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第856章 问秘

    “尔等杀孽如此之重,无故击杀索甲,与邪魔何异!”

    这一刻,徐丙语带悲愤,怒声质问!

    出天外天不过片刻,索甲身死道消,数千年之功,一朝化为乌有,兔死狐悲,哪怕明知此时不应开口,他依旧怒声质问!

    田牧冷冷道:“邪魔?正道?田某不在乎其他人如何评价!若是邪魔外道可以拯救人类,让人类不再有战争之苦,妻离子散之痛,纵然成为邪魔又如何?”

    话落,田牧厉声道:“你等不出世也就罢了!出世,那就要战!华国无不战之强者!不愿听从军令调遣,那就是逃兵,无论当代还是古武,皆可杀之!”

    不远处,北宫鋆也淡淡道:“华国高品,皆有安排!战时服从军令,非战之时可以随心所欲,战时不服军令者,死了也白死!”

    这就是现代!

    强者说是没约束,实际上还是有约束的。

    让你出战,你就得出战。

    哪怕明知必死!

    “借口罢了!”

    徐丙满脸怒容,“吾等刚入世,一切一无所知,一言不合之下,尔等便斩杀索甲!何其不公!”

    方平揉了揉太阳穴,笑道:“好了好了,杀了就杀了。徐老前辈,弱肉强食,借口就不找了,我觉得你们有威胁,斩杀了你们,这个理由够吗?

    卧榻之侧,容不得你们这群人酣睡,这个理由足够吗?

    索甲一再反驳方某的话,一而再再而三,杀了也就杀了,废话就少说了!”

    话落,方平脸色一冷,“这些就不用再提了!玄明天是合作,还是翻脸?徐前辈自己选择!我知道你们有自己的目的,无所谓!

    听话,你们想做什么,只要没被抓到把柄,那随意!

    不听话,你们敢暗中做什么,不止是你们,玄明天帝也要死!

    若是真觉得玄明天帝强大无比,不惧一切……来人,现在押送他们回玄明天,我倒想看看,玄明天帝敢不敢翻脸!”

    此话一出,田牧笑道:“就该如此!我亲自押送他们回玄明天,逼迫那个老家伙出手,到时候理由不就足够了,一出手,马上围杀他!”

    他们是围杀不了,可有人能。

    无缘无故对那些人出手,不合适。

    可玄明天帝只要动手,张涛这些人很快就会有足够的理由围剿他!

    如今时机也正合适!

    刚好地窟强者被打怕了,加上王战之地之事在即,短期内都不会出现在御海山,现在人类绝巅还有机会出手。

    一旦真拖到了后期,那就未必有这样的机会了。

    见田牧真的要押送自己这些人回玄明天,徐丙眼中露出一抹绝望之意。

    大帝让他们出玄明天,可不是为了让他们狼狈而回。

    大帝的目的还没完成,自己等人刚出玄明天就和人间界强者翻脸了。

    若是真要翻脸,当日伪皇堵门之时,就该翻脸了。

    大帝忍受这样的屈辱,甚至任由方平几人在玄明天扬威作福,可不是闲着没事。

    就是为了让他们顺利融入人间界!

    可现在,计划被破坏,大帝一怒之下,也许会和伪皇开战,可他们这些坏了大帝之事的家伙,也别想好过。

    徐丙强压下心中的火气,语气森冷道:“方平,你们想做什么,直言便是!击杀索甲,威慑吾等,难道只是为了和玄明天为敌?”

    方平笑道:“还是现在好!有些话,大家敞开了谈才好!”

    说着,方平又笑道:“这样大家也不用装了,你们有你们的目的,也许我们还能搭把手!我们呢,也有我们的目的,也许可以合作共赢!演戏这事,你们累,我也累,没那个必要!

    为了利益合作,在我看来,更干脆一些!

    我不把你们当人类,你们也不用把我们当成无知之辈,大家敞开了说,有些事也许可以达成一致!”

    徐丙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也好!那就直言!”

    “不急!”

    方平说着,喊道:“来,送其他人去图书馆,好好看看书,不行看看电影也好!没我的命令,玄明天任何人不许外出!胆敢离开,杀无赦!”

    说完,方平看向徐丙,笑道:“徐前辈,咱们好好谈谈!可以隐瞒信息,但是若是前辈故意告知一些假信息……不好意思,我们这边虽然没有古人,可有只古猫!

    有些事,一旦对不上,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

    徐丙脸色微变,古猫,不用说了,他知道是谁。

    语气有些苦涩,“苍猫……真的在这?”

    这话一出,远处,一只大猫懒洋洋地“喵呜”了一声。

    徐丙侧头看去,虽然四肢破碎,此刻依旧匍匐在地,语气愈加苦涩道:“徐丙拜见苍帝!”

    不再是苍猫了!

    苍帝!

    方平微微挑眉,苍猫没有大帝级的实力吧?

    虽然它好东西不少,可苍猫好像是不具备帝级实力的。

    远处,苍猫摇了摇尾巴,懒得理会。

    你才苍帝,本猫是苍猫!

    这时候,方平忽然道:“苍猫为苍帝,那天狗呢?”

    “天帝!”

    徐丙回答的痛快,迅速道:“也是唯一一位只以天帝为号的天帝!”

    其他天帝,那都是有前缀的。

    天狗没有!

    此话一出……那叫一个诡异!

    李寒松张大了嘴巴!

    姚成军和王金洋也是目瞪口呆!

    后方,秦凤青仰头看天,李老头哼哧直笑。

    天帝?

    唯一一位没有前缀的天帝?

    某人可是一直自称天帝的!

    原来……是只狗!

    徐丙不明白这些人的表情含义,在他看来,天狗有那个实力,它为天帝,难道有何不妥?

    一位真正的帝级强者,甚至有望皇级的强者,哪怕在大帝之中,也是无敌的存在。

    为天帝,不妥吗?

    方平脸色也很奇异,天狗是天帝?

    我勒个去!

    合着我之前说我是天帝,原来还真有,不是玄明天帝这种,是真正有人……不,有狗被称为天帝的。

    方平瞪了一眼李寒松,以后你再说我是天帝,我就当你骂我!

    骂我,我就要打你!

    李寒松憋笑,身体都在颤抖,天帝方平!

    这个好!

    这家伙老早就说自己是天帝转世,现在还真有。

    至于这家伙的封号魔王……还有个魔帝在呢。

    魔、天,那都是确有其事的。

    方平有些无语,深吸一口气,高声道:“速度动起来!都看着看什么!快点!”

    怎么办事的?

    一个个还看着,没看到都快中午了!

    ……

    “方天帝!”

    刘破虏众人押送那些玄明天的人去了图书馆,李老头他们带着徐丙几人去了会客厅等待问询。

    李寒松转悠了一圈,跑到了方平身边,咧嘴笑了起来。

    这一次,喊起来那是毫无芥蒂。

    方天帝,这个是可以有的。

    方平脸色漆黑,此刻他正准备和苍猫说几句,听到这话,压下打死铁头的**,笑道:“猫兄,天狗当年被人称为天帝吗?”

    “不知道呀!”

    苍猫懒洋洋道:“大狗弱的时候,经常可以看到,变强了,就很少看到了。”

    它和天狗小时候就认识,弱小时,时常碰到。

    可等天狗强大了,有了追求了,就很少见到了,最后一次相见,还是它睡的迷糊,天狗来道别的时候了。

    那一次,天狗好像说它成皇了就回来了。

    方平见它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又道:“那他们怎么称呼你为苍帝?”

    “不知道呀!”

    苍猫摆动着尾巴,有些不耐烦道:“骗子,别问了,本猫好烦!”

    方平耸肩,算了,不问了。

    “猫兄,那我现在去问问玄明天的人,我让人安排你吃点东西,顺便睡一觉,睡醒了,带你去找铃铛如何?”

    苍猫看了他一眼,大脑袋搁在护栏上,一脸的生无可恋,“你别想骗我打架了,都说不打架了!”

    “不打架!”

    方平连忙点头,却是有些想笑。

    这只猫,这表情……他现在真想使劲蹂躏一下它的猫脑袋。

    苍猫再次看了他一眼,好烦啊!

    这个骗子,老是想坏主意,一肚子坏水,果然不是好人。

    苍猫懒得理会他,继续自顾自地趴在屋顶上晒太阳。

    人间界的太阳,晒的真舒服。

    可惜,有这些家伙在,它不好意思睡的潇洒一点,于是乎,苍猫赶人道:“走吧,快走吧!本猫回想一些过去的事,不要打扰我!”

    方平一听这话,马上点头道:“那猫兄慢慢想,我们先走了!”

    等方平他们一走,苍猫嘭地一声摔倒在地,四仰八叉地迎接着阳光的沐浴,只觉得特别舒坦,都不太想起来了。

    ……

    会客厅。

    此刻,徐丙和条葵的四肢已经恢复。

    两人一言不发,坐在沙发上保持沉默。

    四周,田牧众人也都保持沉默,极为安静。

    很快,方平几人入内。

    方平一进大厅,直接走向主位,坐下便道:“李寒松,你来做会议记录!”

    李寒松也不多说,在一侧坐下,准备记录。

    方平一落座,径直道:“合作,有合作的基础!我先问二位一些基本消息,希望二位如实回答!至于二位有何想问的,等我问完了,也可以问我!

    大家都坦诚一点,对接下来的合作,我想还是有好处的。”

    徐丙继续保持沉默,条葵面露嘲讽,淡漠道:“若是问你真神之法,你也可传?”

    方平瞥了她一眼,冷笑道:“真神之法?大帝之法都可传!就看你有没有这能耐!你问问在场的,学过大帝战法的有几人?无知,可笑!”

    徐丙一言不发,他其实看出来了,之前李老头对他出手,动用的就是真神绝学。

    “你们若是我人类强者,为我人类征战过地窟,有功于人类,真神之法算什么?”

    方平哼了一声,迅速道:“废话少说,我先问一句,你们是否来自商周时期?封神时代,起源于何时?没落与何时?”

    “封神时代……”

    徐丙缓缓道:“那时候,其实不叫封神时代,我们称之为——神魔时期。”

    “神魔时期,起源很早很早!”徐丙轻声道:“早到我们根本不知道究竟源于何年,只知道我们出现的时候,已是神魔时期最后的时间段。”

    “商周……如果你说的是殷商,那我们应该来自你说的那个时期。”

    徐丙陷入了沉思,语气很慢,缓缓道:“殷商时期,已是神魔时代的最后阶段,也是最后的辉煌。你口中的北海大帝这些强者,包括玄明天,都是在那个时期才崭露头角。

    那时候,皇者已寂灭,天界已消失,三界之中,天界消失,地界破损,人间界混乱,天人分离……”

    徐丙好像有些唏嘘,轻叹道:“那也是一个黑暗的时期!一些大帝,停滞在帝尊境无数年,已经疯魔,他们在寻找天界,在寻找皇者的踪迹,在寻找破境的方法!

    他们有人发动了战争,有人开始屠杀神魔,有人深入苦海,有人转世重修!

    神魔时期,也就终结于这个时期。

    乱,天下大乱,三界大乱!”

    方平打断道:“我多问一句,按照记载,那时候妖皇还在世!地窟二王是妖皇的麾下强者,你说那时候皇者已经不可见,那妖皇又是什么?”

    按照记载,二王和公涓子这些人是一个时代的人物。

    那二王是妖皇的麾下,那么说来,公涓子这些人其实也和妖皇是一个时代的,只是时间上也许有一点落差罢了,可也许都是见过面的。

    “妖皇?”

    徐丙想了想道:“你是说地皇吧?”

    徐丙开口道:“地皇其实早已消失,当年留下的只是一缕灵识投影罢了!地皇也是三界最后留下踪迹的皇者,最后时期,一些大帝为了弄清真相,知道皇者的线索,联手袭击了地皇建立起来的地界神朝。”

    “而我们……其实也是在那个时期沉睡的。”

    徐丙补充了一句,方平眼神微动道:“这么说,当年地窟记载的神陆沉没,其实是玄明天帝这些人做的?”

    “这些吾等并不知晓。”

    徐丙摇头道:“当年,吾等只是参与一些非真神之战,真神级强者,有他们自己的战场!那时候,乱,很乱,乱的今日是朋友,明日可能就会征伐!

    地皇建立起的神朝,已经不足以再镇压三界,实际上当年地皇已经消失,神朝已经不再是正统。

    老朽记得,当年吾等刚征战一处天外天归来,大帝回归,让我们沉眠,之后吾等便不知年月了,一直沉眠至今。”

    “那禁忌海呢?是那一战打出来的?那一战打沉默的神陆,按照你的说法,不是天界?”

    “并非天界!”

    徐丙继续道:“禁忌海……也就是苦海,其实还要更早一些,据说天界消失,和禁忌海形成是同一时期的事,这是神魔时代最繁荣的那个时期。

    大帝可能经历过当年那个时期,曾说过一些只言片语。

    昔年,三界繁荣昌盛,皇者镇压诸天,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天界消失,禁忌海出现,这时候,神魔时期由盛转衰,最后直至彻底没落。

    一些大帝在地界神朝覆灭之后,开创了宗派,这就是你们口中的界域之地……”

    方平淡淡道:“这个你倒是知道,我好像没说吧?”

    徐丙平静道:“大帝前些年清醒过一次,也曾探查过一番人间界,这点老朽也不屑于隐瞒。”

    方平嗤笑,也不多说。

    很快,方平总结道:“这么说,你们其实是神魔时期后期的人物!玄明天帝可能经历过早期的繁荣,等你们变强了,其实已经到了最后的疯狂期了?”

    “不错。”

    “神魔时期开启,有三界,有皇者。一场大战,造成了天界覆灭,禁忌海出现,皇者消失,没错吧?”

    “对。”

    “之后,地皇投影建立了新的神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精神力分身?”

    “也可以如此理解。”

    “地皇的精神力分身,建立了神朝,二王也就是他这个时期的属下。可那时候,皇者都消失了,一些大帝想成为皇者,于是,都盯上了地皇的分身,再次爆发了大战。

    而这一战,导致神朝覆灭,也就是神陆覆灭,神陆其实不是天界,可以理解成另外一片大陆,对吗?”

    徐丙微微点头道:“当年,地界很大!禁忌海上,陆地很多,有大有小。最中央,便是天界所在!后来天界覆灭,地皇在天界原本所在的区域,填海造陆,重新开创了神朝。

    后来那一战,据说将这片神朝所在陆地,全部打的沉没,这大概就是你们说的神陆沉没由来。

    神陆并非天界,两者虽然都在那片区域,却是不同的。”

    方平微微点头,又道:“那现在的地窟,当年是什么地方?”

    “而今的地界……”

    徐丙想了想才道:“当年地界也分凡人、妖族、仙神多处聚集地,老朽未曾去过,实在不知现在的地界到底是何处。”

    “那复生之种是什么?”

    “复生之种?”

    徐丙好像在回忆,很久才道:“老朽好像曾有所耳闻,昔年,传闻皇者消失之后,在地皇投影身上留下了关于皇者境的线索!

    其实诸帝围攻地皇神朝,也和复生之种有些关联。”

    “那复生之种为何会出现在人间界?”

    徐丙摇头道:“这些事,都是我们沉睡之后的事了,吾等的确不清楚!”

    “那天狗参与的一战,也是围攻地皇神朝的那一战?”

    “天帝……”

    徐丙摇头道:“并非如此!天帝好像并非在这一战中陨落,据说要更早一些,大帝好像知道一些,据说天帝陨落在天界残址。

    据说,天界刚消失不久,天帝为了成皇,便去寻找天界遗址,寻找皇者线索。

    那一次,大帝好像也去了,给你们的天界残图,应该就是大帝那一次的收获。

    天帝应该是陨落在那一次……”

    “谁能杀天狗?”

    方平皱眉道:“你说皇者都走了,天狗据苍猫所说,很强很强!既然如此,谁能杀它?”

    “这个吾等就不知了。”

    徐丙无奈道:“吾等只是本源境,只是道听途说,有些事,唯有一些真神和大帝知晓。”

    “那天狗为何不去找地皇分身?”

    “这个……”

    徐丙犹豫,一旁,条葵冰冷道:“天帝何等高傲!区区分身,天帝不愿去找罢了!传闻,天帝去寻找天界,也只是为了战出一个皇者境!要和真正的皇者交手,而非只是为了知晓皇者之道!

    地皇分身,虽有智慧,却是有限。

    虽有实力,可实力应该不如天帝。

    既然如此,天帝不屑和分身交手,前往天界残址,寻找真皇,那就不足为奇。”

    “地皇分身在,那代表皇者其实没死,对吗?当年那些皇者其实还活着,只是不知何故,消失了而已!天狗也的确找到了皇者,陨落在了皇者手中?”

    “此事我等不知。”

    徐丙摇头,这个真不知道,他也没这个资格知道。

    “天界消失和禁忌海出现是一战。”

    “天狗去找天界,可能和皇者发生了交手,也是一战。”

    “一些大帝围杀地皇分身,夺取复生之种,又是一战。”

    “多年后,地皇分身的麾下两位强者又和那些残余开创宗派的大帝发生了战争。”

    “再之后,魔帝入地窟,又是一战。”

    “接下来,便是现代的一战。”

    方平将这些顺序理了一下,开口道:“据说妖皇历时期的那一战,在妖皇历3000多年的时候,这岂不是说,当年地皇分身存在了三千多年,才被人覆灭?一段精神力分身,真的可以存在这么久吗?

    玄明天帝这些人,经历过三界时期,岂不是说,他们在等了三千多年后,才发起了这一战?”

    徐丙解释道:“的确如此!其实一开始,大家并未发现地皇遗留的是灵识投影!那时候,天界消失,地皇出现,平定祸乱,开创神朝,都以为地皇是唯一活下来的皇者。

    皇者无敌,不可敌!

    当年,无人敢对皇者不敬,一直持续了很多年很多年!

    直到后期,地皇投影好像有些无法维持了,这才被人发现了破绽,之后,又被几位顶级强者确定,确实不是皇者真身,这时候才有了后面的事。”

    换句话说,皇者如果还在,还活着,那些大帝哪怕心中对皇者境觊觎万分,也不敢造反。

    这一刻,方平忽然有些感慨。

    一山还比一山高!

    一位皇者,镇压万古诸天,活着的时候,哪怕当年大帝不少,真神无数,可依旧无人敢露出任何反抗之心。

    直到知道地皇并非真身存在,这些大帝还是隐忍了很多年,才突然暴起,围杀了对方。

    三千多年!

    一个分身,镇压了诸天三千多年,这就是皇者,不可思议,难以置信!

    方平深吸一口气,又道:“那你们为何要沉睡?哪怕当年重伤,也没必要非要沉睡到现在吧?”

    徐丙无奈道:“此事吾等不知……”

    “少来!”

    方平哼道:“你们不知?真要不知,那所谓的三界归一一说怎么来的?”

    徐丙解释道:“这可能和当年最后一战有关,诸帝围攻神朝,和地皇分身发起了战斗,也许得知了什么,所以选择了避世。

    不过当年那一战,一些大帝,的确受伤极重。

    大帝受伤,闭关千年养伤,也并非不可能。”

    “那公涓子这些人当年没有参战?”

    “北海大帝他们这些强者,当年好像已经开始在布局而今的宗派之事,大战是否参与,吾等不知,不过他们既然开创了宗派,那代表当年他们并未沉眠。”

    方平想了想再次问道:“公涓子他们的战争,好像和南北之争有关,这又是为什么?”

    “其实就是灵识为主还是肉身为主的大道之争!”

    说起这个,徐丙倒是知道的,开口道:“其实在地皇神朝后期,就有这方面的争论了!当年,大帝们迟迟无法迈入皇者境,这时候,天界未消失之前的一些理论,也被双方发掘了出来。

    以北海大帝这些人为首,觉得该以灵识为主……之所以知晓这些,是因为北海大帝曾来玄明天邀请大帝参与过这些事。

    大帝昔年也是以灵识为主,那时候被视为南派强者。

    那是很早之前的事了,大道之争还不是太剧烈,只是部分大帝有些冲突。

    至于后来如何,老朽真的不知。”

    方平沉吟片刻又道:“那我再问一句,此事和二王有何关系?为何他们也会参与在其中?”

    “二王……”

    徐丙摇头道:“不知你口中的二王,究竟是哪二位。昔年,地皇神朝,麾下强者很多,统领诸天,哪怕天外天,名义上也归属于地皇神朝统辖。

    老朽不知究竟是哪二位强者在那一战中活了下来,至于他们参与其中……也许是诸帝邀他们助战,或者他们干脆也身陷其中。

    更甚者,他们想复辟神朝,这都是有可能的。”

    “那御海山的建立,你其实是不知道的?”

    “不知,但是有所耳闻。”

    徐丙继续道:“大帝当年归来之时,曾说过,苦海暴动了!如此下去,地界可能会彻底消失,所以当你说起御海山,老朽便猜测,这应该是当年我等沉眠之时,地界残存的强者,联手打造的工事,防御苦海入侵。”“禁忌海为何会入侵?”

    徐丙苦笑道:“这个老朽也不知,同样也是传闻,苦海无边!天界消失之后,好像没有皇者镇压,苦海便开始扩张,昔年,地皇投影在天界原址建立神朝,据说也是为了镇压苦海!

    再之后,神朝覆灭,那无人镇压,苦海继续扩张,这就情有可原了。”

    条葵忽然道:“苦海无边,乃是为了灭世!”

    “灭世?为什么?”

    “不知,听闻罢了。”

    方平无语,轻轻敲了敲桌子,“那为何非要选择这时候出世?按照你们的说法,其实就是三界归一,天人界壁破碎,难道当年强者联手,无法将天人界壁打破?”

    徐丙摇头道:“这个我们真的不清楚!应该是无法打破的吧,天人界壁,据说乃是当年无数强者联手打造而成,有皇者参与,只能靠时间去磨灭。

    皇者不存,红尘滚滚,红尘之气冲击,界壁才会破碎,应该便是如此。

    换言之,当人间界污秽之气过多,侵袭了界壁薄弱之处,便会形成一些缺陷漏洞,之后全面引发界壁破碎……”

    徐丙说着,补充道:“昔年,除了天外天、一些顶级强者,其他人其实是无法进入人间界的!当年三界分割,其实也是为了让人间界隔离。”

    “隔离?把我们当病毒了吗?”

    方平笑了一声,“什么红尘之气,笑话!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明白了,之前有人曾说,击杀大量的人类,可以开启通道,加速这个过程,是和这个有关吗?”

    徐丙点头道:“这并非传闻,是可行的!凡人越多,污秽之气越重,如果死去,怨气更加深重,此刻会冲击天人界壁,打破壁垒。

    昔年,曾有人间界强者,为了破境进入地界,屠杀过大量凡人,开启了通道。

    所以这说法,其实是准确的。”

    田牧冷哼一声,这说法哪来的!

    邪教传来的!

    击杀大量的人类,会让通道全面开启,当年邪教就有强者出面宣扬过,击杀一些普通人,开启一个地窟,人类进入地窟征战。

    如今既然是真的,那代表什么?

    代表邪教其实就是一些老古董搞出来的!

    因为这些事,新武时代的人是完全不知道的,也唯有那些老古董知道。

    “该杀!”

    田牧说了一句,不知是说邪教,还是说这些老古董。

    包括徐丙,说起屠杀大量凡人,开启界壁,好像也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

    也许在他们眼中,这是理所当然的。

    方平淡淡道:“那为何当年不如此做?当年灭杀了所有人类,岂不是早就开启了?”

    “昔年界壁还很稳固,当年凡人也不多,人间界萧条,哪怕全部击杀,也未必可以开启……”

    徐丙说着,迅速道:“当然,这并非大帝之意!大帝也曾说,我等源于凡人,不可做此灭世之事,唯有一些魔道强者,才会如此行事!”

    众人哂笑,有些话不用解释。

    前面那句大概是真的,当年界壁太稳固了,人类太少了,杀了也未必可以开启。

    还不如让人类繁衍下去,等待机会。

    而今,机会来了!

    大量的人类出现,通道已经逐渐开启,于是,便有了如今的一幕。

    徐丙的一番话,也让众人对一些事有了清晰的了解。

    人类和地窟,有了现在的局面,的确是有人在安排,在算计。

    他们都在等,等界壁全面开启。

    邪教的出现,恐怕是为了加速这个过程。

    结果不知道为何,邪教没能形成影响,方平猜测,可能和镇天王有关。

    毕竟那个时候,也唯有镇天王可以威慑那些强者。

    “这么说来,镇天王……也许也是当年的老古董之一,只是他选择的并非屠杀人类来加速开启通道。”

    方平眯了眯眼,忽然笑了一声。

    镇天王也许选的是别的路,比如……打造盛世,让人类更多,这样也可以开启通道。

    不管如何,方平觉得,这样的路就算是镇天王算计的,其实他也没想法。

    在灭绝人类和诞生更多的人类之间选择,当然是后者更好。