对两大强者,也是被打的金身颤动,虚空爆裂。

    其他人更惨!

    战王现在被三大真王围攻,也是被打的节节败退!

    而刚刚张涛的对手,桦王和松王这几个家伙,此刻纷纷朝他们杀来,没人追张涛!

    那家伙既然疯狂无比地要去挑战万妖王,随他去吧!

    不远处,万妖王也是有些呆滞。

    武王……真的来了!

    “老长虫,妖族禁地胆敢参战,战后还敢主动问罪,今日杀你威慑万妖!”

    这一刻,张涛身影陡然胀大无数倍,身高近万米。

    竹枝随之胀大,一击打破虚空,破灭万物,杀向万妖王!

    不远处,命王刚要出手,一道虚影浮现。

    “何必呢。”

    苍老声音传来,不知说的是命王还是张涛。

    “镇天王!”

    命王面色严肃,冷冷道:“你复生之地,非要这时候找死?”

    “哎!”

    一声叹息响起,镇天王没有开口,也没有出手,不过命王此刻也一动不动,没有出手。

    一旁,张涛已经一击打出,天地变色。

    万妖王之前还苍老无比,仿佛风吹就倒,这时候双臂却是陡然化为巨爪,怒喝一声,一爪抓碎了面前的虚空!

    轰!

    巨爪和竹枝碰撞,溢散的能量震动的御海山都在颤动。

    数百里外,一座巨大的城池,被能量余波拂过,眨眼间,全城寂灭!

    这是一座都城!

    虽不如王城,可都城也是百万级人口的大城,这一刻,远在数百里外,却是被余**及,转眼间城池依旧在,生命却是寂灭。

    不管几品,此刻全部死去。

    ……

    “有点本事!”

    万妖王冷笑一声,的确有点本事。

    武王之强,让人震撼。

    恐怕已经达到了命王这一级数,可想和它交手,还差了点!

    万妖王并不恢复真身,不过双臂化爪,撕裂了空间,陡然出现在了张涛面前,瞬间撕向张涛的头颅!

    张涛冷笑一声,手中书籍瞬间化为一堵巨墙,竹枝忽然抽向命王!

    “找死!”

    命王呆滞之下,也是怒不可遏!

    武王居然要以一战二!

    他和万妖王,可是神陆四大最强真王之二!

    命王这一刻顾不得镇天王了,武王如此挑衅,再不出手,以后有和脸面见人?

    轰隆隆……

    三大强者,眨眼间撕裂了一片虚空,瞬间进入其中,战斗了起来。

    张涛此刻不是两人对手,书籍龟裂,却是放声大笑道:“战!战个痛快!今日纵死,也让尔等知道,人类永不惧战!”

    “杀!”

    张涛吼声撼天,眨眼间,远处,数道身影出现。

    几位老人纷纷破空而来,有人大笑道:“当战!武王不愧是我人类骄子,武王之名,当之无愧!”

    “战!”

    “战!”

    “……”

    数位绝巅强者,瞬间进入战王他们所在的黑色空间中,转眼间奋力厮杀起来。

    虚空中,一道道撼天巨影浮空而起,强者太强,力量投影而出,化为人形。

    两处空间外,镇天王还是没动弹。

    目光看了一眼张涛所在的方向,镇天王忽然再次叹息一声。

    想打破局面吗?

    可有些事,此刻不该打破。

    “老祖!”

    另一片空间中,李振浴血奋战,眼神怒色显露,喝道:“老祖为何旁观!今日既战,杀他个天翻地覆又如何?”

    镇天王仿佛有些无奈,再度叹息一声,单手抓破虚空,下一刻,万妖王忽然出现在他面前。

    “万妖,何必和小辈一般见识。”

    一人一妖,间隔不到百米。

    镇天王轻声道:“回去吧,人类不欲和妖族开战,区区两处禁地,覆灭便覆灭吧。”

    万妖王脸色难看,冷漠道:“妖族不惧战!镇天王可镇人族,镇不了妖族!”

    镇天王轻笑道:“何必如此?千年都等了,还等不了几年?你……非要逼我出手?”

    这一刻,镇天王忽然站直了身体,面目不再虚幻,一张普通至极的中年人面孔呈现出来,目光深邃,轻声道:“你若战,那就陪你活动一下手脚。”

    万妖王冷笑一声,也是一言不发,一人一妖,转眼间消失在了原地。

    一道黑色裂缝,陡然呈现,陡然消失。

    这一人一妖,直接封闭了空间,进入了另外的空间交手。

    不远处,张涛瞥了一眼这边,面露玩味之色,陡然看向命王,笑的意味深长。

    下一刻,张涛忽然甩开了命王,撕裂了空间,出现在了苏家老祖身边,竹枝抽向桦王。

    命王也是瞬间出现在了此地,一掌拍向李振。

    ……

    南七域。

    大战声势浩大。

    苍猫此刻也不再言语,方平却是急不可耐,到底怎么样了?

    脚边,狡的大眼睛露出一道缝隙,鼻子有些发痒。

    大猫的尾巴,在扫它的鼻子,它好难受!

    它真想一口咬断这根烦妖的尾巴!

    可它不敢!

    就在狡和方平都急不可耐的时候,苍猫忽然开口道:“打不过了……”

    “谁打不过谁?”

    方平马上道:“人类打不过他们吗?”

    “对呀。”

    苍猫想吃串串,发现串串吃完了,又看了一眼地鼠,有些嫌弃,继续道:“来了好多了……一个……三个……”

    大猫数了数,晃着脑袋道:“都快有30个了!你们才七八个……打不过了!”

    人类虽然顶级强者齐出,可地窟这边真王越来越多。

    再这么下去,哪怕假人皇很强大,可也要输了。

    方平正和苍猫说着,此刻,张卫雨几人忽然都走了过来。

    陈耀祖脸色惨白,一脸急切和无奈,要输了!

    方平没察觉到,他们有所感应!

    数千里之外,那一道道贯穿天地的虚影,方平未必认识,他认识!

    几位老祖,虚影颤动,有不敌之像。

    “苍猫前辈!”

    陈耀祖几人其实之前就看到了苍猫,不过不敢过来。

    此刻却是实在忍不住了,陈耀祖深深弯腰,语气悲戚道:“我们无能,无法突破,如今人类不敌,恳求前辈出手救援!”

    “求前辈出手!”

    张卫雨几人也是一脸担忧之色。

    华国绝巅,大半参战了。

    一旦不敌,绝巅战死,那击杀再多九品,都是无用。

    苍猫很是无辜,大眼睛眨了眨,开口道:“我只是一只猫……猫不打架的!”

    它只是一只猫啊!

    不打架的!

    干嘛要求本猫。

    众人都是深深的无奈!

    猫……不打架!

    一只绝巅境的猫,现在告诉他们,它不打架,就看戏,这让大家还能怎么办?

    正说着,这时候,忽然一道撼天身影,被击出了虚空,撞在了御海山之上!

    轰隆隆!

    相隔两千里,众人都听到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这一声巨响,太大了!

    “武王!”

    一声凄厉的怒吼响起!

    被再次击出的槐王,怒火中烧!

    耻辱!

    绝对的耻辱!

    他被武王打死狗似的,一竹枝抽了出来,金身爆裂,撞中了御海山!

    槐王怒极之下,有心想要再进入。

    可心中还是有些惊惧,下一刻,忽然想到了什么,陡然看向后方的南七域!

    武王……把自己抽出来了!

    那自己……岂不是可以现在进入南七域?

    槐王眼神冷厉,刚想踏入……忽然脸色微僵,接着陡然冲入了战圈,瞬间和松王的对手郑家老祖杀到了一起,怒不可遏道:“待杀了你们,本王进入南七域,杀光了你们复生臭虫!”

    此话一出,好像提醒到了众人!

    被他抢了对手的松王,忽然想到了一个人!

    方平!

    那个在南九域坏了自己好事的方平!

    今日他来此,是和复生真王开战的吗?

    不是!

    他就是来这杀方平的!

    可现在……现在他居然和复生真王杀的起劲,虽然此刻已经占据优势,可他又不是为了杀真王而来。

    而且此地危险!

    复生真王悍不畏死,如今已经陨落两位真王,他不算强大,可不能步了后尘。

    余光瞥了一眼槐王,蠢货!

    这蠢货两次被击出了战圈,居然又跑回来了!

    最好死在这!

    松王眼神冷漠,扭头看向御海山,下一刻,陡然飞出黑色裂缝,飞往御海山。

    “你敢!”

    这时候,张涛怒吼一声,手中竹枝破空而出。

    同一时间,精神力覆盖千万里,迅速道:“所有人,退出地窟!带狡一起走,松王入域了!”

    老张也是意外,槐王这家伙……真傻假傻?

    老子击飞你,让你去杀狡,你不去!

    你居然又跑回来了,又参战,倒是把松王给引过去了!

    关键是,他也不知道那只猫会不会出手。

    此刻的确是让方平他们迅速退去!

    危险!

    关键时刻,他未必来得及回援。

    此刻大战到了这地步,地窟真王越来越多,他已经有些力不从心,若不是命王这家伙有些想法,其他真王也看到战局稳定,不愿再死战,恐怕人类已经败了。

    张涛竹枝击出,松王却是迅速闯过御海山,他压根不管身后的竹枝,进了南七域再说!

    也许还能趁此机会,去复生之地看看!

    ……

    “真王入域了!”

    方平脸色剧变,其他人也是迅速聚集,张卫雨大吼道:“撤!快撤!南部长还在外面,所有人撤离!”

    众人纷纷往回遁逃。

    狡想起身,想跑,它怕死,它现在和厨子一伙的,它也要跑。

    可它身上有个大猫脑袋,它不敢跑。

    “吼吼……”

    狡小声叫唤了几句,我要走,我要走。

    真王进来了!

    苍猫大眼中露出一抹纠结,不满,不乐意,不愉快……

    看戏看的好好的!

    真神进来了?

    要干嘛啊!

    “猫粮还没给我……”

    苍猫也很委屈!

    本猫戳死了12个假神,猫粮70袋,一袋都没给我呢。

    现在这些人都走了,那个假人皇打不过大概也要跑了……没人在了,还给我猫粮吗?

    我不能出去的!

    我还要回洞天……回洞天?

    这一刻,苍猫如遭雷击!

    尾巴都炸毛了!

    回洞天?

    苍猫呆住了,本猫说忘了什么,忘了什么……完了!

    公涓子肯定关门了!

    本猫……无家可归了!

    流浪猫?

    这一刻,苍猫大眼中露出茫然,咋办?

    回不去洞天,去哪?

    在这待着?

    可在这待着,那……那真神进来了,知道自己在这,找自己麻烦咋办?

    “喵呜……”

    苍猫忽然鸣叫了一声,声音低落,本猫忘了大事了!

    可恶啊!

    回不去了!

    都是这只大狗害的!

    苍猫忽然迁怒起了狡,猫尾巴拍打的狡如遭雷击,打的它晕头转向,本王不跑了,不跑了,别打了!

    “大狗,你要去人间?”

    苍猫忽然问了一句,狡不知道是不是在问自己,不过……概率很大。

    狡急忙叫唤起来。

    “你走了……本猫……”

    苍猫很悲伤,大狗走了,自己一猫流浪于此地吗?

    好歹要把大狗带着一起啊!

    带着大狗一起流浪,还有个睡觉的地方,就是大狗的金甲太膈应了,没天狗的舒服。

    苍猫还在想着,方平却是顾不得管狡了,跑吧!

    真王进来了,再不跑要出大事了!

    他要跑,苍猫却是一尾巴勾住了他,不乐意道:“猫粮还没给我!”

    方平都快哭了!

    你不出手,你让我跑啊!

    什么猫粮不猫粮的,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

    “猫兄,真王来了……”

    “猫粮没给我,你走了,假人皇也跑了怎么办?”

    它就盯上方平了!

    这家伙……好像是领头的。

    它看出来了,其他人好像都听他的。

    他身上之前还有假人皇的分身,肯定和假人皇一伙的!

    他不能走!

    走了,猫粮说不定就没了。

    “猫爷!”

    方平真要哭了,松王来了啊!

    他在天南地窟,坏了松王的事,虽然他麾下的神将是和杨家人火拼死的,可其他人都死了,唯独他活着,不找他找谁!

    这可是自己大仇人,进来了,还不得第一个杀自己!

    情急之下,方平忽然道:“猫爷,我不走!你干掉他怎么样?猫粮是吧?要多少有多少!干掉他,我给你,不,老张……不,人皇给你!他掌握整个人类世界,什么都有,宝贝无数,要啥有啥!”

    说罢,又急忙道:“猫爷是真王对手吗?”

    他可不知道苍猫实力怎么样!

    这要是真的不会打架,等死吧!

    还不如现在跑,赶快去找南云月护佑。

    苍猫有点炸毛的感觉?

    不是真神对手?

    进来的那个真神……很弱的好不好!

    苍猫大尾巴拍打着方平,也打的方平晕头转向,这只猫别发疯啊,大战余波他都抗不住的,哪怕是松王对手,也让我先走啊!

    方平没能走,此刻,身边也聚集了不少人。

    有些人遁逃一截,看到方平没跟来,又折返了回来。

    铁头迅速落地,看向方平,一脸急切。

    李老头也是急忙看向苍猫,迅速道:“苍猫前辈,先放方平离开,有何要求,等……”

    苍猫一点不着急,继续枕着狡的身体,尾巴敲打方平,半个身体还在海水中泡着,好像在考虑什么。

    过了一会,忽然道:“本猫戳死他……要再加100袋猫粮!”

    “还有还有,本猫……”

    它想说自己回不去了,可一想,不能说,丢猫脸。

    “本猫要在这开辟一个猫宫,要靠海,可以钓鱼,你们要帮本猫建一个……还得养老鼠,嗯,矿鼠,养的肥肥的!”

    苍猫忽然有些流口水的感觉,回不去……好像也不错啊。

    可以钓鱼,可以养矿鼠,可以种花培养琼浆玉液。

    还可以晒大太阳,洞天的太阳不好。

    不错的选择嘛!

    没事干的话,可以去洞天外,不进去,看看公涓子的嘛。

    苍猫想着想着,都有些想睡觉了,迷糊道:“猫宫的床,不要硬邦邦的!不行哎,本猫得泡在海水里才行,那得给我建个大池子……”

    它还在叙述,方平却是叹息一声,完了。

    这只猫疯了!

    真王来了!

    他么的,这家伙居然不让自己走,老张这家伙办事不靠谱,你欠下的猫粮,跟我有啥关系,太冤枉了啊!

    “老师,你们快走!我收敛气息,他未必可以发现我!快!”

    这边正说着,苍猫醒了,连忙道:“那个就这么多了,那个谁……可以吗?”

    方平无奈,干笑道:“没问题,小事!可是能不能让我们先离开,猫兄不惧真王,我们一旦被波及……”

    “波及?”

    苍猫好像在考虑这个词的含义,半晌才嘀咕道:“怎么波及?”

    话落,苍猫扭过头看向远处那道撼天人影。

    咕哝几句,猫尾巴甩了甩。

    片刻后,苍猫爪子上出现一个巨大的……钓鱼竿?

    方平呆滞!

    是钓鱼竿,他都看到鱼钩了!

    钓鱼竿出现,苍猫甩动了一下,不太熟练道:“好久没钓鱼了,不太记得怎么钓了,你们不许看,没钓到,也不许笑,不然把你们喂大狗!”

    说罢,苍猫的钓鱼竿陡然击破了空间。

    金色的鱼钩,眨眼间消失。

    远处,还在破空而行的松王,脚步一滞,下一刻,一声惊天惨叫传荡在南七域!

    “该死!”

    这声音短暂而急促,在方平众人呆滞中,苍猫撅着猫屁股,呼哧呼哧地拉动着鱼竿,哼哧哼哧道:“忘了怎么钓鱼了,这家伙和鱼不一样,力气好大……

    亏了,亏了,钓了他不能吃的。”

    “好累呀!”

    “小剑不在,都没人给本猫拉鱼竿了……”

    “真的好累呀!”

    苍猫说的委屈,总觉得这次不划算。

    它委屈,方平几人早已经呆滞的无以复加。

    不远处,祁幻羽如同见了鬼,这一刻破空而出,遁逃!

    朝远处遁逃!

    他看到鬼了!

    一位真王强者,惨叫一声,被什么东西勾住了鼻子,接着被拖入了空间裂缝,接着什么都没了!

    真的什么都没了!

    没有惨叫声,没有气势爆发,没有空间破碎。

    唯一有的,就是虚空好像在涌动。

    好像有一只大鱼,在水中挣扎,荡起了一点点余波。

    可怕!

    南七域,有问题!

    他到现在,都没看到苍猫,哪怕他就在方平千米之外,可他就是没看到!

    哪怕他看了方平好几次,可还是没看到苍猫!

    祁幻羽骇的人都快疯了,发生了什么?

    ……

    祁幻羽跑的飞快,方平众人也是彻底呆滞了。

    一只猫,拿出一根鱼竿,钓了一位真王。

    这……算什么?

    真王强者,无敌的象征!

    而今,被人钓鱼般地钓走了,苍猫还在拉鱼竿,好像要把他拉出来,难道……松王待会被会钓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